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没精打采的抽着烟,不断飘出的烟雾几乎把他都笼罩在里面了,看不出他是喜是忧,但沉思是肯定的,他眼睛一直望着天花板上的吊顶,好长时间都没有转动一下眼球,像是老尼入定,又不像,反正是说不清他是哪一种感觉。

    哈县长也在沉思,他也是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不要看刚才和季子强又是笑,又是发烟,那都是临战前的一种姿态,一种心理战术,目的就是一个,向对方表明,自己是有恃无恐,是胜算在握的,也是胸有成竹的,你识相点,自己就知难而退,不识相的,那就放马过来,一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季子强对面坐的方菲,也在呆呆的发着愣,她知道,对自己的又一次难关来到了,自己都不好意思,今天她还专门到季子强的办公室去了一趟,说自己那天也喝多了,没收拾房间就离开了。

    季子强也是很客气的说,没有什么关系,但现在看到季子强那个抑郁寡欢的样子,方菲的心就感到很疼,她真怕季子强经受不了这样的不断打击,要是真的季子强被打倒了,自己应该怎么办。

    齐阳良副书记的讲话和名单的宣读终于结束了,他喘口气,对哈县长说:“我的发言就到这里了,下面就请哈县长谈谈吧。”

    哈县长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的调整好脸上的神情,让自己更严峻一点,更庄重一点说:“大家刚才也都听到了,对于这次调整,我看很有必要,也很及时,他恰好就和我们县的发展相配套,一个好的经济形式,也需要一支过的硬的干部队伍,大家就这一调整名单上的同志可以谈谈自己的看法。”

    哈县长用词和巧妙,他没有让大家来讨论这个提案,只是让大家来讨论提案中的名单,这就无形的肯定了这个提案的通过了,接下来大家只能对提案中的细节来发表看法。

    这伎俩季子强是很快就觉察到了,他心里一紧,不能让对方在抢先发言了,那样会形成一个今天会议的基调,给争取否定这个议案增加更多的难度。

    季子强不易觉察的看了一眼宣传部长孟思涛。

    孟部长知道该自己上阵了,他毫不畏惧的说了起来:“同志们,今天既然是大家讨论,我就先谈一点自己的看法,就我个人感觉,此次调整议案的时机和调整幅度过大,它的出台,一定会给正在蓬勃向上的洋河县发展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所以我在此表明自己的态度,我是坚决反对这一提案,好了,我就说这么多。”

    会议室里一下就静戚无声了,每个人都感觉到了浓浓的火药味道,季子强就心中赞叹,这孟部长到底是吴宏德手下的一员大将,今天这话说的到位,中气十足,最为关键的是,他一点都没有上哈县长的当,他是连名单中的人一个都不评论,这样即减少了和提名那些人员的矛盾,同时也一下就粉碎了哈县长想要跳过提案商讨的阴谋,可谓是给了哈县长迎头痛击。

    哈县长的脸色就变了,他力图让自己神情柔和一点,但做不到,他的脸就青了起来,鼻孔中的喘息声也重了很多,季子强冷冷的瞄了他一眼,知道今天是把哈县长激怒了。

    哈县长的眼光也开始扫视起来,他很快就扫到了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头上,该他说话了。

    于是,常务副县长冷旭辉就发了言,表示了赞同这个议案的态度,在后来组织部长马德森又说了话,他是坚决否定这一提案。

    而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曾伟就接上了话,做为一个县委常委武装部部长,他在这里面的排名还是靠前的,但只是一个虚名,实际在地方上的权利和利益和在座的各位相比,他是没有多少实惠的。

    他很不想发这个言,他虽然也不很惧怕哈县长,因为他具有双重的身份,但当哈县长的眼光扫到他的脸上时,他还是说话了,他没有勇气和哈县长保持距离,他已经上了哈县长的战车,想要退出这场游戏,没有人会同意,也没有人会容忍。

    他发言以后副书记齐阳良也说了话,无一列外的都是旗帜鲜明的站在了哈县长的一边,这就让局面趋于明朗化了,双方的人马都已经展开,上访的实力也基本清楚了,哈县长已经稳稳的获得了多数赞成票。

    组织部长马德森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宣传部长孟思涛的心也就开始沉了下去,他们三人都知道,今天的胜负已分,剩下的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和哈县长本人都无疑是要支持这个提案的通过,那么自己几个人刚才慷慨激昂的发言又能有什么效果呢,只不过给对方多留下一点点的笑资罢了。

    坐在会议室的其他几个常委,现在都不好说什么,有的在等季子强的反击,有的低头做沉思状,有的抬头望着会议室上方上面的天花板,常委里面,都是清一色的烟民,每个人手里都夹着一支烟,弄得整个会议室里烟雾腾腾的,云绕雾罩,很有点仙境的味道,每个人面前的烟灰缸里都扔满了烟蒂。

    唯独组织部长马德森面前的烟灰缸里都是半截半截的烟,有的还在冒着烟,一看那架势,就知道马德森今天的心里很窝火,他点上烟,往往只吸一两口,就使劲儿摁在烟灰缸里。

    会场上很快就剩下四个人没有发言了,哈县长,季子强,方菲和县委办公室主任汪真和,但问题对于哈县长来说已经不大了,刚才的局面是4比3,季子强已经是无人可用了,就算方菲不参合进来,只要县委办公室汪主任和自己的2票比他季子强的一票,那就够了。

    哈县长的情绪有了转变,宣传部孟部长带给他的那一点点不快,已经在己放人数占优的形势中,逐渐的销蚀掉了,他脸上开始有了一点点的笑意,很浅的笑意,但也足以让人觉查出来。

    季子强看着哈县长那微妙的变化,看着他嘴角流露出的一抹笑意,知道哈县长要收网了,哈县长已经准备好了来迎接胜利的到来,季子强就冷冷的笑了一下。

    哈县长不想再等了,他看了看县委办公室汪主任,示意让他讲话,从而来决定这场闹剧的结束。

    办公室汪主任知道躲不过去,也只好说话了。

    犹如一个炸雷,又犹如一道闪电,办公室汪主任的表态带来了空前的震撼,他在关键的时候投了反对的一票,他不动声色的坐上了季子强的战车,在上车前的这一瞬间,却狠狠的给了哈县长穿心一剑,这一剑让哈县长奔溃了,让其他几个站在哈县长阵营的常委也惶恐了,就连组织部长马德森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宣传部长孟思涛,或者说就连方菲都呆如木鸡了。

    办公室汪主任扬起那时常低着的头颅,他是那样振振有词,是那样洋洋洒洒,出尽了风头,他说:“洋河县已经迎来了这许多年少有的,来之不易的发展时刻,对于县委在这样一个时机来做大范围的干部调整,我很不理解,也很是担忧,本人是坚决反对这样一个提案,这是一个不负责任,欠缺考虑的提案,请大家都能够谨慎对待。”

    这就够了,这就完全可以让人胆寒,不在于他说什么,只是他的那一个态度,就让双方明显的态势有了一个彻底的转换,现在是4比4的势均力敌,那么季子强和哈县长自然是各站一票,就是如此,也是5比5。

    哈县长和季子强心里都清楚,这样的大比列对抗,已经很难让提议通过了,虽然还有一个方菲,但她那一票也影响不大,因为反对的人很多,多了一票的一方就算可以强行的通过提议,但在施行这个提议的时候,也会心惊胆战的,只要这提议中调整的人以后出上一点点的事情,这次会议都将再一次的被翻出来,那时候一个破绽算是给对方明明白白的摆了出来。

    从目前来看,势均力敌意味着什么,那就意味这这个提案的彻底流产,这怎么能够不让哈县长震惊和恼怒,他和所有的人一样,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办公室汪主任,从来也没有这样认真,仔细的看着办公室汪主任,他怎么会这样,他怎么会出人意料的站在了季子强的阵营,他的反水是这样的突然和凌厉,没有一点拖泥带水,不可思议,不可想象。

    这个整天都低眉顺眼,到处讨好,见人就笑的家伙,过去开会总是找个角落老老实实的听人说,从来都不敢随便的发表一点自己的看法,就是这样一个人,今天却突然的成为一个众人关注和惊讶的焦点,这真是匪夷所思。

    是的,谁也没想到办公室汪主任的这反戈一击,真的是谁也没想到吗似乎也不是那样,季子强是应该想到了。

    今天白天,在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和宣传部长孟思涛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以后,季子强就给县委办公室汪主任打了一个电话,请他过来坐坐,有点小事情要和他商量一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