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行,谢谢王部长啊,那你赶快帮我联系一下。请大家看最全!”

    王部长见季子强如此焦急,很是不解的问:“这事情不急吧?眼看就到春节了,你们够忙的。”

    “急啊,急啊,你不知道啊,你这个事情成了,对我下一个项目那就是有很大的促進效果。”

    “奥,还有什么项目,给我透漏一下。”王封蕴也是有点感兴趣的问。

    季子强就把自己准备和乌克兰军工合作的事情也给王封蕴说了一下,王封蕴听了连连的感叹,这不得了,这两个项目要是成了,北江市可就一下冒上来了,这都是大型企业,而且可以带活一大片附属的小企业,季子强的手笔够大的。

    王封蕴当即就表示了理解,放下电话,

    王封蕴就和对方取得了联系,印度尼西亚的这家钢铁公司也是一直想出手这个技术,他们当初花了不少的钱买回来,后来在自己公司有折腾了好长时间,耗费了不少资金和人力物力,现在烂在手上很是着急,那样的一个小公司,经不起折腾的,手里拿着这套资料,如同捧着一个烫手山芋,早就想把他甩出去,要不是因为这套资料费了五百万美金,他们早就把这资料化为灰烬了。

    对方听到王部长说已找到了稳妥的买家,那老板立即答应乘飞机赶往香港,当面谈谈。

    季子强在得到了王封蕴的准确回复后,心里也是着急了,第一就是钱的问题,这几百万美金不是一个小数字,市里财政到是没有问题的,但季子强不希望市里出钱,他要保证最后这个技术不出问题,那就只能想点旁门左道了。

    在一个,季子强对这钢铁生产的技术资料并不在行,于是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成厂长,向他说了这件事,并说自己不懂这钢铁生产,怕上当受骗,希望通过省钢的成厂长找几个钢铁生产的专家来,帮自己看一下这技术资料的真实。

    成厂长一听季子强说有人想卖优质特种钢的生产技术,不由眼前一亮,这优质特种钢的生产技术,国内很多专家都在研究,可惜都没有成功,弄得不少的国防生产都要从国家高价购進优质特种钢,如果这技术资料是真的,那国内不是也可以生产这种优质的特种钢了吗?

    “書記啊,你说的这个事很重要,要不就让给我们吧,你看我们也是做钢材生产的,这不是正好吗?”

    季子强和成厂长说话现在是一点都不客气,早就防着他有这一手了,就说:“好个屁,你以为这事情如此简单啊,到时候打起国际官司来,你顶的住吗,我这是帮一个朋友拉个线,朋友啊,你认识,二公子啊,至于他以后怎么处理,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这样啊,”成厂长也是懂一些的,又听说是二公子的生意,自己过去不知道二公子的来路,现在已经知道这是省委書記李云中的公子了,这事情就要慎重了,万一惹毛了那个小子,会很麻烦的。

    成长长有点可惜,但也无可奈何的说:“那好吧,書記,你什么时候去香港啊,行,你去的时候打个招呼,我这面也派两个这方面的专家赶往香港,和你汇合,认真鉴定这技术资料的真假。”

    季子强很满意的又夸奖了两句成厂长,喜的那成厂长笑呵呵的直说感谢的话,季子强看这面的事情妥当了,这才挂上了电话。

    接着,季子强又赶忙的给二公子去了一个电话,自己的整个计划还必须要有一个托,这个托看来也就只能是二公子了,一个这小子有钱,能拿得出手,在一个,这小子还是很够义气的,让他当托再合适不过了。

    “李啸岭同志,最近忙什么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二公子懒散的声音:“还能干什么,在新屏市窝着呢?”

    “上次不是说你准备到北京去发展吗?”

    “别提北京的事情了,你那次劝我之后,老爹又找我谈了一次话,说的声色俱厉的,很是反对我在北京去发展,说那个地方树大招风,太招摇了,后来我想想,也有点没什么兴趣了。”

    季子强心中暗自高兴,说:“老爷子说的没错,那个地方真不适合你发展。天高皇帝远,好好在北江市,一样挣钱,现在我手上有个生意,你要不嫌弃,就赶快回来聊聊。”

    “奥,真的啊,什么生意?”二公子来了兴趣了。

    “我能搞的当然是好生意了,我们两人合作一把?”季子强说。

    “成,成,和你合作我有兴趣啊,一定有搞头。”

    季子强邹了一下眉头,说:“首先声明,我性取向很正常。”

    那面就传来了二公子精神大振的笑声了,他答应,晚上就赶回北江市来,两个人面谈。

    晚上,季子强约了二公子一起吃了一个饭,两人在酒桌上就把这个事情聊了起来,季子强先是给二公子介绍了一下这个特种钢材的背景过程,对他说:“事情有点绕,我的意识是你出面,收购这个技术,费用大概在五百万美元,然后呢,在省城你就成立一个技术研发中心,我们在想办法炒作一下,最后就以你技术中心的名义和北江市合作。你看怎么样?”

    二公子一听事情,也就动了心思,说:“这应该不是纯粹就是给你帮忙了,那我的好处是什么啊?你不要忘记了,我可是生意人?”

    季子强喝一口酒,说:“你这人总不会连我的钱也想赚吧,再说了,上次我帮你在高速路上背了黑锅,你还没有安慰我呢?”

    “得,今天请你吃饭就是安慰你,我请客怎么样?但特种钢材的事情,我觉得我们还是要分开算,这一码归一码。”

    季子强也明白,不多多少少的给他一点好处,这事情也难成,你想下,一般人谁能三言两语的就拿出三千多万元的前来冒着个险,再说了,就是有的人愿意,自己还不放心呢。

    想了想,季子强说:“这样吧,两个选择,要么事成之后,给你连本带利把钱换上,另外多少给你一点利润?还有一个方式,那就是最后按你所有的花费,算你一股怎么样,这可是长久的生意,前途自然不用担心。”

    二公子想了想,觉得这样还算不错的,自己最近也腾出了一点钱来,投资一部分到这个钢厂里面,也比自己到处乱跑弄生意要安全的多,何况这还是在北江市的地头上,就是老爹也无话可说。

    二公子答应了第二种方式。

    季子强对今天的谈话也很满意,别人不知道他的心思,但他自己知道,拉上了二公子,下一步从省里要政策那就方便了许多,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买卖,两人在商议一会,说好了下一步到香港去的事宜,这才分手。

    第二天,季子强就把这件事情给李云中做了汇报,说自己想到香港去一趟。

    李云中对这个事情还是有点犹豫,他主要是担心这事情让二公子参与進来,以后会有什么麻烦,季子强说:“我倒觉得没有什么关系的,这个特种钢材的技术是啸岭公司研究出来的,政府想要收购,这天经地义的事情,在一个,把啸岭捆绑在了钢厂,以后他也就算安定下来了,不会在到处折腾,反而更好。”

    李云中也觉得季子强说的有点道理,这二公子老想到北京去发展,李云中一直都是担心,那个地方藏龙卧虎的,说不定他在那面惹出一点什么麻烦来,最后不可收拾。

    李云中又详细的问了问季子强和工业部王部长的想法,对北江市弄上这样一个项目,他也是没什么意见,这个特种钢材的技术一直都是中国技术领域的短板,我们每年从外面進口的特种钢材价格也是极高,几乎到普通钢材的十多倍,真要是季子强他们弄成了,很不简单,另外在由此带动了乌克兰项目的引進,那就更是锦上添花,李云中也算是默许了季子强这个动作。

    这季子强回去之后就开始提前安排工作,然后带上了工业局的一个局长,还有主管工业的副市长王稼祥,再就是二公子夫妇一路就准备到香港去了,去之前,季子强本来也是想带上小雨和江可蕊一路到香港看看的,听说那里有个什么迪士尼乐园,小雨一定会很喜欢的。

    可是江可蕊却抽不出时间,马上就要准备元旦和春节的晚会,电视台的工作忙的一塌糊涂的,不要说出去转,就是吃饭现在都要挤时间,最后季子强也只好作罢,不过坐在飞机上的时候,看着二公子和小紫两人那甜甜蜜蜜的样子,季子强心里还是有许多的遗憾,自己老婆要像是小紫这样一个不务正业的女人,说不上也挺好的。

    但季子强在一想,说不上江可蕊也在那样的认为的,要是季子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干部,每天黏糊着老婆,那一定也很浪漫,这应该就是古代那个女说的“悔叫夫君觅封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