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杨瑜义心中自己知道理亏,但依然装着很淡然的说:“那应该算是一个误会吧,我是接到了下面的汇报,说你涉及贩毒,所以才不得已准备和你保持距离,如果你为这事情就记恨上我,那太不值得。”

    徐海贵看着杨瑜义那一本正经的表情,最后终于忍不住还是‘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我见过无耻的人,但还没有见过你这样无耻的,算了,我们都不要再掩饰自己了,我不想见你,你也不相见我吧,所以我们还是赶快办正事吧?”

    “你找我有什么正事?不就是劫持了小婉吗是想要赎金,还是想要我的帮助?”杨瑜义心里也很清楚,今天这个场面,不管做什么,自己肯定是要出点水的,但也只能这样了,谁让小婉知道自己那么多的秘密呢?

    徐海贵颔首冷笑一声,说:“这是你今天晚上说的第一句有点价值的话了,那好吧,我的条件很简单,你三天之内准备一千万现金,钱到手,我就放小婉。”

    杨瑜义大吃一惊,不会吧?一千万?这是一笔很大的数字,杨瑜义不是没有,但一次性拿出这么多来,这对杨瑜义来说也是难以接受的,何况还是现金,他唰的一下站起来。

    徐海贵眼中射来了一股阴冷的光,指指靠椅,冷色的说:“坐下。”

    杨瑜义睁大眼,看着徐海贵,看了好一会,但最后还是慢慢的坐了下来,他在内心里告诫自己,冷静,冷静。

    徐海贵就那样怨毒的瞪着杨瑜义,这个男人带给自己了一生中从来没有过的危机,自己恨不得剥他的皮,但是剥了他的皮有什么用呢?一头牛的皮还能卖个上千元钱,而他杨瑜义的皮有什么用,自己现在陷入了这个绝境,自己最需要的就是东山再起,不管以后是逃亡,还是走黑道,也或者是继续换个地方去做点生意,但资本是必须要有的,没有钱一切都免谈。

    自己准确的说是一个废人,要吼得住手下这十多个弟兄,也只能靠钱,没有了钱,谁来伺候一个自己这样手无抓鸡之力的废人呢?

    自己在韩阳市所有的企业都被查封,自己在韩阳市所有的账户都被冻结,自己能使用的资金已经为数不多了,也正因为这样,上次才让刀疤冒着暴露的危险去抢劫了赌场,差一点啊,差一点自己就被黄老板给灭了。

    还好,他想要自己给他卖命,这才做下了一笔生意,现在事情还没有给他办成,但他当时留下的那些钱也用的差不多了,这可恶的省城,吃喝拉撒都要钱,而且还不断的涨。

    在这个大前提下,徐海贵只能从杨瑜义的头上想办法了,他现在觉得,干掉杨瑜义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措施,反而留着他对自己大有好处,他就像是自己窑子里最红的头牌小姐一样,可以帮自己不断的,大量的供给需要的资金。是的,是不断的,今天的一千万才是一个开头,以后的日子还长的很,只要他还是市长,他就必须给自己送钱。

    想到这里,徐海贵就觉得好笑,看看已经坐在自己对面的杨瑜义,徐海贵又说:“你贵为市长,不要说你弄不到这点钱,你要明白,那一千万里面,至少还有我本来送你的二百多万,所以你自己出的也就是八百万不到,难道一个市长的位置,再加上你好些年的坐牢,都抵不上这点钱吗?”

    “坐牢?”杨瑜义重复这徐海贵的这句话,自己真的有一天会坐牢吗?

    杨瑜义摇摇头,让自己暂时不要去想这些无用的东西,自己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匪徒,自己要小心的周旋:“徐老板,我想,我们两人相比,你比我更有可能坐牢吧,不过我真有点不太明白,你难道这次不怕我报警?”

    “怕,我很怕,但我还明白,你更不希望小婉和我落到警方的手中,当然了,也许你可以使用一些像上次那样的手法,对我杀人灭口,不过你除非把我们一网打尽,否则,当我被抓后,我的手下会带上小婉到省里去自首的,那样的话,你我还是会见面,不过不再是这高档的会所了。有一个大市长陪着我一起坐牢,我还有什么遗憾呢?哈哈哈哈。”

    徐海贵狂笑着,看着面前这个权势熏天的市长,他突然的有了一种极大的满足,能把这样一个大市长玩弄在鼓掌之间,真乃平生的一大快事,所以说啊,留着杨瑜义,不干掉他很有价值。

    杨瑜义沉默了,他在徐海贵的这个条件中开始思考和权衡起来,自己该怎么处理这个棘手的麻烦呢,现在的问题正如徐海贵说的那样,自己不能让他落到警方的手里,而且自己也无法再一次对他下手,真把他逼急了,难保他不会狗急跳墙,把小婉甩给警方,这是自己最担心的事情。

    自己除了答应徐海贵,自己还有没有其他的选择?从目前来看,徐海贵是不会对自己生命造成伤害的,这一点应该不会错了,他徐海贵肯定是很缺钱,如果是如此的话,他应该是慌不择食,没有他的大的耐心,自己应该还他一个什么价位,才能刚好打到他的底线上?

    杨瑜义慢慢的从兜里拿出了香烟,自顾自的点上了一支,徐海贵有点悻悻然的看着他,妈的,抽烟也不知道给老子发一只,最近资金紧张,老子已经降低标准抽到硬中华了。

    徐海贵也就毫不客气的把杨瑜义刚刚放到桌子上的軟中华划拉到自己的面前,抽出了一支来,也点上了。

    这两人就各自的抽了几口烟之后,杨瑜义说:“小婉怎么样?”

    徐海贵摇摇头,说:“我还没有见着人,你也知道,为了保险起见,她肯定是不能和我在一起的,我可不想让你一锅端。”

    “你没有见到她?我需要你保证她的安全,要做到完好无损,否则,我们的这个笔生意就没办法做了。”

    徐海贵心中就笑了,看来杨瑜义到底还是准备妥协了,那好吧,既然是谈到了生意,徐海贵觉得雨的话还是要说到明处。

    “杨市长啊,人我可以保证活着,但其他的什么完好无损的话我就不好保证了,我手下那可都是如狼似虎的壮汉子,保不齐会有个什么生理上的需要,但话也说回来了,那也算完好无损吧,她能损失什么呢?”

    “你。。。。。你。。。你们怎么可以这样?”杨瑜义有点激愤的话也结巴起来了。

    “哈哈,稍安勿躁,杨市长看来很是喜欢这个小婉啊,不过杨市长,我到有个建议,这女娃知道你的事情太多了,还不如等到事情了解之后,我让手下忙你解决了这个心头之患,你想啊,要是没有这个小婉,我今天哪能和你平起平坐的谈生意呢?”

    杨瑜义一愣,但接着心里也是一疼,小婉,小婉,自己多么爱你啊。

    但从理智上讲,徐海贵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自己是有一个破绽,那就是小婉知道自己的事情太多,太多,甚至比起秘书小张来,小碗都要了解的更多一点,但一想到小婉此刻正在刀疤等人的身体下挣扎,扭曲,哀嚎,杨瑜义的心也就犹如刀绞般的难受起来。

    他低下头,慢慢的闭上了眼,抬手摆摆说:“不劳你的大驾了,现在我们谈谈具体的事情,一千万元我是筹不出的,这一点我实话实说,我三天之内最多可以筹集五百万。”

    徐海贵‘嘭’的一掌击在了桌子上,倒立双眉,说:“我说过的,一分钱都不能少。”

    杨瑜义就抬起头,也是冷笑一声说:“我也说清楚了,最多五百万,多一分都没有,要是你们实在不愿意,那就请便吧,我一个市长,总不能去打劫银行吧?”

    “你开玩笑,你这些年才有五百万?抛过我给你的二百万,你才有三百万吗?你当我是傻子?”

    杨瑜义很不屑的说:“肯定不止这个数字,但固定存款你要吗?证卷你要吗?房子给你抵钱你收吗?我是土鳖吗,天天放五百万现金回家点着玩?”

    徐海贵也是有点被杨瑜义给镇住了,他看出这杨瑜义好像真的已经是豁出来了,徐海贵犹豫起来了。

    实事求是的说吧,虽然徐海贵也算的上久走江湖的人,但要真正的和在官场混迹了几十年的杨瑜义比,他的心理和掩饰能力都是要差一大截的,杨瑜义算的比他准确,打的也比他到位。

    可能杨瑜义在季子强的面前不值一提,经常让季子强耍的团团转,但不能因此就认为杨瑜义无能,一个无能的人也根本不可能混到杨瑜义的这个位置,只是季子强太过狡诈,这是多少亿人里面才出的一个顽劣之徒,杨瑜义和他比当然是自叹不如,但换个场合,换个对手,杨瑜义还是能游刃有余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