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有一种传说中的思绪叫做哀伤和惆怅,此时的小张,心中大概正是弥漫了传说中的它们。小张也知道,寂寞是不好的,惆怅也是可耻的,他决心要驱散它们。

    在路灯下的马路上漫无目的地行走,急驶的车辆不断地经过身边,稀疏的人流也不时擦肩而过,小张心里难以名状的痛楚久久不能平息,心不在焉的小张,还是到了和刀疤约会的地方,在一盏霓虹灯的闪烁下,它绿色的光亮映衬了“道轩养生堂”五个大字的璀璨。

    “应该就是这家吧?”稍作犹豫后,小张对自己说道。

    “道轩养生堂”的正面是两扇黑漆漆的木质大门,大门中央镶嵌了宽大的透明玻璃。透过玻璃望去,门厅的左边靠墙摆放了一张长沙发,正前方是一尊被塑料蜡烛和水果环绕的文关公,左边则是高至胸口的吧台。虽然门厅被日光灯照得煞是明亮,但小张在门外依旧没能见到室内的人影。

    他试探着推开了大门,大概是铰链的转轴声惊动了吧台后的won,一张年轻女人的脸伸出了吧台。走近一看,该女不仅体态臃肿,猩红妆的涂抹也很是浓烈,让人恍觉她是猩红热的重症患者。在猩红热的外侧,另有一女,她的穿着倒是比较端庄,估计是这家店的老板娘。

    “先生,想做什么项目呀?”老板娘起身走出吧台,她满脸堆着笑,竭力以亲和掩饰内心的如饥似渴。

    “做个脚吧。”小张随口答道,毫无疑问的说,刀疤现在还没有到来,他应该是深夜才出现的鼠辈,甜美与完全黑尽,他绝对不会出洞。

    “哦”小张的回答让老板娘脸上的笑意霎时消褪不少。

    然而,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心理素质足够过硬。不一会儿,春风重新飘荡在了老板娘的脸上:“好的呀,我们这位技师做脚做得老好的哦!”一边说,她的手一边还指向了身边的那个猩红热。

    听到老板娘的召唤,猩红热女人紧忙抬起魁伟的身躯,她绕过外侧的椅子,风一般地来到了小张的身边。当然,她带来的风超重,还伴着一声声粗壮的喘息。

    毫不理会老板娘的话茬,也不顾及身边猩红热女人的期盼,小张扭过了头去,眼睛直盯着墙上的价目表,表情木然。一片寂静里,他的背部可以感应到老板娘鄙视的目光,她一定是在心里诅咒小张这个只肯花五六十块钱捏个脚还挑三拣四的烂人。

    小张可不管,他本来就是一个挑剔的人,就算是休息和等人,他也需要的是养眼的放松,他几乎想要现在在联系一下,换个约会的地方,好歹自己也是堂堂的市长秘书,到这样的地方,多少让小张感到有些掉价,何况还是这样难看的一个小姐,就在小张转念之间,耳边却是传来了老板娘的叫喊声:“十六号,十六号”。

    “哎,来了啦。”一个年轻女孩带着她悦耳的清脆,也带着她高频的小碎步,风一般地拐过了弯角,轻盈地飘到了小张的身旁。一米六左右的身高,二十多岁的年龄。女孩上身套一件藕黄色t恤衫;她长了一张小巧的瓜子脸,面容肯定算不上是非常的漂亮,但却比较合小张的眼缘,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散发了迷离的楚楚忧郁的眼睛。

    “先生,你看这个小妹怎么样?”老板娘问,善于察言观色的老板娘已经发现了小张的郁闷,虽然这不是个大生意,但挣一点算一点吧。

    小张迟疑了那么几秒的时间,在心里估算了一下,既然这个女孩还看的上眼,那么就不换地点了,小张的嘴角有了一丝微笑,随后点了点头。差不多了,以小张行走江湖的经验,十六号应该是老板娘压箱底的东东,猩红热女人只是老板娘欺生的劣质产品,生意人大多是这个德性,就像我们去购买房子,好户型的总是没有,但实际上等差一点的户型卖完了,好户型也就出现了,当然,能言善辩的售楼小姐会告诉你,这是过去别人定下的,只是现在那个人生意做垮了,刚刚退回来的一套。

    接下来自然是十六号在前面带路,小张尾随其后,从前厅拐过弯角,前方是一条走廊,走廊的两边有几处敞开着房门的足浴间。经过其中一间的门前,十六号探头向里张望,小张估计应该就在这间。

    但是,经过了刹那间的迟疑,十六号却是选择继续前行,一直前行到了走廊尽头的拐角,这是一处近二十级的向上水泥台阶。

    “大哥你慢点。”刚迈上台阶,十六号就突然停下脚步,她侧转身来关照道。

    呵呵,报以感激的微笑,小张示意她继续上行,并且行走时和她隔开了一些距离。

    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登楼梯时样子的怪异,也许是小张长得比较帅的关系,在登上这短短近十级台阶的过程中,十六号多次回过头来,以她盈盈的笑和楚楚的迷离,数度与小张眉目传情。

    说实话,小张一般喜欢大眼睛的姑娘,直勾勾、水汪汪,能摄人心魄,还让人心旌摇荡。但话也要说回来,十六号不算大的眼睛里也自有一番其他的滋味。十六号眼睛的重点在于迷离,因为迷离,让你分不清是哭还是笑;也因为迷离,让你找不到聚集点,加之小张镜片后有些近视的眼神,恍惚间,置身于山花烂漫!

    跟着辛苦的十六号爬到了二楼,她又不辞辛劳地带小张登上了一段木质的楼梯,最后到了复式建筑的夹层,独立的只有一扇门的楼层。

    独立的一个夹层,单独的一扇房门。

    十六号打开门,小张看见是一个小间,一张单人沙发放置在窗前,边上的茶几上有烟缸,正面是一大片落地的印有淡碎花的布帘,看不到墙壁。嗣后,她伸手撩开了帘子,原来后面才是被这片帘子隔开了的大里间,中央有按摩床,靠墙还有玻璃淋浴房。

    “大哥要做什么项目?”十六号看着小张,带着她固有的迷离。

    “前面不是说过的吗?做脚。”

    “哎呀,还是做个欧式油压吧,九十分钟才198块钱,消费又不高的喽,好不好嘛!”十六号望着小张,两只手的手指轻轻搭在一起,一副撒嬌的样子。

    说实在的,从她在楼下足浴间门前的迟疑,以及后来又带小张爬上了水泥楼梯,小张已经在怀疑她不会是只想让自己做个足底,大动干戈只做足底的买卖傻子才会干。

    “好吧好吧,就听你的,反正人都已经被你带上来了。”小张摆出了貌似的豪爽。没办法,男人就是贱,死要面子再加轻骨头,特别是在女人发嗲的时候,而且小张也不缺这点钱。

    呵呵,十六号笑了。她随后关照道:“大哥你稍微等一下下啦,我去拿东西哦,再给你带杯水上来。”说完,迈着轻快的步伐噔噔噔下楼了。

    我靠,至于吗,不就是做个油压嘛,干嘛跑这么快,也不怕把裙子给扯裂了!小张暗暗觉得有些好笑。

    不一会儿,十六号捧着浴巾、按摩油和短裤等上了楼。

    十六号的手法果然很是了得,小张的头颈肩背经过了她的弹压拨捏,整个有了一种紧绷后完全释放的松驰。

    “大哥,你看上面这里可以了吗?”拍了拍小张的背,她问道。

    小张没有把脸从按摩床前端抬起,而是举起了先前垂在床边的右手臂,接着再伸出大拇指,并且夸张地接连上下摆弄了好几下。

    “呵呵,大哥真好玩,好玩死了!”十六号笑了,她笑出了声音,很得意。

    上半身的肩背按完了,工作重心当然是要向下半身转移。

    小张的心理和生理都真实地起了变化,他楚汉交界地带的肌肉开始了收紧,关键岗位的力量逐步得到了充实,朦胧之间,他突然好象听到了她正在轻轻说话的声音。

    “大哥,你这个地方做不做?”

    坦白讲,小张有了些刹那间的犹豫。

    但身体的暖流既已涌上心头,于是乎,小张点点头,十六号的手指继续在小张的“两弹一星”部位游走。。。。。

    后来,小张就等到了刀疤,刀疤是一个人来的,不过这一点都没有减轻小张对他的恐惧,因为小张看到了他腰间那鼓鼓的枪把,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你找到小婉的地址了?”刀疤抽着烟,冷冷的问。

    现在的小张已经穿戴整齐,他很清晰的说:“是的。我找到地点了。”

    “嗯,那好,现在就带我过去看看。”刀疤懒散的说。

    小张一愣:“我给你说地址。你自己去吧?”

    刀疤射来了冷冷的一瞥,说:“我希望更准确一点。你不会连这点小事都不想干吧?”

    面对这样的一个人,小张是没有太多的力量来抗拒的,他怕这个人灰色的眼神。

    犹豫着,小张还是点点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