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现在看到这两位在自己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季子强又怎么能不感到欣慰呢,这就是权利带来的享受,他不同于喝酒吃肉,也不同于花前月下,它给你的感觉是在整个心中,在骨子里的自信和满足。

    当然了,季子强也知道自己现在的价值的重要性,所以他才敢于如此托大的把这两个人叫过来谈话。

    谈话就在他们相互的默契中徐徐展开,在很多时候,这谈话到不如说是季子强在指示,他们在听从,而且他们还必须认真的听

    两天过去了,季子强还是接到了召开常委会的通知,而且在会议讨论的议题也同时给予了通知,是关于洋河县的干部调整。

    接到通知的常委们心情各异,有的兴奋,有的失望,站在季子强这一面的几个常委都很关注,

    组织部长马德森就来了电话,对季子强说:“季县长,那你看晚上的会议怎么办,要我看,我们几个干脆给他来个罢会请假,出他一个洋相,让他一个人在那定。”

    季子强感到好笑,就在电话里说:“你把常委会当成什么了,那是一块阵地,我们都是战士,就算是牺牲也要在阵地上牺牲。”

    不过他也是知道组织部长马德森说的是个气话,也没有太当真,两人又聊了一会。

    时间不长,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和宣传部长孟思涛也来了一趟,张永涛说:“季县长,这件事情我感觉很不妥当,完全就不是为洋河县着想的,你一定要制止这种行为。”

    季子强还没说话,那孟思涛到是先悶着头说:“怎么制止,常委会上就我们四个人,哪里顶的住人家七个人。”

    张永涛转过头看看季子强说:“老大,那个方县长难道也会帮他们。”问这话的时候,张永涛是有点忧虑神情了。

    是啊,要是仲现在也站在了哈县长的一方,那这件事情真的就无法逆转了,4比7,傻子都算的出来谁大谁小。

    季子强抽口烟,低头想了想说:“方菲县长据我判断,这次应该是弃权,她还不至于这么快就站到那面去,她也是个懂道理的人。”

    宣传部长孟思涛冷笑一声说:“县长啊,你就是心好,她也算懂道理,那上次你那事情还有上次的常务会,她怎么就不帮你说。”

    季子强的脸上就有了那么一丝的不快,但他不想和孟部长计较,他知道大家都是心里急,心里悶,有时候人心里一烦操,说话就没轻没重的。

    孟部长好像也马上发现到了自己刚才说话有点无理,忙对季子强苦笑一下说:“季县长,我也是心里不痛快,你”

    季子强摆摆手,打断了他的话,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

    张永涛怕孟部长有点尴尬,就岔开话题说:“那季县长你看今天我们怎么办”

    季子强凝思一下说:“我也不想搞什么串联,但我感觉,我们自己还是要表明自己的立场,就算最后起不到如何作用,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出来,该表的态度,还是要摆在桌面上,你们怎么看”

    孟部长和张永涛叹口气,但还是一头,都说那是一定的,他们绝不向对方妥协。

    几个人就又扯了一些别的,这才分手。

    晚上吃过晚饭,常委们就三三两两的到了县委的小会议室,相互见面,大家的表情都有那么一点不很自然,也许都知道,今天就是各自表明立场的时刻的,这对任何一个官场中人来说,都是一个很残酷的问题。

    做官最高的境界就是多种花,少栽刺,因为官途风云变换,谁也很难说就完全可以把握的住那微妙,玄幻的变化,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都知道这个道理,不得罪人的时候,尽可能的不要树敌,也许今天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在你的言辞讽刺和行为打压下,他毫五还手之力,但过3年,过5年,以后呢,谁知道你会不会落在人家的手上。

    就算是你退休了,那你的子女呢难道就没有可能在人家手下混吗

    所以作为一个宗旨和戒律,很少有人去有意的得罪一些不想干的人,除非是真真的利益相关,但今天和大部分哈县长手下的常委都没有什么真真的利益攸关的事情,提升的都是哈县长自己的人,好处他们也没得到多少,最后的人情人家也都是领了哈县长一个人的。

    在这个世界上,有三种人,一种就是利人利己,这算是好人,但现在很少。

    还有第二种是损人利己,这是正常人,这种人很多。。

    还有第三种就是损人不利己,这是笨人,这种人也不多。

    现在在坐的也都基本是属于第二种,损人利己这种人,但哈县长把他们推到了风头浪尖上,让他们莫名其妙的得罪季子强以及其他的一个很大的群体,这对它们来说真是不值。

    对于哈县长在没有给他们相应的利益下,他们还要为哈县长去战斗,可想而知,他们的心情怎么能好。

    可是不好归不好,今天他们是没有办法去躲避的,本来还有一两个想要请假装病的,但都提前被哈县长警告过了,他们不得不来。

    大家开着不荤不素的玩笑,说着不盐不淡的虚话,每个人的心里很清楚,现在的风平浪静只是一个表象,一会定然有一场恶战,想一想都让人啜气。

    季子强也是掐着点来的,他一进门就看到了大家无精打采的样子,他和过去一样,拿出烟,每个常委发一根,但好几个常委在接他烟的时候,脸上都是窘迫忸怩,有一两个连他眼睛都不敢看。

    季子强暗暗的叹息了一声,从心里来说,他不怪他们,因为他也做过违心的投票,他也深刻的体会过无奈的无力,有时候,一个政客的思想和行为是无法统一的,他不得不做很多违背自己良心和原则的事情,对他们,季子强没有任何的憎恨,反倒是多了很多的理解和同情,活在这个世上都不容易啊。

    季子强身边的宣传部孟部长,帮他点上了一根烟,季子强为了缓和一下会议室离得尴尬气氛,就笑着对宣传部孟部长说:“老孟啊,听说过年你儿子回来了,给你带了个很漂亮的儿媳妇,是不是啊,大家都说你是几天不出门,在家给做好吃的。”

    季子强这话一说,大家都笑了,孟部长也有点讪讪的笑着说:“季县长,你可不要听他们乱嚼舌根,那是孩子过去的同学,就是大城市的,没见过山,想来看看。”

    旁边的纪检委曲书记就接了一句:“哪是没见过山呦,是没见过公爹吧。”

    一下子,会议室就都轰然笑了起来。

    但马德森和政法委书记张永涛就有点疑惑了,都这个时候了,季子强还能开玩笑,真不知道这个人到底是什么做成的,这种泰然不乱和淡定自如,的确是让人佩服。

    这时候,哈县长也就出现在了门口,他边走就便问:“嗬,什么事情这样高兴啊,看你们笑的。”

    季子强也在笑,大家就一时没有回答哈县长的问题,也不好回答。

    哈县长就很亲热的对季子强说:“你们又拿谁说事呢。”

    季子强也就呵呵一笑说:“正说孟部长儿媳妇呢。”

    哈县长也呵呵的笑了起来说:“人家老孟孩子才多大,还是学生,你们这些人。”

    他说着话,就把身上的烟掏了出来,递给了季子强一根,季子强是刚把烟扔掉的,但哈县长给烟,也不好不接,就接过来,也帮哈县长点上,自己也就点上了。

    哈县长坐定以后,看着县委通信员给每个人都添上了茶水,才说:“今天请大家来,讨论的议题大家也都知道了吧,那我们就开始,先请齐副书记把情况和预案说说,然后大家都可以发表下自己的看法。”

    说完,哈县长点头示意一下副书记齐阳良,副书记齐阳良就清了一下嗓子,说了起来。

    组织部长马德森很有点不齿他们的做法,自己是组织部长,这次倒好,干部调整和自己没关系了,他就心里冷笑着说:“你们就瞎搞吧,我倒要看看,你们来找不找我,我不签字画押,你们能把这干部都任命了。”

    齐阳良就讲起来了:“近年来,洋河县在哈县长和在座的各位领导下,洋河县的各项工作都取得了长足发展。基本建设已经展开,软件建设日臻完善,社会形象越来越好,形势喜人,前景广阔。这些成绩的取得与大家的努力是分不开的。大家承担的责任很重、压力很大,日常工作都很辛苦。对此,领导们都非常理解,对我们的工作和队伍建设也都很关心。这次干部调整,就是从洋河县工作需要出发,从鼓励干事创业出发”

    他在那里讲,下面坐的所有的人,包括哈县长在内,谁也没有去认真的听,这都是老生常谈,没有什么值得专注的地方,至于说到的调整名单,名义上是他提出的,但谁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啊,所以大家的焦点不在这里,都在关注着下一步,关于提案的通过的程序,那时候才是真真的交锋,才是真真的会议重点。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