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不过李云中書記还是看到了季子强的疑惑表情,他有点感慨的说:“是的,是秋書記否决了,她不是没有看出岳苍冥的能力,她也不是对岳苍冥有什么意见,她的否决其实就是为了你?”

    季子强的惊讶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到北江市来,自己和岳苍冥也是素不相识,仅仅是彼此慕名而已,这怎么能和自己扯上关系,而且从来都没有听叶眉说过啊。

    “和我有关系?”

    “嗯,知道紫云書記为什么没有同意提升岳苍冥吗?紫云書記当时是这样说的:岳苍冥这个同志的能力很强,但此人桀骜不驯,我们现在提升他,只怕将来季子强同志难以驾驭,不如还是等以后季子强同志自己去提升他吧,我至少得给季子强留下几个可以活动的位置,他可是单枪匹马的到北江市来,那个位置暂时让别人帮忙占着吧。”

    季子强听着李云中的话,一下就痴了,他的心里莫名其妙的有点酸酸的感觉,叶眉在任何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自己,她本来是可以做一个顺水人情的,但她没有,她把岳苍冥留给了自己,也只有自己去发现和提拔岳苍冥,才能真正的,完全的驾驭这一身傲骨的副市长。

    这需要一种什么样的胸怀才能做到啊,关键这么长的时间,叶眉从来都没有给自己说起这事,她总是那样默默的关怀和帮助自己,从来都没有想到过让自己来感激和回报,自己这一生啊,遇到叶眉这样一个知己红颜,此生足矣。

    李云中每一次回想到叶眉这个举措的时候,也都会在心中暗自感慨的,季子强真的很幸运了,有时候都让自己感到嫉妒起来。

    季子强好一会才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说:“没想到会是这样,谢谢秋書記,也谢谢云中書記你当时的同意。”

    李云中摆摆手说:“呵呵,和我没关系,行吧,这个事情就这样定,拿下杭正固,让岳苍冥上来。”

    季子强按捺住心中的高兴,他想,看来今天李云中書記找自己来,恐怕就是要让自己帮着在省委的常务会上推波助澜,一次通过这个调整方案吧,自己肯定要支持云中書記的,虽然现在自己还不知道详细的调整方案,但昨天不是总理都说了,这次签名谏言的干部,大部分都在这个调整名单中,这就说明,李云中这次的调整很公正,他动了那些该动的人,也许,当初颜教授的那个笔记本也起着相当重要的作用。

    季子强就忙着表态说:“好,我个人先表个态,坚决支持云中書記你的这个调整方案,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和相关的常委做个沟通。”

    季子强的意思就是他可以给叶眉,谢部长等人提前交流一下,这样大家都能鼎力相助李云中调整方案的通过。

    在季子强说完,李云中却很奇怪的看看季子强,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季子强都有点莫名其妙的,李云中停住了笑,说:“你真是有时候精的猴一样的,有时候傻的又可笑。那个方案在常委会上通过还需要做工作吗?总理昨天会上都亲口表态他支持这个调整方案了,你想一下,还有人会反对?除非是你季子强这种不要命的二货,一般人都是有理智的。”

    季子强一想,可不是吗,总理都发话了,谁身上不痒了,还专门去捉个虱子放裤头啊,他抬手在自己的额头上连拍几下,说:“呵呵,呵呵,我怎么就把这一茬事情给忘记了。但是。。。。。但是,不是这个事情,云中書記你叫我来做什么呢?”

    李云中指了指茶几上的水,说:“先喝一口吧。”

    两人都端起了茶杯,喝了两口,,李云中放下茶杯之后,才说:“子强,我是有点吃不准总理昨天讲话中最后提到的那个问题,总理说让我们对这次调整的干部作一个认真的审计,就算他们离开了那个位置,也一定要追究他们的责任,我昨天到今天一直都在想,这样做好不好?”

    原来如此啊,季子强也一下想起来了总理昨天的讲话,不错,这个问题当时季子强是没有怎么认真的想,现在李云中書記提起了这个事情,季子强就要仔细的思考一下了,要说起来啊,季子强对这些人也是恨之入骨的,不要以为让总理来北江市帮自己了一把就是好事情,任何事情都是有正反两个层面的,总理来了,帮自己了,展示了自己的实力固然必要,但同时自己也成了风口浪尖上的一个人,总理只代表他一个人,那么其他高层的领导会怎么想自己,怎么看待这个事情?现在还很难说,塞翁失马安知祸福,短暂的得利总是会埋藏更多的隐患。

    另外还有很多对自己满怀嫉妒的人又会怎么想自己呢?

    鉴于这几点,季子强也真想好好的收拾一下这些人,然而,他不能这样来给李云中支招,因为整治和严惩了这些人自己的气算是出了,可是带来的后果却很严重,这会影响到整个北江市的政坛,肯定会形成人人自危,户户紧张的局面。

    在这个地方,能有几个人是两袖清风?

    假如所有的人都开始担心起来,他们就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势力来干扰和影响北江市的各项工作,这样算下来,实际上是很不合算的,就算要惩罚他们,也不能集中在一起来,要分而治之,个个击破,循序渐進,在稳定的大前提下,对这些人展开行动。

    想到这些,季子强说:“云中書記啊,我建议有区别的对待这些调整的干部,可以对影响恶劣,情节严重的干部采取严厉的措施,而对于其他的一些干部,可以缓一下,等事态平稳之后在逐个解决,你看这样行不行?”

    李云中赞许的颔首一下,说:“不错啊,子强同志,你和我的看法是很吻合的,但问题在于,总理在会上已经那么说了,我们的动作不够大,会不会已引起总理的不满来,这一点我没有丝毫的把握啊。”

    季子强也邹起了眉头,这确实是个问题,季子强沉默了一会,慢慢的抬起头来,豪气干云的说:“也许会让总理生气,但我们只能这样做,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古人云,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就算真的总理怪罪下来,但只要我们自己出发点是好的,我们问心无愧,就算受点委屈和批评也值得。”

    季子强这样的态度和气势让李云中也深受震撼,自己为什么就不能有一点季子强的精神呢,多少年的宦海生涯,是不是已经磨光了自己所有的锐角,自己总是小心翼翼,顾虑重重的,倒不如像季子强这样,放开胸襟,敢作敢当。

    李云中松开了紧锁的眉头,站起来,走了几步,停在了季子强的面前,很坚定的说:“好,那就照你说的这样做吧,谢谢你今天的直言相告,希望在我们的共同努力下,北江市能走向一个新的辉煌。”

    季子强也站起来,两人的手握在了一起。。。。。。

    等季子强从李云中那里离开的时候,已经快要下班,季子强一路都在想着今天和李云中的谈话,他很欣慰的感觉到自己和李云中的距离又缩短了许多,两人之间已经初步建立起了彼此的信任,这对今后的工作是很有好处的。

    在谈话中,季子强还问到了对杨瑜义的措施,季子强的意思就是杨瑜义有没有在这次的调整中,但很遗憾,李云中说没有,李云中也很清楚的说,在目前来讲,还没有杨瑜义什么严重的问题,而且作为杨瑜义这个级别,也不是北江市省委就可以决定的事情,这次已经调整了不少官员,方案中央也已经审阅,现在也不好再大动,杨瑜义不同于岳苍冥,要慎重的对待。

    不过季子强现在想,目前的北江市一个杨瑜义也泛不起多大的浪花了,下一步岳苍冥的上位,直接就对杨瑜义形成一种上下夹击之势,他除了老老实实的工作之外,已经很难在闹出大的动静了。

    这样想着,季子强才舒心的靠在了小车的靠垫上,眯起了眼睛。。。。。。

    不要说以后,现在的杨瑜义都感到危机重重了,这次总理的到来,虽然是没有点名批评签名谏言的人,但毋庸置疑的说,这上面的人已经引起了总理的留意和厌恶,而恼火的是,自己的名字就霍然显目在排在前面。

    杨瑜义真的很窝心,这次算是偷鸡不着折把米,季子强没有弄到,反而自己这些人碰了一鼻子的灰,特别是那个干部调整方案,昨晚上自己和苏良世也在一起分析过了,本来或许以苏良世的权利,在那个名单中多多少少的还能有所协商,至少能保住几个,现在想都不敢想了,总理已经同意了那个方案,谁敢起来响应自己的号召,持反对意见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