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这个问题季子强不好多问,不在其位不谋其政,有的事情只能等待事态的明朗。

    季子强正在东想西想的考虑着,桌上的电话却想了起来,季子强接上一听,是省委書記李云中的电话:“子强同志,昨天辛苦你了,请带我向北江市昨天忙绿和劳累的同志们问个好。”

    季子强一笑,说:“云中書記客气了,省委和省政府的同志更幸苦啊。”

    “呵呵,我们两个就不要都客气了,这样,我想请你过来一堂,有点事情要和你商量一下,方便吗?”

    显然的,李云中的态度比起过去已经有了一个极大的改观,是啊,在北江市,没有人在敢于小看季子强的实力和潜力了,连李云中也一样不能小看季子强。

    “云中書記你太客气了,哪里有什么方便不方便的话,書記召唤,立马就到。”季子强不敢有一丝的得意和骄傲,越是如此,他也觉得如芒在背,被人捧得高不是一件好事,等跌下来的时候一定会很疼的。

    “那行吧,我在办公室等你。”李云中很简洁的说。

    “好的,我马上过去。”

    季子强叫来了秘书小刘,把今天还有几件事情也给小刘做了一个简单的交代,让小刘记下来,先去处理,像这样和李云中書記的会面,一般情况季子强是不需要带上秘书随从,去了他们也不可能進李云中的办公室,还不如留在家里办点正事。

    几句话安排妥当,季子强就坐车到省委去了,这几天天公很是做美,风也不大,阳光也很好,冷是冷,但看着这晴空万里,金光照耀的天地,季子强的心情还是很舒畅的,当然了,这和季子强此刻自己大战获胜后的愉悦心情也是有很大关系,所以看什么都是美好的。

    车毫无阻碍的就开進了省委大院,季子强步行穿过省委大院到后面李云中的小楼上去,这一路更是遇到了许许多多羡慕的目光,很多人都在暗自想,这个北江市的政治宠儿再一次化险为夷了,也不知道他何德何能,竟然依附上了那么大的一棵树。

    有时候人们的想法也是简单的,以为季子强不过是依靠一些特殊的关系,找到了一个靠山,实际上他们都忽略了季子强真实的能力,很多人也都有过各种各样的机遇,只是他们没有抓住,没有很好的把它留住和扩大而已。

    季子强一路点着头,对所有看向自己的人都微笑着,他的笑还不是那种得意,自恋,沾沾自喜的笑,反而,今天的季子强更为低调,连笑容都刻意的保持着谦逊。

    只有等到走進了李云中書記的小楼之后,季子强才如释重负的长长的嘘了一口气,做人难,做官场中的人更难啊,得意了不敢放声大笑,抒发心怀,失意的时候也不能露出脆弱,获得安慰,这里的每个人,每一天,总是要用一层厚厚的铠甲裹在身上,不敢稍微的大意片刻。嘘口气,季子强就看到了李云中的秘书:“季書記你到了,我还正算着时间准备下去看看呢,请请。”

    连敏感的書記秘书也有了变化,但这样的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表露的异常自然,一点都没有牵强附合的感觉,好像大家过去一直都是如此。

    “嗯,路上有点堵车,让你们久等了,不好意思。”季子强客气的笑笑,对李云中的秘书说。

    “季書記快不要这样说,我们做秘书的,等一等很正常,也理解書記你的工作繁忙,请请。”

    季子强心中叹口气,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跟着秘书一路到了李云中的门口,秘书稍微的敲了一下门,就推开了门,然后往旁边靠靠,让季子强先走了進去,自己再跟着后面進去,开始手脚麻利的给季子强泡茶,端水了。

    李云中从坐位上站了起来,指指沙发说:“坐吧,子强同志,没有耽误你工作吧?”

    “没有,没有,書記就是不叫我,我还准备过来坐坐的。”季子强一面坐下,一面说。

    “奥,那就刚好。”李云中并没有问季子强找自己是什么事情,实际上他是能理解季子强那不过是一个低调的态度,这样的经历自己也曾经有过,看到季子强现在的样子,李云中就不由的回想起自己过去在这宦海中艰难跋涉的历程了,好的一点是,自己和季子强都算是幸运的人,至少能走到今天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还有那么多的人,有的或者比起自己和季子强更能干,更聪慧,但缺少了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运气,现在可能还是被埋没在芸芸众生之中啊。

    李云中苦笑一下,坐在了季子强的对面,看着秘书给他们两人都把水放好,李云中点点头,示意秘书可以离开了。

    等秘书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房间之后,李云中才端起水杯,有点犹豫的说:“子强啊,昨天的事情是有点出人意料,怎么说呢,我们能有惊无险的度过这一劫,应该说是万幸吧,但接下来我们一点都轻松不起来的,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做,要知道,压力越大,反弹也越强,对某些人,我们依然不能掉以轻心啊。”

    季子强知道也理解李云中的意思,不错,虽然说这一仗自己和李云中胜了,两人的威望也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升,给予那些对手们了一个沉重的打击,但事情绝不会就这样结束,这次只能算一个震慑,却没有达到摧毁对方阵营的效果,苏良世还在,他的实力有所损失,但还没有走到无力反击的地步。

    季子强点点头,说:“書記,这些我理解,但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会跟在云中書記你的身边,假如有人想做点什么,他首先要打垮我。”

    李云中眼中闪动出了一缕光亮,他感到欣慰,也感到了一种真诚,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在大胜之后的此刻,却一点都没有张扬骄傲,这很难得,而且这似乎也应该是他对自己表示了一种依附和结盟的味道,这对自己是很需要,也很及时的。

    “谢谢你,其实我们本来是不必说这些话的,但现在的政治生态随着社会改变也在发生着很多变迁,政治不再是那么单纯和直接,我们不得不首先保护好自己。”

    季子强也是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是啊,也有人说现在是人心不古,我看也很正常,这个多元化的世界里,很多东西本来也就是复杂了许多。”

    “呵呵,我们暂时不要发表这些感慨了,我今天叫你来啊,主要是有一件事情想和你商议一下,我还没有拿定主意,想听听你的参考意见。”

    季子强有点奇怪起来,他无法猜测到李云中会找自己商议什么事情,是北江市的工作吗?应该不是,那样的事情李云中不会犹豫不定。

    是省里的工作?但这样的工作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参谋吧?

    季子强带着疑惑,点了点头:“请云中書記明示。”

    “子强,上次我也和你谈过的,就是关于北江市个别干部的调整方案,我想就在最近几天上会研究一下,对了,你们北江市那个常务副市长,也就是这次上书告状的杭正固,我也准备拿下他,你看看有么有合适的人选。”

    本来这个杭正固并不在此次调整的范畴,但这小子打着灯笼上厕所,自己找屎,那就怪不得别人了,要不是他这次首先发动的一轮攻势,也不会出现接踵而来的多名干部联合签字谏言的麻烦了,更不会连总理都惊动,不得不跑到北江市来一趟。

    所以李云中决定这次连他一起拿掉。

    季子强当然是高兴啊,严格意思上说,和自己关系最为关切的就是这个常务副市长的位置了,因为自己想要在北江市好好的大展宏图,干点事业,那杭正固这个位置就相当的重要,常务副市长起着一个承上启下的作用,对政府工作至关重要。

    季子强忙说:“有,有,我推荐一个人,那就是我们市的副市长岳苍冥同志,这个同志云中書記也一定是比较了解吧,能力还是不错的,我想让他多发挥一点力量。”

    “嗯,这个人我知道啊,说起来他在一年前就应该得到提升了,当时你去北江市的时候,我就和紫云書記商议过,准备动动他,让他到常务副市长这个位置,但紫云書記却否定了。”李云中回忆着那次谈话,到现在为止,他依然清楚的记得。

    季子强有点不解的说:“秋書記否决了岳苍冥的提升?”

    季子强对叶眉当初的那个决定是很有点不解的,按说叶眉也算的上很有识人的能力,而岳苍冥的能力不是谁可以随随便便就忽视的,但叶眉怎么就不同意?季子强感到真有些迷惑不解。

    李云中还在回忆那次自己和叶眉的谈话,这个谈话对李云中来说也是记忆犹新,感触颇多的一次谈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