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准备用花言巧语的让江可蕊忘记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呢。

    但江可蕊马上就说:“季子强同志,打住,打住,不要给我玩柔情攻势,姑奶奶我不吃这套。”

    季子强叹口气,看来自己这招也是不怎么灵验啊,他只好说:“那算了,不说这些,我帮你放洗澡水去。”

    “等一会?”江可蕊喊住了季子强。

    “怎么,有什么事情吗?”

    “嗯,有点事情,坐下吧。”看到季子强又坐了下来之后,江可蕊迟疑了一下,才有点难为情的说:“前几天的事情我是有点误会了,今天在会议室总理的讲话我听了。”

    “你也在会场?”

    “我当然在会场,不过在后面和录制组的同事在一起,对了,大家下午都在谈论你,说你是无名英雄呢?”

    季子强一下就哈巴狗蹲在粪堆上,摆出了一副大狗的样子,很不以为意的说:“谈不上,谈不上,为国家和人民做了一点应该做的事情。”

    “嗨,你还拽上了,这么拽的人,晚上那就继续睡沙发吧,我可有点自卑了。”

    季子强急了,说:“这不能如此吧,你们女人怎么老用睡觉这样的事情来要挟我们呢?”

    “小子,我告诉你,这就是轻的,要学我们单位小郑那样,你更受不了的,知道她是怎么收拾他老公的吗?跪键盘!还不能打出字来,我这都是轻的了,说说,你们上次都是一个什么情况。”

    “这就不用说了吧。”

    “那好,我回卧室了,你慢慢的考虑吧。”说完,江可蕊也不理季子强,進了卧室。

    这个夜里,季子强还是给江可蕊讲述了一下在美国的那段经历,季子强没有说潜艇的事情,他说:“事情很重大,关系着国家民族的安危,也关系着萧博翰的生命,所以萧易雪也去了。。。。。。”

    季子强还给江可蕊讲到了自己在那个夜晚,和国际黑帮杀手的一场惊心动魄的厮杀,说自己怎么怎么的危险,说自己在那场战斗中打死了几个杀手,还说到了风笑天处理尸体的那种方式,这一阵的海吹啊,听得江可蕊是一惊一咋的,她是绝没有想到自己老公竟然在美国经历了那样凶险的遭遇,更没有想到,季子强还能拿枪和对方厮杀,这听起来真有点007的味道,这些事情怎么的也很难和季子强联系在一起。

    但毫无疑问的,这事情是千真万确的事情,连总理都亲口说代表国家感谢季子强的话了,这肯定是不会有假,江可蕊也有了一点点的自豪,不过在自豪的同时,也有一种为季子强当时那状况的担心,而且季子强说的那些危险场面让江可蕊感到害怕,她就不断的往季子强的怀里钻。

    她这个下意思的举动马上就触发了季子强的灵感,自己真是傻,老婆的毛病自己怎么就忘了呢,她一听害怕的故事,就往自己怀里来,早想到的话,前两天完全可以给江可蕊同志讲点聊斋故事吗,那样的话,自己也不至于被她赶到外面沙发上住。

    今天季子强可是把住机会了,说的更是可怕起来,什么子弹在自己身边瘦瘦的飞,一会江可蕊不知觉的就到了季子强的怀里,季子强一面搂着江可蕊,一面想,从明天起,就让秘书小刘每天给自己到网上找一个鬼故事过来。

    嘿嘿嘿,想着想着,季子强就觉得自己怀里的江可蕊身体热起来了,这一热可是了不得,季子强本来就是一台动力十足的发动机,提速比江可蕊还快,他是后发先至,特别是身下那个变速杆,‘日’的一下,就挂在了5档上,直直的顶在了江可蕊的肚子上,也不分有没有到位,是不是峡谷,一阵的乱撞,撞的江可蕊也激情涌动。

    季子强闻着她那清淡的发香,开始有点动情忘我!当季子强轻吻着她的脖颈的时候,江可蕊没有表现的过于矜持,反而主动把嘴巴凑近了季子强努力的迎合着,江可蕊成熟吻技,力度恰好的吻吸着季子强的舌头,温柔却很有节奏,可季子强感觉到这种温柔的背后透露出的是一股深深的激情,她双手紧紧的环绕在季子强的脖颈上,尽情的索吻着。

    在两具身体纵情忘我的交织在一起时,彼此衣物早已扔满房间的各个角落,感受着眼前的视觉冲击,季子强热血沸腾,江可蕊的身材依然的是那么的完美,挺拔圆润的美胸,细滑稚嫩的肌肤,纤长有质的双腿,都深深的让季子强感叹

    夜深人静,看着旁边静静熟睡的江可蕊,季子强小心的抽出自己的胳膊,轻轻的爬下床,生怕吵醒了这座城市,他还是没有睡意,一个人坐在卧室的窗前,一如既往的点燃了一根烟,此时已凌晨2点,看着窗外这座喧嚣后的城市,闪烁着暧昧气息的广告灯箱,它放佛在对我们咆哮着:“你们在我的怀中着,肮脏着,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别傻了,现在这个世界没人会考虑你的感受,大家都只在乎自己的感受,你不开心关我什么事?我开心就好!但很快的,季子强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是错误的,自己其实不是这样的一个人,但很多时候,自己却总想着去适应这个雨点疯狂的时代和社会。

    当季子强思绪不知飘忽到哪里去的时候,床上的一点点动静立刻把季子强拉回到这间房中,季子强回过头,发现江可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醒来了,她把被子盖过了鼻子,只露出那美丽的大眼睛静静的盯着自己。

    “怎么醒来了?不多睡会?”

    江可蕊说:“被烟味熏的!”

    季子强忙说:“哦!不好意思,这不好的习惯我一直想改,可怎么也改不了”说着,随即掐灭了手中的烟头。

    江可蕊看了季子强一眼:“你又在胡思乱想什么!站在窗前看什么呐?”

    季子强笑笑:“没看什么,只是欣赏这座城市到底有多么的美丽!”

    “呵呵!说的好像你平时都不出门一样,城市看来看去不都这样嘛!”

    季子强摇着头说:“这你就不懂了,白天你看不到真实的地方,因为阳光遮蔽了你的双眼,只有夜晚你才会真正的静下心来去体会!”

    江可蕊听了季子强的话后,‘丝丝’的笑道:“你怎么总有这样那么多的奇怪的理论”

    “生命在于发现,有时候我们的触觉会变得异常敏感,我会让这座城市繁荣起来的,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季子强看着窗外,悠悠的说。

    “唉,你啊你,总是这样!”说完嘟着嘴巴冲季子强道:“都很晚了,难道你还不睡吗?明天不用上班呀?”

    季子强会心一笑,以最快的速度跑上床,再一次翻身压在了她的身上。。。。。。。

    早晨,季子强睁开了眼,阳光和江可蕊都在,这就是季子强最美好的生活,阳光穿透進房间里,江可蕊依然沉睡在季子强的怀里,让季子强久久都不舍得叫醒江可蕊,他就那样憋着尿,一动不动的看着透过窗帘照射進来的阳光,等待着江可蕊的醒来。

    但季子强的大脑也在飞快的运转着,总理的到来,已经让北江市出现了一个决定性的变化,这个变化对季子强来说,是很有利的,在这个大格局中,季子强觉得自己有很多的事情要做,这样的形势得来不易,季子强是不舍得浪费的。

    上班之后,季子强到了市委,这一路走来,季子强看到很多异样的目光,所有见到他的干部,都流露出了一种谦和,恭维的笑脸,在大局已定的此刻,大家也都知道,北江市再也没有谁可以阻挡和压制住季子强了,一个能让总理风尘仆仆前来助阵的人,还有谁敢与挑衅呢?

    没有,应该是没有了,对这一点就连季子强自己也很清楚,但季子强一点也不敢大意和骄奢,他也很明白一个道理,树大招风,人生的轨迹就像股票在运行一样,高点往往正是风险最大的时候,自己要冷静,要一如往常那样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的行走在这个变幻莫测的仕途上,这一点很重要,季子强今天反复的提醒了自己好几次。

    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季子强一面喝着茶,一面想,自己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要处理,首先就是上次岳父乐世祥说起的特种钢材事情,昨天虽然是王封蕴部长也到了北江市,但两人却一直没有机会说一说那件事情,季子强这会就准备给王封蕴部长去个电话。

    电话打通了,是王封蕴部长办公室的电话,可惜王部长没有在办公室,据接电话的部长秘书说,王部长到中南海开会去了,季子强只能先放下这件事情。

    另一个事情季子强也是很关注的,但也是很可惜,昨天没敢问总理,到底萧博翰回来了没有,另外从昨天总理在大会上的讲话似乎可以得出,萧易雪和风笑天在美国雨巴尔的摩的事情也已经结束了,否则总理是不会说出那些事情,要是这样的话,不知道萧易雪什么时候能回到北江市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