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时候,会场上的气氛却为之一紧,因为总理的话锋突然的转向,让每一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

    “。。。。。。刚才说了那么多的工作,我觉得啊,工作方式只是能不能干好工作的一个因素,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在指导和确定着我们工作的方向,那么,它是什么?”

    说到这里,总理脸上的笑容一下收敛起来,变得有些冷凝,他停顿在那里,用深邃的目光扫向了在坐的每一个人,然后他才一字一顿的说:“那就是思想,我们大脑里面装的思想。”

    季子强在总理眼光扫过来的时候,也感到了一种灼热,他挺了挺胸膛,等待着总理的批评。

    总理说:“思想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行为,就在几天前,你们北江市有十多个高层领导联名给中央发来了一封谏言书,大意就是对北江市的季子强同志有很多意见,里面点到了他的几个事例,相信那个谏言书在座的每个同志也都大概知道内容了吧,我就不在一一的详述了。”

    会议大厅里静的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肯定能发出悦耳的声音,静,静的让人心悸,让人窒息。

    “当然了,那个谏言书还有更重要的一层意思,那就是对北江市省委的领导是有看法的,这一点从字里行间就能一目了然,但事情是不是如此呢?我觉得不是,今天我看了好几个地方,这些工作都很不错的,另外啊,还有一个更奇怪的问题,就是这些谏言书签名的人,几乎都是你们北江市马上要调整的干部,这一点是不是太过巧合?”

    这风向转的也太快了,让下面所有的人都傻眼了,连季子强也傻傻的看着总理,心里头乱糟糟的,根本都理不出个头绪来。

    “也许你们不知道,早在一个月之前,李云中書記就把北江市干部调整方案报到了中组部和我那里,说起来,有很多干部也不是中央管理干部,但李云中書記为什么要报上来,这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他知道有人会铤而走险,事实也验证了他的推测,现在不是出来了吗?”

    季子强清醒过来了,他有点忏愧起来,照此推理,总理这次来就是要给北江市定盘的,也是来给李云中和自己鼓气的,但自己就在刚才,在总理的房间里,却狭义的认为自己受到的委屈,还为自己强词夺理的说了那么多的气话,想一想,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更让季子强惊诧的还有李云中这一手,没想到啊没想到,李云中書記看似軟弱谦和,但早就谋定在前,这一手妙子,彻底的揭露了苏良世这些人的阴谋,让他们的签名书反倒成了一种难以摆脱的咒语,高,实在是高。

    总理讲话还在继续着:“至于你们签字书里说的季子强同志的几个事情,现在那面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我也就可以坦然的告诉你们,季子强同志上次出国实际上是接受了国家的一项重要任务,每一个出去的人也都是经过中央同意的,他们不是去游山玩水,他们经历了生与死的磨难,是从枪林弹雨中度过的,对此,我代表国家和人民,感谢你,季子强同志!”

    全乱了,全乱了,下面的人一下都把目光投向了季子强,这小子原来上次是执行秘密行动去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一点风声都没有露出来啊。

    连李云中和苏良世,叶眉等人也是惊讶不已,还有枪林弹雨啊,就季子强这样子,他没吓哭吧?

    季子强当然是不会吓哭的,但吓吐了那是真的,不过现在季子强想哭了,总理对他的高度赞扬,一下让他愧疚起来,中央并没有否定自己的成绩,总理依然在心里记挂着自己,这比起任何的奖励都能给季子强以振奋和力量。

    总理把头转向了李云中,说:“云中書記,我个人表态,你们的干部调整方案是可行的,不要怕有人跳出来,北江乱不了,中国乱不了,另外啊,我还建议,对那些将要调整的干部,你们要做好交接和审计工作,不管他在不在位,只要有责任,永远都要承担。”

    苏良世的脸上开始冒出汗水了,而那些昨天,不,应该说刚才还在沾沾自喜的人,也都蔫了,他们都知道,这已经是定性了,他们直到这个时候,才发觉自己好愚昧。大家伙费劲了心机,千找万找,却找到了一个最不该找的漏洞展开了攻击,这太娘的季子强也太沉得住气了,明明就是执行国家重要任务了,但形式发展到那样的一个地步,他还是绝不争辩,就等着我们落進坑里。

    但季子强不是他们想的那样潇洒,季子强这个时候还是后怕的,今天的这个局面说起来也有太多的偶然,要不是李云中書記提前预设的那一步棋子,要不是自己真的是执行任务,也许现在的结果回事另一番景象,这一仗胜的凶险,胜的艰难啊。

    后来总理又说了一些什么,但季子强已经听的迷迷糊糊了,他是在反省自己,开始回忆这些天来经过的每一件事情,他也突然之间发现,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最后,好像总理是用了一句什么名言结束了他今天的讲话,让人有点尴尬的是,总理讲完之后,这里的人都还没有从震惊中回复过来,竟然没人鼓掌,连季子强都是有点木木的,最后到时坐在总理身边的王部长带头鼓掌了,这一下才惊醒了所有的人,一下子掌声如雷贯耳,季子强也是难得的真心的为别人的讲话鼓了一次掌,这可是真心实意的,所以最后散会的时候,季子强才发觉自己的手有点疼。

    总理的专机离开了北江市这块辽阔的土地,在会后到总理离开上飞机前的这段时间里,季子强都没有机会和总理说一句话,只是在总理上飞机的时候,才在和省委常委们的顺次握手中,与季子强握了握手,看到季子强那脸上流露出来的难为情的表情,总理大度的笑了笑,说了一句话:“还是年轻气盛了一点,在磨练磨练吧。”

    “额,谢谢总理的教诲,我一定。。。。。”

    总理抬手制止了季子强的表决心,在看了一眼北江市的这块土地,矫健的登上了飞机,一路往北飞去。

    当天的晚上,总理在北江市考察和讲话在央视新闻联播中播出了,但其中关于最后一些讲话,特别是涉及到季子强和干部调整的讲话,都被隐去了,所以要是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是很难想象当时的状况的,大家看到的那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讲话了。

    这一天的高强度的工作,让季子强累得浑身骨头快要散架了,晚上,季子强回到家里,稍微的和小雨闹了一下,就钻進了卧室的卫生间,美美的泡起澡来,这个美的,什么都不想,就那样在水里躺着,所有的烦心事都远离了季子强。

    他洗了一个热水澡,穿着睡袍再回到客厅的时候,小雨和老爹他们都睡觉去了,时间也不早了,但江可蕊还没有回来,这可以理解,电视台只要遇到重大的事情,总是要忙乎一段时间的。

    可是季子强没有睡意,他第一次主动的,饶有兴致打开了电视,电视上播放的正是总理到北江市视察的新闻回放,季子强就在电视里面看到自己的身影,真的可气,自己好歹和总理也汇报了工作的,怎么就给自己一个侧影呢,连一个正面的头像都没有,还有一次更恼火,竟然给自己了一个背景,要不是自己经常照镜子,熟悉自己的话,肯定是认不出来那就是大名鼎鼎得季子强。

    不过看看总理还是很威武的,总理出行,有专门随行的保安人员,这些人都是西装革履,形象相当的好,刚才自己背景那个画面中,自己夹杂在这群人的中间竟然也有中南海保镖的范儿,毕竟自己也是身材高大,而且也是年轻,不太像是陪同领导视察的大官儿。

    季子强一面自恋的想着,一边看着电视,嘴角边露出笑意。

    正在季子强笑的不亦乐乎的时候,门开了,老婆江可蕊带着一身的寒意走了進来,季子强一看,马上收住了笑容,不敢张狂了,最近两人的关系还在是没有缓和呢,虽然早上江可蕊给季子强还送了一件风衣,在昨晚上也大赐隆恩,让季子强贴着床沿睡了一晚上,但这不能说明江可蕊就原谅了他。

    “你回来了,怎么不说一声,我下楼接你去?”季子强是大献殷情,过去帮江可蕊把包接上,帮她把外套脱掉挂在衣架上。

    江可蕊冷着脸说:“闲扯什么?这些年你到楼下接过我一次吗?说的好像经常那样做一样。”

    季子强想了想说:“不对,当初谈恋爱的时候,好像我是接过你的,你回忆一下。”

    “啊,呸!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谁记那破事。”

    “这怎么是破事呢?想一想按时候我们花前月下,卿卿我我的时光,恍然中就在眼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