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总理一双眼睛非常有神,脸上笑容渐渐淡去,道:“季子强同志,知道我此时来是为了什么吗?”

    季子强神色有些尴尬,总理严肃问其自己,肯定是有原因的,不然全国那么多的地方,偏偏如此紧急的赶到北江市来,一定和那个联名谏言是有关系。

    季子强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说:“应该是为一些干部的签名上书有关系吧?”

    “哼,你还知道啊,我以为你官当大了,什么都不懂了,还有啊,从市区到你们北江市的几个视察点这一路,我看到沿途都有人巡逻,你说这是多少人?还动用了武警,军队,这样的行为群众影响多差?合着我就这么嬌贵,有警车前后左右护着还不行,还得马路沿线都要岗哨?”总理颇为生气的道。

    总理今天是较真了,这一屋子人看总这样一生气,谁都不敢说话了。

    季子强见此情形,沉吟了一下,道:“总理,市内的安排是我批准的,我负责此事感觉压力很大,为确保万一才批准了公安局的意见!”

    总理眼睛从季子强脸上扫过,神色依旧很严肃,这时他身旁的工作人员过来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眉头微蹙,伸出手来压了压,指了指东侧的空沙发,道:“坐吧!不能全怪你的,你们也有难处!我刚才生气是想让大家不要把接待工作搞得太隆重,这样各省竞相效仿,然后各级又竞相效仿,我们党还能不能够贴近群众?还能不能代表群众?”

    季子强慢慢退下去坐在空沙发上,还没开口,总理又说:“你季子强有点能力我不否认,但不要以为这就得意忘形,嚣张跋扈,现在十多名干部都对你有意见,你说说,怎么回事。”

    季子强刚才一直是很惶恐的,但坐下之后,听到总理主要一说,季子强心也就慢慢的凉了,看来啊,总理对自己误会还是很深的,这次来应该是打压自己的,不然总理怎么见面就批评自己。

    季子强不由的有点心生倦意,这政治啊,真是难以把握,难以预料,在很多时候,政治只为合适和妥当来服务,并不会过于注重对错。

    季子强有点黯然了,但这反倒让他冷静和镇定了下来,季子强心里想,严格意义的说,自己从来都没有嚣张跋扈过,自己每一次争斗都是因为无路可退!每一次也是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今天总理对自己这样的一个看法,自己是不能接受的,假如自己认了这个事情,恐怕从此之后,自己的政治命运就要完全改变了。

    自己并不留恋这个权位,正如李云中曾经说过的那样,‘失之淡然,’但有的事情自己还是要给总理说清楚,自己下去了没什么关系,但让那些投机分子占据了北江市的主流格局,自己是不能忍受的。

    季子强抬起了头,很稳定,也很郑重其事的说:“总理,这件事情或许你想错了。”

    满屋子的人一下都抬起头来,看着季子强,连王部长也惊的是一脸诧异,这季子强疯了,怎么能这样说话,神州大地上,只怕没有几个人敢这样,还说总理想错了?这样下去,自己恐怕也很难帮季子强补救了。

    而总理也一下的眯起了眼,静静的看着季子强,眼中是深如潭水的幽暗,说:“奥,那就是我委屈你了?”

    季子强摇摇头,还是很认真的说:“委屈是有,但我不怪任何人,我只能说在很多的时候,表面的东西并不能代表事情的本质,这些年了,我从副县长开始,就一直有人采用各种手段对付我,曾经我还差点还被双规了,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都挺过来了,为什么呢?”

    对季子强这个自问自答的话,房间里是没有人回答他的,季子强也不需要别人回答,他接着说:“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妨碍了别人,我让有的干部感到害怕,感到紧张,我断绝了他们的财路和仕途,所以他们恨我,我能理解,但他们想诬陷我,我是不能接受。”

    总理没有说话,不过眼中的意境却有些深远,这个年轻人自己真的不能小看,他的胆气,他的思维能力已经远远的超越了自己所认识的很多人,在中国这个权利场中,已经很少能再见到这样的人了。

    好一会,房间里谁都没有说话,季子强在说出了这些话之后,突然的也感到了后怕,他觉得自己背后冷瘦瘦的,他这个时候才清晰的明白,这对面坐着的是一个10多亿人口中独一无二的大总理,自己是不是有点太过了,虽然自己说的都是真话,都是心里憋不住的话,但总理。。。。。。

    季子强想到这里的时候,总理却挥挥手,说:“你先回去吧,张厅长,你通知一下,我见见其他领导。”

    说完之后,总理就在没有看季子强一眼了。

    季子强忙站起来,说:“那我先出去了。”

    只有王部长对他点了点头,其他房间里的人都还没有从震惊中缓过气来,一个个有点愣怔的看着季子强,这样的领导,真是第一次见到,总理批评他,他不仅没有一句道歉的话,还满嘴的道理,小子你把这看成什么地方了,真是的。

    季子强出去之后也没有敢会房间休息了,因为按接待的程序,总理马上要会见所有北江市够级别的领导,会见完了就是开会,之后可能饭都不会吃,总理就要离开北江市了。

    于是季子强怀揣着咚咚跳动的心,无精打采的在大厅坐着,等候下面流程的展开。

    好些个北江市的干部都在这里等着的,大家看到了季子强,也有招呼他的,但一看到他那要死不活的样子,人们都大概的明白,季子强刚才在总理房间受批评了。

    这里的批评可不是在幼儿园里让大姐姐训两句那么简单,这往往都是一种预示,看来啊,季子强同志也该下课了,每个人眼中流露出来的情绪是不一样,有幸灾乐祸看热闹的,有满心欢喜出了气的,还有一些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人,眼中尽是淡漠,看着季子强的时候,像是在看着沙滩上一直垂死的鱼一样。

    季子强谁也不看,他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但倒就倒吧,就算倒下去,自己也要倒的有个风采,绝不会祈求别人的同情,季子强就高昂其了自己的头,冷漠的看着这熙熙攘攘的红尘众人。

    总理的这次接见是在会所一号别墅旁边的椭圆形会议室,从一号楼有特别通道过去,王部长和中央的几个同志陪同总理一行从特别通道進会议室,北江市委其他常委和省直属部门厅级以上的领导早就列队在这里等待了。

    总理和大家一个个握手,然后坐上首座,他的随行人员混插在各常委中间落座,由于事先早有安排,座位前面都有水牌,大家都是秩序井然。而整个会议室此时是闪光灯一片,至少有数十部相机和摄影机在摄像,今天的这些影像是要上央视新闻联播的,所以对会场的布置和進场的顺序,都是工作人员绞尽脑汁事先安排好的,季子强虽然没有参与了其中,但也知道这种工作的不易。

    谁都清楚,总理在这个时候来北江市,自然是很有深意的,不管自己和签名進言这事情有没有关系,但都要保持足够的小心,今天这个火候上,出点麻烦就真的万劫不复了,而后面总理会怎么表态,表态之后的北江市会出现一个什么样的变化,这更是所有人都关心的,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将影响到每一个人的前途很未来,所以会还没有召开,每个人已经都是紧张兮兮的了。

    实际上,确实就不是好兆头,等大家都坐定之后,总理就简单的做了一个讲话,他特别强调,北江市的发展要靠团体的力量,要靠团结的力量,北江党委班子要在北江市发展中发挥领导中枢作用,他特别了强调了经济工作党委领导的重要意义。

    这话到底是什么含义呢?现在还很难辨别的出来,不过大家都还是相信,总理不会是无的放矢。

    李云中和苏良世也分别代表党委和政斧向总理做了工作汇报。总理在听取汇报后,对李云中的工作的成绩给予了肯定,而对政府工作,总理则讲到了执行力的问题,他认为北江市目前最大的问题在于政令不畅通,他提到,要畅通政令,需要做的是要加强抓组织干部工作,要狠抓党建工作,要狠抓干部队伍建设和廉政工作。

    这些都是常规的讲话,每一个人都知道,这绝不是今天总理要讲的重点,大家都在期待着,等候着。

    季子强在这个时候,反而没有了惧怕和失落,事到临头,他也变得坦然和淡然起来,他不是一个宿命论者,但有时候,季子强也会想,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自己不过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草根之人,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已经难能可贵了,就此打住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