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必须要仔细的应对了,这事情不是小事,到目前为止,自己还没有猜出总理此行的目的和下一步事态的变化,所以今天的每一件事情都会起着决定性的作用,想到这里,季子强就说话了。

    “总理啊,我觉得我们下面准备一下是应该的,所以得知你到来的消息之后,我立马就给几个重要的地方都通知了一下,让他们做做准备,总理你去不去没关系,但只要去,一定要让他们用最好的姿态来迎接你。”

    饭桌上的人都傻眼了,这季子强今天真是笨到家了,本来总理已经是对这个做法产生反感了,你不好好的承认错去,道歉解释一下,你还说你都给通知了,专门是弄虚作假的,真是无药可救。

    总理也被季子强的话弄的有点诧异了,这小子果真是无所顾忌的很,我还没见过这样的下属呢,总理冷笑一声,说:“你真是用心良苦啊。”

    季子强还厚颜无耻的点点头,说:“应该的,应该的,我就想,总理日理万机,好不容易的到了我们北江市一趟,怎么的也应该拿出北江市最好的面貌呈现给总理吧。”

    说带这里,季子强还很是自恋的笑了笑,又说:“虽然我们下面的领导都知道总理肯定要到条件最差的第一线来看看,但这些地方也确实很难保证每天都井井有条,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因为这就是第一线,但随行而来的记者,媒体不少,我不能让他们看到北江市的不光亮的一面,我们要弘扬最好的东西,要把这些展现给大家,鼓励大家往这个目标奋斗,对不对总理。”

    季子强还在忙中偷闲的问了一句总理,总理也被季子强的歪理邪说说愣了,没有回答他,这小子能把这样的话说的义正言辞的,真算是活宝一个。

    这还不算,季子强继续说:“总理啊,你可能还不知道,目前我们北江市正是招商引资的关键时刻,我可不能让外商从电视上看到我们北江市不好的一面,这关乎着我们北江市在全国,在海外的光辉形象呢?”

    总理在面对这样一个刁官的时候,真有点无语了,总理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风格的领导,在他面前的所有领导都是谨小慎微,战战兢兢的,他们不要说敢于说出一些出格的话,他们就是正常的话都会说的结结巴巴,小心翼翼,哪像季子强这样,大嘴一张,哒哒哒的口齿伶俐,头头是道。

    总理迟疑了一下,说:“那就是说你过去视察都是如此了?”

    季子强连连的摇头,说:“不一样,不一样,怎么能把我们虾兵蟹将和总理你相提并论呢2,我们肯定是要看真的,谁弄虚作假我就收拾谁,因为我们是基层,出去影响不大,不会给一个地方造成外在形象上的影响。”

    总理摇着头,说:“照你这样说,我就应该看假的。”

    “总理不一样啊,你让我们太敬仰,见你的时候,就像老百姓过春节要穿上新衣服一样,都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你。”

    季子强虽然也就很久很久没有拍过马屁了,大约从当上了县委書記,他几乎都没有用过,但季子强对这些的基础还是有的,再加上人也有天赋,还生的一张好嘴,所以一时半会的真让人不好对他这个理论加以反驳。

    再说了,总理也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这么多职工批评谁,所以看看季子强,叹口气说:“你季子强啊,真该让你到联合国上班,去和那些人扯,明明是错了的事情,到你嘴里还说成心安理得的义举了,少见的很。”

    总理说是这样说,不过还是有点欣赏季子强,这样的口才,自己算是初次领教,也挺有趣的。

    李云中和王部长等人,见总理倒也不像是很生气的样子,就一起出来打圆场了,王部长说:“这小子啊,就是一个扯不清,真应该让他当律师。”

    李云中也说:“是啊,是啊,今天我们就给他来个意想不到,到时候王部长你说看什么,让他白准备一场。”

    “我说地方?这不好吧,还是请总理定。”

    总理低下头吃了一口饭,头都没有抬的说:“去看看北江市将要开发的新城。”

    大家都是一怔,感到事情更加迷茫起来。

    吃完了饭,大家就没有耽搁,直接到了即将开工的新城棚户区,也只有这个时候,杨喻义才有机会跟上了视察的队伍,这也是杨喻义很感到搓气的地方,同样是副省级的领导,自己就是要比人家季子强低上那么半级。

    一行众人就到了棚户区的工地,这里今天还在清理着场地,施工修建的队伍也还没有招标到位,但即就是如此,工地上依然是忙绿的,这里王稼祥也早就做好了准备工作,带着政府和新城筹备委员会的各位领导们,一起就迎接了过来。

    总理看看李云中,说:“看来准备的不错吗?”

    李云中讪讪的笑着说:“等总理走了之后,我一定好好的批评一下这个季子强。”

    总理不置可否的说:“到时候再说吧。”

    这少不得又是握手啊,照相啊,问问情况什么的,王稼祥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领导,不要看平时很能说的,但见了总理还是有些紧紧张张的,总理却很亲切的说:“不要紧张吗,简单聊聊。”

    不过作为对总理比较了解的几个人还是发觉到,今天的总理比起在北京的时候要和蔼和亲切,也要有趣的多,或许到下面来了,比不得在中南海工作时候的样子,基层的干部都不熟悉自己,总理可不想让他们太过紧张。

    李云中见王稼祥确实有点战战兢兢,说出来的话也是词不达意了,就看了站在几步开外的季子强一眼,季子强赶忙上前几步,找个王稼祥间歇的空档,自己亲自给总理介绍起来。

    这不一样就是不一样,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季子强个二货你还别说,从来都很少怯场,再说了,他的心理素质也是一流的,这一下介绍的情况大不相同,他的叙述清楚,语句爽净、流畅,情节交代既条理清楚,又情理交融,自然真切,尤其是详略得当,形象鲜活,有相当的感染力!让听着欲罢不忍,充满期待!

    总理一面听,一面点头,他对季子强的口才今天算是彻底的领教了,不得不说,季子强有很多让总理感到新奇的地方,在中南海里,是很少能见到季子强这样的领导的,他的身上似乎永远都充满了活力。

    等季子强介绍完之后,总理才说:“好,北江市比起我上次来是有很多的变化,特别是在这个远景规划上,大气宏伟,但最后能不能像季子强同志说的一样呢?我们还要拭目以待。”

    季子强就像似在表决心一样的说:“请总理放心,我们一定会按既定的规划完成。”

    “先不要说大话,等成了再说,光靠口才是解决不了很多问题的。”

    季子强闹了一个无趣,赶忙灰溜溜的让开了。

    看完了新城规划,接着总理又到了开发区看了一圈,对开发区这一块,总理是做了很多具体而实用的指示,也可以说给季子强等人上了一堂经济建设,科技领头的课程,让季子强等人是受益匪浅。

    这两个地方转下来,时间也是差不多了,总理是要当天返回的,所以李云中在征求了总理的意见后,今天的视察也就到此为止,回去稍微的休息一下,还要在省委招待所大会议厅召开一个北江市直属厅级以上的会议,离开了开发区,大家又返回了招待所。

    总理累了一天,要稍微的洗漱一下,喝点水什么的,除了李云中和苏良世等几个主要领导陪同总理回到了一号别墅,其他的干部都在招待所的房间里休息等候着,

    季子强也是一整天的紧张了,回到客房,踢掉鞋子,就靠在了床上,刚要轻松一下,就接到了李云中的电话,说总理让季子强过去一趟,季子强赶忙从床上起来,往壹号别墅而去。

    会务中心一号别墅区域的警卫早换成了军区警卫营的同志,虽然也有个别人认得季子强的,但季子强还是在警戒线的外面站了一会,等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出来,带着他去了总理的会客室,季子强到会客室的时候,才发现总理的主要随行人员竟然都在,这其中有王部长,还有几个国务院办公厅的领导,但是李云中和苏良世不在这里,估计已经是回避了。

    而国务院办公厅的几位领导季子强是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来路,反正進去就客气的招呼一声,都称呼成首长。

    会客厅里,总理旁边的位置便是王部长,季子强到的时候他们正在谈事情,王部长见到他,扭头对总理道:“总理,要不你们先谈,我找李云中他们聊会?”

    “不用了,你在这里也无妨。”

    季子强连忙开口道:“总理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