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季子强洋洋得意了好一段时间,直到后来又被一个交警这喊了一次,最后还把他拦住,说:“你这年轻人,骑自行车很拽吗,让你手掌好车把,你怎么就不听呢?”

    日啊,季子强那时候才知道,人家警察说的是让自己手掌握好车把,自己当成人家叫自己首长了。

    从此很长一个阶段,季子强都很自卑。

    季子强正在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那面钢厂就为总理等人另开了一个窗口卖饭,也谈不上卖饭吧,所有人排队到跟前,自己端一份饭菜出来吃。

    总理让工人们过来排队,因为那其他一些窗口的队伍太长,太长了,但工人们谁好意思过来排队呢,大家都在摇头。

    总理也没有办法,就和前来视察的同志们一起排队买饭了,这个时候,季子强,叶眉他们也跟在后面排队,你不要小看这个临时的排队,那也是有规矩的,谁是什么级别,该排在第几位,这绝对是不会错的。

    季子强刚排了几分钟,就见那个大波妹妹艾薇儿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季子强的身边,别人是绝不会过来,但唯独这个宝贝是无所顾忌的:“华叔叔,你们怎么在这里吃饭啊,那面小餐厅我都准备好了,就请你们去吃饭了。”

    在其他时候看到这个大波妹妹,季子强还是会很有点联想的,但今天这样的场合,季子强是实在不想见她,正在犹豫着如何打发她离开的时候,总理从旁边端着饭盒过路,很奇怪的看看季子强,说:“子强同志,你还有一个外国侄女啊。”

    季子强那个尴尬啊,因为旁边的人都哈哈的笑了起来,唯独总理是一本正经的样子,季子强只好小声的说:“这人中文很差,老把季書記叫成华叔叔,我实在无能为力。”

    这一下,周围的笑声就更响了,连总理都有些忍不住笑了笑,端着饭走了。

    季子强头大的很,正想这面着打发掉这个妹妹的时候,就见前面的叶眉对他杨了杨眉头,季子强也就是用了不到36秒的时间,就明白了叶眉的意思,他小声的对这个大波妹妹说:“嗨,嗨,大波。。。。。。额,不对,是艾薇儿,你身上带的有钱吗,借我一点用用,下次还你。”

    “你刚才叫我什么?”

    季子强脸就红了,他心里一直把艾薇儿是叫成大波妹妹的,没想到一下叫溜了口,真的喊出来了,他忙说:“是大班啊,就是老板的意思。”说完看看叶眉,见她也是忍住笑,脸上表情绷的很奇怪。

    “奥,借钱啊,客气什么,还说还钱的话?我直接给你得了,就算是给你小费吧?”

    这一下,周围几个常委又都忍不住笑了,季子强眼前一黑,一条黑线直接上了额头,我靠啊,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吗?

    不过现在是有求与人,季子强也只好忍了,小费就小费吧:“有多少,都拿出来。”

    这大波妹妹从兜里翻腾一下,还弄出了两百多元,季子强也顾不得多说,一把就抢了过来,把一张整一百的又还回去,抓了一把的零钱,说:“行了,行了,你们这一顿饭多钱,十元差不多吧?”

    “嗯,要不了,厂来有补贴,就是67元的样子,怎么了,你们一会要给钱。”

    “当然要给了,我党的政策就是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有借有还,所以你放心,到时候我给你还上。”

    说的跟真的一样,让叶眉他们傻傻的看着季子强,这季書記觉悟真高,不过大家也都开始惦记着季子强手里的钱了,谁都不敢驳斥他的言论。

    只有那个大波妹妹很是不以为然的说:“瞎扯,你们政府经常有领导过来吃呢,也没见谁给过钱啊,对了,上次你不是也吃了一顿,还喝了好多酒,怎么就没给钱呢?”

    季子强傻了,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这话要是早点说,让总理听到了,那还不又是麻烦了,怎么这样丫头就如此的难对付呢,说什么都好像很有危险的,一步小心就让她找到了漏洞,在官场上,自己的话从来也没有让谁抓住过把柄,唯独这大波美女,稍微一不注意,自己就被她顶到了墙角,不过想想也不奇怪,官场上本来就是假话连篇,每个官场中人也都是听习惯了,不会觉得假话有什么问题。

    但这样的语言一旦放到了其他地方,就有些格格不入,这是不是叫脱离群众,季子强是不敢多想了,好说歹说,先打发了这个大波妹妹离开,然后季子强留下十元钱,剩下的就一一发给了这些常委们,季子强看到,这些人眼中都露出了感激的目光啊,唉,不过是10元钱而已,搁在平常,就是十万,百万,这些人的眼皮估计也是不带眨一下的。

    等季子强端上了饭之后,正要找个地方坐下,总理在那面就叫了一声:“子强同志,你坐过来。”

    季子强一看总理那张餐桌上有王部长,李云中,苏良世和另外一个中央办公厅的领导在,这自己过去恐怕是资格有点不够吧,连叶眉都在旁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但总理已经叫了自己的名字,不去肯定是不行的,季子强就摆出了一副瞻前顾后,扭扭捏捏的样子,慢慢的蹭了过去。

    这些个动作都是做给别人看的,意思就是告诉那些没有机会和总理同一桌坐的人,自己是无可奈何的被点名了,只能过去坐,你们各位手下留情,可不要给我背后放冷箭啊。

    季子强坐在了李云中的旁边,这个餐厅的餐桌都是白色那种塑钢的,长条状,两面的座椅和桌子连在一起,不能活动,其他人倒还罢了,这苏良世肚子有点大,所以坐在那里就让人感到有点好笑的样子了,肚皮直接挨着餐桌,自己的碗又不能推到对面总理那里去,所以只好挺着腰板坐着,饭碗像是挨着肚子了,吃的时候只能僵着头向下。

    季子强看到苏良世的这个样子,差点笑出口来,强忍住低头扒拉了两口,就听总理说话了:“这吃完饭我们到什么地方去呢?对了,季子强同志啊,你说说到哪里去视察好呢?”

    李云中一听这话,心里大急,总理这话里有话啊,那会成厂长说的他们是接到了通知准备好的,看来总理还没有忘记,有意在这问季子强。

    李云中就咳嗽了一声,意识是提醒一下季子强,嘴里不要乱说,但因为大家都是近距离坐在一起,李云中的暗示也不好做的过于明显了,就这,总理还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怎么,李書記感冒了?”

    李云中一下脸就红了,知道总理觉察出自己的意图,他忙说:“没有,没有。”

    “嗯,最近天气凉,多注意身体,对了,季子强同志,你还没有回到我的话呢?”总理波澜不惊的说。

    李云中再也不敢多话了,那面苏良世也是听到了成厂长的话的,所以暗自好笑,就等着看大戏了,桌子上的王封蕴部长当时也在,心里也是替季子强担忧着急,但有了李云中刚才的前车之鉴,王封蕴部长也不敢造次,只好埋头吃了口饭,邹着眉头等季子强挨批。

    这里面也就唯独季子强个傻蛋是一点不知道状况的,他看总理竟然问到了自己,心里还在暗自的高兴,这下好了,自己可以请总理到新城或者北江大桥去看看,不过面子上还要装着客气几句:“总理,这下午的视察工作我们还是听你的,我哪里敢拿什么主意。”

    “嗳,子强同志你是太谦虚了,说吧,说吧,你看哪个地方是准备好的,我们好去看看。”总理说的平平淡淡的,一点都没有什么预兆。

    季子强一脚也就踏進了陷阱:“奥,要说准备好的啊,那就到我们即将建设的新城去看看,或者是到北江大桥去看看吧,这两个地方有看点。”

    总理脸上就露出了一丝不易觉察的冷色来,王封蕴部长是和总理坐一起的,他一下那脸上就露出了难受的表情,这季子强啊,怎么过去挺聪明的一个人,今天稀里糊涂的就着了总理的道,连那么明显的话都没有听出来啊,下面总理只怕要生气了。

    季子强正在洋洋得意中,一下看到了王封蕴部长脸上那表情,他也是一愣,觉察出什么地方不对来,这也怪不得季子强,本来见总理也是有点点紧张,再加上他当时没有听到成厂长和总理的对话,更何况,季子强是绝不会想到总理也有诱敌深入的招式。

    李云中脸上的表情就更是难看了,季子强也大概的知道今天要糟。

    就听总理沉声说:“子强同志,你真长本事了,也会提前准备,弄虚作假了,不错,真是不错。”

    季子强觉得自己后背上有点湿湿的,像是汗水渗出来了的味道,虽然他没有听到成厂长和总理的对话,但眼前的形势和总理的话也就很明确了,那就是总理对今天视察的几个地方都经过精心准备已经有了反感,而且似乎这个事情和自己也是有点关系,具体是什么关系季子强说不上来,但绝对有问题,这一点季子强是能肯定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