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还罢了,这个大波美女艾薇儿还很是亲热的给季子强把安全帽带上,惹得很多人都看看季子强,倒不是季子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主要这个大波美女艾薇儿本身太招人眼球了,这连带着季子强也受到了大家的注视。

    季子强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成为媒体的焦点,他慌忙对这个大波妹妹说:“我自己来,我自己来,带帽我熟练的很。”

    “华叔叔你说的什么,什么带套?”

    我勒个去啊,什么耳朵呢?季子强脸都有点吓青了,这玩笑可是开不得,他也就从大波妹妹那坏坏的眼神中看出了她是想搞恶作剧了,这老外都是一根筋的,她对季子强好,喜欢季子强,那她眼中就没有了别人,管你是不是总理来了,她还是想往季子强的身边粘,但她不想一下,她就是一个总经理助理,按中国这官场的规矩,她怎么也不能混進省常委们的队列中来吧。

    在中国,这样的正式场合,走路的次序,座位的安排,还有上电视,露脸时间的秒数,那都是有规矩,但面对一个老外,连省办公厅的接待随行人员,都有点不大好说话的,你总不能上去说:“对不起,大波妹妹,你应该靠后一百五十五位,你走進省委常委的队列了。”

    再说了,其他人也不知道她是干嘛的,就见刚才她和厂长站在一起的,谁也弄不清楚她的身份,还是季子强先反应过来,看着这个大波妹妹说:“艾薇儿同志,你赶快问问,午饭准备的这面样,一会可能要到你们这吃饭。”

    季子强也就是瞎说,主要想打发她离开。

    大波美女艾薇儿一愣,想起了总经理的安排,在她的感觉中,季子强也就是很大的官了,他说吃饭,这肯定就错不了,她忙说:“好好,我去安排一下,对了,我们今天再碰九杯。”

    季子强想起了上次和这个女人吃饭时候的事情了,好像最后自己醉成马了,还啃了人家胸几口,王稼祥没少拿这个和自己开玩笑呢。

    等季子强的支开了这个妹妹,季子强也是一身的冷汗,这妹妹啊,真的很是危险,带给人的惊讶和她的大波一样,震撼人心啊。

    叶眉转头看了一眼季子强,揶揄的一笑,意思是说,你季子强啊季子强,走到哪里,就都是有女人往你身边靠啊。

    季子强邹了揍眉头,回了叶眉一个很无奈的苦笑,跟着总理就進了一线车间。

    这里现在正在生产,整个的机器轰鸣着,说话都费劲,脑袋也被噪音震的嗡嗡着响,说话都要靠近对方的耳朵,用很大的声音说,身体不要一点的常委,这时候也就被机器的噪声震的头晕脑胀,脸色发白了。

    季子强看看总理,却是依然的矫健的正常,季子强想,总理的身板还是很不错的,看看谢部长和苏良世几个胖子,已经是有点眼光涣散了。

    季子强也觉得吵的有点难受,但还不至于有什么太大的不适,就是不太舒服,这也让季子强又一次的想到,这些个工人师傅每天在这样的环境中工作,他们确实算的上伟大。

    等几个车间转完之后,李云中很小心的对总理说:“总理,我看是不是大家先回去吃点东西,今天你也他辛苦了。”

    总理看看其他人,这也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他说:“要不我们就在省钢的职工食堂随便吃点。”

    李云中是有点点担心的,怕省钢没有准备,他正要说话,一直陪着解说车间状况的成厂长就说:“好啊,好啊,我们这里早就准备好了的。”

    “准备好了的?”总理看了成厂长一眼,又说:“你们知道我今天要到你们厂来?”

    成厂长确实今天是激动的有点晕头了,说:“是啊,昨天季書記就通知我准备一下的。”

    这话一说,连李云中都大吃一惊,脸上瞬即就冒出了冷汗来,这样的事情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所有视察工作的领导都是很忌讳别人弄虚作假的欺骗自己,要是什么都准备好了,你说视察还有什么意思?

    当然,领导们也都能辩证的看待这些问题,知道一点不准备也是不可能的,但至少大家要做的像模像样的,不要当事方你亲口说出啊,奥,你意思说我都准备好了,知道你想看什么,所以我就弄好什么?

    这不是公然的挑衅吗,你心里知道,但嘴里是绝不能说出来,按说成厂长也是做过多次接待的,但这次确实是有些紧张,晕头了,再说或许过去他也说这话,那些领导不太在意,但今天是总理啊,事情显然就出现了状况。

    总理慢慢的冷下了脸,对李云中说:“还有那些地方都是准备好了的,让我心里也有个底啊。”

    李云中擦了一把冷汗,有点惶恐的说:“这。。。。。这一个是他们的一个常规安排吧。”

    成厂长现在也是有点反应过来了,头上也冒出了汗水,这事情弄的,难怪人家说什么伴君如伴虎的,自己一不小心就惹祸了,你说让其他人倒霉一下也不打紧,关键要是因为这害了季子强,自己的良心就有点点过意不去了。

    王封蕴眼见的事情有点僵持了,赶忙在旁边说了一句:“你成厂长瞎说,季子强北江市能管的了你。”

    总理就抬手制止了王封蕴的话,说:“你不要给他打掩护,这个成厂长好像和季子强关系不错,上次到国外考察是不是也有你?”

    “额,是,是,是有我。”

    “你们关系怎么就这样好啊?”总理不紧不慢的又追问了一句。

    这话唬的成厂长汗毛倒竖,看来事情真弄大发了,他紧紧张张的说:“我们,我们是不打不相识。”

    总理眯起眼来,看看成厂长,说:“很有趣啊,你们怎么打的。”

    成厂长敢说吗?敢说当初自己不搬迁,最后是季子强軟硬兼施,让自己不得不老老实实的挪了窝,他自然不敢说,就在那里脸色发青的傻愣着,半响说不出一句话。

    王封蕴部长眼见这样的局面,自己作为这里资格比较老的同志,自己不说话怎么办呢?他就俯首在总理耳边说了几句什么,总理才转过头看了一眼还在远处什么都不知道,正在东想西想的季子强,然后说:“那行吧,今天就在你们这里吃饭,不过你准备好的我是不吃,我就吃你们没有准备的,到职工食堂排队吃。”

    说完总理转头对和他不远不近的秘书说:“一会记着,吃晚饭你帮着收钱,都自己掏腰包,我想也不会太贵吧?”

    这个时候,成厂长算是缓过来了,忙说:“不贵,不贵,比外面盒饭便宜的多。”

    “行了,那大家都去尝尝。”

    说完,总理也不再理李云中等人,转头而去。

    后面的人也听到了总理最后给秘书大声说的这句话,一个个有点紧张起来,叶眉走慢了一点,问季子强:“子强,你带钱了没有,我身上没现钱啊。”

    季子强摊摊手说:“我比你还惨,不仅身上没现钱,连卡都没有。”

    “那这怎么办啊。”叶眉一面小声说话,一面看看左右,这里都是省委的重要领导,叶眉估计没有几个人身上带的有现钱的,要说起来,也不是很这些领导吝啬,主要他们很少有机会出去花钱的,每天不是在办公室坐着,就是有一堆人前呼后拥的围着,这些人哪能让他们花钱请客呢?

    又不是你们乡政府,逮着一个办公室的主任,就狠命的敲人家一顿,吃不完了最后还要打包带回去,美其名曰:家里有狗,给它带的。

    回去还不是自己吃了。

    这些领导你还别说,确实都没有几个身上带钱的,大家都怕一会吃完饭,总理就让秘书收钱,这当着总理和职工的面,掏出不前来,那才尴尬,他们的秘书,司机也都靠不过来的,被挡在远处,人都找不到,这该怎么办?

    大家心里焦急着,但步子还是要跟上队列走,慢慢的就走到了后面大职工食堂里,现在也是换班吃饭的时候,食堂里是人声鼎沸,热闹的很,一下猛地见到了总理这一大队人進来,食堂瞬间安静,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总理对着大家挥挥手,说:“同志们好,我来陪你们吃顿饭。”

    几乎说有人都异口同声得说:“首长好。”

    季子强被这整齐划一的声音震撼了,他不由的想到,自己在多年前,刚刚上班的时候,在柳林市的秘书科瞎混,有一次早上从家里骑自行车上班,那时候自己刚毕业,真的够二的,天冷,学着人家双手脱把,把两手装在裤兜里骑着,走到一个交警亭跟前,就见那个交警使劲的对自己说:“首长好!”

    季子强洋洋得意的回了一句:“同志们辛苦了。”

    但过后一直就想不通,那个警察为什么称呼自己“首长好”呢?要严格的说起来,那时候自己还是一个一般的秘书,算不上领导的,更算不上首长,莫非这个警察那时候就发觉自己有当首长的天赋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