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叶眉转而一想,似乎今天这个局面也不是季子强可以应付的了,一切或者只能听天由命了。

    叶眉不由的用手摸了摸季子强放在腿上的手背,季子强睁开眼,转头看了看叶眉眼中的关切和鼓励,季子强笑笑,点点头。

    他们什么都没有说,但两人都知道对方眼神代表着什么,他们就这样彼此关爱,彼此鼓励的注视着对方,这个时候,乌云中隐藏了好多天的太阳也出来了,阳光透过了车窗,把季子强和叶眉的脸庞都涂上了一轮金色的美丽。。。。。。

    总理调这次视察北江市,城区主要干道的交通实行分段管制,公安厅的厅长亲自指挥并全权负责安保工作,这也昨天他给省委立下了军令状的,不能出现任何疏漏。由于这次视察注定了无法低调,公安厅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接受了李云中的建议,总理车队除了安排警车护送外,车队经过沿线,都安排的武警部队战士巡逻。

    另外,这次总理视察的新闻工作,也是接到了通知的,北江市概不负责,所有总理视察的相关新闻都有其随行新闻中心负责。没有得到中央随行团新闻中心的许可,所有记者都将被拒绝。

    总理下榻地点,安排在省委招待所会务中心1号别墅,会务中心平常就戒备森严,而总理下榻此期间,更是要求和武警大队更是提高了等级,除省委常委的车可以自由進出外,其余的车一律需持安全中心临时通行证方可通行。

    总理为人和善,但是在视察工作的,时候对下属要求却很严格的。到了他这样级别的领导,谈工作更多时候就没有那么多弯弯绕了,批评人的时候,常常是不太留情面的。总理没有休息,在从机场回到了北江市的省城之后当及就要求李云中安排视察的事项,总理自己也提出了几个地方作为参考,,这当然是客气的说法,谁能真的把总理的话做成参考呢。

    总理一个要看看北江市的地铁工程,第二个就是要看看省钢,所以这两个地方就成了首先要去的地方了。

    在总理来到北江市的这一个多小时里,所有的人都在用探寻的眼光观察着总理,他们想从总理对李云中和苏良世不同的表情中看出一点端倪来,然而,所有的人都很失望,总理不管是对李云中,还是对苏良世,都是亲切而客气,他甚至还和苏良世,李云中各自开了一句玩笑。

    而对季子强,总理也只是像对其他省委常委一样的握了握手,说了一句不痛不痒的话:“子强同志,最近工作怎么样啊”

    季子强忙说:“还行,就是。。。。。。”

    没等他说完,总理又和其他另一个常委握手了,这让季子强的心里就有些七上八下的不安起来了,总理的心事季子强和其他人一样,也是一点都猜不出来。

    总理最先去视察的是地铁项目,整个视察过程都有李云中和苏良世陪同一起解说,季子强和另外的一些省委常委们跟在后面,脸上都挂着浓浓的笑意,话也没说的机会,整个就是一个赔笑的角色。

    不过有一点季子强在心中是暗自窃喜的,陪同总理到北江市来视察的竟然还有过去的老書記,现在的工业部部长王封蕴同志,季子强最近也正在打他的主意呢,现在是想什么来什么。

    可是王封蕴却一直陪着总理,季子强和他就是在机场简单的打了一个招呼,根本都没有机会说什么贴心的话,要说起来,王封蕴对季子强也一直还是比较欣赏的,但今天这里的主角即不是季子强,也不是王封蕴,所以两人只能很简单的客气一下。

    要知道,这样的场合比不得其他地方,每一个主要领导的行为,动作和微笑都时刻被记者们关注和记录着,稍微的一点差池,都可能会成为一场误解被外界拿来解读。

    有时候啊,一个领导不过对某一个人稍微的亲切了一点,就像当初春节晚会,胡总和刘德华多说了一句话,都被广大的中国人民编造出了许许多多的对话版本。

    今天也不要说是季子强了,就是叶眉和王封蕴的见面,两人也是平平淡淡的,和他人一模一样。

    总理今天的精神状态果然是很好的,一个早上连续的看了好几个地铁站点,特别是在一号主站那个地方,还做了适当的停留,他看着身边的李云中问:“这个站点据说和专家们最早选定的地方不一样?”

    李云中一丝都没有犹豫的说:“是啊,是有一点改变,主要是考虑到过去站点要对那个商品城進行拆迁,所以适当的向东移动了几百米。”

    说着李云中还用手指指远处的那个小商品批发市场,总理也放眼对那面看了看,说:“这是那个季子强的主意?”

    李云中这次就没有刚才那样的淡定了,心里一愣,说:“是他提出来了,主要这个商品城也是他们北江市一个重要的商品集散地,涉及到的商家和生产厂家也很多,但后来这个决议是经过省委常委会议研究决定的。”

    总理波澜不惊的看了李云中一眼,说:“你在担心?”

    “呃,没有啊。”李云中掩饰的笑笑说。

    总理在看看苏良世,问了一句:“良世同志,你对这个主站改迁有什么看法。”

    苏良世刚才正在看着热闹,没想到总理突然的问到了自己,他犹豫一下,也不敢乱说,刚才李云中也就说了,这是省委会议的决定,现在自己是不能否定的,那样做的就太过明显了,但也不能太顺从他的意思。

    “总理,这个迁移当时主要也是考虑到拆迁的阻力太大,商品城里的那些摊贩们,他们自然是要维护自己的利益了,北江市面对这么大的搬迁工程,压力也是很大啊。”

    苏良世的看起来是在为季子强的北江市说话,但实际上给人的感觉却还有一种,好像这个站点的移动主要是季子强的搬迁不力,最后省委不得不采取了妥协的办法一样,那么要是上面的领导认真一点,就会想,这到底是谁在搞这个搬迁工作?

    不过让苏良世有点失望,总理只是点了点头,便没有继续的问下去,让苏良世想好的其他很多话没有了述说的机会。

    季子强等人是走在后面的,没有听到前面总理和李云中等人在说什么,不过看总理在望向商品城那个地方,季子强多少也是估摸着可能正在说站点迁移位置的问题,因为据说那个签名谏言书中就写到了这一条,季子强心里也就慢慢的有点紧张起来,从今天总理对自己的冷淡态度上可以看出,事情只怕有点不妙。

    接着呼啦啦的车队有开到了省钢,那个成厂长早就做好了准备,今天一早,就有乱七八糟的信息传来,说这次来到北江市的是总理,这些传言让成厂长吓了一跳,又扎扎实实的对全厂的准备工作做了一个检查,确保万无一失之后,才在厂办坐着,紧张兮兮的等候着那面的消息。

    等那面省委办公厅传来了总理马上要到省钢来视察的消息后,成厂长疯了一样在办公室转起了圈,想着一会见了总理自己该说什么话,到底是先回报过去的工作呢?还是谈未来省钢的发展前景?

    倒是外国的那个总经理johannes镇定的很,一面组织迎接活动,一面安排美女助手艾薇儿到厂部的伙食上准备一下,现在也就到了吃饭的时候,总理也是要吃饭的,所以以防万一为好。

    等总理的车队开進了省钢大院,成厂长和johannes等人就一起迎了上去,成厂长那个激动啊,当总理握着他的手,听着苏良世介绍说这个男人就是省钢的厂长的时候,成厂长差点就脱口说出:“以后总理你有什么麻烦事情,抱在我身上”的话了。

    总理亲切的和所有厂里迎接自己的干部,职工代表都握了手,然后说:“省钢是国家50年代的一个老厂矿了,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啊,这个和人民共和国具有一样历史的厂子,为国家,为民族的发展也是立下了许多不可磨灭的功勋,我代表中央感谢你们。。。。。。”

    总理的即兴讲话让整个省钢都沸腾起来了,总理不仅肯定了省钢的过去,还赞扬了现在省钢灵活的思路,以及走出国门,和外资合作发展的举措,说省钢的思维没有落伍,说省钢的干部还是不错。

    那成厂长就笑的跟什么似的,这可真不简单了,特别是总理是当着自己顶头上司王封蕴部长说的这些话,这可是让自己脸上贴金啊。

    总理就要求到车间一线去看看,早就准备好的安全帽一人发了一个,季子强添为省委常委一员,也是必须要陪着進车间的,就见大波美女艾薇儿跑到了季子强的面前,给季子强送来了一个安全帽。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