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笑着说:“这些事情我今天也就安排的差不多了,但明天还是書記你唱主角,我跑跑腿是没问题的。”

    “呵呵,良世同志你是太客气了。”

    两人这一搭一唱的说了几句,从外面来看,谁也不会想到这会是针锋相对,剑拔弩张的一个对头,他们都很好的把自己对对方的厌恶深深的隐藏在了谈笑之中,连季子强都不得不佩服起来,自问一下,自己恐怕还不能做到这样完全的不动神色。

    省委的常委会议也开的不长,季子强返回家里的时候江可蕊还没有休息呢,看到季子强回来了,江可蕊才关上了电视,一个人回到了卧室里。

    季子强洗洗刷刷,战战兢兢的打开了卧室的门,房间里已经关了灯,季子强想,这江可蕊哪能睡的这面快呢,看来她还是在生气呢,自己出去躲了几天,依然没有让江可蕊把气消了,季子强大气都不敢出的摸上了床。

    过去两人是睡在一个被窝里的,今天季子强不敢造次,生怕又到客厅去睡,所以自己弄了一条被子,靠着床沿睡了下来。

    突听江可蕊说:“你不是在外面过的很潇洒吗?还回来做什么啊?外面多好,有酒有肉有美女的,回来可是委屈你了。”

    季子强是不敢轻易接话的,仔细的想了想才说:“我前几天下基层检查工作呢。”

    “那你还回来干什么?继续检查啊。”

    “这不是想你了吗。”

    “拉到吧,想我?”

    “是想你。”季子强很固执的说了一句。

    不过江可蕊今天也是不敢做的太过了,虽然她这些天里心情也不好,对季子强也是很有些怨气的,但终究明天是总理要来,这对季子强也是吉凶难料的事情,再怎么说,江可蕊也不希望自己的老公就这样莫名其妙的被人家弄了下拉,所以就算心里不高兴,也是没有把季子强踢下床去,让他休息好,明天才能精神好。

    江可蕊也不说什么了,季子强一下松了口气,但人至贱便天下无敌,这季子强看江可蕊好像没有上次那么激烈了,就想展开美男计,他也是好多天没和江可蕊在一起云山雾水了,心里当然会想那事情,手就穿过了自己和江可蕊的被子摸到到江可蕊的身上,但刚摸了一点,就被江可蕊抓住手拧了一把,疼得季子强哎呀呀的叫唤一声,再也不敢把手乱摸过去。

    这一夜过的很快,季子强睡在家里的感觉就是好,自己的床睡的怎么这样踏实呢,一觉就到了天亮,当阳光从窗帘慢慢的渗透進来的时候,季子强知道关键的一天开始了。。。。。。

    一大早,季子强就坐车到省委大院,这里早就聚齐了北江市大大小小的众多官员,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到机场去迎接总理的,但大家还是不敢怠慢,就算此时此刻的总理还远在千里之外,人们依旧表情肃穆的做好了准备,对每一个官场中人来说,这都是一件毕生罕见的活动,谁能不去珍惜呢?

    季子强老远就看到李云中在他零一号车旁低着头度着步,来回得走动,大院里静悄悄的,只有冬季这寒冷的风在呼呼着响,所有人都看着李云中,没有人知道他在思考什么,也或者是在等待什么。

    季子强也下车了,天是很冷,但既然大家都没有坐進车里,季子强当然也是不能坐在里面了,他下来看看周围庄重的人群,很快就找到了叶眉,季子强就走了过去。

    叶眉对着他微微的点点头,算是招呼了一下,等季子强走近一点,叶眉才小声说:“穿这样少啊,冷吗?要不你進车里去。”

    季子强看看自己比较单薄的衣服,也觉得有点问题,过去的季子强办公室和车里都有空调,稍微在外面走几步,感觉冷了,就回到车里了,在北江市他是老大,一切都以他为中心,所以从来没觉察到穿的少了。

    今天就不一样,今天是陪着总理视察,不要说自己,就是李云中,苏良世他们,也都做不得主,这万一总理精神很好,在外面待得时间长了,自己可怎么办?

    季子强有点后悔,怎么就把老婆给惹了,平时出去,都是老婆江可蕊给自己安排穿戴的,她比自己心细,一定是要提醒自己多穿一点衣服,唉。

    季子强心中感叹,当着叶眉的面却一点都没有露出心里的遗憾,反而是笑笑说:“没事,早上江可蕊让我多穿点,我觉得差不多,本人身体一直很好。”

    叶眉瞪他了一眼,不知道是不是叶眉想到了什么,脸红了一下,说:“算了,你到车里去吧,感冒不是好玩的,刚才北京方面传来了消息,说总理早上一个会议还没有开完,可能要耽误一点时间,也不知道几点能飞。”

    季子强‘奥’了一声,难怪到现在大家也不到机场去,那面会议晚点了,不会吧,中南海里面的人难道大清早起来就开会?这可不好,刚起来一定要先喝茶,先醒一醒脑子,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可不去中南海上班,有点不习惯啊。

    这季子强也是叫花子日~大腿——自我安慰呢,人家谁让他到中南海上班了,他都没看看,在这大院里也就有好几双眼睛在看着他,都在等着总理来了,好让他倒霉呢,他倒好,还在关心人家中南海的开会问题,这是吃着地沟油,操着中南海的心。

    季子强也不好一个人到车里面坐,就在这里和叶眉,谢部长闲话了几句,就见李云中电话响了起来,李云中接通了电话,很认真的听了好一会,才说:“好得,谢谢你,改天到北京了一定拜访感谢。”

    李云中挂上了电话,转头对大家说:“总理已经上飞机了,大家现在按提前的安排,各自准备吧。”

    说完,李云中当先走進了自己的小车,这一下,大院里脚步声,咳嗽声,跺脚声,招呼声,开车门,关车门的金属碰撞声就响成了一片,常委们和不是常委的人大,政协主任都一起上车,跟着李云中的一号车网机场方向去了。

    剩下的这些领导,也开始做好自己的准备工作了,总理到不一定每个地方都去,但万一呢,万一到了自己管辖的地方,在看到不满意的地方,那才叫没意思的很,所以都开始忙了。

    而季子强刚要上车的时候,就见已经戒严的省委大院门口开过来一辆红色的小车,季子强有点疑惑不解,这是自己老婆江可蕊的的车啊,她好像正在和执行戒严的武警说着什么?

    不过省公安厅的一个处长倒是认识江可蕊,就赶忙过去说了几句,江可蕊的车就开了進来,季子强也莫名其妙的迎过去,那江可蕊的车开到了季子强的面前停下,江可蕊打开了窗户,手里提着一件季子强的风衣,说:“都多大岁数了,还装什么年轻人。”

    说完,把风衣递给了季子强,季子强那个感动啊,赶忙说:“谢谢老婆的关心。”

    “我不是关心你,我是听不得你半夜的咳嗽,影响我睡觉。”

    季子强被噎的一愣一愣的,还没反应过来,人家江可蕊的车已经开走了,季子强摇下头,穿上了风衣,这时候李云中,苏良世的车也就从他身边开走了,叶眉的车排在第三位的,就停了一下,叶眉从窗户上伸出头说:“要不你坐我车得了。”

    季子强也不是一个很讲究的人,听到叶眉招呼,想都没想对远处自己的司机遥遥的招下手,然后上了叶眉的车,后面自己的那辆车也跟着其他几个常委的车一起动了起来。

    叶眉和季子强都是坐在后排,前面是叶眉的秘书在坐,叶眉笑着对季子强说:“媳妇追过来了,有媳妇是不是很幸福啊。”

    季子强嘿嘿一笑说:“她说了,怕我咳嗽晚上吵到她了。”

    “且,这女人说话你要学会理解,听一半,还要想一半,懂吗?算了,我好像也不用教你,你这样聪明的人,什么都懂。”

    季子强就看到叶眉曳了自己一眼,心里也明白叶眉是什么意思,肯定她也在怀疑自己和萧易雪的事情呢,季子强就说:“哪有啊,我有时候也木木的。”

    “我看未必吧?”

    “真的啊,你总不会也听了谣传怀疑我了,这事情我可以给你保证。”

    “管我什么事情,我要你保证干什么,一会好好给总理保证吧。”

    是啊,这一提到了总理,季子强的心情也有点恍惚起来了,好一会都是痴痴的看着车窗外,什么话都不想说了,鼻腔中就闻着叶眉身上那似兰似麝的香味,慢慢的迷上了眼,时间在不断的靠近,也不知道今天会是什么样的一个结果啊,想想这些,季子强不由的叹口气。

    叶眉也理解季子强现在的心情,不管季子强和萧易雪有没有什么关系,但季子强今天要面临的不是一般的事情,今天对他来说就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过不了今天这一关,季子强的前途和命运都会像陨石一样跌落在地,自己实在不该和他提起这过于敏感的话题,管他什么萧易雪,管他什么情人不情人的事情,季子强应该打起精神来应对这场挑战。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