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闲话不多说了,一会的时间,小周就开车季子强的专车赶到了这里,季子强摆摆手,匆匆忙忙的上了车,这峰峡县的一班领导见季子强确实是有急事了,也都不敢多留,目送他一路绝尘而去。请大家看最全!

    季子强上车之后有开始了思考,这一会他不再是思考总理来了会出现什么局面的问题了,那玩意实在非脑筋,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总理万一到北江市来,自己应该准备几个考察的地方以备筛选。

    说起来啊,总理到北江市来视察好像也就是一次,那还是王封蕴在的时候,当时季子强也没有见到总理,季子强正在偏僻的新平市,但这一次肯定是要见见面,作为北江市的省委常委,那是必须的,所以做好准备工作,就成了当务之急。

    季子强拿起了电话,开始给岳副市长和王稼祥,还有市委的一些领导打电话了,要做的工作很多,大到总理的视察路线,以及保安护卫,小到街上的卫生打扫,小摊小贩的占道经营,季子强都一一的做了安排,这些人都不知道季子强要干什么,季子强没有说总理要来,因为从李云中的话中,好像并没有正式的红头文件传达,所以那些人可以从其他地方得到信息,但这个事情绝不能从季子强的嘴里讲出。

    毫无疑问的,所有人还是从他的暗示中知道明天一定有大人物要到北江市来了,虽然一时不知道是谁,可是每个人还是动了起来。

    季子强还给省钢的成厂长去了一个电话,告诉他,明天有可能中央要来人到省钢去视察工作,让他做好一切接待准备。

    成厂长忙问:“書記啊,到底谁来,你先给我透个底啊。”

    “我也不知道,唯一的就听说是个大人物。”

    成厂长想想,这季子强都到副部级的领导了,他说是大人物,那至少也是一个中央部委的一把手吧,自己还是抓紧时间赶快准备,看来几天是要加班一下了。

    接着季子强又给车本立通知了一声,季子强把北江市大桥也列入了考察的范围,当然了,王稼祥的新城和棚户区改造也必不可少,然后呢,季子强想到了开发区,但现在开发区只能说一般情况吧,能不去最好不去。

    等着一堆事情都安排好了之后,季子强的车也就到了省城的城区,他也顾不得回家吃饭,下车让小刘到伙食上随便的弄点什么来,自己在办公室里继续安排起来。

    杨喻义也从苏良世那里得知了这个消息,本来今天杨喻义是在外面和几个厅长喝酒呢,现在突然听苏良世一说,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丢了满桌子的客人,赶回了市政府,刚才在酒店人多,杨喻意到没有仔细的想,现在想想,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的紧张起来了,对他来说,这也是到了关键的时刻,总理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姿态,这谁也没有底,就连苏良世刚才在电话里,也是不断的叮嘱杨喻义,好好准备,不可掉以轻心,特别是总理在工作视察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把事情都完善好,这次出了差错谁都救不了他。

    杨喻义听出来了,苏良世省长心里也是没底,所以自己还是做好最坏的打算,什么都不要想了,赶快准备总理来了之后考察的企业。

    不过这也有点难为杨喻义,他自己也是知道,刚刚回到市政府之后,就看到整个政府也就人仰马翻的动起来了,看来季子强还是先于自己得到了消息,他也就着手安排了工作,那么自己又该如何的安排呢?

    杨喻义就先从别人那里听取了季子强对总理来了之后的安排,然后在自己从季子强没有安排到的地方入手,也做了一番准备。

    这样忙忙碌碌的就到了快i下班的时候,季子强让市委文秘书长发下了通知,所有常委在晚上召开会议,商讨接待中央领导的事物。

    不过此刻商讨也就是做个样子,主要是给大家打个招呼,因为所有的常委也已经获悉的这个消息,而且该准备的工作早就弄了几个小时了。

    这面季子强刚把通知发下去,省委的常委会通知也到了,还好,中间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差,季子强算算,还是来得及在市委开完之后赶过去。

    一下班,季子强也顾不得回家吃饭了,在伙食上吃一点,带上文秘书长等人,就到几个准备好的检查点转了一圈,有不太合理的地方也给他们提出来,赶快连夜加班修正。

    这一圈也是走马观花的看了看,又要回到市委去召开会议,不过这个会议开的很短暂,泛泛的说了说情况,要求大家明天都在各自的岗位待命,对每个人分管的片,自己在想想,有问题就连夜处理,明天是谁口上的地方出了麻烦,责任自负。

    像这样的事情几乎不用反复叮嘱的,这些人都是谁啊,谁不知道出了麻烦自己是首当其冲要遭殃的,所以这面会议开完,有的常委也不敢回家,到自己分管的口上连夜检查去了。

    季子强上车,就一路到了省委常委会议室,一路过来用了10分钟的时间,这应该是季子强到北江市来最畅通的一次,因为在接到了通知之后,所有的交警都出动了,在城区的外面还设立了很多检查点,疏导站,所有货车一律从城外绕道,关键的路段也有选择的封闭了,所以这一路赶过来之后,季子强发觉还提前到了10来分钟。

    叶眉早就到了,这两天为季子强的事情,叶眉也是没少操心,天天一个个的电话给北京打着,到处帮季子强探听着消息,这面还要不时的安慰一下季子强,给他鼓鼓气,说起来啊,季子强自己倒是没有什么,反而是叶眉更紧张许多。

    现在叶眉看到季子强过来,就问了一句:“你那面准备的这面样了。”

    季子强点头说:“没问题,我都安排妥当,就等明天总理来了。”

    苏良世从桌子的对面看了季子强一眼,心中冷哼道,你小子真是沉得住气,到现在还是不倒威,就看总理来了有没有你的好果子吃,看你还得瑟什么。

    想是这样的想,苏良世的心里也不平静,最近几天,他连觉都睡不好,上面这次似乎很稳,一点什么消息都没有传出,就像是签名進言书掉進了汪洋大海一样,没有掀起任何的波澜,据几个消息很准确的北京同事说,这个事情根本都没有召开会议讨论过,这的确很是有点反常啊。

    但苏良世一直坚信,这不过是一种假象,这样大的事情中央不可能无动于衷的,这不是有反应了吗?总理要到北江市来,而且还是来的如此突然,表面说是来检查北江市的工作,实际上必然是冲着这个签名谏言书而来的。

    季子强又和叶眉聊了一会,叶眉对萧易雪从来都不熟悉,所以这几天里,叶眉也一直没有提过萧易雪的事情,可是心里呢,叶眉也是有点担心的,这季子强啊,其他的问题自己一点都不怕,唯独这男女之事上,叶眉有点不敢给季子强打保票的,这小子,难说不会见色起意。

    两人泛泛的谈了几句,李云中就夹着公文包走了進来,会议室也就安静了下来。

    李云中的表情显得过于严肃了一些,嘴唇上的肌肉有点僵化,一点笑意都没有,他扫视了一下,说:“明天一早,总理将乘坐专机到北江市来视察工作,这是一个很难得的机会,总理在百忙中来我们这里,对所有人都是一个鼓励。。。。。。。明天所有常委都在省委集合,一起到机场迎接总理。”

    下面的人都很安静的坐着,听着李云中安排工作,不过很多人的心情是沉重的,北江市安稳了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又要出现变故了,这对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心中不安的,往往,很多人是习惯于安定,安稳,而所有的政治风暴,都会把一些人莫名其妙的席卷進去,很多未知的结果让人心中担忧而惧怕着。

    政治斗争本来是各阶级、阶层、政党、民族、国家和政治力量之间围绕着政治权力所進行的斗争。政治斗争有时也指一定阶级、阶层内部不同政治集团和政治派别之间的矛盾和冲突,所以身在官场,不搞权术是不可能的。你不整人人整你!这句话很像现在流行的一句话:开车新手太多,你不撞人人撞你。

    但话是这么说,开车的这么多,毕竟撞车的是少数,撞车是少数,是因为有明确的交通法规在约束着司机。

    可是在官场这里却没有约束,所以大家就不得不担心会不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

    李云中安排完这些之后,又对苏良世说:“良世同志啊,你那面肯定要辛苦一些了,总理视察的单位,以及路线,会餐等等都是你的事情,我们明天可是要听你的安排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