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作死啊,箫易雪你不认识吗?下次见面了你自己和她说,最好当着你老婆的面说。请大家看最全!”

    “奥,可以啊,可以啊,关键是她什么时候到北江市来啊。”

    季子强就不由的想到了箫易雪那温婉柔情的目光了,但很快的,季子强又有点黯然下来,他不知道现在的箫易雪到底怎么样,那个晚上的一场搏杀惊心动魄,现在季子强还记忆犹新,这次一定也会紧张激烈吧,还有那个坏小子风笑天,唉,只能祝福他们有惊无险的早日回来了。

    季子强叹口气,下意思的说:“箫易雪最近就能到北江市来?”

    “你确定?”王稼祥露出了暧昧的神态。心里想,还说和人家没什么关系,一说到人家,你看看你季子强那个表情,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看就是情深深雨蒙蒙吗。

    季子强看到了王稼祥那坏坏的笑容,真恨不得上去踢他一觉。

    这几个人都又安慰了一会,接着吉琼玉也来了,上次去巴尔的摩考察的时候她也在,当时她也是觉得季子强和箫易雪有点不大对劲的,两人没事就关在房间里,孤男寡女的,在一起能干什么?谈人生?说理想?共同讨论我们伟大的名族复兴?

    鬼才相信,特别是那个两人一夜未归的晚上更是可疑,第二天,不仅是季子强大睡了整整一天,连箫易雪也是回来倒头就睡,吉琼玉想,这两人不知道昨晚上战斗的多么激烈,按季子强这个身体状况,一夜三次郎应该没什么吧?

    难说呢?现在听说有很多特效药,那一次就不能按正常的一次算了,至少算5次吧?

    其实吉琼玉听说自己和季子强一起去巴尔的摩的时候,真的还暗自窃喜,遐想联翩了好几天的,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啊,记得当初杨喻义也是出去在外的时候强上了自己,比起杨喻义来,自己到愿意和季子强发生点什么?

    但遗憾啊,去了之后吉琼玉才发现,真的没有什么机会,那个箫易雪就像藤条一样,天天纏住季子强这棵大树,根本不留给别人一点机会,几乎一个小时都要到季子强那里去一趟。

    不过好的一点,就算吉琼玉已经是确认了季子强和箫易雪的关系不正常,但自始自终,吉琼玉都在为季子强辩护,这一两天,为了说服别人相信季子强和箫易雪没有什么关系,吉琼玉甚至说谎话,说季子强根本都没有看上那个箫易雪,说人家就是商务部派去的,这点自己可以证明,实际上,吉琼玉自己都不相信这个话。

    现在吉琼玉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少不得拿出女人的柔美来,婉言安慰起来,说到惋惜的时候,吉琼玉也是一脸的凄迷,说道高兴的时候,吉琼玉就摆出少女的模样嘻嘻的笑着,拿眼直勾勾的盯着季子强看,不时的抖一抖本来高挺的胸膛,给季子强一些刺激,以化解季子强的难受。

    这一阵的安慰,让季子强也是有点哭笑不得,又不好让人家离开,只能装着似懂非懂的样子,慢慢的应付着。。。。。。

    几天的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了,季子强过的一点都不舒服,总是发觉有人在自己背后指指点点的,在单位还要不断的接受别人的同情和安慰,回到了家里,还要受江可蕊的冷言冷语,晚上还要睡沙发,这日子过的真是愁苦,最后几天里,季子强干脆到下面峰峡县去了,说是检查工作,实际上也就是散心,这里的書記和县长都是季子强的铁杆嫡系,对季子强也是照顾的很好。

    每天县委書記齐玉玲和县长陪着季子强,到所辖的各处乡镇转转,买点山货,喝点小酒,季子强直接有点乐不思蜀的味道了。

    这个峰峡县现在也就逐步走向了正常,上次一下撤换掉了峰峡县三分之一的中层干部,刚开始还是乱了一段时间,后来县长,县委書記都到位了,新的班子搭建完成,这齐玉玲还是有点工作能力,几个月下来,现在的峰峡县完全变了个模样,新人新气象,季子强感觉总体很不错。

    他也暗自庆幸,看来自己选用齐玉玲这一步棋是走对了,劫后重生的峰峡县要的就是耐心和细心,也只有齐玉玲这样的女人,才会扎扎实实的做好每个干部的思想工作。。。。。。

    今天季子强和齐玉玲等人正在下面的一个乡镇上闲转着,正在看人家赶集上卖的那些山货,一面走,几个人一面说说笑笑,正谈的畅快,却接到了李云中的电话,季子强赶忙让齐玉玲等人先走几步,自己在后面找了一个避风的地方街上了李云中的电话:“喂,書記你好啊。”

    “子强同志,听说你到下面县上去了。”

    “是啊,年底了,在下面转转,看看基层的同志们,書記这几天还好吧?”

    李云中一笑,说:“我可没有你那么潇洒呦,你倒好,躲到下面去了,我没地方躲啊。”

    季子强也就笑笑,说:“谁让你官比我大呢,这没办法啊,主要我是回家心烦,老婆天天追着问东问西的,出来躲几天算几天吧?”

    “哈哈哈哈,没想到你季子强也有害怕的人啊,好好,改天你在不老实,那就直接让江可蕊收拾你。”看起来今天李云中的情绪还是不错的。

    季子强也开玩笑的说:“書記,这可不能啊,我们夫妻不和也是会影响工作的。”

    “拉到吧,还影响工作?对了,你也躲了好几天了,该回省城了。”李云中说的不紧不慢的,可是季子强还是觉察到可能有了什么变故。

    季子强的心里也是咚咚的跳着,有点紧张的问:“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書記?”

    “嗯,我刚刚接到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说总理明天将到北江市来检查工作,所以啊,你可是要赶快回来,虽然没有说到你北江市去,但显然的,检查北江市就少不得你那一块了,所以马上回来,准备一下。”

    “明天就到吗”季子强掩抑不住心中的惊讶,有点嗓音都变了的问。

    “是的,就是明天了,子强啊,看来这次总理是有的放矢了,但总理来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现在还很不好判断,不过啊,我们的基础准备工作不能马虎,时间紧迫,我也就不多说了,你赶快反回省城吧。”

    “行行,我现在就返回省城,那先挂了啊。”

    季子强挂断了电话,心里确犹如激浪般的翻滚起来,事情已经到了最后明朗化的关头,总理来北江市无外呼就是两个可能,一个是代表中央来平息这次少有的事故,安撫一下那些联名上书的人,还有一个可能性那就是过来给自己和李云中撑腰,打击那帮无事生非的家伙。

    但现在季子强细细的思考一下,觉得事情有点玄了,政治上一般都讲求一个平衡,面对北江市众多的官员,恐怕就算贵为总理,也依然会有所顾及,要是那样的话,也许就会出现第三种可能性,那就是各打50大板,用中央和总理个人的威望,平息这次风波。

    季子强觉得第三种可能性突然的大了起来。

    正在想着,前面的齐玉玲喊了一句:“季書記,和谁打电话呢,是不是老婆来查岗了,看你那紧紧张张的样子。”

    季子强这才打住了思索,收起电话说:“是啊,老婆又担心了。”

    齐玉玲很奇怪的问:“江台长担心什么呢?”

    “唉,她能担心什么啊,还不是怕我身边有个大美女啊。”

    齐玉玲稍微的一愣,一下脸就红了,说:“書記瞎说什么啊?可不要吓唬我,下次见了江台长我会紧张的。”

    季子强大笑几声,对齐玉玲说:“好了,我马上要赶回市里。”

    “不会吧,真的查岗了,至少也等吃过中午的饭再走吧。”

    季子强摇头说:“没时间了,刚才是云中書記的电话,让我赶回去有重要的工作,所以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好了。”

    说着,季子强对远处的小刘喊一句:“刘秘书,让车开过来,我们马上返回”。

    小刘就赶忙给还在镇政府等候着的小周挂去了一个电话,让他直接带上大家的东西,到镇外这条公路上接季子强。

    齐玉玲心中也是有点惴惴不安的,最近季子强的事情她也听说许多,虽然她们远在峰峡县,但漫天扑来的传言想不听都难,齐玉玲对季子强倒是很有信心的,别的不说,自己在新平市待过的,还有那个高速公路的决策自己也参与了,季子强不是传言中说那样的人,特别是他和萧逸雪的事情,也是很值得怀疑的,当初自己都刻意的想要和季子强发生一点什么,最后也没得逞,所以季子强肯定不会和她萧易雪有什么关系,这季子强多老实的一个人呢。

    但有时候啊,这个看待事物处在不同的角度得出的结果也都不一样,作为齐玉玲这样想没错,但要说起来这个不争气的季子强,虽然这次和萧易雪是没有什么关系,但齐玉玲把他归结于老实人?这似乎有点出人意料,别人不知道,广大的读者同志们是很清楚季子强是个什么人的,这小子额,色起来不比程冠希差多少,好的一点是,该人一般不留照片而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