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却绝不会这样想,此刻他正坐在车上,奔跑在通往下辖一个城市的高速路上,他已经从京城传来的信息中获知了这个枚炸弹正在爆响,对此,苏良世感到了一阵的惬意和轻松,在苏良世的政治生涯中,谨慎和冒险是同一个词汇,光有勇气没有谨慎是不成的,但有了谨慎,却不能为此束缚自己的手脚,冒险是这个世界上获取利益最基本的基础,过去人言,富贵险中求。

    现在换了一个说法,那就是风险和利益并存。

    对此,苏良世也算深得其中的三味,这些年里,他也一直行走在这条险峻的山崖边,但他过人的眼光,却能让他在一片迷雾中很快就看到最为有利的时机,这一点说起来,有时候连李云中都自愧不如,同时,苏良世也是成功的,几任的省委書記,都在他的凌空一斩下坠马落地,现在轮到李云中了。

    从个人的感情上说,苏良世也并不希望走到这一步,按他最早的设想,他和李云中占据了北江市的两大权重位置以后,应该会过的很好,很轻松的,但事与愿违,李云中没有按他的设想路线来走,李云中变得太多,这让苏良世有些痛惜起来,特别是在针对季子强的几件事情,还有地铁项目的招标上,李云中已经毫不犹豫的站到了季子强那一边,这就给苏良世带来了极大的威胁,苏良世到手的很多好处不得不一一吐出来。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李云中和季子强的联手,让苏良世一下成了整个北江市高层中的孤家寡人,这一点苏良世最难忍受,所以他必须在李云中和季子强等人组成联盟之前,搬掉李云中。

    他也相信自己的计划是可以成功的,在李云中还没有给上面解释清楚季子强事情的时候,突然的又来了这么一阵狂风,李云中恐怕就有点难以脱身了,他和季子强的关系也就成了整件事情的一个焦点,但这样的关系谁能说的清楚呢,事隔几年了,就连他们二公子高速路的事情,现在只怕能记得情况的也不多了,那么他又怎么说的清楚这件事情呢,只要这次厅长,市长们的签名书继续的发酵,李云中也就百口莫辩了。

    搬到李云中,苏良世也不指望自己可以直接坐上那个位置,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但至少有一点苏良世可以保证,自己在北江市经营多年,门生故吏遍北江,除了李云中之外,不管谁上来,他都必须倚重自己三两年时间吧,有了这段时间,那就足够了。

    想到这里,苏良世扭头看了看窗外北江市那一片片的大好河山,轻轻的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剩下的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了。”

    是的,一点都没错,所有北江市官场的人都在等待着,大家都知道这是一个时间问题,但不管议论的如何激烈,热烈,所有人都不敢表现出自己的倾向性来,他们都像一只只小心的兔子,把头探出了洞口,耐心的观察着,猜测着,一点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们倏然一惊。

    季子强也在等待,他本来是想和王封蕴部长联系一下,或者直接到北京去找找王封蕴部长,把那个特种钢材的项目弄倒北江市来,但现在的局面出现了这个变化,他是绝对不敢轻举妄动的,这个时候自己真的到了北京,那会在北江市引起轩然大波的,很多人都会浮想联翩,说不定啊,真的还会出现一个墙倒众人推的结果呢?

    那就只好什么都不干,等待。。。。。

    不过不管怎么等待,江可蕊这一关是绝不能混过去的,季子强晚上总是要回家的吧,所以当他刚一踏進家门,看到江可蕊的脸色的时候,季子强就知道自己的灾难真正的来临了。

    江可蕊没有招呼季子强,家里也已经吃过饭了,老妈一听季子强没吃饭,赶忙的说要到厨房给季子强热饭去,江可蕊说:“妈,他吃过了,他最近精神可好了,不饿。”

    老妈就有点奇怪,看看季子强说:“你不是说没吃过吗?怎么又不饿了?”

    季子强苦笑着说:“妈,我饿啊,怎么不饿,你就随便帮我弄点什么都可以。”

    “奥,原来还是饿了。”老妈说着话,到厨房去了。

    这客厅里也就剩下江可蕊和季子强了,江可蕊也不搭理季子强,季子强没话找话说:“小雨呢?这么早就睡觉了。”

    江可蕊瞅了季子强一眼说:“你还知道你有个儿子啊,有美女相伴还能记住这个?”

    “说什么啊,哪有美女相伴,我说过了,不要相信谣传,人家给你老公抹黑,你怎么也跟着起哄呢?”

    “我起哄?我过去就看你和箫易雪眉来眼去的,记得上次回柳林市吧,我们在飞燕湖旁边钓鱼,箫易雪怎么去了谁都不找,就找你说话?”

    季子强认真的回忆了一下,摇摇头说:“你记性真好,但话说回来了,箫易雪和我熟悉,他不找我说话找谁啊?”

    “奇怪了,为什么就和你熟悉,是不是所有的美女你都熟悉?”

    季子强越来越头大了,这种事情怎么解释的清楚,再说了,女人吃起醋来,脑袋里面都是醋,清楚不了,但季子强却没有办法直接说出自己和箫易雪的事情啊,那可是国家的机密,季子强工作这么多年了,对保密法还是懂得。

    他一时就有些无语了。

    江可蕊又问:“你不是说晚上回来给我解释吗?现在就是晚上了,可以解释了吧?”

    “这个事情啊。。。。。。可蕊,你要相信我。”季子强真不知道怎么解释。

    “不要闲扯,说关键,为什么要带箫易雪到美国去,记得当时我说我也想去,你还说什么影响不好,现在倒好了,直接带个美女去,影响一下出来了,全北江市的人都说起闲话了,你没见今天我在单位的时候,那一个个的都在挤眉弄眼的议论着,让我都感到难为情的。说吧,直接说主题,为什么带箫易雪去?”

    季子强被江可蕊问的是张口结舌的,单单从表面来说,好像自己真的已经和箫易雪有点什么关系了,连自己老婆都不带去,可是季子强当时还不是心疼江可蕊,怕她过去了遭遇到危险,所以随口找了一个借口,现在这个借口反而成了麻烦了。

    季子强正在苦思冥想怎么对付下来这个情况的时候,老妈却端来了热好的饭菜,季子强赶忙站起来接上,老妈就在旁边的沙发上做了下来,看着季子强在茶几上吃饭,这才算是救了季子强一个场,有老妈在,江可蕊自然是不好再说什么了。

    等吃完饭,季子强就担心老妈回她自己的卧室去,没话找话的和老妈拉起了家常,说起村里那个狗蛋啊,还有傻妞啊什么的,老娘见儿子今天话多,也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江可蕊哪能看不透季子强的心思,不要看季子强在外面混的风生水起,足智多谋的,在家里,他屁股一抬,江可蕊就知道他拉什么便便。

    所以江可蕊看着季子强只是冷笑,笑得季子强真有点毛骨悚然的味道了。

    还好,在老妈实在熬不住准备回卧室的时候,天无绝人之路啊,老爹带着小雨从隔壁楼上王巡视家里回来了,这季子强看着儿子啊,就像是看到了亲人解放军一样,抱起来亲个没完。

    但是,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啊,晚上季子强还是要進去睡觉了,这次就要老老实实的回答问题了,季子强没有办法回答,所以最后让江可蕊一脚把他踹下了床,只好到客厅沙发上睡觉了,第二天老妈起来发现了,问他为什么在客厅睡。

    季子强还振振有辞的说,自己想在客厅睡睡,卧室里暖气太热,憋气。

    老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真是傻子啊,暖气热不会关阀门,就算不会关阀门,开窗户总会吧,也不至于就出来来睡觉了,这有时候,看来当官也会把人当傻的。

    季子强一夜都没有怎么休息好,沙发太軟,他还茬铺,这到了单位之后就是萎靡不振的样子,秘书小刘给她泡好了茶水,季子强也没有心情看文件,一个人抱着茶杯发愣,东想西想的。

    一会的功夫,王稼祥和文秘书长,还有岳副市长等人都来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说是给他汇报工作,但言语之间到都是一些安慰的语气,王稼祥说:“随便他们瞎扯吧,不过话说回来了,就是和箫易雪真有点什么,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男欢女爱的,正常的很,你说是吧,書記。”

    季子强那个气啊,就“啊呸”了一声,说:“有你这样安慰人的吧?我和箫易雪什么事情都没有,你怎么想的出来?”

    王稼祥嘻嘻的笑着,他大概也多多少少的获得了一些季子强的真传了,脸厚的很,就说:“没有就没有吧,你急什么,要不这样,你把箫易雪给我介绍一下,怎么样?”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