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在北江市的官场上,突然的挂起了一股旋风,就在今天上午,有很多厅长和地方市长们给中央发出了一个联名信件,这次是有点来势汹汹的味道,联名上书的人很多,他们的矛头是指向了季子强,细说了季子强在干部调整,以及北江大桥和新城建设中的独断专行,上面甚至还写道,北江市现在成为了一个独立王国,季子强就是这个独立王国的君主,这些厅长们已经无法对北江市做出业务管理,就连地铁项目,季子强都硬是让一号主站从原址上挪开,这不得不说是季子强嚣张跋扈的证据。

    但季子强在这个联名的材料上不过是一个明面的目标,要是精通于官场语言的人,就能从那字里行间看到另外的一番隐藏着的内涵,那就是在季子强的背后,有一个强权人物在鼎力相助,这个人就是李云中,也正因为李云中一贯以来对季子强的庇护和支持,季子强才能走到今天这种让人痛惜和遗憾的地步。

    这还罢了,材料中还反应了季子强许许多多的过去失误,什么在新屏市建设影视城啊,把一个高速路交给了过去根本都没有建设经验的二公子的公司啊,总之,他们材料的目的就是要把季子强和李云中绑在一起,让李云中来为季子强的失误买单。

    材料到了中央,按说下面的人不应该知道,但这次让人意外的是,在中央还没有对这个材料定性的时候,今天就在北江市传出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就连季子强和李云中要到北京去给中纪委交代问题的事情,也开始在北江市传开了。

    不管是省委,省政府,还是北江市委和市政府,所有的人几乎都在窃窃私议的议论这个事情,箫易雪的名字也在北江市变得耳熟能详起来,大家都在打听着,那个箫易雪到底和季子强是什么关系,他们两人从什么时候做起了情人,那么江可蕊是不是知道季子强和箫易雪的奸~情呢?

    人们都展开了自己的想象,开始对这些事情探究起来,官场上也就一下分成了几个派别,有人说季子强和李云中这次肯定要倒霉的,这么多的高官联名谏言,就是中央也不能等闲视之。

    另一派的人觉得季子强不是这样的人,他们为季子强奔走疾呼,和另外的那些人争辩着,在维护季子强的形象。

    在她们的眼里,季子强到北江市时候,办过很多好事,就算季子强在个人的问题上有那么一点点的问题。但这绝不能掩盖他的功绩,人家和箫易雪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管你们吊事。

    季子强听到到了这些议论,也是一阵的苦笑,这说来说去,最后就算支持自己的人,也已经承认了自己和箫易雪的事情了,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自己没吃到羊肉,还惹了一身的骚,而且,说自己没什么,自己脸厚的很,问题是他们还说人家箫易雪,人家可是个姑娘呢,而且人家现在正在国外冒着生命危险,奋斗在血雨腥风之中。

    但季子强能有什么办法呢?众口悠悠,他是没有一点阻止别人的方式。

    而江可蕊的电话,更加剧了季子强的烦恼,电话打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里:“季子强。你听到关于你和箫易雪的传闻了吗?”

    季子强一听江可蕊的口气,就觉得来者不善,他马上记起了**说的话,敌進我退,忙说:“听到了,听到了,但可蕊啊,你不至于也相信了那些谣传吧?”

    “我是不想去相信,但大家都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能不怀疑吗?再说了,上次你走的时候,我心里还一直纳闷呢,为什么箫易雪要和你一起去美国考察,就算是要去几个民营企业老板,但也应该是去北江市的对不对?所以这个问题你必须给我交代清楚,不然我和你没完。”

    季子强怎么办,箫易雪和自己执行保密任务的事情那是绝对不能说的,但这个家庭矛盾也是一定要解决的,不然他可是知道江可蕊的脾气,到时候天天给自己冷脸看,自己真有点受不了。

    “这样把,可蕊,事情比较复杂,等时机成熟的时候,我一定告诉你,可以吗?”

    “不行,现在就给我说清楚,想糊弄我可是不成的。”

    季子强实在也是想不出两全其美的办法,只好说:“这样吧,等晚上回家我给你仔细的说说。”

    他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先打发掉江可蕊,让自己清静一下再说,现在季子强要仔细的考虑一下目前出现的这个状况,虽然说自己没做亏心事,但苏良世搞的这一手还是很辣的,官场之上风云变幻,强弱之间转换莫测,万一这个事情引起了高层担忧,为了稳定北江市的政治局面,说不定会出现一些意料不到的麻烦。

    季子强打发了江可蕊之后,一个电话就打到了李云中的办公室:“云中書記,你好啊,我季子强。”

    “嗯,子强,看来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事情有了变化,我不知道结果会是怎么样?”

    李云中考虑问题更是比季子强要谨慎的多,这次对方的炮火直接是冲着他来的,这就让李云中不得不担忧,政治的复杂性他是领教过多次,很多事情不能单单看表面的想象,苏良世是什么人?李云中也是对他很深的理解的,苏良世从来都不是一个盲目和冲动的人,他在上面也不是没有依仗的,这些年他比起自己来,他跑京城跑得更勤,所以事情最后演变成一种什么局面?李云中并不敢过于的乐观。

    季子强在稍微的深思之后说:“是的,这个局面是有点出人意料,我没有想到,他们不仅仅是针对我一个人,他们连你也没有回避。”

    “子强啊,难道你们有看出来吗?其实这次他们的目标就是正对着我来的,你不过是一个幌子。”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云中也是叹口气,他想到过苏良世有可能会发动一次攻击,但没想他们把动静闹得这么大,大到了连自己都有些惊讶的程度,而那些联名上书的人,也几乎都是自己这次本来准备调整的人,看来啊,苏良世已经丧失了一个**人的基本原则和立场,开始采用一种性质恶劣的手法来对付自己了。

    季子强是能够理解李云中此刻的心情的,一个最为亲密的战友从他的背后捅出了一刀,而且还是如此凶悍的一刀,换做谁,谁都会伤心难过的。

    “云中書記,我们身正无愧,一定能度过这次难关的。”季子强安慰着李云中,对季子强来说,只要自己和李云中度过了这次危机,以后他们之间的配合就一定会一帆风顺,所以这个险是必须要冒一下,这也是季子强早就预计到的结果,只是事情闹得有点太大,对方的手法有些过狠,让事情出现了一些不可预知的因数。

    李云中本来情绪并不太好,但听到季子强在这个的话,还是忍不住笑了一声,这确实有点可笑了,自己一个在宦海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的人,现在到轮到一个后生晚辈来安慰自己了,想一想真是有点好笑,也有点苦涩。

    “子强啊,你不要为我担心,什么大风大浪我没有经历过,这人生啊,我看的很透了,得之坦然,失之淡然,顺其自然,争其必然。我们这些人,是没有那么脆弱的,既然走到了这一步,不管是什么样的风暴,我们都要坦然的面对。坚持,我们要有坚强和胜利的信念,只有拥有这种精神,我们才会领略到那种敢于拼搏的力量。”

    李云中已经一扫刚才的伤感和黯然,他的自信和宏伟的魄力再一次喷发出来,这才是他的本性,这才是他的性格。

    季子强也淡然的笑了,说:“好吧,我也会坚持下去的,云中書記,你说我们有没有必要也动一动。”

    “不用,我对自己这些年所做的一切是坦然的,我对你也是放心的,那么,我们还有什么可惧怕和担忧呢?等待,坚持,以静制动,或许是我们目前最好的选择。”

    此刻的李云中已经完全恢复了他的果断和理智,他知道,很多事情你不要去过于急切的辩解什么,时间可以像水一样冲刷掉许许多多表面的污垢,而且,苏良世在这场战役中还犯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错误,那就是他低估了自己和季子强的实力,他低估了自己对他已经有过的担忧,所以自己那一步棋已经先他而动了。

    没有人知道李云中到底先动了那一步棋,至少应该说北江市是没有人会想到,连季子强都没有想到李云中早在几天前就已经在这盘棋中抢得了先手,本来作为李云中来说,那不过是一步闲棋,但现在看来,那就是抢位中画龙点珠的一手妙招了,或许,最后苏良世就会败在这一步棋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