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问的这个问题,正是其他几个领导关心的问题,如果政府能不出钱,就把这机械厂的问题解决好,而且能为市里找来一个大型的企业,这可是打着灯笼也难找的好事情啊。

    听到季子强的询问,吉琼玉翻着面前的笔记本,说道:“我仔细研究过这金新机械厂的设备和技术力量,以他们的实力,是完全有能力建造高端的产品,他们主要的问题就是销售不畅,管理不善,还有就是负债高,资金的流动性跟不上,现在最关键的,就是要想办法把新型的企业引進来,只有企业愿意来合资建厂,我看这金新机械厂的问题应该能解决了。”

    听了吉琼玉的计算,季子强等人都点了一下头,季子强赞许地说道:“看来我们的琼玉同志在这件事情上了不少心思的,我们北江市就是需要你这样的同志。大家说呢?”

    既然書記都说了,其余的自然也跟着点头附和,季子强看到大家都比较倾向于吉琼玉的方案,就笑着说道:“那我们就这样定了,金新机械厂就按这个方案進行,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尽快和外面的企业取得联系,争取引進一个大型的外资企业。当然对金新机械厂也要尽快完成资产清理,具体工作还是由,苍冥,琼玉等同志负责。”

    岳苍冥接过话题说道:“既然季書記点了我的将,我也不推辞,一定尽力完成市委交给的任务,不过,我希望吉琼玉同志协助我工作。”

    吉琼玉自然也不能推辞,方案是自己选定的,事情自己当然也要去做了,再说了,这件事情要是能办成,也算自己为北江市立下了汗马功劳,季子强心里肯定也喜欢的很。

    杨瑜义看到这样一样情况,虽然感觉自己受到了冷落,整个事情几乎季子强都没有对自己表示出一点倚重的味道,但能撇开整个麻烦,对自己来说也是好事,杨瑜义笑着说道:“我觉得書記的这个决定不错,你们二位要多费心一点,争取早日解决机械厂的问题。”

    这话说的轻轻巧巧的,岳副市长处于面子,还笑着应答了一声,但吉琼玉脸瞪得平平的,哼都没有哼一声,杨瑜义也觉得脸上无光,不再说话了。

    既然揽下了金新机械厂的事,会后岳副市长和吉琼玉就在办公室里讨论了半天,觉得这金新机械厂的资产清理和招商引资要同步進行,这国外的知名企业倒是很多,只是他们都和这些企业没有联系,也不知道哪些企业有到国内投资的愿望。

    吉琼玉看了岳副市长一眼,说道:“岳市长,我看这样,我负责去寻找合资企业,你在家里督促他们完成资产清理,我们两边同时進行。”

    岳副市长也同意了。

    吉琼玉却是有点依仗的,她知道前一阶段季子强在美国已经打下了很多基础,自己也和哪里的华人商团很熟悉了,所以回去之后就开始和美国那面联系起来,作为当时考察中的一个漂亮女领导,吉琼玉还是给对方留下了深刻的影响,所以她电话中只要一报出自己的名字,巴尔的摩华人商会的老板都能记起她的模样。

    季子强心中也是对此事很关注的,他不会因为把事情分解到了岳副市长他们那里就束手旁观,散会之后,季子强认真的想了想金新机械厂的状况,就拿起电话,给岳父大人乐世祥去了一个电话:“爸爸,你好啊,身体还好吧。”

    电话中乐世祥很洪亮的回答:“好着呢,你们也要多注意身体啊,天冷了,小雨也要防止感冒。”

    “嗯,嗯,最近可蕊一直都注意着小雨的。”

    “那就好,那就好,好久都没回来了,心里怪想他们的,你那面怎么样?最近一切都好吧,工作上有没有什么需要我老头子帮忙的地方?”

    季子强赶忙接上这个话题,因为上次在北京的时候,季子强就听乐世祥说过,那个乌克兰不是要和他们签几笔合作协议吗?自己看看,能不能近水楼台先得月。

    “爸爸,你这一说啊,我倒是想起一件事情了,我们这里有个金新机械厂,奥奥,你也知道啊,是啊,这个厂子最近正在整改,我就想问下,你手上有没有合适的项目可以引進的。”

    “这个啊。。。。。”乐世祥就在那面想了一会才说:“我这倒是有一个项目,是乌克兰方面的合作项目,这几年乌克兰方面的军火销售势头不错,他们想在亚洲做一些销售很生产,要求在我们这里新建一个军工厂,主要是生产坦克和火炮的,我正在和几个国内军工厂联系。。。。。。”

    乐世祥刚说到这里,季子强就一口接上了:“哎呀,这很适合我们金新机械厂的,部长。。。。。爸爸你想啊,过去金新机械厂生产推土机什么,我看那都是履带机械,大概差不多吧?你老就不要到处联系了,就放我这里得了。”

    那面乐世祥哈哈哈的大笑起啦说:“瞎说什么,推土机怎么能和坦克相提并论呢,不过技术方面到不成问题,乌克兰会有技术力量过来,销售应该也问题不大,因为很多产品也是供给中国自己军队用的,剩下一部分,可以销往亚洲其他国家。”

    “是啊,是啊,关键对方还可以省下一笔建厂费用,还能节省几年的建厂筹备时间,这可谓是一举几得呢?是不是爸爸?”

    “哦,照你这样说,好像不给你们北江市,到是一个天大的错误了。”乐世祥就调侃了季子强一句。

    季子强那脸厚的跟城墙一样,不,应该说跟城墙拐拐一样,因为城墙的拐拐地方更厚实一点,他一本正经的说:“错误到谈不上,但肯定是会让他们很遗憾的。”

    “哈哈哈,那好吧,我先和对方沟通一下,帮你打打铺垫,要是人家有意向过去,你们就好好努力。”

    “嗯,嗯,那是一定的,谢谢爸爸啊。”

    乐世祥又想了一下,说道:“对了,最近还有一家日本企业想到内地来投资,他们是生产工程机械的,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听到是日资企业,季子强的兴趣就减了不少,他对这小日本,一点都没有兴趣,反而是有机会想揍揍这小日本什么的,他忙说:“爸,这家就算了,还是主攻乌克兰这家吧。”

    “嗯,那行吧,说起来你们机械厂有几千个熟练工人,只要稍加培训,也可以从事其他方面的生产,另外我前几天听王封蕴部长说,如果在你们省钢搞一个高品质特种钢生产线,肯定会有很好的效果。”

    季子强是知道的,特种钢生产企业,在国内那是少之又少,而且生产出来的质量都赶不上国外的产品,这就导致国内的很多企业都从国外進口特种钢材,如果真的能在北江市建一个生产高品质特种钢材的企业,那就太好了,说不定中央还会给予大力的扶持呢。

    可是,这高品质特种钢的生产工艺,西方国家对我国是大力封锁,自然不会有企业前来合资,而王封蕴提到这个,难道他有其他办法。

    “爸爸,这高品质的特种钢的生产工艺,西方国家是严禁向我国输入的,更不要说引资了。”季子强压住心里的激动,说道。

    “子强,这个情况我知道,我也知道这事事关重大,所以就是提醒你一下,事情你还要和王封蕴好好谈谈。”乐世祥也知道这是一个敏感的话题,就止住了话题。

    季子强就动起了脑筋,如果能通过王封蕴的渠道,弄到这高品质的特种钢的生产工艺和设备,那对国家的意义也是非同小可的,季子强相信,如果这事真的成了的话,对金新机械厂引進乌克兰的军方项目也很有帮助,至少钢材原料的问题能就近解决,这应该也算是北江市的一个优势了,至于是不是在省钢建这个特种钢的生产线,嘿嘿,那到未必,借助他们一下,和他们做做合作是可以的,但这个大头利益,肯定还是要留给北江市。

    季子强按捺不住内心的欢喜,连连的说着一些感谢的话。

    身在远处的乐世祥也是有点无奈的笑笑,自己这个女婿啊,一谈起工作来,就完全不一样了,今天电话里说的话,恐怕比起两人过去一年说的都多。

    得知王封蕴那里有一个优质特种钢材的项目,季子强自然是坐不住了,他就想尽快的找找王封蕴,蹭个脸厚,看能不能把这个项目接过来,有了这个项目,对金新机械厂的引资项目绝对是大有好处。

    但事情不会总是按季子强自己的设想来進行,就在季子强蠢蠢欲动的时候,北江市的政坛发生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动静,这一下就打破了季子强的计划,他必须停下手里所有的工作,专心的面对这件事情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