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云中用手指在办公桌上轻轻的击打着桌面,时而抬头闭目沉思一下,时而睁眼看看窗外那漆黑的夜色,好长时间都在思索。

    猛地一下,李云中抬起了头,他让自己的一个想法吓住了,他想要否认这个想法,但越是想要否认,那个想法就愈加的清晰起来,不错,绝对不错,这正是苏良世惯用的手法,他在每一次展开攻击之前,都会做出最后的一次验证,他要确定自己这里的情况依然没有发生变化。

    看来,他真的要走第二步了。

    一霎时,李云中的情绪就跌落了极点,莫名的失落,在心里不停涌起,他的心情很沮丧、心里的难受远远超过了身上的伤!看来啊,有的人与人之间的相遇就像是流星,瞬间迸发出令人羡慕的火花,却注定只是匆匆而过,就如自己和苏良世一样,终于要走向分道扬镳的这个地步,想一想这些年的感情,李云中再也没有精神去看文件了。

    他站起来,走到了窗户旁边,一下子拉开了紧闭的窗户,外面那刺骨的寒风就涌了進来,李云中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但他没有关上窗户,他觉得,这样吹吹,更能让自己清晰和冷静下来,也更能淡漠心中的那种悲寂。

    冷!寒风不断的袭来,到处都是冰凉,风让李云中身体变得有些麻木,李云中觉得自己被冻僵的灵魂已经无法苏醒,他的脑海里残留的只有冷!冷!冷!

    季子强现在是一点都不冷,他给李云中打完电话之后,到卫生间洗了个热水澡,把自己泡的全身都红彤彤的,这才出来,靠在床上心不在焉的看起了电视,慢慢的季子强也恢复了疲惫的身体,来了一点精神,江可蕊晚上是有个应酬的,好像广电总局来人检查工作,江可蕊做陪客去了,想到这,季子强就有气,妈的,一到年底,这些人都来吃大户了,你吃就吃吧,还让自己的老婆陪着受罪,还好有老妈他们在,不然小雨都没人带了。

    季子强正在想着自己的老婆,就听到了开门声,季子强赶忙把电视声音关小一点,过去把卧室的门打开一些,只见江可蕊带着酒气,气呼呼的一阵风似的冲進来,進了门狠狠的把随身的坤包往沙发上一丢道:“气死我了。”

    季子强脸上却是一脸的笑容道:“和谁生气呢?我的大小姐。”

    “都怪你,让我当个什么破领导,今天受够了气,那个广电总局的领导忒讨厌。”说着江可蕊床上上一倒,又说道:“嫌我们这边的礼品档次不够,就给我节目上乱挑问题,他懂什么叫节目吗?”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着,说:“没事,不理他就得了,天啊,你今天真是太漂亮了,迷死人了。难不成用了啥新牌子的护肤品?”季子强转换了话题,想让江可蕊心情好起来。

    江可蕊吓了一跳,下意识的摸着脸蛋道:“瞎说,都老太婆了还漂亮。”

    “不信你自己看看。”说着季子强站起来,拉着江可蕊来到镜子跟前。

    江可蕊对镜子里一看也吃了一惊,镜子里的自己脸色红润且透着一股光泽,眉眼之间带着一种慵懒的气息,喝过酒的脸蛋真的像蜜桃一样可爱。

    看着江可蕊修长诱人的身材,季子强忍不住的伸手在她胸口上掏了一把道:“哇,好挺。”

    江可蕊挨了偷袭,自然不肯罢休,一反手也在季子强的下面捏了一把,随即吃惊的叫到:“怎么变軟了?早上摸的时候还是挺挺的,莫非今天在外面用过。”

    季子强没曾想这妮子记的那么清楚,抬手在江可蕊坚实的臀部上摸了一把道:“洗你的澡去吧,脑子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江可蕊笑嘻嘻的進了洗手间,季子强回到床上躺着,不自觉的伸手在自己下面捏了捏,的确今天軟的很,一点都威风了,但季子强在想,一会肯定就不是这个样子。

    果然,当江可蕊那樱桃小口含住了季子强的嘴唇的时候,当她把自己丁香塞進他的嘴里的时候,季子强那身下的破玩意就像雨后春笋般的茁壮成长起来了。。。。。。

    第二天一早刚上班,季子强就一个电话叫来了企业改制联合小组中负责查看金新机械厂账目的那个审计局副局长,这个副局长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人,面容清瘦,可能是长期和数据打交道的原因,为人看起来还是实在很严谨的,并不十分圆滑,季子强就详细的问起了机械厂账目的情况,这个副局长说:“从账面上,倒是看不出太多的问题,但也正因为如此,我反而觉得奇怪。”

    季子强饶有兴致的问:“刘局长这话怎么讲?qu;

    这个副局长摇头晃脑的说:“你想啊,诺大的一个厂子,账目怎么可能做得这样完美,像这样的企业,多少都应该有点账务上的问题,但他们太反常了,干净的让人奇怪。”

    季子强微微一笑说:“那么你们有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找到其中的漏洞呢?”

    “应该是可以的,主要是我们人力有限,队里专门查账的审计人员不多,很多都是其他单位抽调的,专业性不强,要是让我从局里在调几个好手过来,我估计很快就能找到漏洞。”

    季子强点头说:“好,你现在就从你们局里调人,看上谁都可以,我马上给岳副市长去个电话,让他协助你。”

    听了季子强的话,这个刘副局长也不再多说什么,点头离开了季子强的办公室,马上就回去调兵遣将,到机械厂去仔细审核了。

    到了下午,这个局长果然是兴冲冲的到了季子强办公室汇报说:“季書記,我这里有情况了,今天我们十多个人详细的查对了机械厂的往来账目,又到银行跑了几趟,发现有几笔资金很是可疑,特别是和一家叫万顺公司的往来账目感觉是有问题的。”

    季子强点头说:“这家公司你们查过底细没有?”

    “查了一下,这个万顺公司,在是南太平洋的一个岛国上注册的,成立于三年前,老板是一个美籍华人,当时公司的业务,是做机器设备進出口的,不过这家公司,成立后,在香港成立了一个办事处,只做了不到三笔业务,就注销了,这个老板也离开了香港。”

    季子强静静的听着,这刘副局长又说:“我们还走访了几个机械厂的业务人员,得到了信息几乎可以初步确实,这家公司,就是专门为为做金新机械厂的这笔业务而设立的,据说这个美籍华人,就是汪厂长的亲戚。”

    “这样啊,那么现在这家公司的还有可能找到吗?”

    刘副局长不无遗憾的摇摇头说:“这家公司已经消失了,想找到这家公司的老板,那是难上加难,我们找到了这家公司的海关报批表,上面有他所经营的货物到岸离岸的时间,还有始发地什么的,而从这家公司的记录来看,先有一批设备从北江市运到香港,在仓库里放了一个多月,然后就被运回了内地。”

    季子强就露出了一丝笑意,他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季子强的心里有底了,只是这事如何处理,他还要慎重考虑,毕竟现在还不知道这个机械厂的汪厂长在政府之中还有没有其他的什么关系,一旦走漏了风声,事情就可能再次的发生变化。

    在送走了这个刘副局长之后,季子强又接到了发改委吉主任的电话,她说她派i到金新机械厂的人,经过调查,发现那十多个老上访户并没有到处地去打工,也没有到亲戚家里去,好像是被人骗到北边的一个黑砖窑去做苦力去了,只是这件事做得很隐秘,这些人的家属,也不知道自己的亲人去了哪里,他们受到了威胁,说如果不照此说,就永远见不到自己的亲人。如果听招呼,过不了半年,他们的亲人就会平安无事地回来。所以,面对调查组的询问,都说他们去打工去了。

    这个消息让季子强既兴奋,也惊讶,兴奋的是机械厂的事情正在一点点的明朗化,惊讶的是,这些人的手段也太过歹毒,可谓是不择手段的在和政府对抗,这是不是也就说明了这个厂子肯定隐藏着更为重大的问题?

    当然了,季子强觉得第一步就是收集证据,

    既然知道了这些工人被人弄到北边去做苦力了,季子强不会对这件事袖手旁观,他强烈的愤怒立即在脸上表现出来,一个电话就打到了公安局邬局长的手机上,让他到自己这里来一趟。

    不到半个小时,邬局长就赶到了季子强的办公室,季子强给他把情况详细地说一遍,最后对邬局长说道:“邬局,你们马上商量一下,这十多个工人,无论如何必须救回来,我有一个预感,这机械厂的问题不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