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包间里好一会的沉默,每个人都在内心衡量着自己是否在李云中心中占据着一个绝对的分量,但后来他们的脸上都出现了一种失望来,是啊,相比起过去,李云中和自己的关系已经疏远了许多,这不是自己发生了改变,而是李云中在成为省委書記之后在主动的和大家保持了距离。请大家看最全!

    每个人都在想着自己了的心事,谁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只有苏良世没有思考,他在个观察着在座的所有人的表情,苏良世也有担忧,今天来到的这些人确实一直和自己关系很好,不管是过去,还是最近一年来,自己始终在拉着他们,抛去了个人的威望不讲,自己比李云中更让他们贴近。

    但感情算神马呢?这个地方有多少人那个真正的去讲感情?自己要完成自己的意图,单单是感情比并不可靠,因为接下来要让他们去冲击的不是一般人,那个人可是北江市独一无二的的省委書記啊,这绝对需要一副好胆量。

    “怎么了,各位好像情绪很不好啊。”苏良世淡淡的说。

    “唉,苏省长,大家情绪好不起来啊,你说说,这些年我们事情没少干吧,怎么就落得一个这样的结果。”一个厅长说。

    另一个厅长也说了起来:“这不公平,不公平啊!”

    苏良世摇摇头说:“这算什么?难道我没你们干得多?我现在还不是一样的受气,不过这也不能怪云中書記,北江市的情况很复杂啊,云中書記要照顾许多方方面面的人,就说这个北江市的季子强吧,这一点瑜义同志是最有发言权的,为了这个季子强,瑜义也没少生气,可是云中書記就是要维护这个人,我能怎么样呢?。”

    杨瑜义早就有点忍不住了,现在见苏良世话说到这里了,就气冲冲的说:“可不是吗?我本来还以为云中書記可以帮着压制一下季子强呢,到头来我反被压制住了,对这一点啊,我可是对云中書記有点意见的。”

    杨瑜义的话就说出了大家的心声,这里好几个厅都是涉及到地铁项目的部门,李云中不仅这次剥夺了他们一次摄取巨额好处的机会,还在很多场合下对他们提出了批评,面对李云中的指责和批评,他们当然是敢怒不敢言,但今天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一个是大家都喝了几杯,有点酒气和胆气,在一个,看看这里的人,都是最近不很得意的人了,所以慢慢的有人发起了牢骚,虽然不至于说的那么难听,但言下之意也多多少少的对李云中埋怨了起来。

    苏良世一直很耐心的等着,等包间里的气氛达到了一个热度,到了他认为适合的时候,他说话了:“不过啊,大家还是可以过几天好日子的,我感觉调整要在云中書記从北京回来之后才会進行,所以今天我叫大家来,就是告诉大家一声,也算是相互告别一下,你们手里有什么麻烦的,也赶快处理干净,不要等到成了后患。”

    这杨瑜义就问了一句:“云中書記要到北京去?”

    苏良世点点头,说:“听说是中纪委要求他和季子强一起过去解释几个问题吧。”

    “这样啊,”好几个人都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

    苏良世嗯了一声,说:“这个季子强不像话,出去考察,还私自带了不相干的人去,好像中纪委知道情况了,问题是他把云中書記夹在了中间。”

    “这和云中書記有什么关系?”

    “云中書記不愿意处理季子强啊,据说中纪委对云中書記其他方面的几个事情也颇为反感,有消息说,云中書記在他家公子的生意上,也有假公济私的一些闲话,反正事情比较麻烦。”

    苏良世说的若无其事的,不过包间里很多人眼中都闪过了一丝暧昧的光来,几乎每个人都在想,这会不会就是自己咸鱼翻生的一个机会呢?

    苏良世站了起来,今天该说的话都说了,后面的事情就不是自己改管了,应该给大家留出一点时间来,让他们听听杨瑜义和省政府秘书长给他们讲讲了,这两个人是自己今天电话中特别沟通过的,他们完全可以理解和完成自己所有的构想。

    一个厅长忙问:“苏省长这是要回去吗?我们再坐坐吧?”

    苏良世摇摇头,说:“我还要回办公室看几个文件,我就不陪你们了,这样吧,瑜义同志啊,今天你再坐个东,把大家招呼一下,让大家都分享一点你北江市的实惠吧,哈哈哈。”

    杨瑜义有什么说的,连连点头,对这些厅长们说:“晚上看我的,大家想玩什么只管说,我绝不含糊。”

    苏良世摆摆手,拒绝了几个装备送他离开的领导,一个人脚步轻快的走了,他现在已经是信心百倍,造化再一次留给自己了一个绝好的机会,自己一定能够抓住。

    苏良世离开了,但这个夜晚一点都没有安静下来,一个阴谋在欢歌艳舞中慢慢的成型了,而整个阴谋针对的主角就是自然是季子强和李云中了。

    但此刻的季子强正在和李云中打着电话,季子强刚刚接到了总理秘书的一个电话,电话中,总理的秘书对季子强说,说总理已经很中纪委的领导沟通过了,误会也全部消除了,季子强他们不用到北京去解释什么了,另外,这个秘书还说,中纪委的领导自己说明天会给李云中亲自去电话,表示一下慰问和歉意。

    在得到了这个准确的回话后,季子强就在第一时间里给李云中挂去了电话:“李書記你好,我季子强啊,我有件事情要给你汇报一下。”

    李云中还没有回家,正在办公室批阅着文件,他在听到季子强这个电话的时候,心里就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他已经隐隐约约的预感到了什么。

    “奥,什么事情啊?”李云中的声音很平,也很稳。

    “是这样的,我刚接到上面的通知,说我们不用上北京去了,所以我给書記你汇报一下,免得你担心。”季子强汇报说。

    李云中有点奇怪的问:“我怎么没有收到通知?”

    “恩,或许是担心你已经休息了吧,我估计,明天上班的时候他们会给你去电话的。”

    “不去就好啊,省的耽误时间,要是没有其他事情,我挂电话了。”李云中克制着自己的好奇心,还是挂上了电话。

    但就算是他没有问季子强详细的情况,可是李云中也大概明白,能这样快的叫停中纪委的行动,自然没有几个人可以办到,看来这样季子强和总理真的关系密切,这样的关系应该超越了季子强所处的工作位置,就算是自己给总理去电话,也未必就能随时随地的联系上,但季子强不仅联系上了,还在半天的时间里让总理和中纪委做出了快速的沟通,的确是不简单。

    李云中又想了想,微微的摇摇头,伸手拿起桌上的文件,准备继续批阅,电话却再一次的响了起来,他一面看着文件,一面接通了电话:“我李云中啊。”

    “書記怎么还没休息啊,要多保重身体,工作可是做不完的。”电话听筒中传来了苏良世谦和的声音。

    “奥,是良世同志啊。”李云中就低头看了看电话号码,笑着说:“你不是也没有休息吗?还在办公室忙。”

    苏良世笑呵呵的说:“是啊,今天手头上有几个材料,是关于地铁方面的,你知道的,我对机械这一行可是外行的很,这上面都是数据,下班到现在,看了几个小时,还是有些似懂非懂的。”

    李云中笑了起来:“哈哈哈,你看那些干什么,那可是要专业的人员才能看懂的,你大概了解一下就成了,对了,良世同志有什么事情吗?”

    “嗯是这样的,最近我准备到外地去参观一下人家的地铁项目,所以想给你请个假,你看最近方便吗?”

    “最近就要去吗?我这里。。。。。。”说到这,李云中眉头一扬,他的眼光也变得有点深邃起来,苏良世想干什么?他挑选了这样的一个时候准备出去?难道他不知道自己刚刚接到中纪委要求最近到北京去的通知吗?

    这么可能不知道呢?自己可从来没有指望办公厅那一帮老爷们能够保密,但苏良世既然知道,还要在这个时候离开,他到底想干什么?

    “書記,怎么了,难道你不方便?”见李云中的话只说了一半,苏良世的追问起来。

    李云中眼中的秋意就更浓了,他淡淡的说:“我看缓一下吧,迟几天再说。”

    “奥,这样啊,那好吧,我过些天再去,那我就不打扰書記你了,不过早点回家休息吧,你这样太辛苦了。”苏良世的语气中有了一点点的微小的变化。

    “恩,嗯,你也早点休息,再见!”

    放下了电话之后的李云中慢慢的皱起了眉头,苏良世为什么要来探听自己的虚实,他是在做最后的确认,在确认自己真的要到北京去,但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一个刺探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