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两个人沉默着,浅斟慢饮,喝了几杯,方菲就两腮绯红了,双眸中一泓醉意,温柔中更添了娇媚。

    很快的,一瓶红酒就让他们喝掉了,季子强这才望着方菲说出了第一句话:“我这有酒,还喝吗”

    方菲也说出了第一句话:“有酒就拿来,喝白的。”

    季子强默不作声的走进了里间,拿出了一瓶郎酒来,他不记得这是谁给他送的了,管他呢,送来就是让他喝的,他就给自己到满了一杯,又给方菲稍微的到了些许,把酒瓶放在了茶几上,他的手刚离开酒瓶,方菲就抓住了酒瓶,给自己也到满,一瓶酒在他们两个大杯倒满后,就只有半瓶了。

    季子强皱眉看看方菲说:“你到这么多干什么”

    方菲轻轻的说:“我今天心里不舒服,想多喝点。”

    季子强看看她,带点嘲弄的口吻说:“奇怪了,你不舒服你怎么会不舒服”

    方菲平静的说:“因为看到你在受打击,所以我不舒服。”

    好奇怪的理论啊,季子强感到想笑,你方菲能为我不舒服,你难道没打击过我,他就说:“难道我受到的打击没有你的份。”

    方菲淡漠的说:“有,所以我更不舒服。”

    季子强就眯起了眼,把头向后靠靠,似乎在远远的凝视着方菲,他有点看不懂这个女人了,她脑子里面到底装的是些什么,怎么说出来的话让人莫名其妙。

    “你不要这样看我,真的,我今天没有站在你这面,没有和你一起并肩战斗,我也很沮丧,可那有什么办法,已经是一盘死棋了,就算是加上我,也改变不了什么实质的问题。”方菲没有回避季子强那冷冷的目光,她淡淡的说着。

    是的,这个问题季子强也是知道,但就因为看的清时局,就可以不要原则,一要良心吗。

    季子强长长的嘘了口气说:“你知道吗今天不是因为我受点挫折的问题,也许今天将会是洋河县再次走入派系斗争的开始,更为重要的是,我对洋河县是有感情的,我想你也是有感情,你忍心看着这个地方就这样烂下去”

    方菲摇下头说:“我不希望它会烂,但我也没有力量来阻止。”

    季子强以为方菲听不懂,他大口的喝掉了半杯白酒说:“我希望有一个稳定,和谐的洋河县政治态势,但今天我的挫败,就注定了哈县长会继续发力,因为他尝到了甜头,他会加速的抢夺权柄,那么就算我不做表示,也会有人奋起抗争,一但进入派系倾轧和争斗,洋河的经济发展,也就到此为止了,你理解吗方菲同志。”

    方菲瞥了一眼季子强,讥笑着,她促狭地说:“我不懂,请季县长多教我一点。”

    “你不懂那你参合什么政治工作。”季子强一口就喝完了杯中的酒,把瓶子拿起来,给自己又到满,他有点醉意了,不是他酒量不好,是因为心情太糟糕,所以他就没有完全的注意自己的说话方式,所以他的话刺伤了方菲。

    方菲也有点激怒了,她冷冷的对季子强说:“你很懂,那今天怎么就败了呢,我看你是妄自尊大了一点,你说的那些我都懂,我也知道今天会议的重要性,但你说的如此悲观我就不同意了。”

    季子强冷笑了一声问:“难道不是如此的结局吗方县长。”

    方菲冷淡的看了季子强一眼,“哼”了一声,又意味深长的说“你不用叫我县长,我也不会叫你县长,其实今天会议也算不了什么,只是一个序幕,真真的结局还没有来到。”

    季子强也冷冷的说:“也许会很快,接下来哈县长会势如破竹,一些人会被打压下去,一些人会很快提上来,洋河县的局面会很混乱。”

    方菲摇下头说:“季子强同志,我看未必如你所说,形势总是在不断的变换着。”

    季子强有了惊讶,方菲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会和自己联手吗既然她这样想,为什么今天不这样做,季子强疑惑的问:“你今天没有在会上表现出形势变换的迹象吧。”

    方菲笑了,她笑的很暧昧:“你季子强也一直没有求我和你联手啊。”

    季子强一愣,好一会才说出话:“这事情还要求”

    方菲说:“当然,今天我只所以要投哈县长一票,就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季子强疑惑不解追问了一句。

    方菲端起酒杯,押了一口酒,呡在嘴里,她眯着眼看季子强的反应,慢慢的咽下酒,缓缓的说:“在洋河县,我并非无足轻重。”

    季子强一下呆住了,她就是为了向自己证明她在洋河县的存在和价值,自己过去怎么就没有直接对她说明自己需要她的帮助呢是自己过于自信,还是对她不太放心。

    季子强沉默了,他也端起了酒杯,喝了一大口酒,想了一下,才斟酌小心的说:“我明白你的作用,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利用你做什么,今天既然话说到了这里,那么我请问一下,假设我请求你的援助,你可以接受吗”

    方菲也沉默了,但她表情并不凝重,她似乎还带点暧昧的情绪,她曳着眼,抽着季子强。

    季子强在等她的回答,看到她这样的眼神,季子强就心里一阵的发慌,他预料到方菲会提出什么条件了,在这一刹那,季子强也算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一直没有给方菲强调过联盟问题,是因为自己害怕会有这样的结局,害怕她提出一些自己难以抉择的问题。

    方菲继续的沉默着,继续的瞅着季子强,两人都没有说话,只是办公室的气氛有了一点不可捉摸的味道,季子强不知道怎么来解决这个问题,如果自己拒绝了她,后果是什么,季子强很清楚,一个女人的嫉恨恐怕是世界上最强烈的一种仇恨,海枯石烂,此仇不变。

    但如果自己为了自己的事业,或者是理想就这样放任自己,他又一时不愿意,他不愿意把自己的情爱作为政治交换的筹码,那样太亵渎这一份情感。

    方菲在沉默了很久后说:“我喜欢你,虽然曾今我伤害过你,但在伤害你的同时,我也是痛苦的,我是一个弱女子,我有畏惧,有软弱,也需要有点感情的寄托,需要生理的释放,所以就选中了你。”

    季子强低下了头,他没办法来回应方菲那如啼如述的喃喃自语,季子强只能大口的喝着酒,他希望赶快把自己灌醉,只有醉了,才可以抵挡这方菲的诱惑,也只有醉了,才可以摆脱方菲的纠缠和渴望后来,他到底还是醉了,因为那一瓶白酒基本都是他喝了,而且,还是在如此沮丧中喝掉的。

    方菲一直陪着他,看着他喝醉,看着他的寂寞,她没有去劝他少喝一点,她真想现在就来拥有他,但作为一个女人的矜持和骄傲,她忍住了,她轻轻的走过来,抱住了季子强的头,让他贴近自己的胸口,她闭上眼,感受着季子强呼出的热气不断的沁入自己的胸乳。

    季子强醉了,但依然可以感觉到那温暖的胸膛,他下意思的环绕着手臂,抱着方菲那沉默肉质的腰,摆动着头,去感受那胸中的缠绵。

    方菲有点忘情,也有点迷离的就那样抱着季子强,抱了好长的时间,最后方菲还是离开了,她没有得到她想要的万千柔情,不过这一点都不重要了,她知道季子强没有鄙视自己,没有因为自己的背叛让他憎恶自己,这就够了。

    对于洋河县昨天的常委会,很快就成了一个新闻,洋河县的干部们议论着,高兴和惶恐着,季子强被哈县长的打击,很显然的成为洋河县最具实力的两大阵营的胜负,没有人可以置身事外,不管他是那个帮派,也或者他那个帮派都不是,但牵一发动全局的官场规则,谁都是明白的,这一场战役来的太快,很多人都没有充分的时间来准备和迎接。

    于是,在洋河县的官场暗流就有了冲力,到季子强这里来的人就比平时多了起来,有来观察的,有来探虚实的,有来出主意想办法的,还有坚定不移表决心,愿意和他同生死,共患难,同命运,共呼吸的,季子强一一的接待,一一的安慰。

    到哈县长那里的人就更多了,讨好的,卖乖的,送礼的,想要在这场战役后得到提拔的,来共同声讨季子强罪恶的,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季子强就很淡然的对待着混乱的局面,他很低调,没有说过一句豪言壮语,更没有说过一句哈县长的不是,应该说,季子强已经被完全的让哈县长征服了。

    他依旧每天忙忙碌碌,政府工作虽然事无巨细,又纷繁复杂,但对他这样精力充沛、斗志旺盛的人来说,处理起来倒也得心应手、游刃有余,何况正是这种全身心的投入,还可以转移对莫名灾难的注意力,消减一点对它的恐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