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到了第二天,他也就不再提这事情了,见了副县长雷汉明,他也是满面的微笑,好像是从来没有过什么事情。

    那雷汉明也不怎么把他放在眼里,凭资格,凭县上的关系,他是一点都不在乎季子强的,就你,还想随便的调动公安局,你娃娃是做梦娶媳妇尽想好事。

    季子强好像是忘了这件事,就这样,天天带着分管的部门,一直跑了有一两个星期,下面也比较熟悉了。

    季子强和副县长方菲也是每天在办公楼里会遇见的,但两人见面也就是笑笑,那晚发生的事都闭口不提。

    偶然的时候,方菲也会忙中抽空,过来看看季子强,说两句话,不过两人最近实在太忙,特别是季子强,有时候回来都已经是很晚了,方菲也就只好忍忍,等待机会。

    季子强倒是心里过意不去,闲一点的时候给方菲打过几次电话。

    这天季子强没有外出,天上也下起了雨,他就在办公室看看材料报子什么的,也就想偷个懒休息一天,最近真是跑的有点乏了。他看了一会材料,就想起了畜牧局那黄局长的事情了,这都过了一个多星期了,不知道那面的情况如何。

    季子强坐那抽了根烟,想了想,决定先打探个消息,他就给县畜牧局贾副局长去了个电话。那面就传来贾副局长有些讨好的声音:“是季县长吗你有什么事情,只管说,我一定照办。”

    季子强就心里暗笑了一下,问他最近畜牧局有没有什么款子拨付。

    那贾副局长忙道:“季县长,我正准备给你汇报的,昨天一笔款子已经拨付出去了。”

    季子强一听,就嘿嘿一笑说:“嗯,好,知道了。”

    季子强就挂断了电话,现在季子强算是彻底明白了,在一个县上高层的权力比较中,副县长的权力最低的,它处在一个很矛盾和很尴尬的位置,具体事情要自己做,很多责任要自己担,但很多决定权却没有。

    这样的配置方式很不协调,有时候,就直接是可有可无的一个人物。

    季子强想也是白想,所以就不再去考虑了,他看看窗外的雨还在下着,他就把最近工作总结了一下,希望可以在以后的工作中帮的上自己,写着写着,就想起了好几天没给叶眉打电话了,季子强就一个电话拨了过去:“叶市长,你好,我季子强啊。”

    电话那面就传来了叶眉的含娇细语:“子强啊,最近还好吧,工作上有没有什么困难”

    季子强就感觉心里一阵的温暖:“没有什么困难,就是一下子还没太适应。”

    “嗯,没关系的,慢慢来,我相信你一定会干的很好,有困难了就给我说。”叶眉温婉的说着。

    “谢谢你,对了,最近市里还好吧”虽然季子强已经不在市政府,但他还是很牵挂着叶眉的,他怕叶眉一个人难以面对华书记他们的进攻,但又有点鞭长莫及和爱莫能助的心情。

    叶眉也感受到了季子强的关切,她就笑着说:“最近还好,没什么事情。对了,省上扶贫办已经把柳沟修路的钱拨下来了,等工程招标以后就可以开工了。这事当时如果不是你跑前跑后,肯定就流产了。”

    “奥,钱下来了是好事,但是领导,这钱能不能真用下去就需要注意了。有些人在其中能量很大,你还是要注意一点。不要最后落得好心办坏事”季子强听到这事情,就一下子想到了上次有人提着提包来送钱的情景。

    叶眉在那面迟疑了一下说:“工程现在主要事项已经不由我负责了,所以我也没过问那么细,等有机会我关注一下。”

    想想当时自己为修路的事前后奔波,用心种下的一刻好苗,季子强打心眼了不希望它长歪了。但有多少事是自己一己之力能够掌控的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