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对这个杭副市长啊,我无语的很,对了李書記,下一步的干部调整,我希望我们北江市能稍微的动一动,比如这个杭副市长。。。。。”

    李云中一下眯起了眼睛,他很专注的看这季子强,看了好一会才说:“你想让他下来?仅仅就是他写了这个玩意?你也有些心胸狭窄了吧?”

    “这事情算不得什么?書記你小看我了,我早就觉得北江市应该有一个能独当一面的常务副所长,他不成,差的太远。”

    李云中却摇了摇头,站起来,在办公室走了几步,很突兀的跳跃过季子强刚才的话题,说:“子强同志,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难道他们认为可以通过我来惩罚你?”

    李云中的话让季子强也是一愣,是啊,自己不过是想要借助这件事情让杭副市长在李云中面前暴露出丑恶的嘴脸,以便在李云中下一步的干部调整中把杭副市长挤出北江市的权利中心去,但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作为一个省委常委,而且和李云中关系融洽,还有叶眉等人的遥相呼应,对方怎么就愚昧到想用这件事情来对付自己,他们就不会掂量一下轻重吗?

    季子强邹起了眉头,这个事情确实有点反常,他和李云中一样,感到事情可能有些出乎正常的逻辑,季子强还没有想到苏良世会参与進来,但就是杨喻义,似乎也应该不会如此冒然,对北江市的权利构架的研判,杨喻义应该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季子强和李云中都陷入了沉思之中,当然,他们两人所思考的对象不同,一个是在想着杨喻义,一个在想着苏良世,但殊路同归,问题最后的落点都一样是在想,对方为什么会这样?

    李云中和季子强都相对无语的各自想着自己的问题,季子强习惯性的从兜里掏出了一包香烟,抽出一根,叼在了嘴上,但刚想点着的时候,一下想到了还在身边坐着的李云中,季子强赶忙笑笑,另取了一根,给李云中递了过去,李云中也没有客气,接上,等着季子强帮他点上之后,两人都抽了起来。

    这样一直到季子强抽完了一支烟的时候,季子强隐隐约约的想到了一些模糊的东西,他试探着说:“李書記,或许他们并没有指望你来处理这个件事情。”

    “不指望我来处理?”李云中就想到了苏良世那淡然的样子,不错,苏良世好像确实没有指望自己怎么收拾季子强。

    但想到这里的时候,李云中肃然一惊,他一下睁大了眼睛,痴痴的看着季子强,这表情真的还有点吓人,眼中充满了一种痛心和难以置信来,他开始渐渐的有些明白了,苏良世正在借助这件事情给自己设置着一个圈套,他知道自己不会对季子强展开太过严厉的处罚,这一点苏良世应该能推算的出来,但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会从另一个角度展开他的攻击,看起来,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次,季子强不过是一个幌子,苏良世真正的目标是自己。

    想到这里,李云中眼中那悲哀就更加的浓郁起来,一个自己几十年来形影不离,推心置腹的人,却举起了屠刀,准备向自己砍下,苏良世要借助季子强这件事情让自己在上面人的眼中显得懦弱,无能,留给上面一个极坏的印象,当然,也许苏良世并没有指望这一刀就能完全砍翻自己,但自己肯定会在这个事情中受到伤害,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也许吧,这只是苏良世对自己发起攻击的第一个开始,这一步成功了,他会接着循序渐進的对自己展开第二波,第三波的攻击。

    季子强起初是有点迷惑的,他看不懂李云中突然升起的那种伤感,但只是用了10来秒的时间,季子强什么都懂了,他的心跳一下加剧起来,事情发展的比他想象的还要严重,这个苏良世在时隔一年后,又一次准备实施他已经使用了几次的对付前面两任省委書記的方式,他磨刀霍霍的准备对李云中下手了。

    季子强再稍微的思考一下,说:“我估计,这个杭副市长的意见书,此刻应该已经送到中央去了,当然,这肯定要苏省长给与协助。”

    李云中也默默的点点头,他什么都不想多说了,此刻的李云中真的有一种被人背叛和暗算的绝望感觉,但生在宦海几十个春秋,历经磨砺,百炼成钢的李云中,绝不会让心中的失意和沮丧击倒,他没有用太久的时间,就收敛起了自己的心情,认真的考虑接下来的事情了。

    季子强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他理解李云中的感情:“李書記,有一点我可以给你保证,这个事情我过的硬,不会让你为难。”

    季子强要打消李云中心中所有的顾虑,因为季子强很有信心,也很是坦然,他相信,苏良世一定会在这个事情上遭受到一次挫折。

    离开了李云中的办公室,季子强心中也是感慨颇多,不过在从另一个层面想想,季子强到觉得这不算是一件坏事,至少,苏良世和李云中的分歧会让自己在北江市的份量更重一点,离开了苏良世的李云中,将会更为迫切的要拉住自己,而没有了李云中支持的苏良世,也就实力锐减,对自己以后的威胁会降低很多。

    季子强坐在车上的时候,静静的笑了起来。

    可以说,这算是一个意外的收获,本来季子强不过是想通过自己留给杭副市长和杨喻义一个破绽来搬掉杭副市长这个无用的废物,但现在没想到苏良世也钻了進来,季子强当然要照单全收了。

    不过季子强想,这件事情的发酵期可能还有几天,自己可不能闲着等结果,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工作还有一大堆呢。

    第二天秘书小刘把关于金新机械厂的材料送了回来,随同送上来的,还有一份整理得很好的综合材料,季子强翻看了一下,看到综合材料字迹工整,再看看小刘两眼微红,知道他一定是连夜加班赶出来的,就说道:“小刘,辛苦你了,我看这样,今天早上可能没有什么太多的事情,你就回家休息一下吧。”

    小刘心中很是感激季子强的关怀,但他说什么也不回去,自己的工作能得到季子强的赞许,这比做什么都快乐。

    上午的时间,季子强又听了几个单位的汇报,处理了几件小事,下午在一个领导会议上,季子强提出了最近自己设想已久的一个关于经营企业的观点,在北江市干部中间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按季子强的设想,北江市的很多企业都存在各种不同的危机,要解决这个问题,单单靠出让土地,或者关停,收购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每个企业都有各自不同的特性,只有完全理解他们的长出和优势之后,才能更好的改变这些企业的根本状况,要让每一个企业都看到危机,并找到自己的优势和劣势,但如何来完成这个构想,按季子强的说法,那就是政府和市委成立一个联合小组,专门接待并汇聚所有企业职工反应的问题,以便有针对性的做出调整。

    季子强相信,群众的力量是巨大的,如果市委和政府仅凭听取企业领导的那一点点的,甚至是片面的汇报,就制定出改革方案,这显然是存在很多问题,要发动群众,让他们提出各自的观点,这样才能彻底弄清楚企业存在的问题。

    但这个想法季子强刚刚说出,就受到了一些人的抵制,特别是政府方面以杨喻义为代表的部分领导都很不以为然,杨喻义说:“季書記,我们理解你这个想法,可是書記你要知道,本来企业的职工没事都想给政府找点事情闹闹,你现在还专门成立这样一个机构让他们来闹,最后恐怕会引起很多连锁的反应。”

    季子强弹了一下手中香烟上面的烟灰,说:“杨市长的这个担忧也有一定的道理,企业职工这些年来是有很多牢骚和不满,但我们不要忘记,堵不是最终的办法,只有疏导才能解决问题,并且我也相信,只要我们是真心实意的为企业,为职工们着想,他们也是通情达理的。”

    会议上很多人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不过还是有一部分人有点担心,这些年来,政府部门最怕的就是群众上访和聚会,季子强自然也是理解他们这个担忧,但季子强的心意已决,所以就算有一点反对的声音,最后还是没能阻挡季子强的决定。

    在这个会上,季子强就让岳副市长和政府,市委的两个秘书长牵头,发改委作为主要实体部门接待和整理企业职工的意见和建议,并在整理之后,提出联合小组的建议,以便大家研究。

    季子强做出了决定,别人都不好在会上多说什么了,就连杨喻义,也只能在心中暗自骂上几句,他觉得季子强的手也太长了一点,本来企业改革是政府的事情,你一个書記乱掺合什么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