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几人商量了一阵,最后还是决定照老办法处理,由厂办负责全面接待,该尽的礼数还得尽,他们不相信这个来北江市不过一年的季書記还真能看出什么道道来。

    不说他们在这商量,却说季子强安排好了手上的几个工作之后,就带着秘书,还有杭副市长等人,分乘两辆车到了金新机械厂,这个事情从头到尾季子强都没有让副市长岳苍冥沾手,这也是季子强考虑的细致,这事情明显是比较棘手的,现在岳苍冥也到了关键的时候,自己恶人做到底,不让岳苍冥夹在里面为难。

    车跑了不多时间,季子强远远的就看到了金新机械厂厂长汪玉生带着一班领导,站在大门口迎接,他们看到季子强的车来了,汪玉生急忙迎上来,正要去替季子强拉开车门,没想到季子强竟然自己下来了。

    汪玉生满脸的笑容,老早就把手伸了出来,热情地喊道:“季書記,欢迎你来我们厂视察工作。”

    说完,他就和几个手下热烈地鼓起掌来。

    季子强想,这还用鼓掌吗?心里很不以为然,他淡淡的和汪玉生握了握手,说道:“汪厂长,你这是干嘛,我们只是随便看看,你怎么整得这样隆重?”

    “应该的,应该的,季書記能来我们长,真是全厂的光荣啊。”

    季子强也不好多说什么了,生怕汪厂长在来上几句更加肉麻的话。

    然后,季子强在汪玉生的介绍下,分别和金新机械厂的两位副厂长、财务科长和厂办主任张妙烟一一握了手。说了几句客套话后,在汪玉生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金新机械厂的会议室。

    大家说笑着到了会议室,这金新机械厂的会议室在厂办公大楼的四楼,并不是很大,是那种开小型会议的办公室,布置得十分气派。大家進了会议室,季子强自然是坐在了首位,杭副市长和汪厂长分坐在季子强的左右,其余的人则各自找自己的位置坐下。

    大家坐好后,两个穿着职业服装,靓丽的女孩前来替开会的人倒了茶,汪玉生先是代表金新机械厂党委和全厂的干部职工,对季子强一行的到来表示最热烈的欢迎,然后就由他代表金新机械厂领导班子,向季子强進行工作汇报。

    这工作汇报,上次杭副市长来的时候,他们并没有進行,而是由厂办主任张妙烟就申请技改资金的事進行了详细的说明,因为杭副市长虽然是代表政府来的,但他并不想过于认真,但季子强这次来显然是很认真了,所以汪厂长在接待上,倒是并不马虎,完全是照迎接上级领导检查工作的标准准备的。

    汪厂长的汇报,和杭副市长说的情况没有什么两样,无非就是从金新机械厂的建厂,昔日的辉煌,现在由于市场经济,厂里的机器设备老化,等等原因,虽然厂里的领导班子团结一心,想尽办法,现在也是亏损的局面,可是厂领导班子并不安于现状,经过科学的调研,决定上一条生产农用运输车的生产线,让金新机械厂摆脱困境。

    季子强在一边认真地听着,还不时的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汪厂长汇报完后,就请季子强作指示,季子强也没有推辞,简单说了几点:“好吧,那我也讲几句,第一点,感谢金新机械厂的干部职工长期以来,以厂为家,为国家和社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第二点,则是随着改革开放以来,金新机械厂也迎来了重要的时期,虽然现在金新机械厂面临着巨额亏损,但相信在市委市府的正确领导下,在全厂干部职工的齐心协力下,金新机械厂一定会迎来美好的明天。三点,关于金新机械厂申请技改资金的问题,已经引起了市委和市府的高度重视,他这次下来,就是要实地调查一下,如果这条生产线确实能给金新机械厂带来巨大效益,市委市府是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季子强说完后,杭副市长又附和说了两句,然后就根据季子强的意见,带着他们到处参观。

    这金新机械厂因为历史原因,当初选在城东,不过随着整个城市的扩张,这金新机械厂倒处在城内了,它占地近两平方里,厂区内到处绿树成荫,季子强他们随着厂里的大道,先参观了厂里的生产车间,不过这厂里原来的十多个生产车间,现在还在开工的,却不过三个而己,其余的车间都处于关闭状态,大门锈迹斑斑,到处杂草丛生,而还在生产的车间,倒还是热闹非凡,不过季子强仔细看了一遍,然后在心里默算了一遍,这三个车间,最多也就有三四百个工人在工作,再加上仓库什么的,能上班的工作也不会超过六百人,而全厂最辉煌的时候,其上班的工人,有八千人之多,再加上子弟校,医院之类,上班的人有近万人。

    这样算来,至少有六千多人处于下岗状态,每月只领一点生活费,就是这点生活费,有时也领不全,难怪职工们不断上访。

    季子强想到这里,心里不由沉了下来,金新机械厂的问题,看来真的十分严重了,他一路看来,见到不少职工及其家属,穿着简朴得不能再简朴的服装,面带忧色地从自己的面前走过,更有几个中年人,看向汪厂长和自己一行的眼光,全是愤怒和鄙夷。

    至于职工子弟校和医院,季子强并没有去看,他无法忍受金新机械厂的职工们看向自己的期待和愤怒的眼光,回到金新机械厂的招待所,面对汪厂长准备的丰盛午饭,季子强全然没有胃口,只是强忍着和他们喝了几杯,胡乱吃了点饭,就笑着和汪厂长打了一个招呼,回到市政府。

    这次汪厂长照例送了几位一点礼物,季子强装着没有看见,他也不想在这事上做点什么,只是回到办公室,秘书小刘把他的那份送上来后,季子强注视了一会,说:“今天的胜利果实吗?”

    小刘也笑笑,没说什么,他理解季子强的意思,帮着季子强打开了礼包,结果却让季子强和小刘都吃了一惊,看似很大的包装里面,并没有什么大的东西,却是一块手表,季子强拿起一看,竟然是一块瑞士手工表,对这表的价格,季子强还是知道一些,就是这块表,至少值五万元以上,没想到这汪厂长竟然舍得下这么大的本钱。

    不过想来杭副市长几位的礼品,肯定没有这么重了。

    小刘到底是见识不多,不以为然地说道:“这汪厂长还真小器,就送書記一块破表。”

    “破表?”季子强苦笑了一下,说道:“这可是瑞士纯手工表,至少值五万元以上。”

    “什么?这表值五万元?”小刘惊讶的连连咂舌,拿起表仔细察看了一番,望着季子强道:“書記,这表值五万元?”

    季子强凝重的点了一下头,转头望着窗外,不知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回头对小刘说道:“这表还真是一个烫手山芋,退回去肯定是不行的,交给纪委,现在也不是时候,我看是不是你写一份说明,然后把这块表和说明一起封好,交给机要室,作为机密文件,先保存起来。”

    小刘也连连的点头,觉得除了这个办法,也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来,这机要科,保管着市政府办公厅的重要文件,既然是这样,随便寻个理由,让机要科暂为保管,而这从事机要工作的人,保密意识都很强,而且他们也想不到里面其实就是一块表和一份说明。

    于是小刘弄了一份像模像样的机密文件,找了一个文件袋,把他装了進去,然后送到机要室,并拿回了收据。

    一会文秘书长也来了,两人又说起了金新机械厂的事情,季子强觉得这金新机械厂仅靠一点技术革新,是无法起死回生的,毕竟这个厂职工太多,而且问题复杂,至于上次進口的那套设备,季子强也仔细看了一下,确实是国内生产,出口转内销的设备,而且这设备,早在世界上被淘汰,现在国内就连生产这套设备的厂家,都不在生产这种设备了。

    当然当初金新机械厂买進这套设备的时候,上面全是洋文,而且名字还挺大的,只是季子强英文勉强还成,再加上为此还专门上网查询过,很快就发现了里面的问题。这些洋文都是把原来的字母磨去后重弄上去的。

    文秘书长沉思了一下,问季子强:“那書記你准备怎么处理这件事情呢?”

    季子强的脸色就变得难看起来,然后愤怒地说道:“这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我们国家的很多事,就是坏在这些蛀虫手里。”

    至于怎么过查法,两人商量了很久,最后决定让文秘书长先找机会让人到金新机械厂的职工中调查一下,争取搞一点有份量的证据,然后看能不能利用审计局,到金新机械厂搞一次审计,反正这个厂现在是国有企业,市审计局進行审计,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