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刚才回去汇报的那个年轻人就说:“好吧,你跟我来。”而后又对那两个年轻人说:“到外面看看。”

    说着,他转身带路往前走去,黄老板跟了上来。

    黄老板没有回头,但知道一个年轻人到外面的门口去了,另一个却跟在了自己的后面,黄老板就在黑夜中露出了一丝微笑,他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也听出了身后这个人的力量很强大,但速度不是他的强项,转身的时间过慢,足以令自己杀他十次。

    再接着,黄老板听到了身后响起风声,黄老板也鬼魅般的动了一下,风声便成了一声沉闷的棍棒敲地声,黄老板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身后那个男人正在自己侧面,他手里的棍子砸在了地上,恐怕这个人自己都很奇怪,看的好好的,为什么就突然没有了目标。

    黄老板看着他笑了笑,然后挥了一下胳膊,就听到很响亮的一声传出,那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几秒之后,对方杀猪般的喊了起来。

    前面带路的那个年轻人也转过身来,但他的手还没有从腰间抽出,就觉得自己额头上顶到了一只冰凉的枪管。

    “如果我想要杀你,你已经死了。”黄老板的声音平缓,但想要要人命的杀气,一点未减。

    这年轻人的动作就停顿了,看着黄老板,正举着枪,指着他。

    “你,你到底,到底是谁?”

    “我说过,我不是警察,就想和徐海贵谈点生意。”黄老板诚恳的看着对方,这样的眼神往往很容易迷惑人。

    同时他身上的杀气的确是收敛了,可是,这掩藏在皮肤下的,沸腾的血液,明明就昭示着,不要反抗,不要在出状况,否则他就要让对方变成一具死尸了。

    “好,好吧,我带你進去。”年轻人决定还是顺从他,他们现在距离很近,他有可能靠着身手打掉黄老板的手枪,但机会不超过两成。

    实际上他高估自己了,真要那样做的话,他的机会一层都不会有。

    黄老板收回了抢,慢慢的跟在这你的身后走進了小楼,身后那个被他打断胳膊的人还在地上哀嚎着,这在静谧的夜里显得格外让人心悸。

    当走進小楼的时候,一楼最大的那个客厅的灯光就一下亮了起来,黄老板眯一下眼,看到自己的面前站着3个男子,他们都用一种统一的惊讶和愤怒的眼神在看着自己,但黄老板没有去理他们,他装上了手枪,安静的看看他们,说:“徐老板呢?我要见他?”

    “我在这里?你是谁?”

    在三个人的身后一个靠墙的角落里,黄老板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徐海贵,黄老板心里暗自点点头,不错,果真是他了。

    “鄙人姓黄,应该是初次和徐老板见面。”黄老板好整以暇的说。

    “姓黄?我们认识吗?”

    黄老板走上前去,离徐海贵只有一米的距离,他站住了,说:“本来不认识,但从你们劫了我的**之后,我们就注定要认识一下了。”

    “**?”徐海贵一愣,不会吧?这才几个小时,对方就能找到自己的老巢来,自己伪装的够好了,连警方都一直没有找到自己的踪迹,自己让手下这些人白天没事就做沙发,像模像样的还真卖了好几家生意呢。但这个姓黄的怎么就能找到自己?

    徐海贵心里有点紧张起来,他努力用若无其事的口吻说:“你带来了多少人?”

    黄老板摇摇头,一摊手说:“就我一个?”

    “哈哈哈,黄老板真是够胆气,一个人就像挑我的老巢啊。佩服,佩服。”

    “这不算什么,何况我也没有想要挑你的老巢,我不过是想要要回你们抢走的钱,然后你们在给我补偿一点损失,这或许用不着动刀动枪的。”

    “哈哈哈哈,好大的口气,你既然知道我的名字,也就应该知道我是什么人,你想一下?我能同意吗?”

    徐海贵刚说到这里,现在站在黄老板身后的三个人中的一个,也就是那个刀疤动了一动,他开始向后退,他眼中露出了一股子杀气,只想杀了黄老板,从院子里的情况可以断定,这个姓黄的应该很厉害,现在就举起枪,自己大概只有七成的把握能够成功,他可不愿意冒险,距离越远,对一个抢手才越有利。

    黄老板也发现刀疤在往后退,黄老板就笑了笑,很淡然的说:“退得再远,也快不过我的子弹。”

    刀疤一时狠劲就上来了,说:“真的吗?”

    “真的,你不相信可以试试。”

    “好!”随着刀疤一声断喝,他就从腰间摸出了手枪。

    但也就在这个时候,刀疤看到黄老板手动了动,人也转了过来,再接着他看到黄老板手里闪出了一缕火光,自己手里刚刚掏出,还没有来得及举起,瞄准和打开保险的手枪就被一下重击,撞掉在了地上。

    不用说,这是姓黄的用子弹打掉了自己的手枪,而且还是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客厅里一下就安静下来了,连院子里那个刚才还鬼哭狼嚎,疼痛难忍的家伙也没有了声音,黄老板又一次的转过身去,看着徐海贵,平平静静的说:“徐老板,我说的是真的,你不要感到好笑,我没有带人来,也没有通知警方,那就是我有把握对付你们,大不了我浪费一点子弹,最后自己动手好好搜寻一下你们把钱藏在什么地方了,我想啊,肯定还没有存银行吧,对,现在银行也下班了。”

    黄老板在凝神想想,说:“也不可能在其他地方,这里伪装的很好,而且你的主力都在这里,钱应该就在这个楼房中。”

    徐海贵现在当然是笑不出来了,他也在黑道行走了好多年,黄老板的身手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也从黄老板的眼神中,看出了这绝对是一个能下手的人,徐海贵沉默了,他要想想,这个姓黄的人是谁。

    只是用了不到5秒的时间,他一下就惊的睁大了眼神:“黄易哲!!”

    “额,很久没有人叫我的大名了,一般人都喊我黄老板。”

    徐海贵惊得半天嘴都没有合上,好一会才喃喃自语说:“难怪,难怪了,可是那个**怎么就是你的呢?你不是不混黑道好多年了吗?”

    这时候该黄老板笑了:“呵呵呵,你不是早都成优秀企业家了吗?”

    “这。。。。。”

    连已经在发呆的刀疤听到了黄易哲这个名字,也是心中惊惧不已,这个多年前享誉黑道的前辈,没想到今天晚上却在这里相遇了。

    徐海贵叹口气,说:“刀疤,把今天抢来的钱搬出来还给黄老板吧。”

    刀疤迟疑了一下,他其实还想搞个突然袭击什么的,弄翻这个黄老板,但想了想,觉得把握不大,在徐海贵又一次看向他的时候,他点点头,带着身边的两个人就上楼了。

    很快,两大袋子钱就放到了黄老板的面前。

    徐海贵说:“拿走吧,几乎一点都还没动呢。”

    黄老板踢了一脚身下的袋子,说:“也许徐老板没有听清。”

    “什么?”

    “我刚才说是把抢我的钱还给我,在给我补偿一下我的损失,所以现在我们应该谈谈我的损失问题了。”

    徐海贵一下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黄老板,这样看了足足有一两分钟的时间,但慢慢的,他眼中的愤怒熄灭了,他说:“我现在真的没有办法取出钱,你也知道,警方对我们盯的很紧,我实在出不了北江市,要是能离开这里,为这区区的三两百万,我们也不至于铤而走险。”

    黄老板不动神色的说:“那怎么办呢?”

    “怎么办?”徐海贵迟疑了一下:“你说呢?要不你报个价,等我腾出身,拿到钱给你还?”

    黄老板摇摇头,说:“欠账啊,我们做这行的,一般都不欠账。”

    身后传来了刀疤的一声暴喝:“姓黄的,那你想干什么?大不了今天拼。。。。。。”

    刀疤的话没有说完,就觉得眼前一花,黄老板到了他的面前,至于黄老板怎么转身,怎么走过来,他根本看不清,他就觉得小腹一阵穿心的疼痛,黄老板那膝盖便收回去了,接着刀疤人就弯下了腰,剧烈的疼痛让她根本直不起身子。

    黄老板又转身,度步一般,慢慢的走到了徐海贵的面前,说:“我们谈话,最好不要让手下插嘴,这样很不礼貌。”

    徐海贵真是悲从心头起,自己现在真是如丧家之犬了,过去在韩阳市,自己每天高堂满座,宾客盈门,吃香的,喝辣的,玩嫩的,局长,区长算个叼毛,老子叫他五点来,他们绝不会六点到,但自从到了这个北江市,自己一下被改变了,现在东躲西藏的,还受这个黄易哲如此的蔑视,苍天啊,大地啊,老子为什么要来北江市啊。

    徐海贵感慨了好一会,才慢慢的收回了悲伤,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眼前的事情还是要处理好,不然今天这个老小子说不定真的要让自己横尸在此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