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从院子的外面什么都看不到,因为那扇铁皮大门几乎永远都是关闭的,大门两边写着仓库重地,闲人免進的字样,只有那些熟门熟路的常客,才叫的开门。

    黄老板的车就开進了院子,当他踏進赌场的时候,黄老板的心就开始疼了,往常这个时候,赌场的生意异常红火,每一次黄老板進来,热烈的气氛都会铺面而来,他会很心满意足的放眼望去,巨大的赌厅内,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盏盏大型施诺华其水晶吊灯,将整个赌厅照得如同白昼。

    上百多台赌桌前,都围满了人,角子机不断地发出叮叮咚咚的响声,所有人都将精力投注到赌桌上,有人欢笑,有人兴奋,有人叹息。有人愤怒。

    世间所有表情,都在这个赌场内,展示得淋漓尽致。

    但今天黄老板却看到的是一副空荡荡的景象,凌乱的桌椅,空旷的大厅,还有十多个萎靡不振,眼光飘散的手下。

    看到了黄老板过来,其中的一个像是头目的年轻人张皇失措的跑过来,一副哭丧的表情说:“老板,你来了,我们被打劫了。”

    黄老板怒极反笑的厉声问:“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嗯,你们十多个人啊,怎么还让人家打劫了,这不成笑话了吗?说一说情况。”

    这个年轻人就咽下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开盘时间不长,大概就是740的时候,有人叫门,小三和狗子问了一下,对方说来过几次了,他们两人就打开门,准备在盘问一下情况,没想到就被進来的人给制住了,然后这些人冲進来,拿枪逼住我们,开始对所有赌客進行抢劫。”

    “对方来了多少人”?

    “89个人,不过个个手里都有枪。”

    黄老板皱了一下眉头,他所有赌场的人都是没有配备枪支的,让他们和89个荷枪实弹的家伙拼肯定是不现实:“我们请来的那个客人呢?”

    黄老板说的是他们请来准备对付季子强的那个人,这个人是从外地高价邀请过来了,黄老板本来打算找一个在北江市没有案底的人,这样安全一点,而这个人今天就暂时安顿在赌场的一个房间里。

    “受伤了,他准备反抗,被那伙人打了一枪,伤到胳膊,好在是自制的火枪,威力不算太大。现在已经送到私家医院包扎去了,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

    黄老板心中那个气啊,自己走了这么多年的黑道,没想到还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弄了自己,这要传出去,以后自己就不用在北江市混了,而且那些赌客都是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客人,受了这样的惊吓,以后再想聚拢他们就难了,而且按这一行的规矩,自己还要赔付客人的所有损失,除非自己从此之后不开赌场。

    你说让公安局剿了,心里还想的过,这莫名其妙的被黑吃黑了,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去。

    “知道什么来路吗?”那个年轻一点的头目忙说:“他们大部分人的口音都不是北江市的,倒像是韩阳市口音,还有啊,刚才黑虎说,他听到对方一个伙计喊了他们其中领头的那个人一声‘疤哥’,我想遍了北江市盘口的人物,就是没想出谁叫疤哥。”

    “疤哥??韩阳市?”黄老板低下了头,思考了那么几秒的时间,猛地一下想起了韩阳市的徐海贵,不错,这徐海贵的手下不是有一个叫刀疤的吗?而且这徐海贵和刀疤都是正在通缉的嫌疑犯,莫非今天来的这个疤哥就是那个刀疤?

    联想到这里,黄老板的眉头就锁的更紧了,他希望知道抢劫自己赌场的人是谁,但现在有了眉目了,他心中又开始有点踌躇起来,他知道,不管是徐海贵,还是刀疤,这都是亡命之徒,车本立的大桥工地就是他们烧的,自己本来犯不着和对方为敌,但现在恐怕自己不得不出手了。

    黄老板慢慢的走到了墙角,拿出电话,发布了他的追查令。

    对黄老板这种黑道人物来说,徐海贵他们是很难躲过他的追踪的,因为在很多时候,在政府,或者公安局那里探听不到的消息,但在地下王国中却总是留有痕迹的,那是他们的圈子,他们很多事情都要依赖这个圈子才能办成,唯一的一点就是,所有这个圈子里的人都会采取传统意义上的缄默,他们可以互相通气,但绝不会和警方合作。

    所以黄老板相信,以自己在北江市几十年的关系和势力,很快的,他就能收到自己想要的信息,对这一点,黄老板是很有信心的。

    在打完电话之后,黄老板就回到了家,他没有带一个人回去,是自己开车去了,这个家是他一个安全屋,不管是谁,就算是葛秋梅,黄老板一样没有告诉她这个地方,狡兔三窟,这是黄老板最后的一个洞穴了。

    这里是北江市一个中档的社区,小区很大,有几十幢高低不一的楼房,像黄老板这样的人,本来是不应该住進这里的,但偏偏他就挑选了这里。

    在一个六层板楼的三楼,黄老板毫不引人注目的打开门,走了進去,房子里因为长久没有住人,有一股霉哄哄的味道,黄老板却不以为意,这应该就是家的味道,他打开了窗户,看了看窗外已经漆黑的院子,他也没有开灯,就端起一个凳子,趴了上去,在客厅吊顶的一个角落里伸手取出一个褐色塑料口袋,然后就在窗口,借着月色打开了这个密封的塑料袋。

    一柄漆黑发亮的手枪就出现在了面前,枪身已经被磨的有点掉漆了,但黄老板一但握住了这把枪,整个人就彻底起了变化,那个在人前客气,低调,唯唯诺诺的黄老板瞬间之中便完全的消失不见了。

    此刻的黄老板,冷峻,坚韧,而又显得自信。

    他缓缓的打开了弹夹,看了看里面早就添满的子弹,然后又从袋子里慢慢的拿出了两个弹夹和一盒子弹来,眼中闪烁着灼人的火焰,给两个弹夹填满了子弹。

    再然后,他就在黑夜的客厅里,等待起来。。。。。

    这样等了一个多小时的样子,黄老板就收到了一个对他来说有用的电话,他在挂上了电话之后,就很仔细的关上窗户,离开了这个漆黑的房屋。

    来到这个被誉为家具村的时候,黄老板还是迟疑了一下,对这个地方他并不太熟悉,这个村子因为有很多生产家具的个体户,而被称之为家具村,但显然的,黄老板对这里已经是很久没有来过了,他记得几年前自己陪同一个客户过来过一次,但几年时间让这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必须在仔细的找找,才能找到电话中说的那个地方。

    黄老板也不敢大意,他把车停在村口路边,加快脚步在小村里兜兜转转,仔细的聆听,有没有人跟着,虽是没有遇见什么意外,他也断然不敢托大了,他知道自己面对的也不是吃素的对手,所以要格外的小心一点。

    但这并不是说黄老板会胆怯,他一向都很自信,特别是在手里有枪的时候。

    这样转了半个小时,他找到了他想要找的那个地方,这是一个小小的院子,从锁着的门缝往里看,还是能看到很多沙发的半成品,黄老板嘴角露出了一点笑意,不错,看来这个徐海贵也很懂得藏匿啊,伪装成一个做沙发的生意人,确实很安全。不然手下一堆小伙子住在什么地方都会引人瞩目。

    波澜不惊的黄老板没有被紧锁的大门拦住,他可以轻松的攀爬進去,但他不屑那样做,他整了整衣领,伸手敲起了门。

    一会,门里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从脚步上,黄老板可以判断出是两个年轻人,脚步也很稳定,显然是做好了准备,而且还带着浓郁的肃杀之气,以及不容置喙的霸道。

    脚步在门里站住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传出来:“下班了,有事明天来谈吧。老板回家了。”

    “我不做沙发,我想找一下徐海贵老板。”黄老板慢条斯理的说。

    但这一个徐海贵说出口,就让里面的连个人都大吃一惊,这个名字可不是应该随随便便谁都知道的,要明白,现在全国都在通缉着徐海贵和刀疤,而外面这个人就像是在喊着张老板,王老板一样的随便。

    门里的人愣了好一会,才问:“你谁啊,我们这没有这个人。”

    黄老板不紧不慢的又说:“我是谁不重要,但至少不是警察,还是让我见见徐老板吧。”

    “你等一下。”

    门后面有一个人很快翻身就离开了。

    黄老板在门外点上了一支烟,抽了起来,没等他抽几口,里面回去汇报的那个人又带着一个人出来了,接着黄老板听到了开门声。

    院子没有等,但院子里面那个二层楼房里却有几个房间亮着灯,黄老板走進了院子,看着面前的三个人说:“带路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