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文秘书长也很凝重的说:“不可否认,这信里很多问题就是其中的一些原因,本来等你忙过我也想给你汇报一下这个事情的,既然你问起来了。刚好,现在就给你汇报。。。。。。”

    文秘书长毕竟是老北江市的领导,对金新机械厂的理解还是很透彻的,这一番介绍之后,季子强也大概的对金新机械厂有了一些了解,不过最后文秘书长还是有点担忧的说:“書記,金新机械厂已出现几次职工上访了,所以一般人都不愿意去招惹他们,要是这次你卡着资金不给的话,会不会到来一些麻烦?这一点还请書記有个心理准备。”

    季子强看到文秘书长说得如此慎重,季子强就也很谨慎的说:“既然是如此,抽时间我先到金新机械厂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嗯,这样最好。”

    文秘书长出去后,季子强又接待了几个汇报工作的人,直到快到中午的时候,才算休息一会。

    中午的饭,季子强是在机关食堂吃的,这市委机关食堂,因为承担着市委机关工作人员提供三餐的任务,所以这质量还是不错的,而且后勤处还专门派人负责管理。

    季子强走進食堂,里面的几个正在進餐的机关干部就都笑着和他招呼,季子强自然是淡笑着一一点头,然后走到角落里一张无人的餐桌旁坐下,季子强有专门的小餐厅的,但没有特殊的情况,他通常都在外面大厅吃饭。

    季子强刚在桌边坐下,食堂管理人员小王就跑了过来:“季書記,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帮你端。”语气说不出的热情,这小王是一位大学生,只是因为和那个副秘书长意见不和,惹恼了人家,结果被从综合科调到后勤科来专门负责食堂管理,小王知道这是人家故意整他,不过人微言轻,没有办法,本想辞职不干了,可又放不下公务员这个铁饭碗,所以就只好在食堂委屈地呆着。

    今天见季子强来了,小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讨好的机会,所以一看见季子强的身影,立即就从里面跑了出来,要知道,这副秘书长以上的领导,那是很少到食堂吃饭的。

    “随便弄一点来就行了。”季子强笑道。

    “好呢,您先坐一会儿。”小王欣喜地跑过去替季子强打饭去了。

    季子强在等饭的时候,就东看看,西瞅瞅,却看到了自己旁边餐桌上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看自己,季子强是不认识的,这市委大院也不是每个人季子强都熟悉的,不过奇怪的是,这个男子在季子强目光扫过的时候,没有像一般干部那样点头微笑,而是有点惊慌失措的连忙躲避着季子强的目光。

    季子强到也没有太当成一回事,奇怪是奇怪了一点,但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林子大了,什么鸟都在,所以季子强稍微一愣,也就没有太注意了。

    可是这个人却对季子强很关注,他的眼光是回避开季子强了,不过余光和耳朵却一点都没有离开季子强,因为他就是办公室的李昊展,也就是他,上次给葛秋梅通报了季子强的行踪,差点让季子强陷入危机,要不是当时箫易雪在场,现在是个什么结果还真的难说。

    不过这个李昊展最近也一点都不轻松,最初他不知道葛秋梅是准备对付季子强的,他以为葛秋梅不过是一个想要和季書記搭上线的生意人,自己就稍微的帮帮葛秋梅,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类似的事情过去也遇见过好多次,还记得有一次一个老板想认识宣传部的部长,最后也是通过自己找了一个机会搭上了线,完事后给自己送了一张三万元的购物卡。

    但后来邬局长等人对市委小车班的调查却让李昊展开始疑惑起来,他不知道当时酒店发生的一切,但最近陆陆续续的消息传出,好像邬局长就是在调查那天季子强出行的消息是哪一个司机走漏的,这显然的,葛秋梅没有给自己说实话,她一定不是简简单单的想要认识一下季子强。

    为此,李昊展紧张起来,后来他找到了葛秋梅,说起了这事,但等葛秋梅泪流满面的告诉了他一个故事之后,李昊展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听葛秋梅的指挥了。

    葛秋梅对李昊展说,她和季子强的认识也是在一个酒吧,那时候季子强刚来北江市,家属也没带来,朋友也不多,在他们认识后,季子强就迷恋上了葛秋梅,两人的关系很快就得到了突破,季子强在外面给葛秋梅秘密的购买了一套房子,把她金屋藏嬌着,两人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的过了好几个月的幸福生活,但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就在前一阶段,葛秋梅一次没有注意到,也可能是橡胶厂的伪劣产品害了人,这葛秋梅一夜之间怀上了季子强的孩子。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个时候,季子强不认帐了,他借口工作忙,再也不理睬葛秋梅了,葛秋梅现在就想找一个方便的时候,堵住季子强好好问问,看看这肚子里的孩子到底该怎么处理。

    李昊展听完之后有点气愤填膺,原来季子强还是这样一个背信弃义,始乱终弃的人啊,他心里就决定了,一定要帮葛秋梅找到一个机会。

    人家葛秋梅多好啊,到现在这地步了,人家还是顾全着你季子强的名声,不愿意找到市委来让你难堪,你这也有点太不仗义了,还动用公安局来调查谁走漏了风声,真是小题大做。

    李昊展心里想着季子强的事情,却突然听到了正在吃饭的季子强笑着招呼起刚刚進来的市委副書記屈舜华:“舜季書記,怎么今天你也来这里吃饭,嫂子罢工了?”

    屈舜华哈哈的笑着,走过来说:“可不是吗?你嫂子今天回娘家了,家里也就剩我一个老头子,我也懒得做饭,就来凑合一顿,对了,季書記怎么也没回去。”

    季子强说:“我出去了一趟,这一下就堆了很多文件没看,中午抽时间赶快学习一下。”

    “嘿嘿,那上面能有什么。。。。。”说了一半,屈舜华就没说了,本来想说那文件都是没营养的东西,不值得耽误回家吃饭来学习,不过看看周围吃饭的人,这话就不能说了。

    季子强也是理解屈舜华,也嘿嘿的笑了两声。

    “对了,季書記,晚上我请你吃个饭吧?你回来天天忙,我都没时间给你接风洗尘,就今天晚上了,刚好我也没地方吃饭。”

    “我们两人就不要客气了吧,还请什么?”

    “那不行的,礼数还是要有,这样,晚上也不多叫其他人,我们在桃源聚去,那地方不要看小,味道真不错的。”

    季子强最近真不想喝酒,但屈舜华不同于其他人,这个人在北江市是有资格也有能力让每一个人都不敢小瞧他的,就算季子强现在的风头很是强劲,但他还是希望能安撫好这个老谋深算的副書記,他不乱跳,给自己省了很多麻烦。

    季子强也就同意了,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晚上好好的喝上几杯,说起来啊,真还是很久没有和屈書記你单独喝了。”

    “是啊,是啊,所以今天不能推。”说完,屈舜华就拿起了电话,给酒店拨了过去,看来他和桃源聚的老板还是挺熟的,两人还开了几句玩笑,这才定了包间。

    李昊展在这个时候也听的是眼光不定,他有点吃不准这是不是一个让葛秋梅去堵季子强的机会,但说真的,不要看李昊展和季子强都在市委,但要搞清季子强的去向行踪也并不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所以最后李昊展决定,这个消息还是要通报给葛秋梅的。

    李昊展不再继续逗留在餐厅了,他站起来出去之后,到了市委花园的无人处,拿起了电话,给葛秋梅通报了季子强晚上的行踪。。。。。

    季子强一直陪着屈舜华在餐厅里带了好长时间,主要是屈舜华来的晚,季子强吃完也不好急于的离开,两人不过本来也有很多工作方面的事情可聊,就闲扯了一会。

    季子强走的时候,却看到小王正不安地站在那里,似乎担心饭菜不和季子强的口味一样,季子强笑着说道:“这饭菜不错,值得表扬,小伙子,你叫什么名字?”

    其实季子强也比这小王大不了多少,不过他当领导也有点时间了,自然无形中也有点领导的架子。

    听到季書記问自己的姓名,小王只感到心脏一阵狂跳,他知道一个机会已摆在自己的面前,能不能把握住,就看自己的了,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季書記,我叫王志远,现在负责机关食堂管理,以后季書記有什么事叫我小王行了,我一定把事做好。”

    季子强富有深意地看了王志远一眼,说道:“不错,小王,你去工作吧,这机关食堂,关系着市委机关广大干部职工的生活,你一定要把它办好,让大家满意。”

    “我一定牢记季書記的话,你放心。”

    季子强挥挥手,也就离开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