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风笑天在做什么呢?

    此刻的风笑天正坐在中国最新型的094型潜艇上,这个潜艇可以携带射程达8000公里的巨浪2型弹道导弹,这次执行任务的交通工具居然是核潜艇,对此,风笑天事先并不知道,他曾经想到过飞机、轮船,就是没有想到会是这玩意儿,这也是他以前执行任务时从没有过的待遇。

    东西确实示好东西,但风笑天些天在潜艇却根本都没有休息好,摇摇晃晃的潜艇一点都不舒服,他好几天都是点睡眼惺忪的模样。

    干潜艇兵这一行,就要有超强的忍耐力,还要耐得住寂寞,下潜航行,特别是这种续航能力相当强的核潜艇,很少见光透气,可以说是枯燥到极点,身为特工的风笑天,对这种烦闷的旅行倒没有多少不适应,对他来说,有床就能打发日子,海下航行期间,除了吃喝拉撒,他基本就窝在床上睡觉,睡得昏天黑地,2年多的牢狱生涯,他就是这么打发过来的,以至于时常过来关心他的那些海军军官,也不得不佩服这家伙的确能睡。

    水下无日月,这艘搭载特殊旅客的核潜艇已经在水下连续航行一周多时间,风笑天心里清楚,到目的地时军方的人会通知他,核潜艇内不能随意走动,他的目的就一个,睡觉,继续睡觉。

    躺在床上睡得正香的风笑天听到了敲舱门的声音,睁开了有些惺忪的睡眼,進来的是一名海军军官,这名军官每日至少过来看望风笑天一趟,但仅仅是瞧一眼就走,没有跟风笑天有过多的交流,不过,风笑天倒不讨厌这名军官,只要这名军官出现,他至少还能感觉到这艘核潜艇内还有大活人。

    这时,艇身似乎没了颤动,就连那恼人的驱动噪声也静止下来。

    “。。。。。。到了吗?”风笑天从床上坐起身子,瞧了瞧手表。

    “艇长请你过去一趟。”海军军官的表情有点严肃。

    “奥,这样啊,好吧,不过老兄啊,你应该开心一点。”风笑天站起身子,笑着说。

    海军军官微微笑了笑,没有答话,这名特殊旅客的性格的确逗人爱,一周多的烦闷航行,他就老老实实的待在舱里,从不给自己惹麻烦,有时候,他都有些不理解上级为什么让自己盯牢他。

    “伙计,你是海军陆战队的吧?”风笑天漫不经心的突然问了一句。

    那名军官微微愣了愣,瞧了风笑天一眼,并不回答。

    军人就是好,守口如瓶,风笑天笑了笑,不再追问,早在这名军官出现在他眼前的时候,风笑天就从他的气度上判断出身份,冷俊的眼神,简短明了的语气,还有那黝黑的肤色,不用说,定是军中的好手。

    风笑天随着那名海军军官走过长长的舱道,风笑天進了一间舱房,舱内陈设简单,一床一几,但就这待遇也绝不简单,潜艇里最值钱的就是空间,不是主要的潜艇军官,根本都不要想住单间。

    在这里,风笑天看到了那个就在最初见过一面的艇长,这是一个过于严肃的中年人,没有穿军服,但脸上和身上依然流露出只有军人才有的强硬和阳刚之气。

    那个带风笑天过来的军官给艇长敬了一个礼:“报告艇长同志,人已经带到,报告完毕。”

    艇长没有还礼,只是简单的点点头说:“好吧,我要单独的和他谈谈,你去做刚才我说的那些准备工作。”

    “是。”

    那个军官离开了。

    风笑天随意的打量了一下四周,这个房间也太简单了,一点看点都没有。

    艇长没有招呼他坐下,从茶几上拿起了一份电报,说:“你看看,这是你们安全部一大早发来的电报。”

    风笑天邹了一下眉头,一大早发来的电报,怎么现在才给自己看,他疑惑的看了一眼艇长。

    艇长不动神色的说:“是你们头儿让等到这个时候才给你看的。”

    “奥。我看看。”

    风笑天就认真的看了起来,电报是安全部九处发来的,后面的签名是王处长,看着看着,风笑天就感到头大起来了,上面竟然要求他返回巴尔的摩,在那里会合箫易雪,一起对巴尔的摩安全部基地里面的鼹鼠進行清理,显然的,这活不仅麻烦,而且还脏手,风笑天很不满意,自己这次出狱不是说好就是完成对季子强的保护任务,协助他救援萧博瀚的吗?现在任务已经完成了,自己可以好好休息了,怎么半道上又弄出了这么一个事情。

    风笑天冷冷的把电报还给了艇长,说:“我有的选择吗?”

    艇长凝重的摇摇头,说:“几乎没有,我们已经到夏威夷了,按我接到的另一封南海舰队司令部的指示,在这个地方放你上岸。”

    “你的意思是说,就算我不愿意,但你还是要把我弄出去?”

    “是啊,我是接到这样的命令,所以你恐怕没得选择,上岸之后,会有人和你联络并安排你到巴尔的摩的,你如果不想执行这个行动,上岸后你和你们自己部门的人协商。”

    风笑天有点无奈的摇摇头,自己被王处长涮了,虽然电文后面写着自己要是不愿意执行,可以尽快的提出,总部会另行安排,但在这个水下几百米的地方,自己跟谁提出,自己能推的掉吗?关键的是,就算自己不愿意,这个艇长一样会把自己弄倒岸上去,到了上面,自己不听联络人的安排成吗?唉,这有点像强~奸。

    但能有什么办法呢?这个世界,只有傻子才会认为什么事情都能讲道理,很多事情本身就没有道理可说。

    风笑天很是无奈的问:“行吧,那什么时候上岸?”

    “现在,你没发觉我们的潜艇已经停车了吗?”

    “老大,不会吧?现在?”

    艇长这时候才露出了一点点笑意,一面站了起来,说:“是的,现在,我们走吧。”

    说完,也不能风笑天有所表示,他就推开门走了出去。

    风笑天无精打采的跟在后面,奶奶的,这事情弄得。

    两人穿过走道,又下了两道旋梯,走下旋梯,眼前的景象让风笑天愣了愣,只见20余名穿着海军礼服的持枪水兵列队站立在旋梯两侧,军容严整,水兵一侧,还站着几名海军高级军官,看军衔,不是上校就是大校。

    “敬礼!”一声令下,20余名水兵同时举枪,行持枪礼,20余名水兵动作整齐划一。

    与军方合作就是不一样,这可是海军最高礼仪,风笑天走过列队向他致敬的水兵,身上的血液开始沸腾,这种待遇他可是从来没有遇到过,刚才心里那一点点的不快也烟消云散了,哥们这就像出征的壮士一样呢,多光荣啊。

    走近几名高级军官面前,军官们一起给风笑天敬礼,艇长也变得很正规起来,向风笑天伸出了手。

    “009先生,这趟旅行感觉怎么样?”

    “还好。”风笑天微笑着跟艇长握了握手。

    “你的目的地已经到达,也希望你以后的旅途也愉快。”

    “谢谢!”风笑天礼貌的表示感谢,瞧了眼舱内另一端的筏门,那里,还站着两名水兵。

    “打开发射舱。”艇长发出了命令。

    筏门一侧的两名水兵熟练的打开了筏门,拉出一块圆形的管道,打开管道门,里面光滑如镜。

    那名艇长微笑着说道:“009先生,你就从这鱼雷发射管道出去。”

    风笑天瞧了眼管道,管道内刚好能容一人躺下。

    “等你出去后,你的装备也从这个管道发射出去,请注意接收。”

    风笑天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他现在一点都不能表示出不满意来,这么多的人看着自己呢。

    换好蛙人行头,风笑天躺在管道内,正要戴上氧气面罩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歪着头,对艇长问道:“对了,我想看看同来的那两个伤员?”

    艇长摇摇头:“他们都很好,但我们不能耽误时间了,这地方一点都不安全。”

    “奥,那好吧,希望我以后还有机会和他们,和你们见面。”风笑天招了招手,以示告别。

    “保重。”艇长话不多,但目光有丝炙热,向风笑天行了个标准的军礼。

    “关闭管道,准备发射!”艇长再一次发出命令。

    “啪”的一声,管道关闭,风笑天赶紧戴好氧气面罩,跟着,感觉到管道滑入发射弹道,这玩意儿好,发射鱼雷变成了发射大活人,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的风笑天微感刺激。

    “发射!”艇长一声令下。

    一名水兵摁下了发射按钮,发射管道在瞬间推進,“呼”的一声,风笑天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猛的向前一滑,急速的弹射,紧接着感觉身体一缓,浑身一阵冰冷,似有阻力,风笑天的身体已经成功的弹射進了海水里,水泡哗啦一阵乱冒,强大的惯力让他的身体在黑暗的海水里翻了几个滚。

    刚控制好翻腾的身体,又是一阵密集的水泡在不远处出现,两团黑呼呼的物体在水泡中时隐时现,应该是从鱼雷发射管发射出来的装备,风笑天瞧得明白,赶紧滑游过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