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也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一下完全的明白了杨喻义的动机了,杨喻义让杭正固在这个会上提出来这个事情,并非无的放矢,杨喻义现在变得狡猾和谨慎了,他少了过去的直接和鲁莽,多了现在的试探和机警,他就是想要再一次确定,看看自己还有没有反扑和弥补的方法,要是自己说出个一二三四来,他就会停止下来,收回他准备好的攻击。

    但如果今天自己当着这些常委们,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说不出一个让大家信服的理由,他肯定会展开他第二波的攻击,那个攻击,或许就不是在北江市進行了。

    季子强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就变得有点惊慌失措了,他有点烦躁的从兜里掏出了香烟,低着头赶忙点上,使劲的大吸了几口,就听到杨喻义依然很客气的说:“季書記就谈谈吧,不要让大家误解你。”

    季子强不能在继续装聋作哑,他有点心不甘,情不愿的咳嗽了两声,说:“这几个人啊,是商务部让我们北江市带着一起去的啊,说我们在美国不恨熟悉,那些人对当地的风土人情很了解,你们还别说,人家去了是给我们帮了很多的忙,对了,你们说的那个女翻译啊,我都从来不认识她的,说什么夹带情人出去旅游,可笑啊。”

    宣传部的席部长就帮着证实起来,说:“是的,季書記过去都不认识他们的,这真的是商务部让带上去了,要不你们可以给商务部打电话查查?”

    开玩笑呢,一个市级部门,谁敢给商务部去电话查证,就算查,人家能甩你?

    不过杨喻义却笑了,他再也不说什么了,他的心里变得坦然起来,小子,你拿商务部来吓唬我啊,只是你季子强忘记了一个问题,你看似完满无缺的谎言中有一个小小的漏洞,那就是箫易雪的底细我也知道,不要以为你说个不认识她,我们就认为你真的不认识她了,嘿嘿,就是这一个小小的漏洞,就可以表明在这个事情上你季子强的心虚,这就够了。

    季子强的话引来了大家的全部理解,所有人都点点头,奥了一声,理解,理解,既然是商务部的人,什么事情都不存在了。

    连杨喻义也是点头说:“这样啊,这就对了,有时候这谣言真是无中生有的。”

    季子强淡淡的看了一眼杨喻义,笑了笑,心里也在说:小子,那个漏洞就是专门给你留下来的。。。。。

    开完会,季子强第一个离开了会场,他思考着接下来杨喻义和杭正固有可能会采取的动作,一面想着,一面若有所思的坐在了自己的办公椅上。

    屁股还没有坐定,就听到了办公桌上那红色的保密电话骤然想起,这个电话的铃声和那个黑色电话铃声是不一样的,每一次想起,季子强都会有一种紧张的情绪,因为大多数情况下,这个电话都是上级的。

    季子强赶忙欠身抓起了电话:“你好,我北江市季子强,请问。。。。。。”

    “季書記你好,我是总理办公室,请稍等,总理将和你讲话。”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平稳的,不夹杂任何情绪的中年男子的声音。

    季子强心头一阵狂跳,忙说:“知道了,谢谢。”

    抓着电话的手不由的紧了紧,总理亲自给自己打电话了,这真的出乎季子强的意料之外,季子强有一份欣喜,还有一份紧张。

    过了大概有几十秒的时间,季子强就听到了话筒中传来总理那浑厚的,略带沙哑的声音,不过好像他并不是给自己在说话:“嗯,这件事情你们几个部委自己拿出方案,下次开会我们可以讨论一下,要没有其他的事情,散了吧。”

    在过一会,季子强有听到总理说:“子强同志啊,祝贺你圆满的完成了这次任务,感谢你为国家做出的努力。”

    季子强忙谦逊的说:“总理过奖了,这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但说完之后,季子强一愣,自己的话怎么有点想电影里面的台词,他不好意思的自己笑了笑。

    总理却说:“你也不用客气,不过很遗憾的告诉你,这件事情我是没有办法给你嘉奖的,你恐怕要做一次无名英雄了。”

    季子强也慢慢的轻松下来了,嘿嘿一笑说:“我有心理准备。”

    “哈哈哈,好,好,觉悟不低吗。另外啊,我顺带通报摸你下,萧博瀚已经清醒,早上我们收到了他从潜艇发来的一封电文,箫易雪同志和范部长也在早上详细的汇报了你们此次到巴尔的摩所有的情况,子强同志你的表现可真让我惊讶啊,真的不错,看来派你过去是很正确的选择。”从总理的语气中可以听出,他此刻的情绪还是很不错的。

    季子强也顾不得客气了,忙说:“总理,我觉得萧博瀚一定另有隐情,那封情报他已经收回了吧?”

    总理沉默了片刻,说:“好吧,我满足一下你的好奇心,就算是对你的一个奖励吧。情报完好无损的到手了,还有啊,你的判断不错,是有隐情,安全部在巴尔的摩基地出现了鼹鼠,安全部正在组织力量准备采取动作。”

    “难怪了,我就说吗,要是没有特殊的情况,萧博瀚不至于被困在哪里。”季子强如释重负的说。

    “是啊,说起来安全部的工作由于他有很大的特殊性,所以复杂程度远远大于其他部门,对了,我差点还忘了,早上范部长还说了,说你很适合负责安全部的一些工作,他还说你的脾气很对他的路,让我给你做做工作,把你调到安全部来上班。”

    季子强这一惊非同小可,想到在巴尔的摩的那个夜晚,想到那血腥暴力的一些场面,特别是最后风笑天处理秦寒水的方式,季子强就觉得现在还有一股凉气在后背乱串呢,他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尿颤,虽然这不是可视电话,但季子强依然把头摇的拨浪鼓一样的说:“总理,这可使不得啊,我晕血,我见不得那种场面,我更适合地方上的经济工作,我也不适应国外的生活,我。。。。。”

    对面没有一点声音,想必总理也很惊讶季子强这过激的反应了,这让季子强突然醒悟过来,打住话头,不敢在多说什么了,他想起,好像一般的领导在听到上级这样的询问的时候,都应该说:我坚决服从上级的安排。

    但季子强实在是担心总理真的把他弄倒安全部去了,那地方,想起来都毛骨悚然的。

    好一会,两人都没有说话,最后还是总理打破了沉默,说:“你紧张什么?又不是说现在就要调你过去,不过是范部长随口说说而已,我不是还没有答应他吗?”

    “额,是是,总理啊,你可千万不要答应他,我实际上胆小的很。”

    总理再一次爆发出一阵朗声的大笑:“哈哈哈,这是我今天听到的最好笑的一个笑话了,你胆小,真还没有看出来。”

    “是胆小,是胆小。”季子强连连的说。

    “好了,好了,这个问题我们先不要谈了,听箫易雪说啊,在北江市有人用500万买你的人头,有没有这回事情啊?”

    季子强没想到箫易雪把这个事情也给总理说了,季子强说:“事情倒是有点这苗头,不过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容易,我也不是吃素的。”

    “嘿嘿,子强同志啊,怎么现在不怕了。”总理的思路一点都没有乱,马上就找到了季子强前后不同的矛盾。

    季子强忙说:“这个啊,这个不过是一些宵小之辈在异想天开,和安全部的事情不同。”

    “嗯,是不同,所以过段时间啊,准备让箫易雪到北江市去,帮你排除一下这些隐患,在共和国这片土地上,还轮不到他们如此嚣张。”总理很有气势的说。

    “谢谢总理的关心,不过听总理你的意思,好像箫易雪暂时还回不来?”

    “是的,她马上就要和风笑天一起返回巴尔的摩,处理一些善后的事宜。”

    “奥,这样啊,”季子强理解所谓善后的事宜是什么,那肯定就是甄别和处理巴尔的摩我们内部的鼹鼠问题。

    但在挂上了电话时候,季子强的心中又有了一个不解的问题了,风笑天不是和萧博瀚一起在潜艇上吗?这。。。。。他怎么能返回得了呢?总不会等他回来之后,在去吧,那还不的等到猴年马月。

    季子强想了想,却没有想出个结果了,他就摇摇头,算了,想不通的事情就不要想了,安全部的事情,本来都够玄的,早就超越了一般普通人的想象空间了。

    但季子强此时对风笑天也多了一份牵挂,这个桀骜不驯,玩世不恭的年轻人,虽然和季子强不过是短暂的相处了几天时间,可是,他依然在季子强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季子强闭上眼,想象着此刻的风笑天应该在做什么。。。。。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