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明白了这个官场潜规则,不管是否官场中人,如果能找到使用的对象,并熟练运用,都能用之实现自己的利益,达到自己的目的,有的得到了金钱等物质利益,有的得到了党票、官帽。因为在有些官员那里,什么政策、法令、道德,都是鸟屁,在他们心中,只有具体的实际的利益,利益,还是利益,而且,说准确点是他们个人的利益。

    于是,很多人都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季子强这里,这样的时候,季子强总是善解人意的,每天的时间安排很满,从早上上班开始,一直到下午下班,几乎都在听单位负责人的汇报,对他们的工作表示肯定,对他们的态度表示理解,对他们的做法表示赞同。

    季子强早就看透和洞悉了这官场的人心和想法,但正因为他看懂了,所以他也要借此来稳定人心,这应该是最好的一种方式,大家的心稳了,自然会好好工作,不会想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情,北江市稳定了,季子强就可以放手做其他的事情了。

    就在季子强高兴不已的时候,他召开了北江市的常委会,这是季子强回来之后的第一个常委会,也都下发了会议议题,主要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宣传部的席部长给常委们汇报此次考察的情况,另一个是研究和确定北江市和巴尔的摩建立友好城市的计划。

    应该说,这两个议题都是没有什么悬念可想的,汇报一下,大家听听就可以了,至于友好城市的问题,连李云中書記都表示了赞同,其他人就算谁有异议,季子强只需要把李云中往出来一抬,估计所有阻力都会烟消云散。

    所以季子强情绪很不错的走進了会议室。

    与会的常委们都客气的招呼着季子强,季子强微笑着一一的回应,对季子强此次获得的大丰收,每个人心里也是很服气的,一次拉来几十个亿的投资,这真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关键这还只是一个开头,只要这几家的投资落到了实处,他们得到了优惠,后面应该还会接二连三的来很多家,那就不是三几十个亿挡得住了,大家乐观的认为,明年的北江市将是一个丰收年,而这一且也完全得益于这个年轻的市委書記。

    季子强一面回应着大家的招呼,一面就走过去,坐到了自己的的位置上,本来人数不多的会议室很快就安静了下来,季子强揭开面前水杯的盖子,摘下了手表,环顾一周后,说:“今天的会议比较简单,大家也都收到了会议议案,所以我就不多说了,让席部长给大家介绍一下吧?”

    席部长在季子强说完之后,便开始发言了,这次席部长还是很有些自得,在这些个常委中,也只有自己一个人陪着季子强出去转了这一大圈,不在于去什么地方,也不在于外面怎么样,关键是可以和季子强一起出去,这本身就是一个耐人寻味的举动。

    最近几天啊,席部长不管走到什么地方,看到的眼光都是羡慕嫉妒恨,当然,‘恨’是不太明显,没有像席部长这样阅历丰富,眼光独到的人是看不出来对方眼中所有的含义的,但看懂了他们的嫉妒,席部长更感到高兴,这证明了自己正在成为他们羡慕的对象,正如席部长立下的座右铭一样,与其让自己嫉妒别人,不如让别人来嫉妒自己。

    被人嫉妒的感觉真好!

    席部长洋洋洒洒的讲了起来,从考察团到国外后的见闻,一直讲到现在已经签订下来的投资收获,从出去的人眼界得到开阔,再讲到我们北江市的差距和不足,总而言之,他用一个宣传部长最拿手的宣传方式,展示了这次考察获得的巨大成功。

    这讲话中自然不泛对季子强的溢美之词了,他有节奏的,不重复的,高调的对季子强做了大篇幅的赞美,有的话让人听起来有点夸大和不真实的感觉。

    但谁会那样较真呢?每一个人和都懂得,成绩一定要归于领导,不管事情的真相是不是那样,都必须那你要做,何况在这次考察中,季子强也确实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

    席部长的长篇大论让季子强自己也有点晕陶陶的了,在过滤掉一些平凡和失误之后,季子强觉得好像自己真的很完美一样,对席部长那捎带露骨的赞誉,季子强也早就习惯,一点都没有觉得刺耳和难堪,应该说,所有官员都已经具有了这样的适应性了,天天听,年年听,最后自己也会真的认为自己很伟大。

    等席部长讲完之后,季子强在大家的点头赞许中,就准备说一说北江市和巴尔的摩缔结友好城市的事情,但他没有来得及说之前,常务副市长杭正固却说话了:“不i错,不错,听了席部长的介绍,我这都感到热血沸腾起来了,呵呵,这次以季書記领队的考察获得了这样巨大的成功,是值得大家学习和总结。。。。。。”

    季子强邹了一下眉头,他不太理解这个杭正固今天是什么意思,要知道,这里的所有人讲话看似若无其事,实则每个人的讲话都会带有自己的倾向性和内在的意图,没有谁在这个地方胡言乱语,而杭正固作为一直追随杨喻义的一个人,这样急着跳起来赞美这次考察,本来就让人值得深思,季子强就淡淡的看着杭正固,看看他最终要表述一种什么样的思想。

    季子强的眼光让杭正固感到了越来越大的压力,就在昨天接到开会通知的时候,杨喻义把他叫到了办公室,指着会议通知上面的会议议题问杭正固:“杭市长,你认为这次季書記的考察怎么样?”

    杭正固咋一听到这个问话,心里一愣,这还用说,整个考察应该算是完满的,但杨喻义这样问自己,肯定是另有异议了,自己应该小心的应对才好。

    杭正固只是稍微了迟疑了一下,就瘪瘪嘴说:“我觉得很一般吧,听说这次花费也不少,虽然大部分考察费用是省钢出的,但省钢的钱也是国家的钱,对不对,还有了,这次几家投资项目给出的优惠也是很大的,也就是季子强找来的项目,要是你我找来的项目,能给出这么好的政策?”

    说完,杭正固还很是感慨的摇摇头,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杨喻义却笑了笑,对杭正固这样的东拉西扯杨喻义也能理解,这小子本来就是一个找不到主题的人,看来啊,今天自己是要给他把主题点出来的,正如苏良世省长说的那样,自己已经在和季子强的较量中连吃败仗了,所以这次要提前留个退路出来,用这小子去试试刀锋。

    杨喻义说:“正固同志啊,你说的是有些道理,但我感到真正的问题还不再这里。”

    “奥,杨市长的意思是??”

    杨喻义杨了杨手中的会议通知,说:“考察成绩好坏我们暂且不谈吧,先说说这次考察的动机,做任何事情,动机很重要,比如说考察的人员配置问题,我看就很有问题,那个叫萧什么的翻译是从哪里来?还有另外几个人对考察有什么帮助?还有季子强在考察途中违反纪律,在外和女翻译留宿一夜?这些问题就表明了季子强的考察本来也是带着出去游山玩水,私会情人的味道?对了,还有那个省钢的成厂长,听说带去了他的一个姘头,而这些费用最后全部由国家来承担了,这算一种什么性质?”

    杭正固听的一愣一愣的,这些传闻他也是听到过,但从来没去细想,人家季子强出国旅游夹带几个人管自己鸟事,花的钱又不是自己的,不要说季子强,就是自己遇到了这样的考察,自己肯定也会带人的,这算不得什么,**的钱,大家花吗?对不对。

    不过现在杨喻义讲起了这事,看来他是要用这事情做点文章出来了,这好啊,你们闹闹也好,牛打死马,马踢死牛,干我吊事。

    杭正固连连的点头,说:“嗯,嗯,我也听说过这事情,要说起来啊,这确实关乎一个动机问题,有时候我们看待事物,就应该看到本质,胜者王侯败者寇的思维是要不得。”

    杨喻义嘿嘿一笑,说:“这样看来正固同志也认为这样不对了?”

    “当然不对,这放在哪里说都是不对的,考察是一项政治活动,带上一些不三不四的人,算什么啊,这样造成的影响也是很恶劣的,最近大家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呢?”杭正固胡言乱语,煽风点火的附和着杨喻义。

    杨喻义沉吟了一下,说:“正固同志啊,我准备在会上就这问题提一提,另外啊,这个问题我们还应该给上级相关部门反应一下才对,惩前毖后治病救人啊。”

    “奥,奥,这样啊,这倒是个好主意。”

    “不过我希望这头炮你来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