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苏良世慢慢的抬起头,看着杨喻义,说:“你说的这个问题啊,确实值得提醒一下季子强同志,这倒不是带几个人出去旅游一下的事情,关键是一个原则问题,中央也三令五申告诫我们地方政府了,不要假借考察行游乐之实,何况这样做影响很不好。”

    杨喻义见苏良世也认可了自己的攻击路线,就暗自冷笑一声,说:“是啊,在不提醒季子强同志的话,以后不知道他会无所顾忌到何种地步。”

    “那你准备怎么提醒一下呢?”苏良世静静的问。

    “我想先在北江市内部提醒一下季子强同志,然后如果有必要的话,也可以给省委相关的部门反应一下吧?”

    苏良世就笑了笑,说:“喻义同志啊,给省委部门反应一下是必须的,但还不是全部?”

    杨喻义一下愣住了,苏良世这是什么意思?不过很快的,杨喻义就明白了,是啊,到季子强这个级别了,除非是李云中才能批评的了他,要说到处理他,恐怕李云中都有点力不从心了,而且李云中已经好几次的支持季子强了,想让他对季子强发难,想想也是不太现实。

    杨喻义一下就有点垂头丧气起来,本来想好的一个攻击,现在看来也成了纸上谈兵的事情了,唉,季子强这个奇特的位置啊,真还有点不好下手弄他。

    苏良世看着杨喻义失望的表情,自己到先笑了,说:“我早就说过你喻义同志了,眼界就是不高,胆气也是不壮,做什么事情都缺少一点魄力啊。”

    杨喻义愣愣的看着苏良世好一会,突然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嘿嘿,我身上的缺点怎么苏省长你都看的这么透彻,我以后一定加强自身的培养,努力克服这些缺陷。”

    苏良世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又想了想,说:“对了,我觉得啊,为了保险起见,最好这事情你不要伸头。”

    “这还有不保险的吗?”杨喻义奇怪的问。

    苏良世有邹起了浓浓的眉毛,有点感慨,也有点无奈的说:“你和他交锋的次数还是太少,这个人啊,不要用常理去推测,所以提前给自己留条退路,这是绝对必要的。”

    见苏良世说的如此郑重其事,杨喻义也凝重而缓慢的点点头,对苏良世的话,他还是要好好的掂量一下的。

    季子强回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听到萧博瀚的任何消息了,箫易雪到北京去述职汇报这次的行动还没有回来,季子强给安全部的范部长去了个电话,只是简单的汇报了一下,北京方面也没有要求季子强过去汇报情况,也许这个事情上面都很清楚,不需要惊动太大,引起外界的猜疑。

    范部长也很高兴的勉励了季子强几句,但就算范部长,他也无法得知萧博瀚的近况,要知道,潜艇从茫茫大海的那一头返回中国,过程应该是很漫长的,每小时5060公里的时速(一般潜艇的速度是按‘节’算的,我就是说的通俗一点),没有一两个月根本都回不来,不过094潜艇上有良好的卫生救援设备,萧博瀚和聂风远这样的外伤应该是能获得治疗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找到萧博瀚是一个难题,把他运回国内就更难了,所有的港口和机场都布满了美国情报局的人,想要让这样一个大活人安全的返回,实在没有太多的良策可选。

    就在季子强离开北江市的当天,范部长才给季子强通知了一个最新的运送方案,因为在靠近美国的地方,刚好海底有一艘潜艇在做战备巡航,让潜艇带回萧博瀚是很冒险,但相比于萧博瀚手中的情报,这个险还是值得一冒的。

    季子强在巴尔的摩的那些天一直都想不通一个问题,他偶尔的也会浏览一下军事新闻的,据很多国外的专家说,中国的核潜艇跑动起来就像是拖拉机,推土机,轰隆隆的从三亚启动,在日本都能听到,但为什么那天那个潜艇就能跑到美国的海岸线旁边去呢?

    难道那么大的声音,人家的声呐就听不到吗?

    季子强一直是怀有这个疑问的,直到他回来之后有天晚上很认真的在网上翻看了很多篇军事文章之后,季子强才恍然大悟了,嘿嘿,原来如此啊,你们外国人真傻,真的以为中国的核潜艇噪音那么大吗?

    那中国还留它有鸟用啊,告诉你们,我们这噪音就是让老外听的,估计潜艇里面专门放了个国产金牛牌拖拉机的发动机每天响着,等真弄起来的时候,金牛拖拉机的发动机往海里一扔,你们再也找不到我们核潜艇的声源了,兵者,诡道也。

    额,这是军事咪~咪,请读者朋友不要告诉外国的朋友啊,谨记!!

    搞懂了这个问题,季子强对国家国防事业就信心大增,这心里一高兴,工作的劲头就更大了,每天陪着巴尔的摩的客商不是考察项目投资,就是介绍政策优惠,在不就是浅谈合作事宜

    ,当然了,这些朋友也是要吃饭喝酒的,季子强就豁出来了,像一个专业培训过的三~陪小~姐一样,让巴尔的摩商会的客人都很满意,季子强的心里也想好了,这次无论如何,只要拉来那么几个投资,以后随着北江市和巴尔的摩友好城市的建立,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外资来到北江市来,现在关键就是一个带头的问题。

    还算好了,最后有三家在离开北江市之前都签订了合作协议,有旅游的,有冶金,电器方面的,虽然只是三家,但总体签订的项目投资额度达到了38亿元人民币,这对北江市来说,也算一个大买卖了,季子强最近几天笑的合不拢嘴,大家都觉得他比过去亲切了许多。

    本来就是接近年底了,季子强事情更多,考察其间堆积下来的许多事情也亟待处理,每天到办公室汇报工作的人太多了,市直单位的主要负责人以及县,区的書記,县长们,想尽千方百计,都要找到季子强汇报工作,而秘书小刘虽然早已经熟悉了工作流程,但骤然遇见这么多的汇报工作的领导,也是忙的手忙脚乱,他不得不提醒前来汇报工作的领导,时间不能太长了。

    季子强在这方面放手让秘书小刘安排,所以,小刘的电话不断,大都是要求小刘一定要安排给季子强汇报工作的时间。

    这其实是一种态度,季子强自己也是明白的,自己在北江市的地位在逐渐的稳定中,市直单位领导和县区领导都准备表态了,从现在开始,死心塌地跟着季子强干,汇报工作的时间不会太长,关键是表态,所以,他们是一定要见到季子强的。

    官场上的每个人都明白一个道理,中国的权力理论上属于人民,实际上来源于上面的任命和授予,在机关,如果没有贵人提携,领导提拔,是没有出头之日的,即便是表现优秀,群众拥护,但关键的关键还在于领导,在于上级,上级一句话,可以让你飞黄腾达,也可以使你今生埋没。

    正因为如此,不管是官员还是普通干部,大家几乎都把心思用在如何赢得上级认可,获得上级欣赏,用尽各种手段,博取上级欢心,大到面子工程、形象工程,小到送钱送物、阿谀奉承,无不属于此种心态和行为,为了上级领导高兴,就要尽可能地送给他他喜欢的,说给他他爱听的。所以,在官场混的人,向上汇报,总是尽可能地将工作中的成绩和优点说足,放大,甚至无中生有,编造成绩和优点,以获得上级的肯定和赏识,至于工作中的缺点和不足,则想法设法掩饰隐瞒,甚至有的把缺点当优点,把失误当成绩。

    事实上这也是大家总结经验和规律不得不采取的行为方式,因为向上汇报自己工作中的成绩和优点,容易得到上级领导的好感和肯定,容易得到奖赏甚至提拔重用,而向上如实汇报自己工作中的缺点不足,则会使上级领导对自己的评价打折扣,轻则受冷落,挨批评,重则乌纱帽难保,这就是所谓的“报喜得喜,报忧得忧”啊!

    所以,在官场上混的人,不管是为了庸俗还是高尚的目的,只要想得到领导的赏识、亲近和器重,只要政治上想進步,往往主动或被动地选择迎合领导,溜须拍马,努力使领导的面子得到维持,得到美化,只有让领导高兴了,领导才会满意自己的工作,才会想到使用或提拔自己,在官场中更有一些人,为了一己私利或政治野心,把溜须拍马发挥到极致,不仅用语言逢迎领导,行动逢迎领导,甚至用自己的身体逢迎领导,以期获得领导的愉悦,满足领导的欲~望,当然,最后的结果和最终的目的还是实现和达到自己的目的,自私自利的目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