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换上来的基本都是哈县长自己的亲信铁杆,虽然是人数不多,但几乎把政府和县委的主要职能部门的一把手都囊括在内了,没动的就是那些缺权少钱,三姑妈不爱,二舅子不甩的清水衙门。

    哈县长在季子强看调整名单的时候,一直在观察季子强的表情,对他这样镇定和淡漠大为叹服,除了自己,只怕洋河县任何人看到这个名单都会有巨大的反应,不管是高兴,还是气愤,但季子强的脸上是看不出这些东西的,他像一滩百丈深水,从他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

    季子强看完名单,缓缓的递给了哈县长,没有说话,他需要调整和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准备好一会怎么回答哈县长的问题。

    哈县长等了一会,见季子强还是没有说话的意思,就忍不住主动的征询季子强了,他问了句:“季县长,你对这个调整名单怎么看。”

    哈县长想,季子强应该从笔体上看的出来,这是出之自己的手稿,这也是自己为什么要亲自写的原因,知道了是自己写的,他就不应该会强烈反对,最多个别的小调一两个人员。

    季子强见哈县长问他,想了一下,说:“哈县长,不管从级别上,还是从常委排序上,这个问题恐怕都轮不到你征求我的意见啊,呵呵。我说了能算。”

    哈县长一点笑意都没有,淡淡的说:“是的,按说是不需要提前和你通气,不过我好像听说有几个常委和你最近很热和,所以也想请你给做做工作。”

    事实上,哈县长不得不找来季子强,这两天的消息面上,已经浮现出了一种气味,那就是季子强俨然的成了吴派势力余党的掌舵人了,这对哈县长来说不算一个好消息,对季子强这个人,哈县长有太深的体会,他不希望季子强带上那些人和自己抗争,古人云: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拿下了季子强,其他人就好办的多。

    季子强见哈县长既然把话挑明了,也就不再伪装:“哈县长,对于干部调整那是你的权利,我不能乱说什么,但从目前洋河县的工作和发展看,最近是紧要关头,我还是希望这调整,等以后洋河县各项工作走稳了再动。”

    “呵呵,子强同志,你是多虑了,这次调整是我慎重考虑的,上面调整起来的干部,也算是有能力有水平的同志,我相信是不会影响到洋河县的各项工作。”哈县长口气强硬,没有丝毫退让和妥协的意思。

    季子强也知道靠自己是说不动哈县长的,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也是一个哈县长志在必得的计划,现在和他多说无益,他就闭口不说什么了。

    哈县长见他又不说话了,明白季子强心中的不满,但他不满意那是他自己的问题,就算他今天强烈反对,我也一定要把这名单拿到常委会通过,在常委会上也一定可以轻易通过,

    哈县长就冷冷说:“有不同意见也很正常,这样吧,那我们就在常委会上让大家议议吧。”

    说完这话,哈县长就收起了名单,心里想,真是给脸不要脸,你能阻止的了我吗

    从他淡漠的态度上看,这完全就是一种对季子强的藐视和无视。

    季子强有点气愤,他努力的克制住自己的情绪,站起来说:“哈县长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情,我就县回去了。”

    哈县长没说话,只是若有若无的点了点头,也站起来,转过身往办公桌那面去了。

    季子强恨恨的走出了哈县长的办公室。

    下午的常务会也许是人最齐的一次,十一个常委,除了哈县长之外,其他十个都坐在了会议室,由于哈县长还没有到场,所以会议室里也是烟雾缭绕,大家显的很随便,抽烟的,嬉笑的,打听会议精神的,传播最新洋河县的花边新闻的,整个就是一个闹哄哄的样子。

    哈县长现在每次开会都是最后来的一个,貌似这开会已经有了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排名靠前的常委,总是要比排名靠后的常委要来的迟一点,不知道是为了显示自己的身份,还是真的因为排名靠前工作太忙,谁也不会去追究,大家都很自觉的遵守着这个不成文的习惯。

    季子强一坐下,旁边的组织部马部长就递给他了一支烟,季子强刚要点起,抬头就看到方菲走着眉头,被烟熏的那痛苦的表情,季子强就摇摇手说:“今天嗓子不好,不敢抽烟。”

    说完还起身把旁边的窗户打开了,一阵风吹来,会议室里就清爽了很多,方菲向季子强投来一种感激的目光,季子强闪闪眼皮,做出一个鬼脸,把方菲马上就逗笑了,她笑起来更加的诱人,明艳不可方物。

    这里面在笑闹着,哈县长从自己的办公室里踱步出来,要进会议室门口刹那,便突然改了刚才比较随意的模样,换了一副严肃的面孔,走到那期盼已久的位置上坐了。

    县政府的通讯员也进来给他到上了茶水,其他的常委也快速的扎断嬉笑和吵闹,坐正了身体,虽然大家都不是军人,但这种整齐划一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比训练有素的军人逊色多少,这就是自发和被动的区别。

    会议室安静了下来,哈县长的眼光淡漠的的扫过了在坐的每一个人的脸,在每一个人脸上都有那么几秒的停留,让你感觉他是特别的关注你,他有很多的期望在你身上寄托。

    最后,哈县长的目光就停留在了坐在自己对面的方菲身上,今天的方菲依然是娇美和艳丽的,虽然她今天穿上了一件高档的西服,让自己的职业女性地位显的比较明确,但那中规中矩的西服是掩饰不住她独特的美丽和妖娆,她容颜娇艳成熟风韵十足,那阿娜多姿的身体曲线却更是诱人,她在这一帮暮色层层,老气横秋的官僚中,就有些鹤立鸡群的样子。

    哈县长看着她微微的笑了笑,笑起来的哈县长,会让人有一种亲切宽慰的感觉,方菲也对着哈县长笑了一下,算是领会到对方的欣赏之意。

    哈县长很快的收回了眼光,解下腕上的手表,把他放在桌子上,对大家说:“同志们,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哈县长轻微的咳了一声,会议开始,这样的会议哈县长向来都是得心应手,知道评价同志和下属应该掌握的艺术,知道关键的是对症下药,根据情况给予不同的论断和评价。他威严地扫视了一下会场,以示安静和威仪,接着喝了口水润口,才开始了讲话。

    这是他每次讲话的前奏,所有人都凝神屏气,听他说:“同志们,一年看看就过去了,今天的会议就是要大家对今年的工作做一个反思和总结,这对以后我们的工作很有帮助,现在就请冷县长给大家谈谈政府今年的工作,以及明年政府的打算安排,今天就是泛泛的谈下,为明年的县工作会议做个预热。”

    这倒让季子强有点意外了,难道今天不是为干部调整开的会议,但看哈县长那迫不及待的样子,他能继续拖下去吗

    不错,哈县长是不想拖的,但那天在季子强走后,哈县长也是思考了一阵,他想来想去还是担心季子强会在自己端出干部调整议案的时候,给自己来个下不来台,所以他决定在这个提议说出以前,县给季子强一个打击。

    冷副县长对政府这半年来的工作是了如指掌,就算不用稿子,他也可以款款而谈,他就把过去这段时间政府的工作做了归类和总结,最后从多个方面报告了新一年政府工作安排,说到了壮大主导产业,推进新型城镇化,推进城乡统筹,发展现代农业;繁荣商贸流通,承接产业转移,着力增强发展活力,转变发展方式,增强可持续发展能力,实施民生工程,促进社会和谐;加强自身建设,着力提高政府管理水平

    总算是等到冷副县长讲完了这些,季子强是没有怎么听清的,他还在思考哈县长的意图,接着哈县长也要讲一些话的,他以“解放思想,扩大开放,锐意创新,加快发展”为主题的讲话,对这个政府工作报告做了进一步的阐述。

    在大家都以为他要讲完了的时候,哈县长却突然的话题一转:“但如何才能更好的落实这些问题呢。那其中主要的一个问题就是人的问题,我们有的干部,最近听说很活跃嘛,但他在忙什么呢,忙着每天喝酒,每天搞串联,所以我现在是要奉劝一句,不要忘乎所以。”

    他的表情淡淡的,给人的感觉很平常,但是,他在整个讲话的时候,眼光都是锁定季子强的,这就让大家就听出了他话里的味道,他是在含蓄地批评季子强,很有针对性。

    刚才那些还在正襟危坐,东张西望,闲目养神的官员,都心里一阵悸动,急忙收摄心神,仔细研判着哈县长的话,预测着他下一步的行动,会不会是要对季子强再次的发出一次攻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