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站起来,帮李云中把香烟点上,说:“成,書記介绍一下就可以了。”

    李云中若有所思的抽了两口烟,才缓缓的说:“地铁项目招标的问题在常委会已经定下来了,就是按你上次提议的那样,关键的项目,从全国范围内招标,另外整个招标会聘用国内一些知名设计院的专家组成一个招标委员会,这样就能杜绝一些我们不想看到的局面发生。”

    季子强心中一阵的激动,他已经从李云中这淡淡的话语中听出了李云中整个心理上的变化,虽然李云中说的轻描淡写的,但毋庸置疑的说,李云中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已经损伤了苏良世集团的利益了,这也预示着李云中正在和苏良世渐行渐远,这应该是一个好兆头,当李云中完全和自己联起手来之后,北江市的大局就基本算是稳定了,谁再想兴风作浪都会感到力不从心的。

    季子强沉声说:“谢谢你,李書記,你做了一件别人很难做到的事情。”

    李云中摇摇头,说:“应该感谢的是你,你为了北江市的大局做了不少努力,过去啊,我还有些担心你,怕你。。。。。算了,不说这些了,下一步我可能会对省政府直属的厅局做一些调整,希望能获得大家的支持。”

    李云中在看到季子强给他的那个笔记本之后,的确在心中有了很大的转变,特别是季子强并没有用那个笔记本来作为打击苏良世的一张底牌,这一点让李云中对季子强的看法有了极大的改观,他也理解了季子强的苦心,知道季子强其实也是和自己一样,希望北江市稳定和繁荣,相比而言,苏良世就差了许多。

    这次常委会也开的并不平静,当有人提出了李云中这个想法的时候,苏良世就展开了毫不留情的反击,最后李云中不得不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换取了叶眉和谢部长等人的支持,这才压制住苏良世在常委会上的叫嚣,让这个提议得以通过,但显然的,苏良世也就从这一刻开始,和李云中有了心理上的分歧,多年生活在李云中阴影中的那种压抑,也让苏良世下意思的有了抗击而起的想法了。

    面对这个局面,李云中也决定了,自己必须放弃一些顾虑,和叶眉等人做适当的联合,所以刚才李云中的话,也正式的向季子强发出了一个暗示,送上了自己手中的橄榄枝。

    季子强何许人也,精的跟猴子一样的,李云中的话他怎么能听不懂呢?

    “李書記,这一点是绝对没有问题的,你做省委書記也一年了,人事方面一直没有大动过,现在动一下合情合理,**都说过,流水不腐,户枢不堵。”

    李云中见季子强接上了自己的示好,心中也很高兴,现在的季子强不是代表他一个人,他的背后有一股在北江市也不能小视的实力,有了他们的协助,北江市才能更为稳定,要说起来,李云中并不怕北江市的任何一股势力,但李云中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北江市出现乱局。“哈哈哈,你小子还用上**的语录了。”

    “嘿嘿,書記啊,我还是一个爱学习的人呢。”季子强也笑着打趣说。

    此刻季子强心中还有另外的几个想法,特别是季子强很想借助李云中对省厅调整的东风,对北江市也做一个适当的调整,北江市政府那面季子强有好几处不满意的地方,包括对常务副市长杭正固这个人,季子强也是早就鄙视,这个人无所事事,毫无主见,更无建树,要能动上一动,对北江市的经济建设是大有好处的。

    但现在季子强却不能提出,李云中刚刚对自己示好,自己就吐出这个问题来,似乎有点趁火打劫的投机味道,季子强就忍住了这个想法,说:“一会我准备给秋書記和良世省长也汇报一下工作。”

    “嗯,嗯,你应该去汇报一下,对了,这几天啸岭也在省城,闲了你好好开导一下他,这臭小子现在脑袋有点发热,挣了点钱,太过高调了,准备到北京去投资项目,我怕他战线太长,希望他稳一点。”

    季子强连连点头说:“我抽时间和他谈谈,看来新屏市的高速路快修好了,啸岭又不甘寂寞了。”

    “就是,让他清醒一点。。。。。。”

    季子强和李云中又聊了一会,就告别了李云中,到叶眉和苏良世那里去汇报工作了。

    苏良世就没有那种心情了,他简单的敷衍了几句,就匆匆忙忙的把季子强打发掉了,季子强的再一次成功,让苏良世心里很不平静。

    苏良世也已经憋气了好多天,地铁工程的那个新投标预案,以及李云中的那个态度,苏良世认为都和季子强有这密不可分的原因,因为这个提议本来就是上次常委会季子强提出的提议,现在也不知道季子强给李云中吃了什么药,一下改变了李云中的想法,李云中不顾自己这些年来给他立下的汗马功劳,断然的对自己发起了攻击,让人即伤心,又生气。

    想一想,要不是自己瞅准几次的机会,对乐世祥和王封蕴发起了攻击,他李云中能坐上今天这个位置吗?他现在不感恩戴德也罢了,他还过河拆桥,在自己谋划了这么长时间的一个项目中,让自己一败涂地,自己这几天不仅要安撫众多的老板们,还要安撫手下的那些嫡系们,很多善后的事情都要处理,好好的一个项目,现在搞成了一团糟。

    但季子强在叶眉那里去没有找到她,季子强看看时间,也已经到了下班的时候,季子强拿出了电话,但想一想,还是没有给叶眉打过去,回到了办公室,季子强拿起自己在国外给叶眉购买的礼品,告诉司机,自己要用车,然后季子强就驾着车上了街道。

    他想给叶眉一个惊喜,只是今天的天气不是很好,吹着风,加之气候干燥,给人的感觉不是很舒服,阴冷的气候令季子强皱眉头,他打开了轿车里面的空调,一股股热气从空调中间冒出来,窗外是一层若有若无的岚雾中,此刻正是下班时间,大街上的车特别多,一溜一溜的汽车,仿佛有生命的东西,无法桀骜不驯的横冲直撞,显得格外温顺、安详,不时看见一些抱着书本的学生走过,撒下一串串的笑声。

    季子强开车很快到了叶眉小区附近,他停下了车,步行到了叶眉的小区,保安形同虚设,问都没问,到了门口,季子强敲门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谁啊?”

    季子强没有回答,继续敲门,不过,敲门的力度大了些,门终于开了一条缝,叶眉穿着羊毛内衣,看着外面的季子强,两人目光相遇的刹那,叶眉一下惊诧的愣住了。

    季子强笑着说:“秋書記,我来看看你。”

    “哦,你怎么知道我在家里?”叶眉问。

    “我有特异功能啊,呵呵。”

    叶眉稍微恢复了镇定,招呼着季子强,说:“回来几天了,还记得来看看我啊。”

    “嘿嘿,这几天太忙了,今天到省委汇报工作,到你办公室没见你,估计你回来了,就过来看看。”

    “嗯,巧了,我今天到下面检查工作,没有参加下面的宴请,直接回家了,没想到你还来了。”

    说着话,叶眉给季子强倒上了一杯热茶,季子强赶忙接过热茶,放在了茶几上,然后就简单的给叶眉介绍了一下这次到美国去考察的情况,叶眉最近几天也大概听到了一些传闻,知道季子强带回来好多投资人,所以也对季子强表示了祝贺和赞扬。

    但很快的,两人就都没有说话了,相似各自在想着心思一样,对叶眉来说,

    季子强的突然出现,让她起初有点不知所措的感觉,因为最近一个时期,她常常梦见季子强,本来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忘了季子强的,谁知道,这种思念愈来愈强烈,有些一发不可收拾了。

    再后来,季子强也觉察到了叶眉这微妙的变化,

    他抓住了叶眉的手,两人相互注视这,叶眉脸上出现了一片美丽的红晕,季子强情不自禁的用手捧着叶眉的脸,看着脸上露出一丝潮红的叶眉,深深吻下去,两人的嘴唇粘在一起,不知道有多长时间。

    “子强,你还没有吃饭吧,我给你做饭。”

    “不了,我们出去吃饭吧。”

    “不嘛,我们就在家里吃饭,我给你做饭吃。”

    季子强笑笑:“好吧秋書記,我帮着你打下手,对了,家里有酒吗?”

    “哼,我一个女人在家里,怎么会有酒啊,不过你不要叫我書記还不好,我们一个秋書記的叫,另一个季書記的喊,大煞风景。”

    “好好,我知道了,这样吧,我下去买瓶红酒。”

    叶眉脸色发红,点点头。。。。。。

    季子强到了附近的超市,特意买来了叶眉喜欢吃的四川牛肉,还有红酒和蜡烛,叶眉看着这些东西,情特别舒畅,季子强记得她的爱好,包括烛光晚餐,包括喝红酒。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