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把那个车钥匙交给了他们两人,让他们把这辆租借酒店的车冲洗干净,车里面有很多血迹,在海边的时候,季子强和箫易雪不过是简单的擦洗了一下外面,这虽然是个小事,但真要因为这个引起了麻烦,那才让人想不通。

    这之后,季子强就安心的睡下了,这一觉就睡到了下午吃饭的时候,整整一天,季子强既没有接待华人商会的客人,也没有参与巴尔的摩市政府的友好城市洽谈活动,他就哪样睡着,本来他还可以再睡一会,是箫易雪的电话叫醒了他:“子强,我让酒店餐厅送来了一点吃的东西,你过来吧,想必你已经很饿了”。

    季子强一轱辘就爬了起来,不错,肚子真的开始着响起来,已经24小时没吃东西,季子强饿了。

    洗漱一番,在箫易雪的房间见到了她,现在睡了一觉,箫易雪的情绪也好了,脸上又出现了迷人的光泽,她的亮丽神采已经完全恢复了

    箫易雪穿着一件无袖的丝质上衣,下身是水顺的裙裤,黑白搭配、高贵而性感,脸上施着淡妆,脸色带着笑,她客气的把季子强让進了客厅。

    房间里的装修的极富超现实的梦幻色彩,精致豪华的程度要高于国内的很多酒店房间,但少了那种温馨的感觉,银灰色的主色调给人的感觉冷酷而神秘,配有整面墙的落地窗,由几十层的高空俯视下去,看到的是密密麻麻的高楼和纵横交错的街道。

    坐在靠窗的沙发上,季子强心里忽然有了一种很陌生的感觉,箫易雪坐在季子强的对面,递过来一杯咖啡,动作和神色不经意的就有了那种过于客套的感觉,也可能是季子强过于敏感,她似乎在故意拉远季子强和她的距离。

    “先喝杯咖啡,然后我们吃饭?也不知道我点的东西是不是合乎你的胃口?”

    季子强看了一眼桌上的食物,“嗯。”了一声,这种客套让季子强很别扭,一时也不知该怎么说。

    箫易雪端起咖啡,慢慢的喝,另一只手里夹着一枝细长的香烟,缭绕的烟雾中,季子强眼里的箫易雪变得神秘而冷艳,箫易雪放下咖啡杯后,抿了抿嘴唇,说:“子强,先谢谢你,要不是你和风笑天及时赶到,我真是危险了。”

    季子强有些奇怪,不是谢了吗,怎么又来了,箫易雪正在看着季子强,眼神很特别,箫易雪是一个表情很丰富的女人,尤其是那双大眼睛,可以传达很多的信息,说她现在的眼神特别,是因为她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中突然的有了一种迷离的东西,像似克制住的羞涩,也像似压抑住的渴望。

    季子强倏然一惊,一时有点不知所措了,他赶忙低下头,喝了一口咖啡,把目光投向窗外。

    房间了悄然的升起了一种奇异的温馨了,和季子强刚才進来的感觉截然不同,箫易雪想要和季子强保持住适当的距离,但她的眼睛却暴露了她的想法。

    季子强开始低头吃起了东西,他不想多想什么,他就想吃东西了,他们谁都不说话,就这样吃着,后来箫易雪拿出了一瓶酒来,季子强也没有说什么,一杯杯的喝着,昨天晚上的惊吓和心理上的变化都让季子强一时难以控制自己,他只能喝酒,只有那样,才能淡漠那些血腥的记忆。

    他们两人不知不觉的都喝醉了,看来箫易雪和季子强一样,也希望喝醉自己,麻木自己。

    连季子强自己都很奇怪,为什么每一次和箫易雪在一起的时候,自己都会毫不设防的放松自己,自己应该是觉得她足够让自己信任吧?

    接下来的几天是季子强最忙的几天,他不得不暂时忘记那个夜晚的血腥,季子强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和巴尔的摩市的洽谈已经签注了意向协定,等回到国内之后,经过常委会的研究,这个友好城市就算正式的建立了,以后北江市和巴尔的摩的交流会進入到一个频繁阶段,双方不仅是经济方面会出现一个飞跃性的联合,在医疗,卫生,旅游,教育,环保等等其他领域都会有一个全面的交流和协作,这对北江市来说就是一个难得的发展机遇。

    而随着这个协定的签注,华人商会的好些个老板都要求和季子强一起到北江市去看看,他们也想在季子强的地盘上得到扩展,对生意人来说,选定一个投资地域最为关键的一个因数那就是这个地方的领导,领导好了,他们会感到放心,也更愿意在这里来。

    这些天来,季子强的形象无疑让他们感到满意,而另外好些个巴尔的摩本地的大企业,也都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想法,作为东方这个正在欣欣向荣,蓬勃发展的国度,对这些企业来说,还是具有很强的吸引力的。

    季子强也想在巴尔的摩多滞留一段时间,那样的话,也许能给北江市带回去更多的投资和机遇,不过季子强却不敢继续待下去,那天别墅里死伤了那么多的人,虽然后来尸体都被双方处理掉了,但那些弹痕却无法修复,万一巴尔的摩警方调查起来,难保不会查到自己的头上,对了,还有美国中央情报局的那些特工们,他们要是顺藤摸瓜找到了自己,自己还不是死路一条啊,那样的血腥状况自己再也不想看到第二次了。

    所以季子强在几天之后就提出了要离开这里,成厂长是有点不想走的,这次他感到很没有意思,都说美国是个花花世界,自己来这些天怎么就没有花上一次呢,那些很喜欢袒胸露腹的洋妞怎么就是不找自己试一下性~解放的味道呢?

    自己很想解放一下,你们咋就不给我一个机会呢?

    但走不走可是由不了他成厂长,在一场盛大的欢送中,连美国巴尔的摩市的市长都亲自出面给季子强送行了,所以成厂长也只好带着遗憾上了飞机。。。。。。又是10多个小时的颠簸,当飞机上终于传来了空姐甜甜的声音,说飞机已经飞到中国领空的时候,季子强彻底的长出了一口气,到家了,到家了,自己安全了。

    但季子强真的就能安全吗?现在还很难说,要知道,在北江市还有人正等着对他展开猛烈的打击。

    季子强回到了北江市,踏上了这块熟悉的土地,季子强所有的自信都很快的洋溢在了全身的每个细胞里,他到这个时候才发觉,其实自己一直深爱的还是祖国,外面的世界不管多好,在季子强的心中总是有那么一种陌生和隔膜,只有呼吸着这里的空气,脚踏这里的泥土,他才感到从容和淡定,哪怕这里的空气中充溢着雾霾,但吸起来还是畅快。

    老爸老妈也已经回到北江市了,季子强回到家少不得一家庆祝一番,听说他还给北江市带来了很多国外的投资,江可蕊更是高兴,说:“这次你可是玩美了,好在还招到了投资,要不然啊,回来看你怎么交代,好多人都在盯这你看呢。”

    季子强呵呵的笑着,很轻松的说:“为夫出马,一个顶两,怎么可能没有成绩。”

    “且,看把你能的。”

    季子强也是一副洋洋自得的样子。

    但江可蕊是永远不会知道,这次季子强遇到的危险有多大,季子强在那生死一线间走了好几个来回了。

    当然,季子强是不能把这些说出来的,这不完全是保密的问题,还有一份季子强不希望江可蕊担心的缘故在里面,作为男人,所有的艰难和危机都要自己扛下来。

    北江市大多数领导都在为季子强此次的考察获得大丰收感到高兴,只是杨喻义等人却没有那么多的愉快,虽然季子强给北江市带来了不少的投资,杨喻义本身按说也会受益于这些投资,但他的心里就是不快乐,他多么希望季子强此次是空手而回啊,可惜,季子强又成功了,带回了巴尔的摩华人商会好多个老板,杨喻义还要打起精神,接待和洽谈,就算心中有一千个不愿意,但面子上的工作还是要做。

    季子强也很忙,最近回来之后,先去李云中那里汇报了这次考察的情况,李云中也有点意外,他看着季子强说:“你这次的收获不小吗。不过我还是要批评你几句,出去的时间太长了。”

    批评是批评,但李云中的脸上没有多少恼怒的痕迹,他对北江市和巴尔的摩解围友好城市的事情也是很赞赏的,督促季子强尽快召开北江市的常委会,把这个事情早点定下来。

    季子强连连的点头,说:“一定,一定,等这些华人商社的老板考察完毕之后,我腾出手来就处理这件事情。”

    李云中颔首一下,默默的拿起了办公桌上的香烟,说:“子强,最近我们又召开了一次省委常委会,因为你不在,我就大概给你说一下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