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黑魆魆的礁石群,有的紧密团结在一起,有的则个性桀骜,独自在一旁,等待一个亘古不变的承诺。或许在千年万年以前,它曾经看过一个美丽人鱼的多情回眸,于是就有了如今不变的姿势?

    风,越来越大,涛声,越来越响。

    季子强看着漆黑的海面,对风笑天说:“闪大灯,三短两长。”

    风笑天迟疑了一下,还是对着大海打起了大灯,他不断的重复着这个动作,过了一会,让箫易雪和风笑天大吃一惊的是,就在他们的面前的海水里,大约50米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个庞然大物来,黑漆漆的身躯,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季子强和风笑天都走下车,借着月光看去,一艘黝黑巨大的潜艇映入二人眼帘,以季子强那一点点的军事知识,他也能辨别的出,那是一艘094型,中国目前最为先進的核潜艇。。。。。。

    听着海水拍岸的声响,季子强做了一次深呼吸让腥咸的风浸透血液,远处潜艇已经慢慢的沉入了水中,渐渐的什么都看不到了,唯有添上的断弦月挂起淡淡的愁绪,轻贴于海滩,带着一种忧邃。

    这里只剩下季子强和箫易雪了,他们用海水清洗了一下身上和车上的血迹,两个人虽然已经完成了任务,但他们的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喜悦和欣慰,反而都要变得疲惫和心情沉重,他们即为已经去世的秦寒水和另一个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无名英雄感到伤心,也为这次事情的惊心动魄感到后怕,特别是季子强,这个夜晚,他自己都不能确定,自己是不是已经杀人了?一切都像似在做梦一般。

    而萧博瀚为什么会困在这个别墅里?他到底遭遇了什么磨难?现在季子强一概不知道,也许,有的问题是一生永远也不可能知道真实的情况了?

    季子强驾驶这汽车,开始往酒店返回了,箫易雪疲惫的倒在副驾驶的座椅上,一言不发,这一晚上她所经受的恐怖遭遇季子强能理解,却也是无从安慰,季子强只能闷着头开车,季子强对这里的路况不是很熟悉,但他还是尽量的把车开快,因为季子强对这个夜晚不仅仅是心有余悸,而且还有很深的厌恶,这种厌恶之情在他進入那个别墅之时就开始慢慢的积累,似乎他们每个人身后似乎都隐藏着阴谋,每双眼睛都在刺探。就连过去那个经常笑的很好看的聂风远,这次也变得冷漠、阴毒、古怪。

    当季子强把车开到那条真正意义上的公路时,东方的礁石后面已经映出了旭日的金光,季子强不知道那些正常人在看到今天这初升的太阳时的感想,但在此刻,对于季子强这个劫后余生的人来说,这阳光确实带来了安慰和祥和,至少季子强现在不用担心那黑暗中伸出的枪口。

    本来季子强以为箫易雪早就睡着了,她却在这个时候坐直了身体,从包里面掏出烟和打火机,点燃后,轻轻的抽了起来。季子强看了她一眼,发现她也正侧目看着自己,季子强问道:“还好吗?”

    箫易雪说:“好个屁。”然后笑了笑,这笑容与她平日里那妩媚的笑容有本质的区别,她轻轻的说:“谢谢你啊,今天是你救了我一命。”

    季子强淡然道:“一条绳上的蚂蚱,有什么好谢的。”

    季子强也知道,箫易雪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危,才一个人单独到别墅去的。

    箫易雪沉默了一会儿,把烟抽完后,她问季子强:“季子强,不管怎么说,我们完成任务了,我们应该高兴一点。”

    季子强回答她说:“我高兴不起来,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

    箫易雪笑了,笑的有些凄凉,说:“我可以理解,昨天晚上如果你被打死了,你觉得值吗?”

    这种值不值的问题是季子强平日里最不愿意去想的问题,想这些只能是徒增烦恼。

    季子强说道:“为了救你,为了救萧博瀚,没有什么值不值的。”但说这话的时候,季子强想起了风笑天身后的那堆黑色塑料袋,说真的,那一幕对他的刺激很大,本来季子强对自己死后的尸身处理问题根本就没有考虑过,不管是金棺玉椁还是曝尸荒野最终都是尘归尘、土归土,没有任何意义。但一想到会被那样处理,季子强还是接受不了。

    箫易雪沉默了,又变得懒懒的,她脱掉鞋,这辆车的座椅宽大而舒适,她盘腿慵懒的坐在上面,光洁的大腿从裙裾里露出来,姿态非常的优美撩人,但她的面部神情却是若有所思,目光飘渺的望着前方。

    她轻轻的问我:“季子强,如果我被打死了,你会伤心吗?”

    季子强断然回答道:“会。”

    季子强记得在自己很小的时候,从学校回家要走很远的一段路程,自己总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有时路边的草丛里会突然飞起一只蝴蝶,季子强就会兴高采烈起来,追着这只蝴蝶跑啊跳啊,来来回回追的满头大汗,蝴蝶飞走了,飞到了他到不了的地方,他会伤心失望的望着那个方向,难过好半天。其实箫易雪就是自己生命的中的那只蝴蝶,偶尔的飞过,自己永远都不可能抓到她,但她给自己枯寂无望的生命带来了愉悦和遥想,这对季子强来说,就是一种幸福。

    她死了,自己肯定会伤心。

    季子强的回答博得了她淡淡的一笑,然后她的眼泪就慢慢的流了下来。季子强默默的开车,知道这种哭泣是自己安慰不了的,她是在为自己流泪,在这种环境中生存的女人能够哭一次可能也是种奢求。

    在以往,她的美貌和聪慧使人目眩神迷、神魂颠倒,她可以在众多强者和恶人中斡旋的游刃有余,但在昨夜,当那血火厮杀展开时,她就成了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命,每个人都在为自己战斗,没有谁不顾一切的去保护这个花一样嬌弱的女人,她只能像一只蒲公英,是的,是蒲公英,把自己交给了风。

    后来箫易雪在哭泣中沉沉睡去。。。。。

    進入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的时候,季子强无奈的叫醒了她,虽然季子强还想让她多睡一会,在她被叫醒的那一瞬间,季子强看到了她眼中闪现的是依然是惊恐和迷乱。

    那一刻,季子强都为她感到凄凉。

    她再次用香烟恢复了平素的从容,并一路从地下车场的电梯直接上去,回到了房间。

    季子强送她進了房间,箫易雪轻轻的说:“季子强,你也回房间吧。”

    季子强点点头,心里有些失落,箫易雪却对他笑笑,说:“没别的意思,我太累了,想一个人休息休息,不想让你看到我太多的狼狈样子。”

    季子强转身离开了,回到自己的房间,这时的季子强同样是疲惫万分,在脱掉身上的衣服时,仍能闻到衣服里散发出来的硝烟气味和血腥味,季子强在镜子里看到了自己的那张脸,脸色非常的苍白,隐隐透出一种青黑的气晕,眼神中有了一点点的阴冷的邪性,这张脸连季子强自己都觉得可怕,那一夜的恶战带来的心理刺激要远远高于**上折磨,季子强毕竟没有上过真正意义上的战场,能活着回到这里,季子强认为主要是因为自己足够幸运。

    洗完澡后,季子强就躺在床上,发现自己根本就睡不着,不仅仅是战斗带来的强刺激,更多的是对整个事态的迷惘,如此的混乱,显然的,事情肯定不会就此结束,萧博瀚受困在这里,必然是很多其他原因,对了,还有那个高大的欧洲人,季子强对他的印象非常深刻,那人一身的领袖气质,处处都透着强硬,抛开他对自己这几个人的刻骨仇恨不说,首先是他并没有得到他想要的东西,还搭上了这么多条人命,他能安心吗?等他安排和调整好萧博瀚说出的他们机构中很多据点之后,他会不会展开报复?

    所有的答案季子强是不可能猜出来的,季子强闭上眼睛,希望让自己尽快入睡,但还是没有成功,门玲不断响起,大家都陆陆续续的来了,不断的关心着季子强,说他昨天晚上出去了,大家都很担心,季子强笑着一一的应付,说自己昨天晚上出去喝酒了,没想到一喝就喝了个通天亮,实在是不好意思,自己现在很困,就想睡觉。

    这些人赶忙安静的离开了,虽然在出国的时候,是有规定的,所有考察人员不能在外留宿过夜,但这些人谁会把这个规定和季子强联系在一起呢?肯定是不会了,不要说季子强在外喝酒一夜不归,就是干些别的什么违反纪律的事情,大家也会睁只眼闭只眼。

    不过季子强还是叫着了李剑和王涛两人,告诉他们,这次任务已经成功,顺利的完成了,这两人高兴是高兴了几秒钟的时间,但想到这样的一个行动,他们却无缘亲自参加,心里还是郁闷不已。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