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放下了萧博瀚,自己就从这个门走到了外面。

    庭院里的情景让季子强倒抽了一口冷气,只见那四辆大型越野车之间黑压压的站在十几个人,看到季子强他们出现在门口,这十几个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那种仇恨聚集起来的阴冷气息使人窒息。

    季子强孤独的站在那里,静静的与这十几个人对峙。

    他们把那些尸体小心的放置在汽车的座位上,每具尸体旁都守着一个人,为死尸擦拭面容、整理衣物,对这些死去的人,他们保持着难得的尊敬,他们之间似乎有着深厚的感情。

    季子强看到那个高大的欧洲人一个人靠在一辆汽车的车头上,在慢慢的抽烟,雄伟的身姿此时显得寥落孤独,他抽完最后一口烟,扔掉了手里的烟头,环顾了一下四周,说:“走了”。声音不大,但在场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然后他就上了汽车,关上车门。其他人也都纷纷的上车,那辆用来撞门的那辆车已经无法启动了,被一条牵引绳连接到另一辆车上,收拾利落后,汽车纷纷启动。

    但有两个人没有去上车,反而朝季子强走来,一个是那个长头发的人,他一直走到季子强面前,乱发遮掩下的双眸漠然的盯着季子强,用一种生硬而怪异的嗓音对季子强说:“你等着,我会一个一个的弄死你们!”

    然后他转头对着跟他来的那个人说:“看清楚这张脸,记住他!”跟着他的是一个很瘦的年轻人,穿着战术背心,背着一枝狙击步枪,这个年轻人歪着头认真的看着季子强,一双眼睛亮的无邪。

    季子强觉得,那个长发人愤恨到了极点,心中无可宣泄的杀意化作眼神里的寸芒,犹如嗜血的野兽,牙关爆出咯嘣蹦的脆响。季子强想,如果此时他们的首领下个命令,这个人会用他的牙齿把自己撕扯成碎片。瘦瘦的年轻人比他要冷静的多,他抓起长发人的胳膊,扯着他离开了。长头发和年轻人上了车后,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四辆车相继的离开了这个山庄。

    一切重归宁静,季子强孤独的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想想刚才的恶战如噩梦一般不真实。腰间的手枪把季子强咯的挺难受,他把四把手枪都抽出来扔在一旁,平静的呼吸着外面清凉的空气。

    天地一片静谧,季子强并没有那种死里逃生后的轻松,只是觉得疲倦,想离开这里,季子强无意间看到,在庭院中间还有一具尸体冰冷的伏在那里,身上的衣袂在随着风微微的抖动,这个应该也是萧博瀚的人。

    那刻骨的厌倦感再次由心而生,季子强不知道下次再遇到这种场面,自己还会不会为了延长一段无谓的生命而举起枪来去厮杀。

    季子强抬头仰望,发现残月如钩,月光透过钢蓝色通透的夜空,阴冷的俯视着茫茫的群山,他头顶上空的风开始猛烈起来。。。。。。

    风笑天也走到了季子强的身边,看着远去的那几辆车,说:“总算走了,这个萧处长真不简单啊,就区区的几个人,竟然和对方抗拒了这么长时间,最后还让对方黯然离开。”

    季子强略微有点惊讶的问:“难道不是你让对方离开的?我一直奇怪呢?”

    风笑天摇摇头,自嘲的笑笑说:“我哪有那个本领,是萧处长让对方明白了一个道理。”

    “什么道理?”

    “那就是对方绝不可能从他手里获得情报,只有同归于尽这一条路,因为在那个书房和密室,据说都安放的有炸弹,所以想要活捉他,让他拿出情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情。”

    季子强对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他相信萧博瀚说的出,就做得到,为了荣誉,为了自尊,萧博瀚绝不会投降对方,用情报来换取自己的苟活。

    风笑天摇着头又说:“这还不算,萧处长还叫出了对方的名号,说出了他们df公司在全球的很多据点来,他告诉他们,就算今天自己和他们一起死在这里,但中国安全部也一定会为今天他们的行动展开报复,那个时候,就算你df情报公司在全球很有实力,但和一个国家整个实力相比,最终也只能灰飞烟灭,何况还是在和一个强大的国家为敌。更重要的一点,他们摸不清我们今天到底来了多少人,他们除了得不到情报之外,也没有信心完全歼灭我们。”

    季子强若有所思的说:“那么,这就是说,对方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人?他们会不会现在给美国情报局通风报信?”

    “这应该不会,他们是生意人,没有好处的事情他们决不会做。不过就算如此,我们现在也要赶快离开这里。”

    季子强也点点头,说:“是的,这里虽然荒僻,但万一刚好有人在附近听到了枪声,我们一样会很麻烦。”

    风笑天就默默无语的转过身离开了,季子强一个人站在院子里,开始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他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了几个号码,对着手机话筒,说了几句和此时此刻的情景根本都不搭干的话,像是再说晚饭已经做好,可以回来吃饭了之类的话。

    刚打完电话,就听到:“季子强,过来帮忙。”

    季子强扭头一看,箫易雪招手叫着自己。

    季子强走过去,看到萧博瀚躺在那个行军床,已经是昏迷不醒,箫易雪和风笑天正蹲在地上给聂风远急救,聂风远上身已经被脱~光了,密密匝匝的包裹着绷带,散发出浓重的消毒水味道。

    风笑天两个衣服袖子都挽到了肘部,裸露的小臂和双手都沾满了鲜血,胸前的衣襟上也被血染透了,那样子就像一个刚刚结束工作的屠夫。

    风笑天肯定是在给聂风远处理伤口,这个人真是个十项全能的异人,如果给他一个设施完备的手术台,季子强相信他可以给聂风远做一次成功的外科手术。

    季子强和箫易雪把萧博瀚抬了下来,一直推到了外面的院子里,风笑天把聂风远抱了出来,接着,风笑天把院子外面刚才自己开来的车也开了進来,三个人一起努力,把萧博瀚和聂风远弄倒了后面的坐垫上。

    季子强见风笑天提起了他带来的那个大皮箱,放在院子里,然后又上楼把密室里已经离开人世的秦寒水也背了出来,接着蹲在地下摆弄开了,季子强起初还不太在意,他坐在了副驾上,有点焦急的摆弄着手里的电话,心里只是希望能早点离开这里。

    但后来,季子强的脸上露出紧张惧怕的神色,这让他的神经突然绷紧,他突然的发现秦寒水和地上的那个人的尸体已经不见了!风笑天在地上摆着他的那个手提箱,手提箱打开着,风笑天似乎正在往里面放东西,此时他一动不动的直勾勾的看着季子强和正在后座上照顾萧博瀚的箫易雪,样子如鬼魅般的阴邪。

    季子强还看到在他的身后堆放着一包一包黑色的、像是垃圾袋似东西,而地下却多出了一滩水。。。。。。猛然间,季子强的头皮一紧,想到了什么,在也忍不住了,从车上跳了下来,把昨天,前天,甚至是更早之前吃下去的,还没消化掉的食物都吐了出来,连箫易雪都很竟惊讶的下了车,在季子强后背上拍着,说:“你怎么了?”

    季子强只是摇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等风笑天把几个袋子和皮箱都装進了后备箱的时候,季子强才慢慢的停止了呕吐,风笑天坐進了驾驶室,招招手,说“撤退吧?”

    脚步踉跄的季子强在箫易雪的搀扶下,上了车,箫易雪坐在了后排,黑色轿车缓缓的驶出大院,风笑天问:“季書記,我们不可能把他们带回酒店,先找个地方把他们安顿下来吧。”

    季子强有气无力的说:“往东开,一直开,看到有一片黑礁石的地方停下。”

    “往东?”

    季子强点点头,风笑天也不多问了,一路向东而去。

    车在黑夜里跑了大概一个小时左右,这一路季子强他们三个人都没说话,风笑天和箫易雪知道,既然季子强叫这样走,那就一定有他的道理,在一个,今天这场战役下来,不管是风笑天,还是箫易雪,都对季子强多出了几份佩服,一个从来都在宦海行走的官员,今天的表现一点都没有让人失望,他的镇定,他的勇敢比起自己这些老特工来说,毫不逊色。

    远远的,他们就看到了那片黑色的礁石,很大的一片礁石,“开过去。”季子强很想离礁石近一点再近一点。

    车又开了几分钟的时间,到了礁石旁边,海上静悄悄地,一阵阵海风吹过,送来一阵阵地涛声。海水在礁石上拍打的声音,一会儿似千军万马,一会儿如优雅的夜曲。既好像擂响的战鼓,又好像华尔兹在奏响。同样的礁石,不一样的海水拍打的节奏,便有每一个全新的演奏,这就是自然的天籁。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