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只能见好就收了,如果对方只有四个人的话,季子强他们倒是可以把他们放進来歼灭,但他们人太多了,再不关门倒霉的就是季子强和箫易雪了。

    门在关上的一瞬间就传来了密集的子弹撞在钢铁门板上的声音,没用,这扇门的钢板加厚的,看样子穿甲弹都不一定能打進来,季子强从耳麦里听到了急躁的喝叫声,有英语,也夹杂着那种听不懂的语言。

    从季子强第一次進入这栋别墅就发现了,它的建筑构造很有意思,不仅仅是这扇门特别的坚固,而且一楼和二楼都没有窗户,只有三楼有,一开始季子强还不太明白,现在懂了,这根本就是一个碉堡!他们要是再多一个人手就完全可以在三楼设一个狙击位,不急不慢的把外面的人都点了。

    但这别墅的坚固并没有让季子强感到一丝轻松,他扭头紧张的看着二楼那个房间,最大的威胁来自别墅的内部!那房门依然关着,看来风笑天没死,一定是他将里面的人牵制住了,不然这里打成这样不会还没人冲出来,季子强他们没办法听到里面的动静,别墅外面的人在徒劳的踹门,发出“咚咚”的震山之响,也不知道这道门还能撑多久。

    箫易雪咧嘴对季子强笑了一下,刚才不能不说他们干的漂亮,特别是季子强这样的一个外行,这次也能镇定自如的开枪,真可谓的太难得了,但面对箫易雪的赞赏,季子强没笑,他不想用这种方式表示轻松,目前自己还是瓮中之鳖,弄不好一会儿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死地。

    这才是季子强最为担忧的事情。

    砸门声停了,耳麦里那嘈杂的呼叫也忽然没了,这突然的安静让季子强有了不好的预感,片刻后季子强清楚的听到了门外传了一声引擎发动的声音,季子强和箫易雪的脸色都一变,他们已经知道了外面的人想干什么了,随着外面一声变了声的汽车发动机轰鸣,然后就是如炸雷般的一声巨响,季子强他们感到地板和墙体都在猛烈的震颤,那道钢结构防盗门整个被撞得凸進来,外面的人在用那大马力的汽车撞门,看来外面的人也是急了眼!

    随着第二声发动机转速达到极限的咆哮,季子强审时度势,对着箫易雪大吼:“上楼!”说完,他拉起了箫易雪向楼梯口飞扑。

    第二次撞击轰然而至,这次撞击达到了炸弹般的效果,那扇防盗门竟整个从水泥墙体上飞了起来,砰的砸在一楼客厅的地板上,幸亏季子强和箫易雪及时的闪到楼梯口,不然真可能被当场拍死。在满目的尘烟中,一辆战车般的越野汽车堵在门口,这山崩地裂般的声势惊得箫易雪回过头来,两把手枪对着那汽车连续的开火,没用,汽车玻璃是防弹的,子弹打在上面只留下几点痕迹,季子强一把扯住箫易雪,大吼道:“上二楼!”

    第一道防线已经被攻破了,他们需要重新寻找有利地形。

    堵在门口的汽车轰然退了出去,换上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子弹!

    季子强和箫易雪已经躲在了二楼的走廊里,这里所处的位置居高临下,有墙壁可做掩体,非常利于防守。当然这种优势是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在会凸显出来,季子强不知道外面的人到底有多少人,持有怎样的武器,不管怎样,自己和箫易雪只有两个人、四把手枪,太单薄了,何况自己还算不上一个真正的枪手,自己最多就是乱开几枪,对那些人造成一点威慑罢了,局面全靠箫易雪来控制。

    在密集的弹雨下,季子强和箫易雪只能躲在墙后面,听到子弹在“咻、咻”的掠过,打得他们身边的墙体壁纸飞裂,水泥碎渣乱溅。子弹密集的惊人,下面有好几把自动武器在开火,季子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还击,季子强看到箫易雪的双目圆睁、俊脸冷峭,显然她不仅不害怕,反而被激起了怒火,季子强伸手扔给了她那把捡到的冲锋枪。

    对方在猛烈扫射的掩护下,有人已经冲進了一楼的客厅,根据脚步声,季子强推断出至少有三个人摸到了楼梯口,季子强贴着地面伏在楼梯边上,没有露头,只是把枪伸出去,朝下面打了几枪。

    而箫易雪和季子强一样,往下面盲目的一阵扫射,楼下传来惨叫和身体翻滚的声音,随着下面的枪声一顿,箫易雪抓住时机怒吼着开始反击,冲锋枪喷吐这火舌,他们居高临下,距离又近,这把冲锋枪的威力被充分的发挥出来,下面的人被暂时的压制住了。看着箫易雪疯狂扫射的样子,季子强心想,要是给她一梃重机枪也许她一个人就能顶住了。

    下面冲進来的人果然是经过训练的,大部分人迅速的撤了出去,客厅里只留下两个人退不出去,但他们有效的利用了客厅里的家具進行躲避,季子强的手枪点射那是盲目的,根本都捕捉不到要害,很快箫易雪的冲锋枪空仓挂机了。她扔掉空枪,换上手枪离开隐身的墙角,移动身体寻找对方的破绽,她想把留在客厅里的这两个人尽快的干掉,但也是一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双方就僵持住了。

    随着枪声停顿,季子强要考虑下一步的行动了,

    这时季子强有两个选择,一个是上三楼,从他们最初進入的那个房间窗户里逃走,利用风笑天尚未拆除的绳索或许能勉强一试。第二条路就是撤進刚才的过道,進入里面与风笑天会合,拼死一战。两条路都是九死一生,明显的第二条路更为凶险,季子强和箫易雪将陷入两面受敌的死地!

    季子强就对箫易雪小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或许是出于杀手身份上虚妄的自尊,或许因为箫易雪秉性里被激发出来的凶悍,她说:“我选择了第二条路。”

    季子强点点头,两人迅速的撤進了那个过道,关上门,然后箫易雪站起身来,关掉了通道里所有的灯,并砸毁了开关,这个走廊没有窗户,灯一关就陷入了绝对的黑暗,在一片漆黑中,季子强和箫易雪慢慢的抹黑往里面走去。

    走廊很长,还要拐几个弯,通道的两端都同时陷入了死寂,与刚才惊天动地的战斗形成巨大的反差,这种反差在季子强心里形成了一种诡异的错觉,似乎季子强跨入了另一个空间里。在无边黑暗中,这种错觉让季子强的汗毛倒竖!

    几分钟后,这种黑暗死寂带来的心理压迫让季子强无法忍受,他决定到通道里面去看看,他拉了一下箫易雪,把缴获来的手枪插在腰间,重新握着自己带来的那支无声手枪,轻移脚步往里面摸去。这条通道大约有二十多米长,季子强和箫易雪贴着墙壁走,用脚尖探路,一步一步往里挪,走到一半的时候,季子强停下来,那种异乎寻常的安静包围着他,季子强打开手腕表上的开关,整个表盘发出浅浅的荧光,借着这光芒季子强可以看清一米以内的情景,其实这个举动非常的危险,但季子强实在是理解不了此刻的安静。

    借着微光,季子强看到墙壁上留有新鲜的血迹和地上散落的弹壳,这些情景一下消除了心里那超现实的错觉,但季子强心里还是茫然,不知道该往里走还是守在这里,最后他还是决定看一看里面的情景,枪口朝前,他在前面静静的里走,身后是箫易雪在警戒走廊后面。

    大概往里走了十米后,借着表盘的微光,季子强看到了那个神秘书房的房门,死死的关着。季子强立刻关掉腕表的荧光,往前伸手摸到了那扇门的门面,是很厚实的金属门,密封的非常好,季子强把耳朵贴在门面上倾听,还是听不到一丝的声音,这也太邪门了,难道里面的人都死光了。那种超现实的感觉又在季子强心中升起,好像刚才的恶战只是一场梦。

    就在这个时候,季子强面前的那扇书房的门突然打开了,明亮的光线从门里面猛的倾泻出来,瞬时照亮了整个通道!一道黑影闪电般的出现在眼前。

    季子强注意更多的是他進来的那个方向,完全没想到这扇门会突然打开,他恍然抬起手枪,但握枪的手如遭到了一根铁棍的横扫,“啪”的一声,手枪就被打飞了,没等季子强反应过来,一片黑影又扫向他的脖子,快如闪电,季子强提手抵挡,胳膊的小臂再次遭到铁棍一样的重击!力量猛烈霸道,季子强整个儿人被砸的踉跄后退,感到小臂骨都快折了。

    这时季子强听到箫易雪一声大喝:“聂风远!住手!”

    黑影探身作势,却立刻如机器一般的戛然而止,这时季子强的瞳孔才勉强适应了这明亮的光线,眼前的这个人一身的黑衣,身型枯干,一张灰苍苍的瘦脸,两只深陷的眼窝里眼睛,散发出歹毒的光芒,死死的盯着季子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