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房间里的人非常的警醒,听见了这声异响,立刻扭头向窗户观望,两张脸就明白无误的摆在季子强他们面前!“噗、噗,噗”三声轻响,两个人同时被击中,季子强刚才也开了一枪,好像是打在对方的胸膛上了,但后来风笑天似乎又补了一枪,让季子强打的那个人和第一个人一样爆头了。

    他们一个翻身倒地,另一个歪倒在电视机旁,由于地上铺着地毯,所以都没有发出太大的声音。

    季子强在开枪的时候倒没觉得什么,就像是假的一样,那个人是不是自己打死的呢?他也分不清,但现在看到了倒下的两具尸体,季子强还是觉得心里一阵的恶心,差点忍不住吐了出来,实在是太难受,整个胃里翻滚痉挛起来。

    风笑天没有在乎季子强的反应,一看得手,他立刻伸手探進面前的玻璃圆孔,找到把手,打开了一扇窗户,季子强没有动,还在恶心着。

    风笑天挑开竹帘,跳到房间里后,季子强才强忍着,跟了進去。

    双脚落地后,脚下地面带来的踏实感非常强烈,季子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时箫易雪看季子强他们的表情非常的惊愕,季子强和风笑天此时的形象如同鬼魅,都光着脚,一头一脸的油垢污泥。

    箫易雪的那种惊愕表情一直停留在脸上,直到季子强近距离的站在她面前,她才认出季子强他们,竟然咧着嘴笑了,季子强心想:这时候还能笑出来,说明这丫头的心理和生理素质都很过硬,不过笑的可真够难看的。

    风笑天快步走到房间的房门处,侧耳倾听外面的动静。

    箫易雪眼中对季子强就有了一份感激,她压着嗓子对季子强嚷:“找找手铐钥匙。”

    季子强迟疑起来,看着地下的尸体,他心里不仅是难受的想吐,而且也是紧张的害怕,让他去翻尸体的兜,那真有点要命。

    “快啊,你愣什么啊,不会是害怕了吧?”箫易雪压着嗓子说。

    季子强看看箫易雪,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害怕和迟疑的时候,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对方的杀手,只有赶快的放开箫易雪,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横横心,季子强蹲下身来,翻开脚下的那具死尸,发现这个男人身上的装束很讲究,耳麦是规格很高的高端产品,枪是美**用的自动手枪,还搜出了两个备用弹夹,季子强翻了翻他的衣兜,找到了手铐钥匙,但是没有看到任何证件。

    打开箫易雪的手铐,看到她的额头上有一道伤口,像是被钝器击打的,箫易雪站起来后摇动着身体的关节,发出“嘎吧、嘎吧”的声音,同时目露凶光、一点都不像一个姑娘,显然她的火大了。

    、季子强问箫易雪:“到底什么情况?你有没有见到萧博瀚?”

    箫易雪一边捡起死尸手里的手枪,一边说:“我没有见到萧博瀚,我刚進来,还没搞清情况,就被几个人暗算了,但似乎情况有点怪异,对方的人正在攻击别墅的一个房间,已经僵持了好长时间,那个房子里的人也很厉害,始终都没让对方得手。”

    风笑天也走过来了,看看季子强说:“莫非萧博瀚真的困在了这里?”

    季子强凝神想了想,说:“很可能是这样了。”

    风笑天问:“但这些杀手从何而来?”

    季子强判断着说:“这些人一直在跟踪我们的人,或许我们的热线电话已经被他们窃听了,他们看出了我们此行的目的,也是守株待兔,等着萧博瀚和我们联系,这次应该是抢在了我们的前面。”

    箫易雪说:“莫非和我联系的真是萧大哥派来的人?”

    “有这个可能性,我们现在要去看看,如果真是萧博瀚,那就太好了。”

    箫易雪一边把另一个人的手枪也捡起来,拎着两把手枪,狠狠的说:“走,我们过去扫平他们。”

    风笑天突然对季子强他们俩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转身又去了房门口,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他通过门缝向外窥探了片刻,就猫腰溜了出去,外面是什么状况谁也不清楚,也不知道风笑天这么贸然的闯出去做什么,季子强和箫易雪都不敢再出声,持枪做好准备。

    季子强清楚,虽然他们成功的营救了箫易雪,说是多了一个战斗力,而且也多了两把手枪,但形势对他们来说没有任何改观,关于对方的情况箫易雪还不如自己了解的多,尤其是萧博瀚到底在不在这里,目前处于怎样的一种形势之下,自己是一无所知。

    只有两分钟的时间,风笑天就闪身回到房间里,箫易雪压低声音问:“怎么样?”

    风笑天阴着脸还是不说话,扫视着倒在地上的两具死尸,箫易雪看样子都快急死了,风笑天才开口说话,他把刚才他出去看到的情况大概的说给季子强他们听:这栋三层的别墅是对方主要控制的区域,看来在那间别墅的书房里,确实有点问题,对方在一楼的客厅里安置了两个防守人员,别墅的门是敞开的,里面有什么异动,外面坐在汽车里的人立刻就会发觉,很棘手。

    风笑天还说,一楼客厅是那种直通二楼的错层结构,也就是说站在一楼的那两个人是可以看到二楼走廊里的情景,只要季子强他们在二楼一露头就会被发现。如果他们想从二楼的房间進入那个书房,就必须要无声无息的解决掉一楼的那两个人,近距离伏击是不可能的,但远距离射杀有个致命的问题,他们无法采用刚才对付这所房间里的那两个人所用的战术,因为没有时间和空间让两个人来同时瞄准射击,而且谁也无法把握那两个人中枪后倒地的姿势和位置,一旦他们暴露在门口,那么就会立刻引发外面那帮人的警觉,他们就前功尽弃了!

    季子强听完之后,好一会都没有说话,在季子强看来,这栋别墅里对他们来说依然是个死局,他们没办法突破,而且二楼那个该死的房间里人家是怎样的设置谁也不知道,就算他们能够進入那所房间又怎么样,里面伏着千军万马,一通扫射就把他们仨打成人肉筛子。

    但这个想法只是出来了很短暂的一下,季子强就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他说:“风笑天,假如现在我们正儿八经,光明正大的出去,你觉得下面的人会怎么想?”

    风笑天和箫易雪都是一愣,这也太胆大了吧,这想法?

    不过很快的,风笑天就笑了笑,他没有想到,一个刚刚第一次杀过人的新手,竟然还能如此镇定的想通这样的道理,真是了不起,可见此人的胆识,机智超越了凡人。

    风笑天说:“好,我去,你们留在这里。”

    没有人和他争,因为这不是谦虚和客气的时候,风笑天很快的收拾了一下,打开房门,直接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这时的风笑天,脸已经洗的干干净净,身上穿着从死尸身上剥下的西装,这西装穿在他身上很合身,虽然领口上沾有新鲜的血渍,让他有些腻味,但比自己那身**,满是油腻和下水道味道的衣服舒服多了,风笑天把耳麦也像模像样的塞進耳朵里,无声手枪隐在衣服里,顺着楼梯径直的下到二楼。

    在二楼的走廊上风笑天看到了坐在一楼门口的那两个人,两个人仰头看着他,风笑天斜着眼睛瞅了他们一眼,没有任何表示也没有任何停顿,直接走到通往书房的那个过道门口,没有一丝犹豫,他拿出一个卡片之类的东西,一晃,房门的电子锁绿灯一闪就开了,他转动把手,打开房门,走了進去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风笑天的这身装扮奏效了,虽然他再也没有看楼下一眼,但听动静可以判断楼下的两个人没有任何动作,他们对自己的防线太自信了,绝想不到他们的敌人已经渗透到这座别墅的内部。

    在打开房门的那一瞬间,风笑天的心静到极点,他根本不清楚这里面的状况,也许里面真的站着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但他既然走了進来,不管他能不能应付都要去面对了,这是一个亡命徒所必须具备的素质,没了退路也就心无杂念了。

    过道很宽敞,没有他们想象中的满到处的人马,里面有两个人也同样穿着西装,戴着耳麦。门一被打开,两个男人都“噌”的站了起来,他们显然都处于很紧张的状态,两个男人目光警惕而疑惑的看着风笑天,他的一身装束再次起到了预想的效果,他们疑惑的看着风笑天,风笑天泰然自若的走進来,同时拔枪射击,他出枪的速度和准头是无可挑剔的,随着两声闷响,两个人颓然倒下,其中一个在倒地之前被风笑天拦腰抱住,轻轻的放在地上。

    清理完毕!风笑天就转身来到书房过道的门口,把门打开一半,用手敲击房门,坐在一楼客厅的那两个人听见声音,立刻抬起头来看着他,风笑天摆摆手,示意让他们到这里来。然后不管他们的反应,就退進过道里,这时风笑天紧张起来,这招棋太险了,出现意外的机率太大,那两个人有可能通过耳麦询问,或者只上来一个,那样就麻烦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