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有点傻傻的看着,一句话反复在耳边响起: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片刻风笑天就到了那个排风口的位置,也没跟季子强打招呼,一猫腰,就钻了進去。

    季子强站在下面楞了好长时间,心里的感触一时无法形容,觉得风笑天这人太恐怖了,冷风一吹,季子强醒过神来,咬咬牙,也准备小心翼翼的爬上去,但这可能吗?显然是不可能的,要是在地面平着趴,或许季子强能做到,但现在竖着往上趴,那还不如打死季子强算了。

    不过很快的,上面就丢下了一段绳索,这好像是刚才风笑天从他皮箱中带来的,有了这玩意,季子强就放心了,不过就算有这,等季子强攀着绳子爬到五米以上的时候,感觉也很恼火的,他的心理压力很大,可以说是步步惊心,这时季子强才体会到自己和风笑天之间那可怕的差距,好一会,他才爬到那个出风口,看到铁质的排风口布满了油污,由于刚从污水管道里爬出来所以钻这玩意儿也没什么心理障碍,钻進去才发现,风笑天已经破坏了风道的室内部分,弄出一个缺口,季子强从这个缺口钻出来,跳到房间的地面上。

    这里果然是一个非常大的厨房,里面甚至还飘着淡淡的食物香气。

    风笑天已经在轻轻开启厨房的房门,从门缝向外窥探,然后不回头的对季子强招招手,就猫腰溜了出去。季子强跟到外面,外面是一道走廊,设有宽敞的大窗户,季子强和风笑天侧身站在窗户边上,往外看,可以看到外面的院子和一部分阁楼,楼外的灯笼都灭着,只有两个窗口映出灯光,借着这些灯光能看到院里静静的停着四辆越野车,有两具尸体扭曲的倒伏在地面上,看不出是什么样的人,一切都安静的让人毛骨悚然,没有一丝有人活动的迹象,似乎这里已经成为一处死地,一处杀机四伏的阴冷地狱!

    风笑天低声对季子强说:“你守在这里,盯好这四辆车,我一会回来。”

    说完就无声的溜走了。

    现在的季子强已经习惯了风笑天的行事诡秘,没问他去干什么,侧目盯着院子里的那四辆汽车,车窗都黑洞洞的,看不出里面是否有人。

    季子强有些奇怪:这么长的时间这里就一直是这种态势吗?这里其他人在去了那里,都被杀死了吗?四辆车在,他们去了哪里?

    这四辆车停放的位置有些古怪,车头的方向各不相同,季子强分析了一下,大概猜出了其中的玄机,主要为了给车内人一个良好的视野和射击角度,这些人可以不必下车就能用子弹形成一个没有死角的封锁网,他们戒备的重点是别墅的大门和窗户。

    如果季子强猜的没错的话,这四辆车的车窗安装的肯定是防弹玻璃,这就是四个移动的堡垒,形成有效的布控,他们只需守在这里,保证不让人進来和出去就够了。

    这招很厉害,刚才自己和风笑天要是从那个地方贸然進来,结果肯定是被打成马蜂窝。别说自己两人手里只有短兵器,就算是有手提机枪也无法突破这到防线!妈的!这里面有人懂军事。

    季子强一下就为箫易雪担心起来了,季子强来了这么长的时间,却一直没有听到一点动静,难道箫易雪被困在了别墅里面无法出来了?也或者箫易雪已经被对方收拾了,对方应该是留一部分人控制住外围,另一部分人進入别墅,但如果这些人已经得手,为什么不撤离?长时间的守在这里做什么呢?

    好半天,季子强才发觉其中一辆车轻微的晃动了一下,那应该是车里的人变换坐姿导致的,看来车里的人一直保持着警醒的状态。这里的人克制力很强,都不好对付,季子强没有受过相关的训练,但还是知道救人的难度要远远高于杀人,一个装备精良的警察部队要从一个悍匪手里救出人质都困难重重,更何况是自己现在这种局面。

    反正季子强现在是想不出任何可行的办法,只能等风笑天回来,走一步算一步吧。

    大约十分钟后,风笑天猫着腰走了回来,靠墙站在季子强身旁,扫了一眼外面,轻轻拿出了手枪,季子强也赶忙把自己的手枪掏了出来,当季子强的手握住枪把的时候,那沉甸甸的握感极好。

    风笑天低声说:“跟我来。”

    说着就回头又溜回了厨房,季子强挺纳闷,怎么又回去了?進到厨房里面,风笑天关好门,低声对季子强说:“箫易雪应该是被他们困在里面的楼上了,我们必须要从别墅的后面爬到楼上去。”

    “从后面爬到楼上?”季子强沉默了,这确实可行,从厨房的后墙一直爬上去是可以進入别墅的上面,这样就成功的绕过了院子里那不可逾越的火线,这可谓是兵行诡道!

    但很可惜,这个方案只限于风笑天一个人,因为季子强清楚自己的能力,没有装备自己是不可能爬过去的!如果不是曾亲眼看到风笑天那不可思议的本领,季子强会认为这方案是他妈的开玩笑。

    兵行诡道也要具备行走诡道的能耐才行。

    季子强摇摇头,说:“我爬不上去。”

    风笑天冷冷的哼了一声,对季子强晃了晃肩膀,

    这时季子强才发现在风笑天的肩膀上盘着一盘登山绳,上面凿钉、快挂等辅件一应俱全,季子强知道现在的问题解决了。

    于是他们立刻又从厨房的排风道又爬了出去。

    整个攀爬的过程只能用惊心动魄来形容,这不仅仅是对季子强而言,风笑天在几处险要处同样也是险象环生,因为这个别墅不是像中国别墅那样修建的,倒像是中世纪的城堡一样,几乎在后面都没有几个窗户,一块块墙壁都是大石头垒成,没有什么地方着力。

    风笑天他在前面开路,爬过一段距离后,就会固定好绳索,季子强再顺绳索爬过去,相比来说季子强还是比较安全的,不过面贴着墙壁上,背后是嗖嗖的风,那感觉比背后对着一排机枪还刺激!

    在接触到那栋三层别墅的墙体的时候,季子强身体的一些部分肌肉已经达到了极限,如此长距离的跨越没有任何可供人休息的空间,不能有一秒钟的放松。

    别墅后墙的有一扇窗户的灯是亮着的,但听不到任何声音。

    风笑天几乎没有停顿,无声无息的爬了过去,那种从容姿态似乎这家伙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种生活在墙上爬虫似地,他贴伏在窗口的墙边,探头往里面窥视,虽然季子强没有跟过去,但能看出来,那窗户拉着窗帘,隐隐约约看到那窗帘是竹片编成的,在这种情况下,风笑天可以透过竹片的缝隙看到里面,但里面是看不到外面的。

    风笑天凝神往里面看了半天,季子强从他那张死人脸上分析不出来他看到了什么,一会儿他开始固定绳索,鼓捣好了以后,他的身体就挂着窗外,拿出一个小物件套在右手的手指上,然后他把右手握成拳头,轻轻的放在窗户的玻璃上,开始极小心、极认真的动作,慢慢的,季子强看出来了,他是在玻璃上画圈!

    好半天,他似乎画好了一个圈,这时他才转过头对季子强招招手,示意季子强趴上来,季子强勉强抓牢绳子爬了过去。

    窗口上下有一个窄窄的窗台,这窗台虽然只能容下半个脚面,但对季子强来说那是非常奢侈了,风笑天从窗户下面绕到了另一侧,这样季子强爬过来后,他们两个一边一个守住了这扇窗户。

    季子强利用窗台和绳索稳定好身形后,探头透过窗帘的缝隙往里看。

    里面的情景让季子强暗吃一惊。

    季子强首先看到的是箫易雪,她正对着窗户,坐在一张藤椅上,双手反背在后面,应该是被绑住了,半张脸全是凝结的污血,显然是遭过重击,但一双眼睛却依然冷冷的瞪着,两个穿西装的男人站在房间里,一个站在箫易雪对面,背对着季子强他们,另一个靠在电视机旁边抽烟,他们手里都拿着手枪,而且季子强注意到他们的耳朵里都戴着小型耳麦,三个人都不说话。

    风笑天开始给季子强打手语,指示下他们着手准备,但季子强对这类手语动作是不怎么懂,好在季子强天生的聪明,从风笑天的表情和动作中,大概能理解一点风笑天的意图。

    玻璃上已经被风笑天右手手指上的特制戒指划出了一个盘子大的一个圈,那种特殊的戒指季子强这几天听箫易雪说过,好像箫易雪也有一个,它具备很多隐性功能,甚至可以成为杀人的利器,只不过这玩意的造型有些花哨夸张,平时箫易雪都不愿意把它戴在手指上。

    季子强他们调整好位置,两把枪口顶在这个圈的里面,就见风笑天把脸贴近玻璃,透过竹帘的缝隙瞄准。这种瞄准方式眼和枪的准星没在一条线上,完全凭借的经验和感觉,屏气凝神注备好,风笑天用手语指挥,三、二、一,他们同时用枪口敲击玻璃上的那个圆圈,“啪”的一声清响,圆形玻璃就被敲了下来,风笑天和季子强戴着消音器的枪口伸了進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