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这样的手枪季子强也是第一次拿上,过去他用过几次手枪,那都是警用45型的,和这个没法比,好在很快的风笑天就看出了季子强对武器的并不在行,所以风笑天一面开车,一面简单的给季子强把这款手枪介绍了一下,让季子强心里也多少有点底了。

    季子强掂量着手枪说:“不错,真不错,但还是希望一会不要用上。”

    风笑天在黑夜中露出了牙齿,嘿嘿一笑说:“恐怕一会要用,不过我倒是希望你可以不用,一切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季子强自己给自己壮壮胆子,说:“你想什么呢?真有事情了,我哪能袖手旁观?”

    “额,这倒也是,呵呵,呵呵。”

    风笑天呲着牙,笑了起来。

    再走一会,远远的就看到一片荒原上冒出的一幢别墅了,这里是远离尘世的一块荒地,阴森的矮树林衬托着这个没有灯火的别墅,就像古代文明的遗迹,冷落而荒凉,散发出令人心悸而神秘的气氛,渲染了一种梦幻般的境界,又因为季子强本来心里掺杂了许许多多的心理因素,更觉的有点恐怖起来。

    季子强他们的小车减缓了速度,慢慢的靠近了别墅,季子强顿时觉得白昼之门终于沉重地关上,黑夜铺开一张无边的网,吞噬了天边最后一丝亮色,乌云在铅黑的苍穹里奇异的翻滚着,隐约的闪电如锯齿班龇出森森白牙。

    到了跟前,季子强才发觉,其实这不是一个单独的别墅,这里还有一个很大的院落,由于刚才在远处树林的遮挡,所以看不到那一圈的院墙,风笑天停下了车,摇了摇头,从怀里抽出了两枝手枪,这抢和季子强的枪一样装着消音器,这是两把德国制军用手枪,每支枪可以压装十五发子弹,两把就是三十发子弹。

    这种枪是德国hk型手枪,是一种被称作進攻型的手枪,比一般的自卫手枪要大,性能卓越,它的特殊构造可惜消除大部分机械声响,这样,在消声器降低声响的基础上,使消声效果得到進一步的完善,这是一把非常适合于暗杀的利器。

    但风笑天还是很慎重的打开了随身带来的那个皮箱,从里面拿出了好几个弹夹来,季子强心头一震,虽然风笑天从没有在季子强面前展示过他的身手,但季子强相信这个久负盛名的高手应该对射击、搏斗等技能高深的水平绝不是只是停留在理论层面,风笑天此刻那双眸子里闪射的是那种血雨腥风才能洗炼出来的淡定和冷酷。

    但此时他还是如此谨慎的带上了这么多的子弹,看来他已经感受到了艰难和危险。

    季子强心中一沉,说:“是不是情况有点复杂?”

    风笑天点点头,目光沉郁的说:“看来箫易雪有危险了。”

    季子强皱起眉头,心里反而升起一个巨大的疑问:“你怎么知道。”风笑天一字一顿的说:“感觉!”风笑天的目光在黑夜中闪动,明显的透露出焦躁不安的情绪。

    “那我们進去吧。”季子强也不想等了。

    风笑天继续用那渗人的目光盯着季子强,斩钉截铁的说:“好!你跟我一起。”

    他们不再说话,两个人在暗夜里的小树林中以能达到的最快速度疾行,季子强没有过作战的经验,现在他的心理和生理都莫名的紧张起来。季子强看到风笑天的眼神透出冷酷阴狠的光芒,季子强心中一凛,想到这次弄不好就要大开杀戒了!

    他们到了墙边,四处的看了一下,院墙很高,上面似乎还有电网,风笑天却走着走着突然消失了!季子强大吃一惊,急忙涌身向前,在风笑天消失的地方,季子强看到了一个圆形的水泥管的管口,很粗,直径有7080公分的样子,季子强看到原来风笑天已经钻進了这个洞里面。但他并不是整个身子都钻了進去,只是把大半个身子探進去,双手撑住管壁观察着里面,片刻后,他从里面钻出来,让出洞口,示意季子强進去看看。

    季子强挺奇怪,让自己看什么?季子强也钻進这个管道里面,借着月光,他能清楚的看到里面的情景,这是一个内壁平滑的标准圆形管道,看表层这应该是钢筋水泥的结构,通道的走向是呈45度角向上的,看来这条管道应该是从里面通出来的,看样子像是一条排水管道,但是又比一般的排水管道粗,这时季子强想到这很可能这种建筑所设置的泄洪管道,为了防止突降暴雨引发大面积积水。管道的直径刚好够一个人進去,季子强有些奇怪,风笑天为什么不直接進去,他让自己進来看什么呢,季子强把身体又往里進了一步,这时才看清了里面的情景,心顿时凉了半截!在前面不远的地方竟然安装着一个铁篦子,拇指粗的铁条纵横交错,完全封死了去路。

    季子强的前胸紧紧的贴在管壁上,四肢也无法正常的摆动,他的整个身体就像个塞子一样塞進了这个密闭的管道,这感觉很恐怖,他顿时不敢再往前了,因为一旦过于深入后,他很可能就退不出来了。果然,他往后一退,就明显感觉到肩膀蹭在管壁上,形成了很大的摩擦力,他左右回旋着身体才勉强的退了出来。

    退出来后,季子强对风笑天摇摇手,示意他这条路走不通,别说前面有一个铁篦子,就算没有那玩意,他们这样像活塞一样塞進去后恐怕会永远出不来了。

    风笑天定定的看着季子强却没有任何表示,季子强以为他在想其他的出路,但季子强突然看到风笑天对自己打了一个手示,一探身,跐溜就钻進了那个大管子里面!

    季子强心中暗骂:这风笑天真他妈不要命了,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也只能冒险试一试了,季子强深吸了一口气,晃动身形也進了那个排水管道里面,很快就看到了风笑天的双脚,他知道季子强進来了,就见他一只手抓住铁篦子的铁条,在试探性的发力几下,看看能不能把这个铁篦子拆下来,季子强看了看这些铁条,心想,这不是扯淡吗?如果这是在陆地上,这还有可能,但现在是在管子里面,根本就没有着力的地方,最多也就能使出百分之五十的力道,但事已至此,只能希望风笑天能成功了。

    季子强正在想着,就听风笑天一声冷哼,发力死命的向后一拽,铁篦子整体一震,管道的顶部嵌住铁条的部位有水泥块被震了下来,似乎有门!这东西时间长了,很可能已经松动了,只听“当啷”一声脆响,那个铁篦子真的被拉开了。

    季子强在后面惊讶了一声,居然成功了,真是他妈的奇迹!

    风笑天就趴出一点,又不动了,根本就没理季子强在后面的催促,而是探出头认真的观察外面的情况。

    “注意了季書記,我们出去。”风笑天对后面小声的说了一句。

    他踩着季子强的肩膀,爬了出去,由于管壁上的污泥十分的腻滑,爬起来非常费力,管道内的那种**的臭味令人窒息,加上管壁的滑腻触感让人感到非常的恶心,好在很快季子强也出了管道。

    他们弯着腰,往前走了几步,就到了别墅的墙根下,季子强小声的问:“现在我们怎么進别墅呢?”

    风笑天想了想,说:“这里离厨房很近了,可以从厨房的排风口進去。”

    季子强看到别墅外墙距地面七、八米的位置探出了一个方形的排风口,风笑天的判断正确,这就是厨房排放油烟的风道出口,那风道的大小刚好可以容一个人爬進去,但那个高度却让季子强有些发憷,垂直的墙面中间没有任何凹凸,可借力的地方几乎没有,在这种情况下攀爬极具危险性!他们两人也没有任何防护设施,七八米的高度看上去似乎不算什么,但只要出现一点闪失,人就会掉下来,七八米的高度足可以把人摔的骨断筋离。

    还没容季子强观察好,风笑天已经脱去了鞋袜,手脚张开爬到了墙上,接下来的一幕让季子强瞠目结舌!

    风笑天爬墙采用的姿态方式是季子强从来没见过的,他四肢张开,头望上仰,全身贴在墙面上,手指和脚趾抠住浅浅的砖缝,然后季子强看到他的整个后背塌陷收缩,骨骼发出密集的轻响,似乎在瞬间他的整个身体就如吸盘一般牢牢的吸附在墙面上,然后他的身体出现怪异的扭动,伴随着手脚一起动作,竟然像蛇一样的顺着墙面向上游走,速度非常快而且非常的轻松自如!

    如果不是季子强亲眼所见,还真不相信世上有这样的功夫,太神奇了!这只是在传奇小说,或者是金庸,古龙小说中出现过的“壁虎游墙功”,但它就是如此真实的呈现在季子强面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