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就是这样,萧博瀚依然没有传来一点点的消息,随着时间的推移,季子强心中肯定就多了很多担忧,萧博瀚为什么不出来?难道他真的已经。。。。。。

    季子强不敢在多想下去了,他站住了脚,看着风笑天说:“听了这么多,对目前的局面,你怎么看,有没有打破这个僵持局面的办法?”

    风笑天摇摇头,说:“这次的行动看来只能守株待兔,要是我们能和当地的地下网络联系一下,或许可以主动一点。”

    季子强摆摆手,说:“假如要倚重他们的话,我们这次完全就不用过来了,正因为连他们都没有办法找到萧博瀚,所以才需要我们在巴尔的摩的出现。”

    “要是这样,我真的没有其他什么好办法了,反正我就是保护季書記,听你指挥得了。”

    季子强露出了一点笑意,这个桀骜不驯的009现在还是老老实实下来了。

    这次的这个任务,说真的,确实太过刁钻,没有多少可以发挥的余地,不要说风笑天,就是自己,也只能静静的等待,等待萧博瀚的出现。

    到了第二天,季子强的心情更是紧张起来了,时间不等人啊,自己不可能因为一个毫无把握的计划永远在美国呆着,每过一天,对季子强的压力就更多了一份,更恼火的是,到了晚上,萧博瀚不仅没有出现,箫易雪却突然的失踪了。

    季子强是在吃完了晚饭之后,有点事情想和箫易雪商议一下,但旁边的监控室没有箫易雪,季子强就打电话找她,电话也关机了,季子强就奇了个怪了,这情况有点反常。

    季子强有一次返回了旁边的房间,问李剑和王涛:“箫易雪是什么时候离开你们的。”

    王涛说:“吃饭的时候是她在这里守的电话,吃完饭我上来换的她,后来就没看到她了。”

    “奥,那她会上什么地方去,现在电话也联系不上她。”季子强心中担忧起来,这是第一次和箫易雪失去联系,而且他们本来也是有规定的,大家24小时都要保持联络畅通。

    “对了,我记得箫易雪带了一个耳塞,应该是你们之间的无线电对讲机吧,联系一下。”

    李剑和王涛都摇摇头说:“刚刚试过了,没有反应。”

    这个时候,听到消息的风笑天也赶过来了,他在楼下的一个房间住着,季子强刚才给她打过电话,询问他有没有看到箫易雪。

    “季書記,你是说箫易雪失踪了?”

    “是啊,所有房间都没有见到她,电话和无线电对讲都联系不上,她能到什么地方去呢?”

    风笑天也邹起了眉头,这放在平常人根本都算不上什么的一个小事情,但对他们这个特殊的人群来说,却充满了不可捉摸的变数和危机,一旦有稍微的一点失常,有可能就会带给他们难以想象的灾难。

    季子强轻轻的用手指敲击着身边的那个桌子,一面敲着,一面凝神思考,无意间,季子强看到了那台热线电话,季子强眉头一闪,说:“给我打开刚才箫易雪值班时候的全部录音,我要听听有没有什么异常的电话。”

    季子强的提醒让剩下的这几个人一阵的忙乱,李剑很快开始寻找箫易雪值班时间段的电话录音了,这点时间因为到了吃饭的时候,所以电话不多,总共也就35个,但这里面还是找到了一个重要的电话。

    电话是一个男人用很正宗的汉语打来的:“你这是中国北江市考察热线吗?”

    箫易雪的声音很清脆,也是用汉语:“是,我们是的,请问先生有什么问题要咨询吗?”

    电话那头的声音就沉默了一小会,才变得压低了许多,说:“你们是在找人吧,我知道你们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

    箫易雪似乎在犹豫着,问:“找人?你弄错了吧,我们是来考察招商引资的。”

    男人就沙哑的笑笑说:“你很小心啊,但你考虑好,我不能说太多的东西了。”

    “我不知道你到底要做什么,这样吧?你到我们酒店来谈谈。”箫易雪即不能完全相信对方的话,也不能全然拒绝,她只能模棱两可的这样说。

    “那不行啊,太危险了,这样吧,你们让那个季書記一个人过来,当然最好不要耍花招,那样的话我只好放弃和你们见面了。”

    “这不行的,首先我们还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在一个,要去见你也是其他人过去,季書記是绝对不会和你见面,这是原则。”箫易雪当然不会让季子强轻易的犯险,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会不会是在设置一个圈套,这都是难以确定的。

    那个男人犹豫了好一会,才勉强说:“那行,你一个人过来,记好了,一个人,晚上7点,在帕塔普斯科河口湾向东1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黑白相间的别墅,我在这里等你。”

    箫易雪忙问:“那里好找吗?”

    “好找,顺着河下来,有10公里路标,远远的就能看到这个别墅了。”

    “那好吧,就这样。”

    电话录音放到这里,季子强已经不需要在听的其他的东西了,显然的,箫易雪独自去和对方接头了,但这丫头也是艺高人胆大,怎么连帮手都不带?

    不过季子强也是可以了解箫易雪的良苦用心,这样的事情,箫易雪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她肯定要探个究竟,但她又绝不能让季子强去冒险。

    季子强有点犹豫不决,他必须有一个决定出来,他和箫易雪也是一样的,很矛盾,既怕自己影响到了这好几天来的唯一一个机会,又对箫易雪充满了担忧,她毕竟只是一个人啊,要是有点什么差错,自己怎么对得起萧博瀚呢?

    “我有点担忧,箫易雪连武器都没有。”

    那个安全部的王涛摇摇头说:“武器有,但还是让人担忧。”

    季子强有点疑惑:“你们带武器了?”

    那个王涛说:“没有带,但这里是美国,最不缺的就是武器。”

    “嗯,也对。”

    季子强眯起了眼,思考了起来,风笑天这时候问了一句:“季書記,你看我们现在怎么办?”

    季子强一下抬起了头,很果断的说:“我和你过去看看,接应一下箫易雪,从时间上看,她还没有走多久。”

    风笑天看着季子强,摇摇头说:“我一个人过去就可以了。”

    季子强也摇摇头说:“莫非你是要逼我一个人去?”

    “不是,我怎么会有那个意思,我就怕你有危险。”不管怎么说,风笑天也是不愿意让季子强以身犯险的,自己这次的任务就是保护季子强,季子强要有个三长两短的,自己的任务也就意味着失败了。

    但季子强用很坚定的口吻说:“不用多说了,你和我去,他们两人在家守着,做好机动准备。”

    那个李剑和王涛都张了张口,想要争取一下,但看到季子强很严肃的表情,他们两人也都闭上了嘴。

    风笑天挑了一下眉毛,迟疑着,看了看季子强,说:“会用武器吗?”

    说真的,季子强用过几次手枪,但要说怎么熟练那是根本都谈不上,他就会两只手用力握着,打开保险扣扳机而已,但现在季子强却毫不迟疑的说:“会用,简单的很。”

    风笑天就示意李剑一下,说:“你的武器给季書記。等我两分钟,我回房间准备一下。”

    季子强就点了点头,他知道,风笑天肯定是回去准备武器了。。。。。。

    风笑天开着车,顺着巴尔的摩市区一直往东面开去,看起来风笑天对路况挺熟的,巴尔的摩城区是环绕着帕塔普斯科河口湾展开,商业区位于西部,聚集各种商场、旅馆、饭店,以及政府机关和文化设施。商业区以东原是街道狭窄、建筑陈旧拥挤的老城区,通过近20多年来的重建和改造,出现了以办公大楼为主,包括各种商业、交通、娱乐设施和公寓住宅的综合性建筑群查尔斯中心城区。

    北部是高级住宅区,多公园和绿地,而现在季子强他们路过的东部与港区毗邻地,是低收入家庭住宅区。

    至于季子强他们要去的那个10公里之外的郊区,应该更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了,美国的郊区和中国不一样,中国郊区固定人口居住和流动人口居住都很密集的,越是大城市,郊区越是人多,就像现在北京周边的河北涿州,还有燕郊,廊坊等地,现在人多的都不像啥了,硬生生的把房价炒到了上万元一个平米。

    美国人少,地大,所以那些个郊区,让中国人来看,就是荒凉。

    季子强有点奇怪的是,风笑天上车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大箱子,挺大的一个,也不知道里面装的什么,季子强大概的估计了一下,应该是武器吧,但也不至于用个箱子啊,他总不会搞一挺歪把子机枪在里面吧。

    现在也顾不得想这些问题了,季子强不断的把弄着手里的那把1911a1型手枪,是一种045acp口径军用手枪,1911采用单动发射机构,只能单发射击。它的击发与发射机构由击针、击针簧、击锤、击锤簧、阻铁、阻铁簧、单发杆、扳机连杆、扳机组成。其中,和许多现代手枪一样,1911有多种保险机构,能防止该枪意外走火。1911的保险机构包括手动保险、握把保险、半待击保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