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箫易雪坐在了季子强的旁边,冷冷的说:“我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曾经在巴黎我救过你一次,而且现在你应该好好的回答季書記的问话,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你的任务是无条件的保护和听从季書記的指挥。”

    风笑天大吃一惊,他一下记起了那次在巴黎的事情,不错,当时是有一个协同执行任务的外勤处的女孩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她救了自己一命,后来听说她就是外勤处代号“银狐”的一个特工,这些年过去了,自己却从来没有见过对方,没想到现在在这里偶然相遇。

    风笑天不得不对眼前嬌滴滴的大美女另眼相看,外勤处那里是高手云集,他们的足迹遍布全球,也是安全部最为核心的神秘部门,直接听命于范部长。

    更重要的是,这个美女还救过自己,风笑天有点汗颜了,说:“原来是银狐,请怒在下眼拙了,在此我表示由衷的感谢,感谢你当初救命之恩。”

    说话中,风笑天站起来,恭恭敬敬的给箫易雪鞠了一躬,脸上绝没有刚才那玩世不恭的神色了。

    “我们都不要客气,009的名字我也是久仰了,现在你和我都要听从季書記的调遣,对这一点我想你没有异议吧?”

    风笑天呆了呆,脸上又恢复到了刚才最初的那副表情,撇了撇嘴,要说眼前的大美女就是自己今后的上司,自己还勉强能接受,至少别人救过自己,但要说到这个任什么的書記吗?此事还有待商榷,这次的任务危险,既然跟地方领导合作,怎么着也得找个经验丰富的老家伙来啊,现在这任什么的書記,一个小白脸样子,跟一娘们一样,还得听命于他,风笑天心里微微有点不满起来。

    他曳着眼看了看季子强,说:“我说这个季書記啊,这次的行动我看还是我和银狐两人商量着来吧,你老就在酒店看看电视什么的,这玩意危险着呢。”

    季子强也是第一次听到箫易雪的代号叫银狐,感觉很新意的,想想也不错,这个名字还真的符合箫易雪,银狐自己到时没有见过,但一定也是很漂亮的动物。

    但季子强却同时听出了风笑天的话意,怎么的,这小子还不服管?老子知道你是个高手,肯定枪法很好,经验老道,但就凭这些便想目中无人,你也有点太托大了。

    “009,你有什么问题吗?是不是觉得你可以单独应对这件事情,不需要我的参与?”季子强淡淡的问。

    “没,没问题”。风笑天抬了抬眼皮,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以后你就是我的领导,我来的时候命令里面说的已经很清楚,一切你说了算,但问题在于你能处理这样的棘手任务吗?我表示有点怀疑。”

    “你的怀疑我理解,但你说错了一句话,不是以后,是从现在起你就得听从我的命令”季子强瞧出了风笑天的不服,语气冰冷的提醒着:“我不希望在这个行动中出现领导上的分歧,假如你自认你可以完成这次任务,那我可是求之不得,我现在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真的吗?那以后你听我的?我可以保证让你完成任务。”风笑天有点自得的说。

    季子强连连点头,很恭敬的说:“行,行,我听你的,沾你的光,只要完成了任务,谁指挥其实都是一样的。”

    “是啊,是啊,你这人还不错,明理懂事啊,那么说说,我们这次的任务到底是什么,听说是来救一个安全部的处长,他发生了什么问题?”风笑天就摆出了一副大佬的样子,准备听取季子强的汇报。

    季子强就笑了,说:“这我可不能给你说啊,你要知道,走的时候是你们范部长和总理亲自给我叮嘱过,此事绝不能告诉别人,你现在是领导了,什么事情都要自己去考虑,要不这样吧,你给总理打个电话吧,问一问具体的任务,这样才便于你下一步的指挥啊。”

    风笑天一下愣住了,不会吧,这任务是总理和部长亲自给这个季書記安排的,这可是少有的事情,要说范部长自己是见过两次,但总理自己就只是从报子,电视上见过了,这自己怎么能和他联系呢?

    他一下就明白了季子强正在调侃自己了,风笑天心里一阵的不舒服,自己傻呼呼的还差点把这个人的话当真了。

    风笑天的脸上一阵发烫起来,这么多年了,很少有人当面涮过自己,何况还是当着一个大美女的面,他就想要反击了。

    但季子强却一下冷峻起来,他看着风笑天,凝重的说:“记住,在这个行动中,你没有一点资格和我叫板,或许你有过很多的辉煌,但那些在我面前都是无足轻重的,我只要求你听从我的指挥,否则。。。。。。”

    季子强说道这里的时候,停住了,他站起来,靠近了风笑天,一霎时,在季子强的身上,也出现了一股子让风笑天感到压力陡增的气场,季子强一字一顿的说:“我没有要求你来,这或者是总部的一种多虑,所以你对我来说,可有可无,如果我觉察你并没有完全的听从我的指挥,我绝对不会留你在身边,你从哪来了,就回到哪里去,这一点请你记好,我不是一个需要一件事情说两遍的人。”

    季子强的冷漠让房间里的气氛骤然下降,箫易雪也从来没有见过季子强有这样的表情,她也突然的有点心悸起来,或许季子强从来没有杀过人,但这不能说明他不可怕,他一样可以带给自己巨大的压力。

    风笑天完全愣住了,这个萍水相逢的年轻書記带给他了一种震撼,他一点都不怀疑他说的话,不错,要是那样的话,这个書記绝对会给上面要求把自己退回去的,他是那种说话算话的人,这一点从他的眼神中就能看出来。

    但自己一旦被他退回去之后,和这个行动无缘的话,事情会很复杂,行动成功了,说明自己没有一点价值,离开了自己,人家一个外行也能完成。而真的事情失败了,所有的人都会把失败归咎到自己身上,不是吗?自己不好好的完成任务,却和别人争夺领导权,最后导致了团队的分裂,自己可不就是罪魁祸首吗?

    风笑天愣了好一会,都不知道该说点什么,这个年轻的官员比他想象的更可怕,他没有用官员们惯常使用的模棱两可和躲躲闪闪的语言,他就这样单刀直入的警告和威胁自己,但这个威胁又是真实可信的,假如自己敢反驳一句,他一定会立即就和总部联系,把自己赶出美国。

    季子强静静的看着风笑天,看到他眼光的躲闪和萎缩,季子强才放平脸说:“现在让箫易雪同志给你介绍一下目前的状况,另外你有什么好一点的想法,也可以提出建议,我这个人还是能够听取别人的建议的。”

    季子强把‘建议’两个字咬的很重,让风笑天明白,他仅有建议的权利。

    风笑天在默想了一下之后,他只能服从的点点头,他开始有点不愿意看到季子强那深如碧潭一眼的眼光了,这个人太深邃,深的让人看不到尽头。

    箫易雪心中暗自赞叹,季子强真够强势了,对安全部这帮子特工,箫易雪太了解他们的性格了,管理这帮人真的不亚于在动物园管理一帮凶禽猛兽,但这个大名鼎鼎的009,就这样让季子强在一个回合降服下来了,这实在算是一个奇迹。

    奇迹吗?也不完全是,季子强没有箫易雪想的那样神,但季子强是一个逻辑性很强的人,他可以把很多零零碎碎的信息综合在一起考虑,他知道这个风笑天刚从牢房中放出来,那么,让他回去,让他的劫后余生第一次粉墨登场就变得黯淡无光,这应该是对风笑天最为有力的打击和震慑了,他不敢和自己赌,因为他对自己一无所知,他不知道自己对这个任务的重视程度,他更不知道自己和萧博瀚那种亲密无间的感情,所以这场权利的争夺,风笑天注定是要失败的。

    箫易雪就给风笑天详细的讲述着目前面临的一些问题,她当然也不会给风笑天说萧博瀚是为什么陷落在这个巴尔的摩,这一点其实连箫易雪自己也不清楚。

    这个时候的风笑天就变得认真起来,他仔细的听着,默默的想着,他和最初進来的时候已经截然不同,他的眉头一直也都紧锁,看得出来,他也对目前毫无动静的僵局多了一份无解和无奈。

    季子强已经站起来了,他点上一支烟,一面若有若无的听着箫易雪给风笑天的介绍,一面在房间里转着圈,不要看他每天平平静静的,实际上季子强心里的焦虑在不断的增加,来到巴尔的摩已经几天了,报子和电视也都对自己做过报道,自己在国内都没有这样积极的抢过镜头,但这次自己算是破例了,不管什么媒体,只要来采访,自己总是把自己的脑袋往媒体的镜头上凑,也不管对方是大报,大台,还是街边小报,娱乐新闻,自己都让他们拍照,都和他们合影,连昨天宣传部的席部长都很惊讶的说:“季書記现在好像爱照相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