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箫易雪刚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她面色有点紧张的听着什么,季子强不解的看着她,刚要张口,箫易雪竖起了食指,放在唇上,“嘘”了一声,而后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这时候季子强才发现,在箫易雪的耳朵里面,有一个小小的,像是耳塞一样的玩意。

    好一会之后,箫易雪才说:“刚才总部来了消息,说给我们又增派了一个帮手。”

    “奥,又派人过来,有必要吗?”

    箫易雪凝重的说:“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复杂,总部已经预测到了这个行动的难度了。”

    季子强有点不以为然的说:“但我没有觉得有什么麻烦。”

    “不要忘了,比起总部强大的信息网络来说,在巴尔的摩我们的信息还是闭塞的。”

    季子强想想,也点点头,说:“那么来的会是谁,他什么时候可以来到?”

    “今天就能到,这个人代号009对我来说,他全部印象就是高深莫测、精准冷酷,如幽灵一般存于世上,但据说又玩世不恭。”

    “你没见过?”

    箫易雪摇摇头说:“没有见过,曾经我们配合过一次,但只是行动上的配合,没有照过面,后来听说此人蹲监狱了。”

    季子强有些惊讶:“他是个犯人?”

    箫易雪点头说:“是啊,听说那次他因为一时的激愤,对几个本来已经抓捕到手的疑犯痛下杀手,给整个行动带来了巨大的损失。”

    季子强愣了一下,想想又说:“这样啊,难怪关他了,不过我想,那几个人一定也该死。”

    沉默了一下,箫易雪有点沉重的说:“是该死,他们对我们安全部的一个女特工使用了惨无人道的摧残。”

    季子强听到这里,也有点担心起箫易雪,萧博瀚来了,他们这群人,为了这个国家,每天都冒着巨大的风险,就算有一天遇害了,人们也不会知道他们的名字,无法缅怀他们的事迹,这应该就是无名英雄吧。

    当天的晚上,季子强正在客房里打电话,电话是国际长途,是远在北江市的文秘书长打来的,他正在给季子强汇报最近几天的工作,他说这几天北江市一切都很平静,杨喻义有几个重大的资金使用提案想乘着季子强不再北江市市的时候通过,但没有成功。

    季子强心中笑着,杨喻义当然是不能成功了,在走的时候,季子强已经找了一个借口,把三百万以上的资金使用权收归到了常委会,那个新上任的财政局局长毕鹏,更是对季子强的指示言听计从,他也给季子强信誓旦旦的做了保证,只要有重大的资金支出,他都会及时的给季子强汇报,就算联系不上,他也一定要拖到联系上季子强为止。

    季子强很满意,比起过去那个财政局的李局长来,这个新上任的局长对自己是感恩戴德绝,对的服从,自己用好了这个毕局长,那就算掐住了杨喻义的七寸,让他不得不收敛许多。

    季子强说:“好,文秘书长啊,我不在北江市的这段时间,你多费点心。”

    文秘书长客气的说:“这个个请季書記不用担忧,别的办法我没有,但找一些反对意见,拖延一下时间,我还是没问题的,这是我的强项啊。”

    季子强呵呵的笑了两声,正要继续说话,就听到了门铃声,前一两天季子强回到房间一般都是不锁门的,因为季子强的房间在走道的最里面,外面好多间都是自己人在住,特别是安全部带来的李剑和王涛就住在季子强的旁边,他们的房门一般都开着,可以观察到每一个走过门口到季子强房间的人。

    但自从上次和箫易雪差点闹了个误会之后,箫易雪就要求季子强还是把门锁上,说那样更安全一点。

    现在季子强就要过去开门了,他和文秘书长的工作也谈完,就说了声再见,挂断了电话,过去打开了房门。

    眼前出现了一个季子强并不认识的男子,他的眼睛微微地眯着,本来就不大的眼睛就更小了,他只有眼角的余光看着季子强,他头发很乱,他双手抄着兜,脸上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

    季子强从这最初的印象中已经断定,这绝不是一个华人商会的客人,更不会是巴尔的摩的企业家,准确的说,他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门口。

    “请问你找谁呢?”季子强还是礼貌的问了一句,从小到大季子强所受的教育就是不要以貌取人。

    “我就找你。”来人嬉皮笑脸的看着季子强说。

    “奥,找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这当然是需要你告诉我了。”来人有点揶揄的笑着说。

    季子强也笑了,他看到了这个那人后面出现了三个人,箫易雪和她那两个安全部的特工已经站在了那人的身后。

    季子强的笑容让对方迷惑了一下,他就转过头看了一眼箫易雪等人,知道了自己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已经引来了对方的反感了,这可以从箫易雪等人那警惕和冷峻的眼神中看出。

    来人就笑了笑,说:“季書記,难道没有人通知你我今天就到吗?”

    季子强愣了一下,在这个男子把烟蒂摁息在门口边的垃圾桶后,用手指打出了一个9字符号的时候,季子强一下恍然大悟了,这就是箫易雪说的总部来人?这就是箫易雪说的那个神龙不见首尾的冷血杀手?靠,这真滑稽。

    “是你啊?那请進吧。”

    季子强让开了门口的通道,转身返回房间,而这个代号009的男子也跟了進来,在他的身后,箫易雪也跟了進来,她不知道为什么季子强让对方進房间,但她觉不能让季子强单独的面对一个不相识的陌生人。

    季子强坐在了圈椅上,看着这个吊儿郎当的年轻人,说:“你也坐吧,你是009?”

    年轻人满不在乎的坐了下来,他没有急于回答季子强的话,而是对箫易雪使劲的瞅了两眼,眼中显然有色迷迷的神情。

    箫易雪听到季子强的话,心中也是一惊,眼里抹过一丝怀疑,这家伙简直就一流氓,哪象是传说中的特级特工,一幅色鬼样,但仔细看看,却是一点不错的,今天上午收到总部资料上的照片又的确是他,想着今后要跟这讨厌的家伙搭档,箫易雪一时无语

    “对了,美女,你也坐吧,你应该是季書記的秘书吧,真性感啊,坐坐,到这里都是自己人了,就不要客气”年轻男子笑眯眯的,努力掩饰着眼中的那色样。

    自己人?这家伙脸皮有够厚,笑得也够恶心,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箫易雪忍不住又瞪了年轻人一眼,但这个年轻人根本都不在乎箫易雪的鄙视,依然是笑呵呵的。

    季子强紧了紧眉头,到现在为止,他开始有点不喜欢这个年轻人了,自己这次执行的是特殊的一次任务,重要性和严肃性就不用多说,连总理和范部长都异常的关注,但现在莫名其妙的派来这样一个人,真让人哭笑不得,看看他那色迷迷的眼神,自己都想上去抽他两嘴巴。

    而且这个家伙连自己的问话都没有回复,就开始调戏起箫易雪来了,季子强就看了箫易雪一眼。

    箫易雪叹口气,点点头,暗示着季子强,这个人就是总部派来援助他们的人,接着过来帮季子强添上了茶水。

    季子强也默默的点了一下头,对箫易雪说:“你也坐吧,听听这个009带来了什么总部最新的信息。”

    “您……是?”待箫易雪坐下,年轻人的神色稍微正经了点,他本来真的以为箫易雪就是季子强的秘书,或者小蜜,二奶什么的,但自己既然亮出了身份,季子强还让她坐下,这就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了。

    一直以来,风笑天都很鄙视地方官员的,在他执行的任务中,也涉及到许多和地方政府配合协调的事情,他也曾经参与过海外追捕贪官的行动,他觉得,这些人往往靠的是阿谀奉承,靠的是阴险狡诈,靠的是请客送礼换来职位的提升,比起自己这些拿命拼搏的人来说,他们根本都不值得尊重。

    这次处长张正中还让自己保护他,这已经够憋气的了,更可笑的是,还让自己一切听从他的指挥,真是笑话,他不过是个市委書記而已,这样的行动他参与过吗?恐怕听到枪声,他都会一头钻到床底下去,还指挥行动,啊呸!

    要不是自己是急于想出监狱,自己当时就反对了,搁在自己前些年,自己一来就先要给这个書記一个难堪。

    现在他虽然不至于马上对季子强出出难题,但季子强的话他依然是置若罔闻,他倒是对这个女人有了一些兴趣,难道她也是自己一路人,但不像啊,看她嬌滴滴的样子,做二奶到挺合适的。

    “喂,美女,你谁啊?我可是要和这个書記谈点正事的,你坐这里不大好吧?”风笑天有点疑惑的问。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