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坐吧,你怎么跑来了。”季子强问。

    箫易雪哼了一声,没好气的说:“我关心一下你不可以吗,来看看你喝酒回来了没有,见房间里没人,洗澡就好好的洗澡吧,卫生间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

    季子强哈哈哈的大笑起来,说:“我还以为你是昨天晚上的那伙人呢?心里担心死了。早知道是你。。。。。”

    “早知道是我怎么了?难道你就不用紧张?”

    季子强嘴角挂着笑容,说:“知道是你了,谁还紧张啊?对了,有什么消息吗?”

    箫易雪也慢慢的收敛来刚才的不好意思,很认真的摇摇头说:“没有什么消息,来了好多电话,但应该都不是他的。”

    季子强也很凝重的点点头,说:“继续坚持。”

    “嗯,我会的。”箫易雪说。

    两人又说了几件事情,慢慢的,箫易雪的眼中就多了许许多多的柔情蜜意,她的脸也滚烫,火热起来了,心中对季子强早就具有的爱意,一点点的渗透出来,记得第一次在新屏市那个公园的小溪旁,自己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可惜后来他调到了北江市,本来以为这段感情再也无法延续,谁料想,命运又一次的把两人联系在了一起。

    箫易雪看到了酒柜,她站起来,走过去拿起酒瓶,找了两个酒杯,倒上酒,然后端起酒杯,眯着眼笑着对季子强说:“跟你在一起共事合作,我很开心。”

    季子强迟疑了一下,端起酒杯,跟她碰了一下,喝完后,放下酒杯,说:“我也这样认为。”

    这次由季子强倒上酒,他们再次碰杯而饮。此时的箫易雪以一个真实女人的身份出现在季子强的面前,揭去了她一直以来的神秘面纱,她的美丽和优雅不仅再次冲击着季子强的心,而且又多了几分亲切,喝在嘴里的酒也分外的香甜。

    真的,这些天来季子强的神经一直都是紧张的,心里的压力也是很大的,现在可以不用伪装的身份与人去交流,等于是在心中永远绷着的那根弦突然松弛了,那感觉很舒服,尤其是对方是一个让季子强心旷神怡的绝色女人,这足以让季子强忘了身上的疲乏倦怠。

    他们慢慢的聊着,喝完了整瓶的龙舌兰,然后又打开了酒柜里的一瓶红酒,他们说了很多的话,大多数时间都是箫易雪在说,季子强在听,其实每个话题都是箫易雪提起来的,她知道季子强想听什么,他们喝酒的速度开始加快,其实季子强的酒量很大,很少有喝醉的时候,但今天季子强还是醉了,他在下午宴请客人时候喝的酒还没有完全挥发干净,这接上来又喝了这样多,所以季子强迅速的失去了自控能力。

    箫易雪更是喝得眼神迷离,但心里却多了一份渴望,自从看到了季子强的身体之后,箫易雪心理上发生了一点点微妙的变化,她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显然的,她觉得自己对季子强有了一种更为强烈的期盼和牵挂,这是一种挥之不去的很奇特的感觉。

    后来季子强醉了,彻彻底底的醉了,季子强的大脑无法深入思索,今天他也是很疲惫了,从早上起来,一直到刚才,整整的一天时间里,一刻都没有休息过,不仅要安排各种工作,听取汇报,还要滔滔不绝的给华人商会的客人们介绍北江市,这一点都不轻松,现在又喝了这么多的酒,他再也扛不住了,当他靠在沙发上睡去之后,他没有看到箫易雪充满了怜爱的目光,他也无法觉察箫易雪温柔的那一吻,他只觉得箫易雪帮他盖上了一条毛毯,轻轻关上门离开了。。。。。。

    这个夜是平静的,表面上来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但在香港的一个小巷中,走着9处那个前特工,代号009的风笑天,夜风清爽怡人,这会儿10点不到,都市的夜生活还没开始,街面上三三两两的行人不少,公路上的车流似乎也永远都不会间断。

    风笑天是下午的时候到的香港,他已经睡了一觉起来,今天半夜他就要搭乘一架飞机到美国去,现在他准备放松一下自己,坐了几年的监狱,出来之后他急切的想要发泄一番。

    没走多远,一个发廊已映入眼帘,发廊内,朦胧粉色的灯光柔和,暧昧。店招上,美容美发的大字很是醒目,但从那有着脂粉色调的灯光中,任谁都知道这家发廊挂的是羊头,卖的却是狗肉。

    透过发廊的宽大的玻璃窗,风笑天能很清楚的瞧见里面的内容,几名打扮得极其清凉,极其妖冶的女郎在发廊内或坐、或站、或搔手弄姿,媚眼儿瞧着街外的过往行人,只要过往路人朝里面随意一瞅,立马就会招致几名妖冶女郎的热情回应,穿着超短裙的大~腿立马夸张的张开,短裙内的春光放肆的扯着有心人的眼球。

    风笑天在发廊附近转悠着,里面的妖冶女郎扯着他的眼球,人生苦短,混了20几年还没有碰过女人,以至于今早上刑场的时候,还在为自己遗憾,出来了,那说什么都得解决这个问题,**似乎是他唯一能消除遗憾的方法,至于档次问题已经不是他现在所能考虑的。

    风笑天此刻的心跳得有点欢快,做这事情,名声不大好,发廊外人来人往,面子上多少有点过不去,第一次干这龌龊的交易,风笑天有点突破不了这心理障碍,在发廊外的街上来回晃了几次,就是抹不下脸皮進去。

    职业女性的眼光是犀利的,几名女郎很快发现了在外面时不时露上一面的猎物,当风笑天再次徘徊到发廊门口的时候,几名女郎扭了着水蛇腰迎了出来。

    “帅哥,進来玩玩。。。。。。”

    “帅哥,来嘛。。。。。。”

    “帅哥,包你爽。。。。。。”

    还在犹豫中的风笑天顿时险入脂粉群,奶奶的,够开放,香风缭绕,莺莺燕燕好不热闹,身在花丛中,风笑天此刻深觉做男人“挺”好,偷眼一瞧过往路人,路人暧昧会心的眼神令他老脸一阵发红,总之是来找性福,风笑天窝在一群女人堆中,随着妖冶女郎们的拉扯,半推半就的進了发廊。

    帅哥就是招人爱,这些职业女性自然也不例外,再瞧风笑天一幅嫩雏的表情,那还不争着接,一个个如狼似虎,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似的。

    乱摸不得,风笑天一阵手足忙乱,阻挡着一双双在他身上大吃豆腐的粉手,天,这些女人怎么比自己还饿?

    正当风笑天有点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嗲得令人浑身发麻的嗲声响起,“啊哟,都在干嘛啊?可别把客人吓着了。。。。。”

    紧接着,一阵香风扑鼻,一名打扮妖冶的女人靠近风笑天:“小帅哥,嘻,放开点,别不好意思嘛。”

    随着声音的出现,众女郎都松开了风笑天,但还是簇拥在他身边舍不得离开。

    声音实在嗲得有味道,风笑天拿眼打量着靠近自己怀里的女人。女人年约30好几,黑色连身真丝短裙,丝袜、美腿、身材喷火曼妙,再配上那张一瞧就想上床的脸蛋。

    他的反应更加强烈,众妖冶女郎暂时老实,但那女人却放肆起来,

    老板娘媚眼儿一转,发着嗲:“哟,小帅哥第一次来玩啊,便宜,嘻,到大姐这里来玩,包你又爽由满意,想玩什么花样都可以,小帅哥,你想玩哪种花样啊?”嘴里嗲着,身体在风笑天身上蹭着,经验老道的她已经确定眼前的小帅哥第一次干这事。

    “谁,谁说我是第一次?我只是没在你这里玩而已。”风笑天不愿意承认自己还是黄花男,手一搂,将女人的柔軟腰身搂个正着,故做经验丰富的笑着说道:“你就说你这里怎么消费就成了,嘻,只要爽就成。”

    “呀,感情小帅哥还是老手啊,大姐这里肯定包你满意,价格嘛,自然也会令小帅哥你满意,这样,跑得快500,包夜1500,如果你还来点冰火、双非、毒龙钻什么的,全套给你打个折就1000得了,让你不但能玩一晚上,还让你爽上天,你看……这价格你还满意吧?”

    风笑天再怎么装也逃不过老板娘阅人无数的眼睛,难得碰上一嫩雏,不宰白不宰。

    跑得快?冰火?双非?还有什么毒龙钻?这些专业术语风笑天听得一个头两个大。

    1000爽一晚,这价格好象不大贵,只是老板娘嘴里的名词太多,让他有点为难,弄不懂,也就无从选择。

    老板娘见风笑天一头雾水的模样,以为他嫌价格高了,赶紧说道:“怎么?小帅哥不会是嫌贵嘛?价钱好商量,大姐不骗你,我这里的服务可是一流的。”

    价钱可以商量?风笑天听得心里一动,这娘们儿报的价绝对有水分。

    “这个,这个好象,是有点。。。。。。”风笑天故做沉吟。

    “哎呀,小帅哥第一次到我这里玩,别看我这家店小,我这里可是星级服务的价格,自然跟宾馆夜总会的价格差不多,这样,我再少你点,800,怎么样?够便宜了吧?”老板娘媚笑着:“我这里的小姐可都是一流的,小帅哥,出来玩就爽快点,何必为这点钱计较是不是?”

    打个结巴就少200元钱,风笑天认为自己是赚着了:“800就800,给我安排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