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和箫易雪都笑了起来,三人端起了茶杯,碰了一下。。。。。。

    这一天注定是季子强忙绿的一天,下午的事情更多了,巴尔的摩华人商会的马会长带来了好多个商会的成员拜访季子强,而季子强在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和巴尔的摩的市长定下了两个城市结为对口友谊城市的计划,所以季子强还要安排宣传部的部长席建安和发改委主任吉琼玉等人到巴尔的摩市政府讨论和商洽这个问题。

    同时,季子强一面接待商会的客人,一面还心中挂牵着萧博瀚的消息,昨天的酒会应该已经在巴尔的摩穿的沸沸扬扬了,假如萧博瀚还活着,他是应该能看到那铺天盖地的宣传,所以季子强在焦急和渴望着传来萧博瀚的消息,他让箫易雪带着两个安全部的人,一直在房间里守候着电话。

    在繁忙中,季子强不时的,还会抽空子,打电话过去问问情况。

    这会季子强就借着上卫生间的短暂时间,给箫易雪打着电话:“嗨嗨,箫易雪啊,有什么情况了吗?”

    电话中箫易雪说:“没什么情况,电话到是打進来不少,但都是问北江市招商事宜的。”

    季子强有点失望:“奥,那你辛苦一下,对了,干脆你们三个人换班守着电话,我希望24小时都不要离人。”

    箫易雪答应着,又说:“现在肯定是不敢离人的,昨天晚上人家都摸到我们房间来了。”

    箫易雪说的就是昨晚上酒会的时候,那些黑衣人对季子强他们房间的搜查,不过这个事情季子强认为也不是一个坏事,自己这里是没有什么破绽可以让他们找到,他们搜查一下,说不定能让他们放松警惕呢。

    季子强说:“搜一搜也好,我们没什么破绽。”

    箫易雪不以为然的说:“好什么啊,要不是考虑到你此行的伪装问题,我昨晚上就能让他们有来无回。”

    “呵呵,理解,理解,萧女侠何许人啊,等闲之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了!”季子强调侃了一句,让自己轻松一点。

    “咦,你那面是什么声音?”箫易雪有点奇怪的问。

    “嘿嘿,能有什么声音,我在卫生间里。”

    “啊,恶心啊,怎么蹲那地方给我打电话。”

    季子强哈哈哈的笑着:“这就叫忙中偷闲啊,有什么好恶心的,难道你们女人都不用上卫生间?”季子强一面说,一面提起了裤子,放水冲了便池,也不管箫易雪在电话中那大声的抗议,到客厅继续接待商会的客人了。

    下午季子强专门设宴款待了一下马会长和商会的一些客人,今天季子强和他们谈的很有效果,已经有三家客人确定开春之后就到北江市去实地考察了,这些商人在美国算不得什么,但要放在北江市去,他们的实力就凸显出来了,季子强暗自高兴,虽然到此刻为止,季子强依然没有收到萧博瀚的消息,但东方不亮西方亮,这招商的事情到先有些眉目了。

    这个晚宴,季子强喝了不少的酒,等送走客人,季子强已经是有点晕晕呼呼的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季子强的衣服上也沾满了酒味,回到了房间,季子强赶紧将衣服脱了下来,瞬间就清洁溜溜,他在温度适中的热水中沐浴起来,一面迷迷糊糊的想着心事,一面享受着这份疲惫后的轻松,躺在热水里,有点半梦半醒的感觉。

    “咔哒”一声,客厅里有了轻微的声音,季子强攸然一惊,有人侵入,季子强在捕捉到了这轻微的声音后,他警觉性马上提升了起来,手一扭,热水关闭,他悄无声息的听着外面的动静,难道今天那些人又来自己房间搜查吗?季子强脑海中快速的回忆了一遍,应该说,自己房间里没有什么和萧博瀚能联系在一起的线索。

    但外面的声音还在响着,很轻微,可是依然躲不过季子强的耳朵,季子强缓缓从水里出来,顺手扯了根毛巾一围,堪堪将自己下面那有点吓人的玩意儿遮住,悄声无息的贴在浴室门边,耳听的轻微的脚步声已经在客厅响起,声音那么轻。

    季子强感觉到進入客厅的人已经走近浴室旁,他已经感觉到外面那不识相的家伙跟自己一样,正贴在浴室门外听着浴室内的动静。

    外面那人估计正在盘算着浴室内有没有人,也在犹豫着,准备推开门進来检查一下,季子强知道现在已经是躲不过去了,他心中刹那间有了好几个应急的想法,但这些都来不及了细想了,那就先下手为强吧,季子强突然开门,扑上,动手,手堪堪够住来人的脖子,季子强的动作猛的顿住,定格。

    因为来人反应颇快,感觉到眼前风声的同时猛的一个侧身,手一抬,将季子强的手捉了个正着,再一带,季子强被一股力道牵引,身体不由自主的前倾,来人肩背顺势一贴季子强的身体,四两拨千金,标准的过肩摔,季子强的身体就如小鸟般的飞了出去,“啪”的一声硬生生的被摔在地上,七荤八素,这一下摔得够结实。

    摔在地上还不够,来人的动作连贯迅疾,手一绕,速度与力量的巧妙结合,将季子强的双手反背擒拿,反击的人双腿一分,已经骑在了季子强的屁股上,反抗不了,季子强乖乖的趴伏在铺有地毯的地下,对方手法专业,稍一动弹就是钻心的痛,这个时候季子强明白,还是不吃眼前亏的好。

    力量还在加大,季子强感觉到对方的意图,再不快点出声,肩关节难保:“喂,慢点,你谁啊?”

    “你又是谁?”背后的声音清脆悦耳,好听,是女人,还是很年轻的女人,但声音是很熟悉的。

    “我是谁?箫易雪啊,你摁住我什么意思啊?还不快放手。”季子强感觉到年轻女人停止用力。

    骑压在季子强身上的年轻女人有点讶异的问道:“你,你,你是季子强?我以为又是那些人来了,你怎么回来也不开灯?”“哎呀,不是我还能是谁啊。”季子强脸贴着地毯,嗡声嗡气,感觉自己被制得冤,被一娘们骑压在屁股上,这什么跟什么嘛。

    季子强感觉一只胳膊一松,紧接就听到箫易雪说:“那你扑我做什么?”

    “你偷偷到我房间来,我怎么知道是好人坏人呢。”季子强心里郁闷不堪,这娘们的手法实在过硬,被擒住的手腕血液循环滞缓,现在都是麻木的。

    “哈哈,呵呵,嘻嘻嘻。”箫易雪大笑起来了,一面从季子强的身上站起来,一面伸手拉起了季子强,季子强没了禁制,手腕处还残留着酸麻,没法着力,有些狼狈的爬起身,摇摇晃晃的,有点没面子。

    刚站直,箫易雪那一张绝美的脸蛋映入季子强的眼帘,那双好看的美眸正瞧着他,眼中的那笑意还没有消散,但表情显然不对劲,箫易雪的表情有了变化,慌乱,惊诧,害羞和无所适从,季子强正纳闷箫易雪的表情如此丰富的时候,箫易雪小口一张,“啊呀”一声惊呼响起,紧接着那迷死人的美眸紧紧闭住,美丽的脸蛋上瞬间抹上了红霞,美呆了。

    惊呼声吓了季子强一跳,鬼叫什么?正当季子强对箫易雪很是不解的时候,一阵风透过打开的窗户拂来,刚洗了澡,有点凉意,季子强打了寒战,感觉不妙,下面凉飕飕的,朝下瞧了一眼,靠,季子强傻了眼,下面刚才裹着的毛巾早就在箫易雪第一个大背动作施展的时候就飞的老远了,自己下面那吓死人的玩意儿狰狞怒目,来回晃悠着,軟是軟了一点,但长度还是足以和老外比美的。

    季子强也是一阵的难堪,他赶紧手忙脚乱的过去拾起拿起那条浴巾,将自己身下那玩意儿一遮,藏好,心里一阵尴尬。

    “你……你的浴巾……好……好了没?”箫易雪的声音有些颤抖,脸蛋的红晕嬌艳欲滴。

    “好,好了。”季子强尴尬的回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掩饰好不雅之物。

    箫易雪缓缓睁开了美眸,很小心,好象眼前是什么大怪物。即使这么小心,她睁开的美眸差点又要闭上,眼前的季子强上身**,歪着斜着的站在自己面前,姿势很是不雅,飞快一瞟,幸好,那吓人的东西不见了。

    箫易雪红着脸啐了一口:“什么好了?你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

    “奥。对,我穿衣服。”季子强今天也是有点手足无措了,现在听到别人的提醒,苦笑着忙穿戴起来。

    箫易雪偷眼看着季子强在沙发上穿衣服,美眸里有了丝恼意,这个人啊,该不会是暴露狂吧。

    这样折腾了好一会,季子强才算穿好了衣服,在沙发上坐定,慢慢的恢复了镇定,抬头看看箫易雪,发觉羞涩中的箫易雪更是嬌媚万千,本来箫易雪也是实实在在的大美女,漂亮,黛眉如画,美眸如水,瑶鼻挺直小巧,那抹温润小口的唇角微微上翘,只是这张漂亮脸蛋的表情多了份难为情的样子。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