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当然不止这些,但现在你还不需要了解那么详细,你到了美国,只要完成保护季子强書記,配合好他的工作就成了,其他的不用你管。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风笑天自嘲的笑笑,说:“都什么人啊,让我卖命,还不让我知道愿意。”

    张正中面色慎重的说道:“整个绝密计划内容控制在几个人知道,根据计划的绝密性,特殊性,知道的人越少约好,至于你小子,该了解的了解,不该了解的就不要了解,但有一点你应该清楚,那就是这次行动的重要性,要慎重,可别搞砸了。”

    风笑天笑了笑说道:“嘿嘿,这事被你忽悠得那么严重,又是特殊性又是绝密性,我怕是干不了,算了,你还是送我回刑场得了。”

    “你有病啊你?回刑场?回去再挨一次枪子儿?”张正中瞪了风笑天一眼,这家伙从不按牌理出牌,他一直不大适应。

    风笑天懒洋洋的继续说道:“你说得没错,回去是挨枪子儿,但我在外面混着还不是一样?嘿嘿,你弄我出来不就是让我挡子弹吗?”

    “你小子听不来人话?”张正中没好气的说道:“弄你出来可不是听你说风凉话的,以前你出去执行任务可从来没失过手,挡子弹?好象我弄你出来去送死似的,你小子太不识相了。”

    “识相?嘿嘿,现在跟我讲识相不是笑话吗?”风笑天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就算不是挡子弹,你这破任务只怕也是九死一生,我的意思你不是不清楚吧,老家伙,我如果答应了有什么好处?”

    风笑天说完,眼神露出一丝市侩,他心里有的是打碗米,能让自己一个死刑犯活着出来为政府办事,任务的危险性与紧迫性已经不用费力猜测,眼下紧要的有得捞就捞,捞不到白干也成,刑场?再回去那是犯傻。

    风笑天市侩的眼神太直白,张正中有点好笑的说道:“嘿嘿,你小子在监狱里就没被教育好,有什么条件开出来,这里就咱俩,不用绕圈子了吧。”

    “嘻……那好,那我就不客气了,丑话我说在前面,如果我侥幸完成任务还留着命,你怎么安排我?”

    “弄你出来我当然有安排,你小子有什么好担心的?”

    “担心,怎么不担心?”风笑天摇了摇头说道:“别跟我说卸磨杀驴的事情你这老家伙干不出来,来点实在的,空口说白话谁不会啊。”

    “那你还想怎么样?保你一小命就不错了,你别得寸進尺啊。”张正中听出点道道,听这小子的语气,不但不相信自己,还想漫天要价。

    “我的命不值钱,别说得我欠你多大人情似的,说了半天你就一跑腿的,做不了主?我很失望,得了,你找一个能做主的跟我谈吧,要不你再把我弄回去。”风笑天身子朝下缩了缩,老家伙迟迟不亮底牌,八成没什么油水可捞。

    “放屁,你的事我做不了主谁做主?能弄你出来,就肯定对你有安排,回去?你知道我弄你出来多不容易吗?就你这态度,你小子欠揍是不是?”对自己这个救命恩人一点帐都不买,张正中有些郁闷,深觉风笑天不厚道。

    “别激动,嘻……我得清楚我的未来有多美好是不?您跟我嚷嚷有什么用,还是具体点好,您说是吧?”风笑天嬉皮笑脸,老家伙激动,自己可不能跟着激动。

    这小子是油盐不進,不来点实在的看样子是准备顽抗到底,蒙是蒙不住了,问题是上面给的条件的确有点低,这小子能接招吗?张正中心里犯了嘀咕,他清楚这风笑天的脾气,谈不拢,弄不好这家伙还真愿意回监狱耗着。

    “喂,头儿,我的问题很为难吗?”风笑天捕捉到张正中眼里的犹豫,心里好笑。

    张正中微微犹豫了一下,说道:“……跟你说实话吧,这次关于你完成任务后的安排的确不怎么样,希望你有点心理准备。”

    “说说看。”

    “第一,你可以获得自由,但没有身份。”

    “你的意思是即使我活着,也是个没身份的黑籍人士?”风笑天面上的懒散笑容没变,意料之中。

    张正中点了点头,心里叹了口气说道:“第二,你完成任务后不能在国内待着,有多远你得躲多远,最好是躲到连国安都找不到你的地方。”

    “是吗?嘿嘿,我有个地方国安铁定找不着。”风笑天面上的表情有点漫不经心。

    “哪里?”张正中愣了愣,下意识的问了一声。

    “火星,那里你们准找不到。”风笑天满脸的嘲弄。

    这小子说话损了点,张正中的表情有些不自然:“我知道你小子对这条件不满,但……好死不如赖活,留着命比什么都重要是吧?你先答应了,以后我再替你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提高点条件。”

    张正中很小心的建议着:“其实……非洲那地方还不错,比如卢旺达,你看怎么样?”

    去你娘的蛋,非洲?卢旺达?亏这老家伙想得出来,风笑天强忍着没有破口大骂。

    “……再回监狱不是件好事情,你说是吧?”张正中耐心的劝说着。

    “算了吧……”风笑天伸了懒腰,呼了口闷气说道:“我不为难你,我看咱俩已经没什么好谈的,干完活躲着藏着的还没身份,跟死人没什么两样,就这条件还想我为政府卖命?还不如回监狱早死早超生。”

    判了死刑的人就不值钱了?好死不如赖活,政府多半以为自己也是这样想的吧?想通此节,风笑天没了兴趣,这宽床躺着也好象没先前舒服。

    “……走吧,这里看样子不大适合我。”风笑天懒洋洋的从床上起身。

    “别,这不跟你谈吗?你小子有点耐性好不好?你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嘛。”张正中表情有点慌神,自己可是在部长面前打了保票让这小子老实合作的。

    “还有得商量?”

    “有、有,万事好商量。”

    风笑天笑了,有得商量就好办:“那好,我就提三点,第一,我的身份得有,你负责给我弄一个新的身份,第二,不要限制我在什么地方生活,不过我可以答应你,完成任务后隐姓埋名,第三,给我一笔安家费。”

    “就这三点?”张正中心里暗乐,眼中的笑意一闪即逝。

    “就这三点。”风笑天他捕捉到了张正中眼中的笑意,心里犯了嘀咕,自己提的条件是不是低了点?

    “这个嘛……我得打个电话请示请示,替你争取吧。”张正中赶紧收敛,面现难色,风笑天鬼精灵,可别被瞧穿了。

    争取?就这破条件还用争取吗?瞧着张正中拿着手机走出去的背影,风笑天摇了摇头,老上司在9处是出了名的精于算计,借口请示无非是找个台阶下。

    电话时间并不长,不一会儿,张正中走了進来,面带难色的说道:“我跟上面说了,第一个条件身份问题可以满足你,第二个你的去留有点问题……上面说了,不管你去哪,总之京城你不能待着,最好是不要在国内待,去国外,你的新身份或护照什么上面答应帮你搞定。”

    装吧,风笑天没有揭穿老上司的小把戏,笑了笑说道:“去留问题好说,京城这破地方我还待烦了呢,说第三点吧,办完事,钱总得给吧?”风笑天最关心的还是钱,没钱哪都不好混。

    “钱这事情头儿倒是答应了,不过你人是我弄出来的,钱得咱处里出,你也知道,处里现在很缺经费,你也别指望会有多少。”张正中做出一幅苦瓜样,安家费得处里买单,钱这玩意儿一说就不大亲热。

    哭穷是老家伙的拿手好戏,奶奶的,又不是你家的钱,有必要在老子面前哭穷吗?这么多年了,还是铁公鸡的德行,风笑天心中有点不爽。

    “……相信我,完成任务处里不会亏待你哪去,你看这事就这样了吧。”张正中陪着笑,风笑天的不满他只当没瞧见,能蒙则蒙。

    “算了,到时别象打发叫花子似的打发我得了,就这么着了吧。”风笑天白拣条命,跟9处著名的铁公鸡谈买卖,赚点是点。

    “那就成交?”跟这小子谈买卖就是划算,张正中心里乐开了花,伸出了友好的手掌。

    “成交。”风笑天懒心无肠的拍了拍老上司的手。

    瞧着老上司暗爽的表情,风笑天有些无奈,这表情不用猜就知道上了老上司的贼船,任务极度危险,上面不是给不起条件,只是在给条件的时候被老家伙先压得没谱,典型的心理暗示,意思是自己不过是死刑犯,让自己不好意思狮子大开口,这叫什么?这叫能省就省,充分利用废物资源,奶奶的,这铁公鸡不厚道,连死人钱都省,风笑天心里将这看上去和蔼可亲的老上司骂了n遍……

    卖命条件也就这样了,风笑天接受了现实,表面被老上司算计了一把,暗里盘算自己还是赚大了,生命诚可贵,至少不用在回那鸟不生蛋的地方挨枪子,执行任务,运气好的话还能留条命,再拿点安家费做点小生意什么的,以后弄不好混成商界巨贾也说不定。

    本书来自http:////xhtml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