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季子强很纳闷,美国人的夜生活这么无聊,怎么看不到以前我们听说的那种的气息呢?

    这样闲转了一两个小时之后,大家都觉得很无趣,都嚷嚷着要回酒店休息,宣传部部长席建安对省钢的成厂长说:“什么破地方,一点都不好玩。”

    成厂长也是连连的点头说:“是啊,是啊,连个泡妞的地方都没有,这里不是那个解放吗?我就没有看到一点解放的样子。”

    走在成厂长身边的那个搬迁公司周佳芳哼了一声,说:“你想怎么解放呢?”

    成厂长忙说:“我就是奇怪,真解放了我也不去试。”

    席部长呵呵的笑着,说:“你试一下更痛苦。”

    成厂长不解的问:“为什么?”

    席部长嘿嘿一笑说:“那口径,会让你很自卑的。”

    成厂长要是有点不太明白,但也不好在问那么详细了。

    季子强回到了酒店的房间,身后的箫易雪也跟了進来,今天箫易雪是很漂亮的,收腰的墨绿色小西服展现了箫易雪强势的一面,却又不失甜美,黑色的领边和袖边,精致剪裁,显得小巧玲珑,圆领露出漂亮的锁骨,头发蓬松盘起,雪白的耳垂挂着两个银白环状耳环。箫易雪只是化了淡妆,嘴唇上涂了淡粉唇彩,卷翘的眼睫毛忽闪忽闪,暗红的眼眸散发着妖冶。

    在搭配着季子强房间红色的装修和幽暗的灯光,箫易雪让季子强突然的有了一阵的悸动,好漂亮的女人。

    季子强赶忙收回了自己的眼神,说:“坐吧,说说下一步我们的工作。”

    箫易雪妩媚的看了季子强一眼,说:“难道我们在一起就不能谈点别的吗?”

    季子强有点慌张的说:“别的已经谈过了,现在该研究下一步的行动了。”

    箫易雪叹口气,说:“我在国内的时候,已经做了一些安排,所以明天会有很多媒体到我们的欢迎酒会上来的,明天一早我会在邀请一些记者,所以你放心好了,声势一定很大。”

    季子强也坐了下来,一旦谈起了工作,他就变得认真,头脑里再也没有了其他杂七杂八的想法:“这次我们的行动能不能成功,就看明天巴尔的摩媒体够不够力度,我现在真的有点紧张了,怕白来一次,对了,记得明天给媒体介绍的时候,一定要留下我们酒店的电话。”

    “嗯,这点我考虑过了,借口就是欢迎美国各界想要到中国投资的朋友和我们联系。”

    “是啊,我们只有这个办法,在巴尔的摩的安全部组织我们是不能借用的,所以这次全靠我们自己了。”

    箫易雪也進入到了工作状态,说:“另外请季書記记住,不要单独跑外面去,记得要出去必须告诉我,虽然我们不和安全部的人员联系,但这不代表美国情报局的人就能相信我们和萧博瀚没有关系。”

    季子强也很凝重的点点头,说:“这点我知道。好了,其他也没什么商量的,那就这样吧,我们接下来就只能撞运气了。”

    箫易雪也有点忧心忡忡的说:“但愿博瀚哥能看到我们明天的报道。”

    两人都在心中默默的祈求着,好一会都没有说话。

    外面响起了敲门声,没等季子强喊進来的话,就见成厂长贼头贼脑的推门走了進来,他看箫易雪也在这里,就讪讪的笑笑,说:“你们没谈工作吧?我该不会打扰你们?”

    季子强摇头说:“刚才聊了聊明天招待会的安排,现在没什么事情了,怎么?成厂长有事情吗?”

    “嘿嘿,我没什么事情啊,就是想来坐坐,刚才啊,我问了一个华人服务员,他说这里的海边有个赌场呢,说那个地方很热闹,我看现在天气还早,不如我们两人过去玩玩?”

    “那有什么意思啊,我不去,你也早点休息吧,明天让萧翻译带你们出去转转。”

    成厂长有点很遗憾的说:“季書記,我们就过去转转吧,也不赌大了,就去感受一下,好不季子强来一次美国,可不能让我太失望了。”

    季子强还要拒绝,箫易雪却说:“也行吧季書記,你们去看看也好,我陪你一块去。”

    “你也去?”

    “我们到处看看吧,免得你对美国太失望了,也免得美国人对你失望了。”

    季子强想想,也点头同意了,他理解箫易雪的暗示,这次既然是来找萧博瀚的,自己就要装出一副随心所欲的样子,正如箫易雪说的那样,搞不好美国情报局的人正在监视自己,自己要给他们摆出一副观光享受和的样子出来,这样才能让他们放松警惕。

    箫易雪陪着季子强和成厂长一起下楼,在大堂叫了一步酒店的出租车,就到了巴尔的摩的海边一家赌场,赌场内是没有季节,也没有昼夜的,永远是恒定的室温、通明的灯火,没有树枝在滋滋发芽,只有老虎机在当当作响,没有蟋蟀在瞿瞿求偶,只有赌徒在咝咝下注。

    成厂长给季子强和箫易雪没人发了一千美元的绿油油的钞票,三人就散开了,各自按照自己的喜欢来玩,季子强曾经玩过一次,那是在洋河县的时候,当时带着几个矿老板去的,那次好像输钱了。

    这次季子强的手气不错,很快就赢了五百多块钱,他决定这一轮就此罢手,这才发现右边坐着一个漂亮女郎,而她丈夫正起身准备离去。

    “oney,你不要催我了。你先上去嘛,我现在手气正旺,再玩几轮,马上就来了。你别烦了,我又不会出事。”她心不在焉地对他说,依然紧盯着她的牌16点,庄家的牌面是10点,她喃喃自语:“要还是不要?”

    季子强从侧面看见她有一头柔顺的金色长发,白色的吊带装下露出大半个胸,涂着蔻红指甲油的右手食指悬在空中,想点下去又有些犹豫。

    季子强心里一动,对她说:“你该要。”

    她扭过脸来:“你肯定吗?”

    季子强闻到一股酒气,同时眼睛一亮。她五官妩媚,两颊潮红,让季子强想起了ostinranslation里的那个金发女明星。她在电影里总是只穿着内裤走来走去,季子强很想知道这个女人的腿是不是也那么漂亮。

    他直视着她浅蓝色的眼睛说:“当然了。16点对庄家的10点,绝对应该再要牌。”

    在她回过头的一瞬间,季子强眼光一瞟,看见她穿着一条黑色裤子,将腿包裹得严严实实,只能看见吊带装下露出的雪白腰身。

    她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对发牌员点了点手指,说:“itme。”然后屏住呼吸,看着发牌员翻出下一张牌。

    是个4,她的牌正好20点。

    “es!”她兴奋地转过身来与季子强击掌相庆,又扭头去看她的丈夫,却发现他走开好远了。

    已经是晚上11点了,也难怪他撑不住了。她却被赌博刺激得依然兴奋,紧盯着发牌员翻开底牌,是个5。她用手虚点着牌盒,反复念叨着:“10点,10点!”

    发牌员是个中年发福的男人,胸牌上写着“詹姆斯”。他将下一张牌拿在手里瞥了一眼,对她摇了摇头,说:“对不起,宝贝,不是10点。”

    她失望地说:“6点?我就知道,你拿20点时,庄家准拿21点。”

    詹姆斯又摇了摇头,说:“不对,”然后将牌摊开,大笑着说:“是个8!23点,庄家爆掉!”

    整台桌子上的人都欢呼起来。她高兴地再次伸掌与季子强一击,又扔出一块白色筹码的小费给詹姆斯:“你是我的幸运发牌员!”

    詹姆斯笑着说:“乐于效劳。”一面给大家一一付钱。

    她点了一杯鸡尾酒,然后伸出手来,“我叫杰妮。”

    季子强勉强能听懂她的意思,握住她的手,微微点头用不很清楚的英语说:“很高兴认识你。”

    她说:“一样。”

    新的一局牌已经发下来了,这个喝得半醉的金发女郎把游荡在各桌之间的桌面经理也吸引来了,站在这桌的对面,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她扯话,和詹姆斯一起不时偷瞟一眼她大方敞开的胸。

    这杯酒快喝完时,她在季子强的催促下心惊胆战地连续分牌、加倍,最后一下子赢了四倍的注。她开心地一把抱住季子强,在季子强脸上亲了一口:“亲爱的,你一定是世上最牛逼的21点高手!”

    她这一抱过来,一只胸都压在季子强的右臂上,手臂隔着一层布料摩擦着她柔軟的地方,感觉起来很真实,她咯咯地笑了起来。

    但季子强很明白,这里不是中国,自己只能看一看,想一想,仅此而已。

    不过这个女人对季子强的冲击还是很大的,在回到了酒店之后,季子强好长时间都没有忘记这个女人,这可是活生生的一个外国女人啊,那胸比起过去季子强在电脑上看过的,可是大不相同。

    第二天箫易雪就展示了她强大的能力,整个一天,她联系了很多的媒体,让这个本来还算安静的酒店变得熙熙攘攘,沸沸扬扬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