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怀疑美国人在说谎!这么有经济实力的国家,与其**分子所腐的金钱数额竟如此不成比例,这不是搞笑是什么?是不是闲着没事儿干了与自己的人民和世界人民开玩笑?是不是认为除美国自己,其他国家的人都智商残缺?自己还口口声声地说,经过十年卧底侦察,并动用了几个部门的相关人员展开此项调查,这成本是不是太高了?那么点儿钱值得动那么大的干戈吗?还好意思在全世界曝光,显然此举完全颠覆了美国在全世界人民心中的形象。

    此时,季子强的第一结论是美国人真能搞笑!

    第二个结论就是:美国人太弱智了!

    美国当地时间下午5点35分,满载400多位乘客的庞然大“鸟”,平稳地降落在美国巴尔的摩国际机场。下机后排队等待过关,听说“跟在大使馆签证一样麻烦、严格”,果然,摁手印、拍写真,审查护照和入关表,最后一行人折腾了个把小时,才算办完了手续。

    出了机场,季子强就看到了一个男人举着牌子,上面写着欢迎北江市季書記,季子强不用问,就知道这正在等待自己一行人的巴尔的摩华人商社的人员了。

    季子强他们就走过去,箫易雪用很流利的英语和对方做了一个交谈,这人的旁边就站出了一个50多岁的老头来,显然的,这应该是华人,老头很消瘦,没有季子强看到的其他美国人那样肥胖,他有着一种老谋深算和奸猾老道的长相,不过人还是很热情的,他和季子强握手之后,说自己中文名字叫马丁斯,是巴尔的摩华人商会的会长,他代表华人商会全体,欢迎季子强一行人的到来。

    季子强也客气的寒暄了几句,只是季子强还是认为他的名字不像中国人的名字,另外季子强感觉这个迎接仪式也过于简单了,自己可是堂堂的省委常委,北江市的市委書記啊,对方就来了两个人,没有鲜花,没有记者,这也太低调了一点。

    就连接他们回市区的面包车,也是很普通不过的一辆车,季子强苦笑着坐到了后排,看看身边的箫易雪,说:“易雪啊,这里是不是都习惯简朴啊。”

    箫易雪当然是理解季子强什么意思了,就笑着小声说:“不错了,会长亲自来迎接你,一般情况下,最多是排个出租车司机过来。”

    季子强摇摇头,有点不可思议。

    车很快到了一个酒店,让季子强欣慰的是,酒店很不错,现代建筑与传统家具的完美结合、非凡色调和艺术品营造出的独特氛围,让这里魅力四射,这家酒店座落于市区,但走進去,你也能找到安静和舒心。酒店内卧房与浴室融为一体,酒店外是藏身闹市的幽静之地,激起人心中久违的浪漫情绪。

    室内风格俏皮活泼,热情的红色家居随处可见,尽显性感特质。每间客房拥有独一无二的设计,将舒适展现至新的高度。

    季子强对酒店还是很满意的,本来季子强不是一个贪图享受的人,但考虑到这次有可能还要造造声势,见见客人,住的地方太差了,面子上难堪。

    所有人都安排单独的房间,这也不算是浪费,在美国,两个男人住一个房间会让人奇怪的,但一男一女搭配着住,男人们肯定很高兴,可女人们是不是愿意呢?这就不得而知了,何况这次男人来的多,女人就箫易雪他们三个,显然的,也分不过来。

    没有来得及洗漱,这个叫马丁斯的会长就到了季子强的房间,他说:“季書記,这次你们来我很欢迎啊,在这里有什么需要,请尽管的提出来。”

    季子强也客气的请他坐下,说:“谢谢你能邀请我们过来,下一步我还希望和巴尔的摩政界,商界多一点接触,不知道有没有困难。”

    这个马会长摇着头说:“没什么困难,我已经帮你联系过了,明天巴尔的摩华人商会的所有老板和你见个面,搞一个招待酒会,这个会上,巴尔的摩的市长是要前来参加的。”

    “奥,这样啊,那谢谢,谢谢你们的安排。”

    “季書記太客气了,上次我带着商会的考察团到北京去,你们北京市和外交部对我们的安排很好,大家回来都是赞不绝口,所以这次我们也会尽力做好这个东道主的。”

    季子强本来对这个过于简单的迎接是心中有点不以为然的,但现在听马会长如此一说,就忘记了心中那一点点的不快,两人很是亲切的交谈了好一会,后来这个马会长就要以私人的名义请大家吃顿饭,季子强也没有再客气,现在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而且主人请客人也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季子强叫上大家一起,随着马会长到了餐厅。

    不过让季子强大跌眼镜的是,这马会长请大家吃的是西餐,也就是一人一份,根本没有季子强想象的在座位前给自己叫上十几道菜,再来好多瓶白酒的场面。

    箫易雪看到季子强的表情,悄声告诉他:“季書記,在美国餐饮文化里很少有“大餐”这种概念。哪怕是所谓的正式晚宴,通常也不过是一人点一个开胃菜,一道正餐,然后一道甜点,不会有“满汉全席”这样的排场。”

    季子强也多多少少是知道一点美国人的生活方式,但没想到今天来的这样突然,所以一时还有点不太适应,他小声说:“这个马会长应该是华人,怎么就不按华人的规矩来?”

    箫易雪“且”了一声,说:“就这应该很了不起了,要知道,在美国是很少有人随意的请客的,而且还请我们这样大的一堆人呢。”

    季子强想想也点点头,是啊,这人多了,请一顿钱也要花费不少,关键是马会长没地方报销啊,吃的都是他自己的钱,呵呵呵。

    吃完饭,那个马会长客气的告辞了,大家毫无列外的是要观光一下巴尔的摩的街景了,

    为了大家的安全,所以季子强等人没有分开,一堆人一起到了酒店的外面,这一路转下来,季子强也是感慨颇多,为什么巴尔的摩的城市看着很旧。无论是市政府、还是学校什么的,大都是平房,至多2层的老建筑?经过的街道上常常打满柏油或者水泥的是补丁。米国不是第一强国吗?怎么政府和学校的建筑还不如中国一般城市?

    其他人也是也比较失望,想象中的高楼大厦和灯红酒绿并没有出现。整个巴尔的摩像一个超级干净、安静的乡镇。除了少数不多的高楼外,大多地方都是一至二层平房。

    今天,中国上海、北京等大城市已经发展的很现代化了,就算是北江市,夜生活也很丰富,可到了美国,晚上居然找不到几个酒吧,更看不到豪华餐厅、大浴场、网吧、卡拉k。城市建设和城市生活和国内相差很远。

    季子强摇着头,一面走着,一面说:“这破地方,和新屏市都没法比。”

    在季子强待过的几个城市中,新屏市应该是比较差的一个地方了。

    箫易雪有点好笑的看看季子强,说:“其实,国内的人不了解美国人的生活。美国虽然不像我们那里到处都是大饭馆和各种娱乐场所,但是,他们的精神生活是很丰富的。只是他们的工作压力、社会交往方式、城市规划等美国文化导致美国人过着和我们不一样的业余生活。”

    “那箫易雪你说说,他们晚上都干什么啊?”

    箫易雪说:“比如,在大城市的中心,几乎每天都有各种艺术展览、音乐会等高雅艺术活动一年四季有不间断的全国性体育赛事,如nb、棒球、橄榄球、高尔夫球联赛等到处都有可以钓鱼、狩猎的国家公园和原始森林民众中流行时尚体育运动,如飞行、冲浪、滑板、帆船、滑雪、潜水、攀岩、健身、自行车等等每个城市、社区都有比较实用的小型图书馆,里面学习、看书的人满为患一到周末,各地的风景名胜和海滨也都是人,有时连停车都要停出几公里以外。”

    “奥,这样啊,不过反正我看比不上国内夜生活的繁华。”季子强还是固执的说。

    “这也对,平常的美国,所谓“夜生活”倒不多。原因一是大家都要工作,晚上休息很重要。第二是美国人不用夜生活的方式進行商务和政治社交。都是年轻人自己去玩。第三,娱乐场所管理很严。比如酒吧,经常去了要在外面排队,出来一个才能進去一个,你進去发现也不挤,因为是法律规定商业空间的上限人数。第四,美国对未成年人管理极严,不到21岁不能抽烟喝酒。等到了这个年龄了,很多孩子也成熟了。夜生活也开始有节制了。第五,美国商业区域和生活区域规划分区很严格,没有那么多地方开设娱乐场所。不像中国,随便包层楼都可以开浴场。”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